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嘴欠的单身狗
椒盐丸子2020-09-14 09:383,017

  他赶紧小跑了过去,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呃,刚才……”

  “我说酱哥,你这笑得也太陶醉了吧,咋?傍上大款那么开心?”盛临一副戏谑的表情。

  余跃的那一丁点抱歉刹那间都烟消云散。

  “盛临同学。”他冷静的开口。

  “嗯?”当事人被这么正经的称呼怔住了。

  “你应该没有女朋友吧?”余跃笑出八颗牙齿。

  盛临突然不由得心里一跳。

  不过瞬间他又换上一如既往戏谑的表情,挑眉看着眼前人轻浮的笑着。

  “怎么?难道你爱上我了?”

  “我确实没有女朋友,男朋友倒是也不介意,如果你……”

  “唔!”

  余跃收回拳头甩了甩,手腕有些发麻,没想到这人肚子上除了肉还有腹肌,自己这一拳下去,真算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没女朋友的单身狗捂着肚子,差点就半跪在地上,看着凶手像没事人一样甩了甩手,就走了。

  就走了?不就说他傍大款嘛,这就生气?真是小气吧啦的。

  嘴欠的单身狗真是丝毫不反思自己单身的原因。

  -

  余跃打开路线APP定位在伶荷大道的“有声有色”餐厅,看着出租车师傅往距离最短的那条行车轨迹驶去,然后放了心,总算是没遇到个瞅着生人就绕远路的师傅。

  “这位同学,你是江陵一中的学生啊?”出租车师傅是个胖胖的中年人,热情熟络的开口。

  “嗯,是。”余跃应道。

  “厉害的呀,我儿子今年也初三了,中考目标就是江陵一中,也许以后你们还是校友呢!”

  “嗯…。”

  余跃不擅长跟陌生人聊天,他也曾努力想改变过,可天生性格使然,用二胖的话来说,就是自闭。

  二胖是余跃从幼儿园就认识的好朋友,他成绩不算好,但心却大得很,俗话说“心宽体胖”,大概就是这个情况吧。五年级的时候,两人决定结拜为兄弟。那是一个立夏的周末,两人约着去了城边的一个废塑料厂,二胖家是开小卖部的,他从家里捞了三炷香,两瓶二锅头和打火机,两个小屁孩学着电视剧里的英雄好汉们,虔诚的点上香跪拜,然后一人灌了一口二锅头。

  那是余跃第一次喝酒,又辣又呛的二锅头直接给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伤害,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喝酒。

  两瓶二锅头自然不是五年级的小学生能喝完的量,于是二胖豪气的把酒往地上一洒,正气凛然的喊道:“黄天在上,今日我兄弟二人在此结拜,从此,吉凶相照,相照……相什么?”

  十二岁的小余跃连忙补救道:“祸福相依,死生相托,今日一拜,天地为证!”

  二胖惊讶:“厉害呀!这你也背得?”

  余跃:“……”

  中二少年的誓言一语成谶,不管是幼儿园,还是小学、初中、高中,两人竟然都被分到一个班。初中开始余跃学霸的体质开始启动,二胖在学习生涯中就多了一位灶爷,每逢小考大考期末考,余跃都会给二胖开小灶补课。

  当余跃要转学的时候,二胖痛哭流涕了三天三夜。

  第一天。

  “灶爷!灶爷,你走了我怎么办?人性呢?兄弟情呢?你不爱我了吗?”

  “……”

  第二天。

  “没了我,谁陪你笑谁陪你哭谁陪你掏心掏肺呢?嗯?咱俩的星星月亮呢?诗词歌赋呢?人生哲学呢?我们的爱呢?”

  “……”

  第三天。

  “你个自闭症患者,没了你胖爷我,怕你憋出病来。哼,狗男人,无情!”

  “……”

  自闭吗?余跃倒真不觉得,他一直确信自己没毛病。

  “诶这位同学,前边交警堵路呢,有声有色今天搞活动大酬宾,人太多了,拥堵啊,交警维持秩序封路了。”出租车师傅停下车,指着前面的路口。

  “你看,店就在那儿,车过不去,不然同学你走过去一截?没有几步路了。”

  余跃往车窗外看去,前方十字中心就是那栋熟悉的橙红色装潢,龙飞凤舞的写着“有声有色”,店面门口人满为患,熙熙攘攘的,几个穿着交警制服的人吹着小口哨,疏散着交通。

  “行,师傅,那我就在这下。”余跃拿起背包,将手机递到司机面前,示意他二维码付款的界面。

  “好嘞,同学你慢点儿!”司机将车就着人行道边稳稳停下。

  -

  攥着手里的手机,余跃纠结的做了十分钟的心理斗争,最后决定放弃打电话,直接到店里找梁有圣。毕竟是寄宿别人家,总没有让人耽误生意来接自己的道理。

  余跃站在门外,看着眼前密密麻麻重重叠叠的人群,觉得自己想挤进去,简直痴人说梦。

  下一秒,他还是掏出手机,翻到一个小时前自己刚存的那个号码,拨了出去。

  “海阔天空,在勇敢以后,要拿执着,将命运的锁打破……”手机里传来阿信撕心裂肺的歌声,就在唱完的前一秒,电话终于被接起。

  “喂。”梁有圣那边好似很吵,有许多杂音。

  “梁…老板你好,我是余跃。”

  “哦余跃啊!”梁有圣的声音变得熟络起来:“你在哪儿啊?到了吗?”

  “我到了,在店门口,人有些多,我……”

  “好好好,你在门口等会儿啊,我这就出来。”

  电话连着杂音一起被挂断了。

  余跃非常讨厌说话被人打断和电话被挂,好巧不巧,梁有圣一次就占俩儿。

  -

  有声有色此次的酬宾活动可谓是花了大手笔,镇店菜品直降百分之九十,免费酒水,到店还有会员卡相赠,从网上预约排号的人坐满了整个前厅。

  训练有素的服务员在店前安置了座椅,好让进不去前厅的人也有歇脚的地方,临近中午的八月,温度开始攀高,余跃看着那些大热天挤在一起的人颇感神奇,他们手里紧紧的攥着小票,等着前台叫号。

  他往人群后走了两步,退到了店面的玻璃门前,看着人潮拥挤,掏出耳机斜靠在门前开始听歌。

  没等多久,就看到一中年人拨开人群向自己走来。

  “各位,麻烦让一让。”

  是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子,看着大约四十岁左右,头发梳的光洁油亮,身形匀称,并没有这个年纪普遍的发福感,戴着一副无框眼镜,倒是一张慈眉善目的脸。

  他笑容可掬的朝玻璃门方向走来,伸出右手。

  余跃连忙站直身体,把耳机往兜里一揣,也伸出右手打算与他相握,可下一秒却愣住了。

  因为朝他走来的,不止梁有圣一人。

  四五个扛着长焦摄像头的记者,连同梁有圣,一起围了过来,对着站在中间的两人就是一阵猛拍。

  梁有圣看了眼发愣的余跃,和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的手握住,说:“平安到了就好,来,咱们进去。”

  接着不由分说的挽着余跃就朝前厅走去,尽管等着叫号的人们都纷纷自觉的让出一条路,可余跃还是被一直在左边的那个长焦相机撞得心火直冒。

  他耐着性子跟着进了店。

  前厅横梁上一块巨大又喜庆的红布标“爱心助学做公益 有声有色有人情”。

  梁有圣挽着他,在横幅下笑得慈眉善目。

  “梁老板,听闻您此次联同江陵一中发起了爱心助学志愿者的活动,能否详细介绍一下呢?”最前排的一个女记者一边将话筒伸向梁有圣,一边挥手示意背后的摄影师开始拍摄。

  闪光灯四起,照在梁有圣那张笑得像活佛一般的脸上,他整了整前胸的领带,然后想伸手接过女记者的话筒。

  一只白皙又骨节分明的手在他之前拦截过话筒。

  梁有圣一愣,随即看向站在他身侧的少年,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响得更起劲了,少年眉清目朗,甚至好看得有些漂亮,忽暗忽亮的闪光灯下,冷峻又绝美。

  少年清冷的声音透过话筒的扬声器显得异常清晰:“各位记者朋友,我先声明,作为一个素人,在我本人没同意拍摄的前提下被你们通过媒体曝光,我是有权追究自己的隐私权及肖像权的。”

  快门声骤停,没了那些闪瞎眼的灯光,余跃觉得舒适了许多。

  他微微侧身转向梁有圣,用确保只有他俩听得到的音量,轻声说:“梁老板,你想搞免费广告宣传,起码问问当事人吧。”

  前排记者有些踌躇,不知道当下这个情况拍还是不拍?

  不拍呢?这都提前谈好价钱了。

  拍吧,这确实在不经人同意的前提下违反职业条例。

  梁有圣笑容有些僵硬,他筹划了许久的这场演出,没料到这特招生竟是个刺头。

  “那你想如何?”他还是笑容可掬的靠近余跃问道。

  余跃看着他那张人皮面具一般的笑脸,实在是有些恶心。

  想拿你大爷我当软柿子捏?梦没醒吗?

  “梁老板您这场宣传做得可真不错,名声利润都有了,我也不是不懂变通的人,这样吧,你这周的盈利分我六成,我就陪你把这场戏演完。”余跃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里的话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