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英雄救美?他是赶着去谢幕的吧
椒盐丸子2020-09-14 09:383,039

  余跃蹲下身,把他那劣质小夹克和破洞牛仔裤搜了个遍,零零散散的搜出几张钱,看起来不超过一千块。

  “下次你再敢找我,记得带钱来。”余跃冷漠的看了他一眼,拎起墙角的书包,往巷子拐角处去。

  “嗖!”一个急刹车,拐角处冲来一辆黄色的摩托车,差点跟余跃撞了个正着。

  “我操,你想我死是吧?”余跃看着那个熟悉的黄色小头盔,忍不住骂道。

  盛临赶紧把车停稳,摘下头盔,绕到余跃跟前,认真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又探头看了看巷子深处躺倒的人,缓缓伸出一个大拇指。

  “牛逼啊酱哥。”

  -

  盛临看着眼前被烤面筋烫的龇牙咧嘴的人,有些怀疑刚才巷子里的一切是场幻像。

  眼前的小塑料桌上整整齐齐的摆着十几根竹签,烧烤摊的老板娘又笑眯眯的把一份烤茄子和两份藕片端上来。

  “你不吃吗?”余跃拿着筷子,扒拉开那份烤茄子。

  盛临拿起手边的筷子也扒拉了一下:“你吃烧烤都这么干吃吗?不喝点什么?”

  余跃摇摇头。

  盛临放下筷子,看着他吃得不亦乐乎,像是饿了几百年一样。

  “你知道那群人是谁吗?”

  “喜欢龙蓓月这只天鹅的癞蛤蟆吧。”余跃把那份藕片也揽到自己面前:“真好吃,我得再叫两份。”

  盛临不由失笑:“你这个比喻,我喜欢。”

  他起身去烧烤摊前,跟老板娘又点了两份藕片、十串烤面筋,然后又坐了回去,颇有兴致的盯着眼前吃藕片吃得正欢的人,说:“我看你一点也不担心嘛。”

  余跃嘴上没空,伸手摆了摆否定了这个说法。

  他吃完手上最后片藕,抽了张桌上的纸把嘴巴随意的擦了擦,在等老板娘第二次上菜的间隙,终于有了聊天的时间。

  “我看他们穿着职高的校服?你也认识?”

  盛临耸耸肩:“也不算认识,打过几次架。不过你刚才那个比喻确实没错,看来,龙大小姐是看上你了,所以你才被揍的。”

  “哦,你倒是很了解嘛。”

  “那当然,毕竟,我也是这么过来的。”

  “……”

  余跃看着眼前突然臭屁的人,有些无语。

  “龙蓓月她哥是东区的,一直在东区混,龙蓓月之所以转学到南区这边的职高,说来惭愧正是因为我帅气无敌的容颜吸引了她,但是我拒绝了她,苟讯,也就是堵你的那位狗哥是职高的,自第一天起就垂涎龙家妹子,为此主动认龙复煊做大哥,天天围着龙蓓月绕,简单总结就是,你是我的2.0版本。”

  盛临从老板娘手里接过托盘,朝余跃挑挑眉,下了结论。

  “哦。”眼前的食物已经吸引了他所有注意。

  盛临也拿起一串烤面筋,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你好像丝毫不担心今后的日子啊?你真以为揍了他们一顿,那些人就这么认了?”

  其实余跃是真的考虑过,在巷子里揍人的时候确实有些冲动,他倒不是怕,而且那些像粘人虫一样的东西一旦粘上,就很难摆脱,他总不能天天跟人约架,既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

  “你不是也跟他们打架吗?最后也了断了?”

  “当然。”盛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那么请问1.0大佬,你是怎么了断的呢?”余跃双手捧上一串面筋,假笑道。

  “很简单,因为——”盛临故意拉长语气,看着余跃满眼期待的小眼神。

  “因为2.0的你出现了,龙蓓月看上你了,我被抛弃了,狗哥自然不会跟我纠缠。”

  他把手中的空竹签折断,露出一个欠揍的笑容:“这就是了断。”

  余跃:“……”

  -

  刘姨的来电很合适宜的响起来。

  余跃看了看屏幕,已经七点多了,他接起电话。

  “喂,小余啊,回到哪儿了?要不要阿勇去接你啊?”阿勇就是梁有圣的司机,也是刘姨的儿子。

  “刘姨,不好意思,我今天跟同学补课,没办法回来吃饭了。”

  “这样啊,没事没事,学习更重要嘛,我留着饭菜给你,你早些回来啊。”

  “好的,谢谢刘姨。”

  余跃把电话挂掉,拿起手边的烤鸭肠开始吃起来。

  “酱哥。”盛临叫了声。

  “嗯?”

  “你赚了梁有圣那么多钱,他就无所谓吗?”盛临是真的疑惑,在他眼里梁有圣可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

  “嗯,不知道。”末了他又补充一句:“现在对我来说,如何摆脱那位狗哥比较重要。”

  “想不出办法要不要哥哥我帮你啊?”盛临笑说。

  余跃吃鸭肠的手一顿,认真的端详眼前人的脸。

  盛临被他灼热的眼神看得有点不自在:“干嘛?我脸上有鸭肠?”

  余跃翻了个白眼。

  “我只是好奇,你今年几岁了?”

  “十八啊,我可是成年人了。”

  “我还好奇,您哪月份生辰呢?”

  盛临懒洋洋的往椅子上一靠:“我生日五月啊,早过了,要送礼物等明年吧。”

  他舒坦的靠在座椅上打量着眼前举着一串鸭肠的人,自作多情的挑挑眉。

  余跃浮现出一个称得上慈祥的笑容:“你哥我是二月份,以后记得长幼谦卑。”

  “我靠?你问那么多就因为我说了句哥?”盛临简直不可思议。

  在他的认知里,大家都是有缘江湖相识一场,互相称句哥哥有什么大碍的。他又瞟了瞟专心吃鸭肠的男生,再次吐槽了句小气吧啦的。

  “不用弟弟你费心,我自己能搞定。”余跃心满意足的吃完,擦了擦手站起身来。

  他伸了个懒腰,夕阳照在路边小摊上,也照在他身上,洒出一片金黄。

  盛临也跟着站起身,走近一步问:“你想怎么搞定?透露听听。”

  夕阳的光照在少年眼里,瞳孔映成了琥珀色,他眉眼上挑的笑了笑:“我在想,新的生活多个新的女朋友倒也不是不可以。”

  -

  余跃九点回到家推开门,一向冷清的客厅竟然多了一个人。

  梁有圣放下手中的平板抬起头,就看到杵在门口略显意外的余跃,他把平板放在面前的茶几上,笑了笑:“回来了?”

  “小余回来了吗?”刘姨从厨房里探出头:“快快,快进来,我留了饭菜给你,热热就可以吃了。”

  余跃在门口把沾满灰泥的球鞋换下,又把校服的拉链拉上,然后先进了厨房。

  “刘姨,我不饿,您别忙着做饭了。”

  “这哪行呢?上学那么辛苦,你还在长身体,得多吃饭,去客厅坐坐吧,我一会儿就好。”刘姨挥着菜刀直接把他撵出了厨房。

  他只好走向客厅,在梁有圣右侧的沙发上坐下。

  “怎么样?还住的习惯吗?学校还适应吗?”梁有圣开口问道。

  “嗯,挺习惯的。”余跃配合的点了点头。

  梁有圣笑了,他把茶几上那盘洗好的樱桃朝余跃那边推了推。

  “小余,你不用拘谨,采访那事我没提前跟你沟通确实做得不对,好在算是圆满解决,你也不必顾虑什么,我挺欣赏你的。”

  这倒真的很出乎余跃的预想了。

  他对梁有圣的印象同盛临一样,这只老狐狸的确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他并不相信梁有圣眼下说的话,只是奇怪他为何这样说,家里又没有摄像机,他完全没必要做戏般的这么讨好自己的一个穷学生。

  余跃抬头看了看四周,开始考虑有没有隐藏摄像机的放置痕迹。

  梁有圣看他不答话,又笑了笑:“以后在学校或者生活中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跟我说,能帮得上的我都会尽力,看你也累了,吃完饭就早些休息吧。”

  “嗯,多谢梁老板。”余跃应下。

  “不用那么见外,咱俩年纪也相差不大,你叫我一声哥就行了。”

  余跃看着他眼角明显的细纹,虽然梁有圣说不上年纪特别大,可好歹也人到中年,和自己一个稚气未脱的高中生称兄道弟未免有些夸张吧?

  “呃,好的…”余跃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梁有圣满意的拍拍他的肩,拿起茶几上的平板上了二楼。

  -

  开学第四天,摸底测试终于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讲完试卷的老师们纷纷找回了人性,课程表也得以正常进行。

  陈多啃着个肉包踩点踏入教室门,发现位置上多了一盒牛奶,以及昨天没被打死的同桌。

  余跃戴着个口罩,正拿着英语练习册行云流水的默写单词。

  “余哥,被揍毁容了?”陈多凑上前,试图在看穿他口罩底下的脸,然而除了鼻梁上有个细微的伤口,其他地方还是白皙如常。

  余跃看了他一眼:“你先把包子咽下去再说话。”

  “诶你别害羞啊,给哥看看被揍成啥样了,怎么头发都被薅了,盛临没赶到去英雄救美吗?”

  “英雄救美?他是赶着去谢幕的吧。”

  余跃把口罩摘了下来,昨天自己在校门口被堵的事情不出意料的传遍了整个一中,为防止重蹈开学时的覆辙,被人从进校门口的第一步开始就当成大猩猩围观,他特意把头发剪短了些,然后戴上了能遮住大半张脸的口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