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狗哥,这人有点邪门啊
椒盐丸子2020-09-14 09:383,011

  一张纸条塞到眼前。

  “你真不考虑一下?”

  是陈多龙飞凤舞的字迹。

  他看了眼陈多殷切的目光,点了点头。

  纸条被捞了回去,不一会儿又出现在眼前。

  “我猜余哥你一个学霸是真的不喜欢这种类型的女生,可是那毕竟是龙复煊的亲妹妹。”

  余跃写完主观题的答案,顺手在纸条上回道:“所以呢?”

  陈多急得想跳起来敲敲他这位榆木同桌的脑袋。

  “你就这么拒绝了龙哥的妹子,先不说龙哥会怎样,职高那群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估计会第一时间弄死你。”

  余跃看了一眼再次递过来的纸条,没再回什么。

  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想弄死,不也活这么大了吗?他自嘲的笑了笑。

  -

  下课铃一响,教室里瞬间热闹起来,从一下午的题海中爬起来,大家都纷纷收拾着书包,边闹边笑的走出教室。

  “小晴,你今天值日?”陈多看着留在后面的女生。

  梁小晴点了点头。

  今天上午刘琅争分夺秒的在课间十分钟确定了各个班委,曹雨然毋庸置疑的成为了学习委员,班长杨若清,测试成绩第二的男生。

  而梁小晴,则是第一组的小组长,作为小组长自然是以身作则,第一天开始轮值日。

  “这教室也太灰了,我来帮你吧!”陈多抢过她手中的扫把。

  “不用了,这样…不太好…”梁小晴有些为难。

  “没事儿!就当我提前贿赂咱们的组长,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以后作业借我抄就好了!”

  陈多抡起扫把,勤快的冲到讲台开始扫地。

  “余哥你先走着啊!我就不陪你了。”

  余跃无语的看了眼不怀好意的殷勤都写在脸上的同桌,拎起书包往外走。

  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是刘姨的短信。

  “小余,放学早些回来,老板今天在家,我煮了很多好吃的,大家难得聚一聚。”

  自从那天在镜头前跟梁有圣交锋后,这几天余跃从没在那栋样板房里见过他,刘姨一直念叨着他忙,常常不着家,看来的确如此,就连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梁太太,也从没出现过。

  今天是那个“一周利润”约定的最后一天,大约是近期的红利吃得差不多了,所以他才得空吧。

  余跃的人生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虽然第一次见面称不上愉快,可他也不会心存芥蒂的将事态主动推向更糟的发展。

  他站在校门口,等着接单的滴滴打车,聚餐总归不好意思让主人家等着。

  他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看着界面上写着车牌号的小红点正缓缓驶向自己。

  身边突然传来惊呼声,下一秒手中的手机被人一脚揣翻,掉在了地上,屏幕肉眼可见的裂开一痕。

  余跃抬头,审视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一群人。

  总共四人,为首的男生跟自己差不多高,一头鸡冠发型格外瞩目,松松垮垮的红色校服系在腰间。

  在他身后是同样校服的三个男生,手中有提铁棍的,还有缠着纱布的,最右边个小的男生甚至杵着一把黑色的伞。上衣logo明晃晃的绣着“江陵市职业高级中学”。

  余跃真的怀疑他们是不是看热血高校看废了。

  鸡冠头掐掉手中的烟头,他上下打量了余跃一眼,就势往地上吐了口浓痰。

  “呸,我操了,还以为月月看上什么样的人呢,没想到就是这种小白脸!”

  余跃看了看地上的手机,再把目光转向人时不由自主的透着一股寒光:“手机五千八,不接受维修,若数据损坏赔偿加倍。”

  他向鸡冠头伸出手。

  “哈哈哈哈什么玩意儿啊!你他妈的是不知道我们是谁吗?”鸡冠头扯着嗓子笑了起来。

  他身后的小弟也笑得不亦乐乎。

  余跃还是伸着手,不说话,定定的看着他们。

  最小个的男生往鸡冠头身边靠了靠,小声说:“狗哥,这人怎么有点邪门啊…”

  “滚!你怂什么!”被叫狗哥的人不耐烦的打断了他。

  “想要钱是吗?跟我来,我看你有没有种!”狗哥从鼻子里哼了口气,转身走到路边,打开一辆灰色面包车的车门,朝余跃偏了偏头。

  余跃看了眼四周,不出意外的捕捉到很多隐晦的手机镜头,他弯下腰捡起地上被摔的手机,跟着鸡冠头进了车里。

  -

  如果此时陈妈在场,简直要为自家儿子的乖巧勤快给感动到捂心口。

  陈多积极的承包了今天的值日工作,把高二九班的教室打扫得干干净净,就连讲桌边的桌缝都没放过。

  “这…怎么会这样?”梁小晴握着手机惊讶道。

  “嗯?怎么了?”他从讲桌底下抬起头。

  梁小晴把手机递到他面前,是江陵一中贴吧的界面。

  “余跃被黑社会抓走了啊啊啊啊!”一个名叫“鱼香肉丝‘’的人发帖,还配了许多张照片,回帖超过了两百条,全是学校女生们的尖叫。

  照片里余跃对面的人陈多认识,真名叫苟讯,当然远远没有“狗哥”叫得响亮,是职高鼎鼎有名的二混子。

  陈多初中的时候没少被他收保护费,后来还是盛临狠命跟人打了一架,自此狗哥才没来找过他麻烦。

  上一秒才担心余跃会有麻烦,下一秒这狗就闻着味儿来了。

  “怎么办呀?余跃同学会不会出事啊?”梁小晴有些着急。

  陈多皱着眉,又看了遍贴吧里照片上的那群人,然后把手机还给梁小晴,安慰说:“没事,不会有事的。”

  他从桌洞里拿出手机,熟练的拨出去一个号码。

  才响了没两声,电话就被接通了。

  “盛哥。”

  “嗯?”一个慵懒的声音传来。

  “你还睡着呢?”陈多听着那头声音像是没醒。

  “没,就躺着,怎么了?有事说事。”

  “你是不是和余跃挺熟?”陈多又补充一句:“就是我那个同桌,和你一起在阳光和盐,送你回家的那个。”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喂,盛哥你还在听吗?”

  “原来我传说中的前男友就是你对吗?”盛临的声音幽幽地传来。

  “呃,诶呀开个玩笑而已嘛!”陈多开始尬笑。

  “你赶紧说事,没事我挂了。”

  “等等等等,有事!余跃出事了!”陈多急忙说。

  “什么?!”盛临从床上做起,然后背上传来一阵伤口被撕裂的剧痛。

  -

  灰色的面包车辗转几道,终于停在了一处小巷子里。

  个儿最小的那个男生想来拉余跃的衣领,刚伸手就被一挡,震的他手臂一阵麻。

  余跃理了理衣服,自己走下了车。

  这是一条荒废的小巷子,四周的墙面都喷着诡异的涂鸦,墙边杂草丛生,巷子前方是个垃圾场,好在是封闭的,不然余跃可能还没开打就被恶心得吐过去。

  “你小子是真的有种,真敢跟来。”狗哥下车掏出一根烟,身边的小弟赶紧殷勤的点上火。

  “别那么多废话,说吧,怎么解决。”余跃有些不耐烦,他最讨厌话多的人。

  “解决?是解决你这个人还是?”

  “我的手机。”余跃声音渐冷。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面前这些人就莫名其妙的厌恶。

  “你们四个,”他伸手一个个的指过:“可以一起上,输了把手机的钱赔我,并且,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你他妈的别太狂!知道我们狗哥是什么人吗?”还没等鸡冠头开口,他右手边的小弟就叫嚣道。

  余跃没接话,他低头把屏幕裂了的手机塞回书包,然后将书包放在了墙边的杂草上。

  然后下一秒身形一顿,就朝眼前人冲了过去,一拳直直的打在正抽烟的狗哥脸上。

  “我操!”没熄的烟头被一拳砸了贴在脸上,烫出一个红斑。

  “他娘的,给我上!让他死!”气急败坏的狗哥抡起铁棍就朝余跃而去。

  -

  盛临觉得自己可能有些天生的复原异能,昨晚跟那个瘦猴打拳时感觉全身都要散架,可睡一觉起来,除了起得急把背后伤口撕裂了,其他筋骨竟完全没有异样。

  他骑着黄色的小摩托,特意穿了件运动外套,可还是感觉背后的衬衫被渗出的血染湿。

  啧,这纱布包得不行啊。他在心里默默吐槽。

  六十秒红灯。他停下摩托车,拿出手机打开江陵一中的贴吧,点进去那个当日回帖数最多的帖子。

  最新的回帖消息是“我在东阳铁厂后门看到他们了!要不要报警啊!”

  然后底下是一群求平安的回复。

  啧啧,酱哥可真是万千宠爱。

  他边想着边把手机装回兜里,东阳铁厂他熟得很。

  -

  余跃一口吐掉嘴里的血渣,揉了揉手臂,从地上爬了起来,巷子里充斥着痛苦的呻吟,他旁边的四个人倒得四仰八叉。

  他喘着粗气走到那个叫狗哥的人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手机钱赔我。”

  苟讯捂着满是血的脑袋,感觉胃里一阵阵的犯恶心,他看着眼前像个冷漠杀神的人,打从心底的有些害怕:“我…我没有五千八……”

  “嗷!”肚子上被踢了一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