第二章 那你英文名是不是叫happy?
椒盐丸子2020-09-14 09:383,113

  余跃看着他撩得零乱的大背头,不多一秒额前头发又塌了下来,对面的小男生抬头看了门边的他一眼,然后毫不在意的低下头接着呲溜泡面。

  完全冷静得没了之前疯狂的样子。

  靠沙发的男生右手拿着泡面叉子,左手往茶几的抽屉里一拉,拿出一盒新的泡椒方便面,朝余跃仰了仰头:“饿了吧?厨房还有烧开的水。”

  余跃觉得自己脑子都停止了转动,一天的烦躁心情都像冬天早晨融化的冰凌一样,又冷又扎,耳边还嗡嗡的响着上车前他爹余绍平骂骂咧咧的声音。

  他突然想回家了,自己能到江陵一中上学,余绍平肯定免不了要去和狐朋狗友喝上两桌吹嘘庆祝,可喝醉酒的他根本不是人样。

  自他还很小的时候,就常看着余绍平一声酒气的拎着酒瓶回家,然后把妈拽到客厅里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他抱着卧室门不敢出声,有次甚至惊动了小区的管理人员,社区办事处的领导和派出所的领导都来家里劝导,可基本没什么用,前脚人家刚走,后脚余绍平照样发疯。

  小时候的余跃吓得不敢动作,只瑟瑟发抖的在一旁看着哭着哀求着,但喝了酒的余绍平完全没有要顾及他丝毫,在他面前依旧照打不误。

  他真是恨死了余绍平,从初中开始他就没少跟余绍平打架,每次余绍平要发酒疯,父子俩都会打一架,李菊芝就在一旁哭着劝架。

  他不仅恨余绍平,还恨那个地方,余跃虽然打架打得比谁都狠,可学习也同样拼命,他知道,只有自己好好学习,走出那个破地方,才能把妈妈接出去。

  “怎么?不饿啊?还是生气呢?”一个声音撞进了余跃思绪纷飞的意识里。

  他看着那个靠沙发的男生叼着叉子站起身,光着膀子进了旁边的小厨房,个子看着比自己还高半个头,不一会儿端着个翠绿色的热水壶出来,又靠着沙发蹲下,他把那盒泡面撕开,将里面的调料包捞出来,一袋袋撕开放进面盒里,然后端起热水壶把水加满,最后“嗑擦”一声,把泡面叉子叉进盒盖子上,一顿操作行云流水,仿佛家常便饭般。

  “你过来呀。”那人叼着叉子朝他挥手。

  余跃犹豫了再三,还是走了过去,可是他没法像面前两人一样蹲在地上,又不好直接坐沙发上,就只能站在了茶几边。

  “今天这事真是对不起,我以为你要揍他,情急之下就出手了,谁知道你这么虚的,一拳下去就昏迷了,这盒我最钟爱的泡椒牛肉面,就当给你赔罪,你看行不?”那人把泡好的面盒朝他这边推了推。

  余跃看着他没说话。

  “那不然,我给你揍一顿,算两清。”

  余跃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说:“你家没凳子的吗?”

  -

  眼前那男生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余跃看着他,敌不动我不动。

  “行吧,客官您稍等一下,小的这就给您拿凳子。”说罢他喝完最后一口泡面汤,满足的拿纸擦了擦嘴,又撩了一把头发,站起身往厨房旁边的卫生间进去了。

  “喏,客官,您的凳子。”

  一把又矮又小的塑料凳,凳面上喜羊羊的贴画已经面目全非,甚至还有一坨看着像肥皂的东西糊在上面。

  余跃看了眼凳子,又看看拿着凳子的人。

  他顶着一头极其柔顺撩了几次都撩不上去的黑发,眼睛细长又大,抬眼看人的时候透着一股子漫不经心,这张脸倒是长得不错。

  余跃再三打量了眼黑背心裸露在外那匀称又结实的肌肉,以及上面大大小小的战斗勋章。

  确认过眼神,是自己打不过的人。

  “唔。”余跃应了声,从他手里接过凳子,拿起桌上的抽纸把凳面上的肥皂渍给擦掉,又仔细的全部擦了一遍,然后放在地上,坐下了。

  “你这人还挺有意思啊。”黑背心笑着说了句,也接着靠沙发蹲坐下了。

  余跃没应他,伸手将那盒泡椒牛肉面揽到自己面前。

  “啊啊啊啊啊!”突然一声惊叫响起,一直安静吃面的那个小男生在余跃伸手的瞬间猛得向后一躲,把剩下的面汤掀翻在地,抱着头就叫起来。

  余跃被惊叫吓得头皮发麻,差点没坐稳,他惊惧的睁大眼睛看着那个黑背心,脸上写满了“这是个什么情况”的不解。

  那黑背心在小男生惊叫的瞬间就迅速的起身,绕过茶几,来到他面前,抱住那个缩成一团的小孩,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很温柔的劝着他:“盛源!盛源,你看着哥哥,他不是坏人,你看着哥哥好不好?”

  盛源却根本不抬头,只抱着脑袋一直尖叫。

  男生扒下他的手,想托着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

  可盛源却像一只受惊发狂的小野兽,完全听不进周边的声音,他的手被扒拉了下来,却还是闭着眼睛,一直叫着。

  余跃看着盛源闭着眼睛扒扯着那个男生的手臂,抓出一道道红红的印子,触目惊心,男生却像感觉不到痛一样,只一遍又一遍轻声安抚着他。

  余跃上前,将他胡乱挥舞抓扯的双手给按住。

  这场惊变大概持续了有十分钟,余跃觉得自己耳膜都开始疼的时候,盛源扒扯的手像是被抽走力气一般,头一歪,闭眼倒向那男生的怀里。

  “他这是怎么了?”余跃问。

  黑背心却没有答话,他抱着盛源站起身,向卧室走去,卧室门没关,余跃看着他将盛源小心的放到床上,伸手摸了摸他额头,然后将毯子仔细的盖上。

  -

  “抱歉啊,你面都凉了,我给你重新泡一盒吧。”男生端起茶几上的泡面。

  余跃连忙拦住他:“不用,现在吃刚好。”

  男生看了他一眼,确认他没在开玩笑后,也就没再坚持,向后一倒坐在了沙发里。

  余跃左手按住泡面盒,一只手将叉在盖子上的叉子拔出来,掀开了盖子,热气便冒了出来。

  肚子又咕噜响了一声,他便没再犹豫,拿起叉子就开始吃泡面。

  “刚才谢谢你了。”沙发上坐着的人低声说了句。

  “嗯。”余跃不在意的点点头,继续吃着泡面。

  他从来没觉得泡面有那么好吃过,以前在桐县的时候,学校食堂里的煮饭阿姨经常请假回家照看孩子,然后食堂的桌子上就会摆着阿姨提前做好的苞谷饼,南瓜饼,馒头和泡面。

  余跃不喜欢吃泡面,所以每次都是拿两个馒头就着水吃了,偶尔才会拿一盒花花绿绿的泡面。

  “兄弟,你这是饿了几天啊?不够吃我再给你泡一盒?”

  余跃抬头看他一眼,摇头示意不用。

  “我叫盛临。你呢?”

  “余跃。”

  看着他嘴里塞着东西口齿不清回答的样子,盛临笑了笑,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烟,拿了根叼在嘴里,然后朝余跃努努嘴:“劳烦你,茶几下的打火机给我一下。”

  余跃腾出一只手拉开茶几下的抽屉,里面零乱的摆着几串钥匙、一盒打开的感冒药、一把小铁锤和几张广告单,他伸手往里捞了捞,摸到了一个打火机手感的东西,递给了窝在沙发上的盛临。

  “你这名字挺有意思的啊,但我看你像是不怎么愉悦的人。”

  盛临点着了烟,随手把打火机扔在一旁沙发上。

  他夸张的吐了一口烟,眼睛亮晶晶又满是狡黠的问:“那你英文名是不是叫happy?”

  余跃终于咽下口中的食物,无语又认真的耐心解释道。

  “是剩余的余,跳跃的跃,不是那个愉悦。”

  “噢,那看来不是叫happy,是叫jump吗?”

  说完捏着烟直接笑倒在了沙发上。

  余跃此刻真的想把泡面汤倒他脑袋上。

  -

  盛临把烟头按灭的时候,看着余跃也刚好喝完最后一口面汤,然后拿起盒子就往厨房走去,不一会儿拎着个拖把出来了,地上还有刚才盛源掀翻的面汤,油渍渍的流了一地。

  “不碍事,你放着吧,我一会儿打扫,先送你回家?”盛临看着眼前人,他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和灰白色休闲裤,看着洗了很多水,但是胜在干净整洁,就像他的包一样,整整齐齐的放满了自己看着就头大的书本。

  倒是个细皮嫩肉的好学生。盛临在心里下着定论。

  然后又想着补充到,还挺帅。

  回家吗?余跃倒是真的很想,可是他不能,最后一年了,只要自己能好好完成高考,就能带妈妈离开那个家。

  “你知道江陵一中在哪里吗?”余跃想了想,问道。

  虽然现在还没开学,但按照老班的说法,学校那边是专门安排了特招生提前入学的,他今天到了客运站本来就是想拿着地址去学校报道,谁知道会被人一拳揍晕了过去。

  “一中?你是一中的学生吗?怎么之前没见过你啊。”盛临有些意外。

  “怎么?你也是一中的?”

  “嗐,哪能呢,我这种学渣,怎么可能上一中。”盛临从他手里接过拖把,有些居高临下的挑眉看着他。

  “那你说……”

  “我是职高的,离一中不远,平时常去你们学校送外卖和接人,之前可没见过像你那么帅气的小伙子啊。”

  余跃直接忽略了他看上去像是夸奖自己那句,有些不可思议道:“送……送外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