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搏命场
椒盐丸子2020-09-14 09:383,031

  “噗!”一口加了冰块的咖啡迎面喷来,陈多同学那一瞬间的反应速度达到了人生巅峰,只见他左手拉着背后的凳子,右手推着眼前的桌子,脚下一蹬,往后滑出一个安全距离。

  “咳咳咳…”余跃被没喷完的咖啡呛到,扶着桌子咳个不停。

  “我的老天鹅,你至于那么大反应吗?现在不是恋爱自由了吗?”陈多脚边还有咖啡的残渣,一阵无语。

  “咳咳咳…抱抱抱歉啊……咳咳,我没有,歧视你的意思,我,咳咳咳…”

  “行了行了不逗你了,他是我发小,从小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那种,我和他是清白的。”陈多瞅了瞅四周,确保用只有他俩听得到的声音说:“我,喜欢梁小晴,嘿嘿嘿。”

  余跃好不容易顺过气来,看着眼前笑得一脸猥琐的乖儿子一阵无语。

  这场前男友风波以余跃的诚恳道歉及全面的卫生清理而完美结束。

  -

  江陵市的商业片区绝大部分都是往东边发展,南区就成了全市唯一一块城中村驻扎点,很多从外来到江陵务工的人都租住在这里,因为南区的房租便宜,相对应的,环境设施也很差。

  忙得早出晚归的务工人员自然也不需要什么娱乐休闲地来消遣,下了班在“缘来是你”搓一顿,吃两串烤翅,喝点小酒,就很美滋滋了,前几年KTV和酒吧倒是开了很多家,可都渐渐倒闭关门了,毕竟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到酒吧消遣的人太少了。

  “醉美”是南区娱乐产业里唯一的幸存者。

  盛临低头点着了烟,淡淡撇了一眼四周,劲爆的音乐声不停的贯入耳膜,敲打在舞池里每个人的神经线上。正中央一个挺着大肚子的油腻男人正忘情的跳着莫名的舞种,舞出了一副亚洲舞王的气势,在他旁边是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亮片小黑裙,随着DJ的音乐,举着酒瓶尽情的狂欢。

  一股莫名的烦躁从心里升腾而起。

  他掐灭了烟,掏出手机准备往外走时,一个大高个拦住了他。

  “盛临是吗?”大高个像座山一样,又黑又高,感觉浑身的肌肉快撑破他的黑衬衣。

  见眼前的男生不回答,他又从衬衣口袋拿出一个小纸片递过来:“邦哥在忙,让我直接带你去地二,你叫我大黑就行。”

  盛临接过他的名片,职位上面写着,安保经理。

  “那就辛苦大黑哥了。”盛临笑着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递了过去。

  大黑对这个长得好看又懂礼貌的年轻人很是满意,他接过烟点着,长长的吐了口气。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后厨走去,在一道标着“工作人员换衣间”的门口停下,大黑推开门,一道幽深的楼梯出现在眼前。

  醉美明面上看着是个小平层的酒吧,可后厨这道门后,却能通向地下二层。

  楼道里没有灯,大黑打开手机照着,他回头提醒盛临:“看着点脚下啊,别摔着了。”

  “多谢大黑哥,我会注意的。”盛临也打开手机的灯光。

  “我听邦哥说起过你,他挺欣赏你的,下棋不管输赢都干脆利落,你今年有二十了吗?”大黑跟他边走边聊着。

  “满了十八,成年了。”

  “啧,你怎么会想到来……这地方呢?”大黑有些迟疑。

  微弱的手机电筒在漆黑的楼道里照出一些光亮,反照在盛临笑得苦涩的脸上:“我需要钱。”

  大黑回头看了看他,没再说话。

  -

  盛临是在十七岁的那个圣诞夜第一次来到醉美的地下二层。

  前一天的他本想带盛源去江边广场过平安夜,那晚的江边有烟花祭和冰雪奇缘的表演,他把厚厚的棉帽戴在盛源头上,看着他冻了红扑扑的小脸,忍不住笑了笑,盛源也跟着笑起来。

  原本会是一个美好快乐的平安夜,可去的路上却遇到了车祸。

  大抵是人们都有着同样的想法,所以纷纷涌向江边广场,沿街路上车马如龙。

  两张小轿车对头相撞,玻璃残渣碎了一地,暗红的血流满布石板街道,一个被变形座椅压住的男人痛吼得声嘶力竭。

  盛临想要调头已经来不及了,身后好端端抱着他腰的手突然松开,紧接着盛源便抱着头浑身颤抖的尖叫起来。

  那场烟花祭和冰雪奇缘终究是没看成,盛临看着诊疗室里崩溃的盛源,心里无数次的懊悔和痛心。

  当场直面车祸给盛源造成直接性的创伤,进一步加重了他原本的病情,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快入院接受治疗。当陈洁赶到诊疗室时,盛临已经不见了。

  他捏着一张小纸条,敲开了醉美的大门。

  邦哥叼着烟窝在沙发里,上下打量着站在眼前的少年。

  “我要挣钱。”少年说。

  “挣钱?那去工厂里做活啊,到我这干什么?”邦哥笑道。

  少年攥紧手里的纸条:“我今晚就要钱,工厂给不了我。”

  邦哥觉得颇有意思的站起身,绕着他走了一圈,伸手捏捏他的臂膀,将嘴里的烟头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抬头说:“体格还不错,你考虑清楚了?”

  “嗯。”少年坚定的点头。

  “行,老糟,协议拿来,给他签了。来,坐。”他拍了拍旁边的沙发。

  “我能问问,这钱是怎么拿的吗?”少年依旧站在原地,并没有要坐下的意思。

  “出场就有钱,底价场方定,提成四六分,你四,我六,上场之后生死勿论,所以要签协议书。我看你挺不错的,底价不会亏待你。”

  看着眼前悠哉的男子,盛临眉心一跳:“我不能死。生死勿论的条例不行。”

  “哦?”邦哥有些意外,在他眼里,会来地下场子挣钱的人都是不要命的。

  “你既然怕死,又何必来?”

  “我是怕死,我也不能死,听说邦哥你这里也有其他场子,不是吗?”

  面前的男人爽朗的放声大笑起来:“看来你小子是摸清了底数才来的啊,不错,要命的场子,我也有,二八分,你二,我八。”

  盛临暗暗的握了握拳:“成交。”

  讲究的大理石板擂台,黄色的警戒线,头上是刺眼的吊灯,耳边是狂热人群的呐喊,盛临站在台中央,脑子里清醒无比。

  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精瘦的男人,灰白色的背心,裸露的肌肤上伤痕累累,鼻梁上一道显著的刀疤,那男人举起一瓶矿泉水,迎头浇下,然后抹了一把脸,恶狠狠的目光投来。

  扩音器里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声:“二十三号VS九十七,现在还有最后30秒投注时间,大家抓紧时间哦~”

  盛临仰头转了转脖颈,炫目的灯光照在他略显青涩的脸上,他看着对面那个饿狼般的男人,活动完筋骨,然后伸出手朝他勾了勾。

  “滴!”扩音器里适时的传来尖利的口哨声:“开始!”

  拳拳到肉,盛临已经恍惚得记不清多少次砸倒在台上,瞬息之间又爬起来向对方挥拳,耳边只听得到台下教徒般的人们起哄和嘶吼,直到口腔里涌出血腥味,一股热流从头顶留下,鲜血染遍了半边脸庞,这场搏命打斗才画上句号。

  擂台后的休息室,盛临撑在洗手台边,捧了一把凉水往脸上泼去,水池瞬间被染成红色,他又抹了把脸,然后随手扯过挂在旁边的毛巾,把头发上的水擦拭干净。

  身上的每一根肋骨都像断掉一样,一阵阵剧痛袭来,他终于忍不住靠着水池边滑坐在地上,仰着头想呼吸几大口新鲜空气,可地下二层的搏命场缺少这种奢侈的东西。

  两个小时前带他签协议的老糟拿着个信封朝他走来,他勉强撑住墙边站起身,让自己的视线与他平行。

  “小伙子很有拼劲嘛,来,这是你今晚的酬金。”老糟把信封扔给他。

  盛临当即打开信封,一张张的开始清点。

  老糟看着他有趣的笑了笑:“看来你是真的很缺钱。”

  盛临没搭理他,认真的把信封的钱清点完,然后抬起头,老糟还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这钱不对。”

  “哦,是这样的,你现在还未成年,邦哥说了,为了规避风险,暂扣两千块,当给你买保险。”

  “协议里没有这一条。”盛临皱眉。

  老糟走上前,手指在他肩上点了点:“年轻人别不懂事,以后的路还长。”

  把信封小心的揣在怀里,盛临跌跌撞撞的离开了醉美地下二层。路边的人看见鲜血淋漓的他都纷纷躲开,唯恐避之不及。当他走进南区人民医院的时候,整个急救室的医生都吓了一跳。

  “不好意思…我就是想来照个CT。”盛临尴尬的笑了笑。

  最后,他花了三百块钱照了个全身CT,确认身体暂时没有骨折的地方,又花了一百块钱买了足够多的酒精、棉签和纱布,然后回了家。

  他把信封里还剩余的三千四百块钱掏出来,放进了床头柜的抽屉里,仔细的锁上,这是他第一天在搏命场挣来的钱。

  跟外卖老板请了接下来两天晚上的假,盛临每晚十点都准时出现在醉美地下二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