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他我前男友啊
椒盐丸子2020-09-14 09:383,004

  陈多委委屈屈的站起身,委委屈屈的说:“陈多…”

  “陈多是吧?”刘琅推了推眼镜,目光迅速锁定排名表的后半部分。

  “语文95,数学88,英语99,文综203,总分485,全班25名。就你这样,本科一批都上不了!”刘琅指着排名表神情激愤。

  陈多焉着脑袋,一脸悲痛的模样。

  “行了!过来把你的试卷拿回去,接下来我喊到一个名字就给我依次上台。”

  新生见面大会正式开始。

  高三九班的转学生实际意义上只有余跃一个,但是处在文理分班的这个分水岭也勉强算是凑成了一个新的班级。

  刘琅是按照排名顺序来念名字的,第一名是个短头发的女生,总分遥遥领先重本分数线,在刘琅慈爱的目光下走上讲台。

  她穿着整齐的蓝白校服,齐耳的头发,圆圆的大眼睛扑闪着自信的光芒,她大方的笑着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叫曹雨然,兴趣爱好是钢琴画画和看电影,希望在高三最后一年里能和大家成为好朋友。”

  “啪啪啪”刘琅欣慰的带头鼓完掌,开始念下一个名次。

  “余哥,她还是人吗?太夸张了吧,这分数都快满分了,我还听说她画画拿过全市一等奖呢。”陈多凑过来悄悄说。

  “人家厉害呗,你看牛郎的眼神,跟瞅亲闺女一样,你再看看你……”余跃表示嫌弃。

  “啧,我怎么了?我这成绩不怕你笑话,是我前所未有的巅峰了好吧?以前我可没上过四百五呢,看来选文科还是适合我,多谢余哥的选择题了,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嘿嘿嘿。”陈多笑得一脸猥琐。

  “再生母就算了,一声爸爸我倒是还担得起。”余跃露出慈父的目光看着自己这个再生儿子。

  “操,我还爷爷呢……”

  “乖儿子,辈分不能乱。”

  余跃一边轻声戏谑的跟陈多打趣,一边心里却不由的紧张起来。

  刘琅已经念到第六名了,还是没到他。

  他其实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在桐县一中,不管大考小考,他从没掉过第二名,这次开学摸底考时,他难得遇到写得不顺手的时候,江陵一中的题,不管是出题角度还是涵盖面,都比桐县一中深广。

  可他保守估计再差也不会掉出前五。

  黑板前的钟不紧不慢的走着,刘琅气定神闲的声音轻轻的飘扬在教室上空。

  余跃的心却一下下的被重击。

  已经十名开外了。

  “十九,余跃,自我介绍吧。”刘琅的声音响起。

  “牛逼啊余哥……”

  余跃在陈多的赞叹声中脚步沉重的走向讲台,他只简单的说了自己的名字就算自我介绍了。

  四张试卷叠放在桌上,刺眼的分数映入眼底。

  他突然感到一阵反胃,胃里像是有无数气泡酸水翻涌,搅得整个胸腔泛起一阵阵恶心。

  “你怎么了?脸色那么白?”陈多担忧的凑过来。

  余跃伸手轻轻的揉了揉,试图把胃里的不适捋顺,他摇了摇头,示意陈多没事。

  高三九班虽然人数是整个年级最少的,可也有三十五个人,每个人领着卷子做下自我介绍,一节课的时间就过去了。

  铃声响起,刘琅拍了拍最后一名同学的肩膀:“行了,刘宇豪,你回座位吧。下节课我们开始讲试卷,你们抓紧时间把错题修正一遍!”

  -

  酒气熏天的屋子,余跃噙着眼泪,跪在客厅的地板上止不住的发抖。

  “啪!”皮带抽在肉上的声音。

  “你个没出息的废物!老子辛辛苦苦供你上学,你给我考这点分数?”

  两张试卷轻飘飘的被扔在地上,眼眶里的泪水模糊着余跃看不清上面的分数。

  背上又挨了一皮带。

  “你她娘的!浪费老子的钱!明天起不要上学了,给老子滚去打工!”余绍平指着他的脑袋,喷着吐沫星子的骂道。

  余跃吓得连忙跪直了,他拉着余绍平的裤脚,哭着说:“不要,爸,我要上学,求求你了,我要上学。”

  “我会好好念书,好好考试,以后都考第一名,考第一名,考第一名……”十三岁的余跃像念咒语般的哀求着。

  他不想辍学,他读过诗和远方,他有着热爱和梦想,他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何处。

  “妈,我一定会努力读书,考一个最棒的大学,以后好好挣钱,带你一起走。”小余跃认真的说。

  李菊芝捏着棉签的手在抖,她泪眼婆娑的帮孩子涂着背上的伤痕,心疼极了。

  “好,妈妈相信你。”她摸了摸孩子的小脑袋。

  从那以后,余跃就再没睡过一天懒觉,每天深夜里刷过的试卷堆在床脚,李菊芝会去做些零活兼职,悄悄攒下钱来给他买参考书,买真题试卷,报辅导班,一直持续到他高二,考第一名成了他这些年来理所当然的必达使命。

  “你是不是胃不舒服啊?没吃早餐吗?”陈多打量着他可以称得上惨白的脸色。

  他不动声色的将试卷塞回桌洞里。

  “吃过早餐了,不碍事,就是突然有点恶心。”

  “好呗,有事就说啊,不要怕,哥背你去医务室。”陈多拍了拍他肩膀。

  “乖儿子,跟你说了多少遍,辈分不能乱。”

  “滚吧你……”

  -

  江陵一中的课程表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形同虚设。

  刘琅以讲试卷为由,占去了早上剩下的三节课,将他的数学试卷细细的剖析深讲了一早上。

  语文老师陈美娟女士以讲试卷为由,占去了下午的三节课。

  而两个小时的晚自习,自然是属于英语老师赵棠女士的了。

  晚自习的铃声悠悠响起,大家从试卷里抬起通红的眼睛。

  “我操,余哥,我觉得我的头掉了!”陈多捂着脖子叫道。

  后桌的梁小晴被他逗得笑出声。

  “这特么是人过的日子吗?我觉得自己的脑壳要爆炸了。”他端着自己的脑袋,一副痛苦万分的样子。

  “别,你脑壳爆炸的话估计能把整个教室淹了啊~”余跃收着课本笑道。

  “淹淹淹,就淹死你!”陈多梗着头,把脑袋往余跃怀里怼去。

  余跃挎上背包,将这颗黑黝黝的脑袋推开:“别耍宝了,走,爸爸请你喝咖啡。”

  -

  阳光和盐店面不大,只摆得下五张小型的餐桌,但店主人可谓是个深度文艺青年,插花、挂画、香氛瓶子、星星灯、照片墙,一应俱全。

  “一杯冰咖啡,一杯芒果汁,谢谢。”余跃对柜台后的女生说。

  没记错的话,上次盛临是喊她,小丫?

  “诶余哥,咱们两大男人,这样会不会不太妥啊?”陈多拉开椅子坐下,在他旁边是满布图贴的照片墙。

  “哪里不妥?”余跃也在他对面拉开椅子坐下。

  “这氛围,怎么看都是小情侣约会的地方啊。”

  余跃不由失笑。

  小丫端着玻璃托盘,将咖啡和芒果汁送到他们桌上,余跃一边把玩着咖啡杯,一边无比嫌弃对面那人:“你放心,我还不到这么饥不择食的地步。”

  “怎么说话呢?我以前在我们班可是班草,你去瞅瞅学校的表白墙,多少小姑娘对我芳心暗许!”陈多晃着手里的芒果汁,企图晃出一种高脚杯的帅气。

  “表白墙?”余跃有些意外。

  “咋?你不知道贴吧,不会连表白墙也不知道吧。”陈多惊讶。

  余跃差点想翻个白眼。

  “你爸我像那么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吗?我只是意外,你也能上表白墙。”

  表白墙对余跃来说可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因为有二胖这个热心的吃瓜群众,每天他都会拿着手机递到他的灶爷面前,给他总结今天表白墙上的丰功伟绩。

  “你看你看,又有美女给你留言表白了,微信号在底下呢,加一个?”

  余跃摇头。

  “你看你看,二班的静静,多可爱啊,这不就是你喜欢的类型吗?”

  余跃白了他一眼,继续摇头。

  “你看你看,这……”

  “庞国文同学,我觉得,你要是把八卦的精力放在学习上,也许会少挨你爸几顿揍。”余跃认真的说。

  “嗐,不碍事,跟兄弟你的终身大事比起来,我挨几顿揍不算什么?”

  余跃:“……”

  庞国文同学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伟大身影在时代的记忆里熠熠生辉。

  -

  “咦?这什么情况?”陈多指着桌边的照片墙惊奇道。

  余跃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不由愣住了,那是挂在右上角的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两个男生,左边的男生戴着个小黄头盔,向着柜台伸手,右边站着的男生正转头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浅笑着,照片背景正是阳光和盐。

  从照片的角度看,应该是那天坐在店里喝奶茶的女生拍的。

  “唔。”余跃不动声色的喝了口咖啡。

  “你和盛临竟然认识?”

  这下换余跃疑惑了:“你也认识他?”

  “当然认识啊!”陈多脸上写着理所当然四个大字。

  “哦。”余跃又低头抿了口咖啡。

  “他我前男友啊。”陈多接着补了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