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行行行,小王子,你最纯情
椒盐丸子2020-09-14 09:383,025

  “你干嘛?”

  “哦,你额头破皮了,给你找个创可贴。”

  盛临看他仔细的在包里摸索,又有点开心起来,受伤了还有人惦记照顾的心情,真不错。

  一张粉色的卡片从书包侧兜飞出来,降落在床边。

  余跃停下翻找的手,疑惑的想捡起卡片,却被一只包着纱布又骨节分明的手抢先一步。

  “诶哟诶哟!酱哥厉害呀,这才开学两天就有人写情书啦。”盛临自顾自的打开抢到手的情书。

  “实不相瞒,第一天就有写的了。”余跃夺回卡片,继续放回书包里,然后拿出一个熊猫图案的创可贴。

  他认真的把创可贴撕开,朝盛临抬了抬下巴:“脑袋伸过来,别动。”

  盛临撇了撇嘴,乖乖把脑袋凑过去,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能感受到对方呼吸的气息。

  “你上次问我有没有女朋友?”

  “嗯…”余跃认真的贴上创可贴。

  “那你有吗?”盛临盯着他的眼睛。

  眼前人无所谓的摇了摇头,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其实我不该问你有没有女朋友。”

  “嗯?”

  “因为我见过你前男友了。”余跃一脸淡定。

  看着盛临一脸哔了狗的表情,他忍住笑意,站起身拍了拍手:“行了,你好好歇着吧,我走了。”

  “诶不是,谁在诋毁我清誉,我一纯情小王子怎么可能有前男友!”盛临激动得差点从床上蹦起来。他一把抓住收书包的余跃:“不说清楚不准走。”

  余跃无语。

  “行行行,小王子,你最纯情,是我瞎说,放手!”

  盛临还是拽着他的书包带:“都快十二点了,公交车都没了,你怎么回去?”

  余跃拽了拽没从他手中把书包带救回来,又不敢太用劲怕扯到他伤口,只好耐心跟他解释:“大哥,这世界上还有出租车这种存在,我打车回去。”

  -

  夜已深。

  南城家园18户二楼的小卧室里,窗帘遮挡不住隐隐的透出些许光亮。

  书桌上摆满了厚厚的试卷,还有一摞没拆封的教辅书,余跃揉了揉眉心,按亮桌上的手机屏幕,时钟显示一点整,他把手上刚写完的数学试卷摊在桌上,然后靠向背椅,盯着眼前的台灯,开始发呆。

  六天的时间或许太短,他还没有适应江陵的生活。

  宽敞又金贵的居住环境,像厮杀战场般的学校,陌生的老师同学,就连每天上学的那条路,都让他走得很不自在,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位自来熟的活神仙同桌,能勾起他对桐县的一些熟悉感。

  自从和梁有圣达成那番口头协议后,他倒是每天都能收到实时账单和银行卡进账通知,明天9月3日就是最后的截止日期,银行卡里的余额保守估计能达到三万。

  梁有圣不是个善茬,白白被人分走三万块的利润,肯定是不会就此罢休。

  有了这笔钱,哪怕和梁有圣撕破脸,他也有底气不再寄宿他处。

  同时,也不用接受余绍祥的施舍。

  他瞟了一眼书桌,核对完答案的试卷上红叉格外刺眼,像是一种无言的嘲笑,这种掌控不了的感觉在心底生长和分裂,冲得他溃不成军。

  伸手调亮了台灯,他叹了口气,拿起一本深灰色的教辅书,拆开新书的保护膜,照着试卷上的红叉,开始纠错。

  -

  太阳热辣辣的挂在正午上空,陈多举着一把小洋伞站在校门口,对着来往人群左右张望。

  江陵一中是要求穿校服的,并且在开学第一天就已经将春冬两套校服发放到每个学生手里。

  普通又寻常的蓝白条校服,偏偏有些人就能穿出美感。

  比如这位正朝他走来的男生。

  瘦高的身形,一双大长腿在蓝色校裤里也很出色,黑色的鸭舌帽遮住了眼睛,帽沿下白皙的的一张脸和完美的下颚线。

  罔论陈多这种臭屁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前任班草”的名头丢得不亏。

  男生走到他面前,略微抬了抬帽沿,看着陈多:“你真的是我见过第一个撑洋伞的奇男子。我服。”

  “啧,余哥这你就见外了,来来来,一起撑。”陈多跳起一小步勾住他的脖子。

  “你昨晚不是买自行车去了吗?怎么今天还是走路来?”他接着问。

  余跃冷漠的把他的爪子从肩上掰开:“哦,昨晚啊…”

  脑海里突然闪现出那满身的伤痕和那双亮晶晶的眼睛。

  南城家园里江陵一中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虽然只要半小时的脚程,但如果骑车的话十分钟就能搞定。所以他打算买个二手的自行车,陪自己蹉跎完高三这最后一年。

  江陵最大的二手物品交易市场就在南区。

  “昨晚偶遇你前男友被人揍了,我秉承救死扶伤的精神送他回家了,自行车今天再去看看。”

  “不可能吧?我盛哥打遍整个南区无敌手,怎么会被人揍?”陈多把洋伞往他那边偏了偏。

  余跃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突然陈多脚步停住了,余跃回头看见他嘴巴张的可以塞进个鸡蛋:“你刚说什么?送他回家?他竟然让你进去了?!”

  余跃看着他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

  “我操,盛哥不够意思啊!我跟他认识十多年了他都不让我进他家一步,凭什么你就行?”

  余跃有些错愕,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为什么不让你进?”

  “谁知道啊,不止我,我就没见过除了他兄弟俩外的人去过那三层小楼,连喝个酒,都要约外边儿!”陈多很是愤慨。

  “哦。这样啊。”余跃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心里却有些莫名。

  可马上陈多这个双子座就迅速跳了另外一个话题,余跃随着他瞎胡聊着。

  从一中的校门到十八栋教学楼要穿过一个广场,两栋教学楼中间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江陵一中的校训——“自强拓新励学进步”

  “诶,好家伙,看那有个美女!”陈多朝他俩前方努努嘴。

  广场中央站着一个女生,远远看去又高又瘦,皮肤不算很白,透着一种健康的生命力,她穿着一套酒红色的格子裙装,浅黄色的长发飞扬在身后。

  一捧向日葵在她胸前伴着她脸上的笑容而灿烂。

  跟统一黑发蓝校服的路过学生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不是一中的学生吧?”余跃随口说了句。

  一中如果出现这种不穿校服还染头发的学生估计早被教导主任抓去洗涤心灵了。

  “当然不是,她啊,龙蓓月,隔壁职高的,早听说她漂亮,这么看着真人是好美啊!”陈多朝余跃挤挤眼睛。

  “你不是喜欢梁小晴吗?还记挂着别的女生?”余跃斜眼。

  “别别别!你别说出来啊!万一给人听到……”陈多没来得及捂住他的嘴,赶紧四下看了眼,还好,广场上同学虽然人来人往,可离他们都有一段距离。

  “我这不是记挂,她哥可是龙复煊,别听名字文绉绉的,那可是打遍东区无敌手的人,江湖人称龙哥,多少觊觎他妹子美色的人最后都被收拾了,整个一中谁不认识啊。”

  “哦…那请问谁是打遍北区无敌手和西区无敌手呢?”余跃问。

  陈多翻了白眼,无语,这人真的不会抓重点。

  “如果把你前男友和这位龙哥以及其他两区的无敌手关进一个房间里,最后出来的那个人是不是可以称霸江陵了呢?”

  陈多:“………”

  龙蓓月捧着向日葵,按照贴吧里爆料的路线,果然蹲到目标。

  “诶诶诶!你看,她朝咱们走来了。”陈多激动得拍了拍余跃。

  龙蓓月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两人面前,将手中的向日葵往余跃怀里一塞,笑容灿烂:“余跃同学,我喜欢你!”

  陈多一瞬间想拿着伞后撤,却被身边人拉住。

  余跃看着眼前的女生,这两天他情书收得挺多,被跟拍也挺多,这么直接冲到面前告白的女生,还是第一个。

  他点了点头:“知道了。”

  然后拉着发愣的陈多,绕过女生就走。

  “诶?等等!”龙蓓月显然是没料到情节会这么发展。

  她拦住了两人又走上前,男生鸭舌帽压得很低,她看不到他的眼神。

  “我说,我喜欢你,你如果也喜欢我的话,就做我男朋友,若是不喜欢的话,我明天再试试。”她坦然的说道,眼里的光芒是自信又温柔。

  余跃终于抬了抬头,认真的看向她:“我不喜欢你,你明天也不用试了。”

  -

  下午第一节是体育课,鉴于昨天只讲了语数外的卷子,今天的课便被文综老师给合理占用了。

  历史老师梁寿是个年过五十的老头,没几年就可以光荣退休了,别看他年纪虽大,专业知识和授课技能却极为精湛,因此枯燥的历史也能被他讲出趣味来。

  余跃当初选文科的理由就是历史,并不是物理化跟不上,只是因为他单纯的喜欢历史罢了,他喜欢那冗长奇妙的历史进程。

  梁寿效率极快的用一节课的时间讲到了最后一题主观题,余跃翻开课本,把漏答的知识点勾划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