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jump的酱啊
椒盐丸子2020-09-14 09:383,006

  十六岁的盛临,开始满城跑的送外卖,有时候摩托车空闲的话,他还会去车站拉人载客。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凑合着过去,唯一的值得的是,跟三年前相比,盛源的情况算是大为好转,只要不被主动刺激,他就不会发病。

  -

  “来,酱哥,您的包子,皮鲜肉嫩的,趁热吃。”盛临把俩包子往茶几上一搁,然后进了卧室。

  “唰啦”卧室的窗帘被拉开,盛源被外边的光线刺得眯了眼,他扯过被子捂着头就要接着睡。

  “盛源儿!起床了起床了!天都亮了快点儿的。”盛临拉下他头上的被子,看着他不情愿的坐起身,然后半蹲在床边,捧着他的小脑袋认真说:“源儿,哥哥一会儿要出门,给你买了小笼包和牛奶,你一个人可以在家吗?”

  盛源看着他点点头。

  “还有,外面那个哥哥不是坏人,一会儿你去卫生间洗脸刷牙不要害怕,好吗?”

  盛源往外看了看那个坐在沙发上吃包子的人,又点了点头。

  “嗯这就乖了。”盛临满意的摸摸他的头。

  把塑料袋往桌边垃圾桶里一扔,余跃吃完了最后一个包子,看着盛源听话的在卫生间里洗脸,然后看向同坐在沙发上的人,想了想问道:“你刚才为什么叫我酱哥?”

  “嗯?”盛临似是没想到他要问这个,撇撇嘴不在意的回:“就,jump的酱啊……”

  -

  余跃坐在摩托车后座,被冷风嗖嗖嗖的灌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同学,现在还没开学,宿舍暂时不开放哦,开学之后老师会安排的。”

  一楼的宿管阿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探出窗口对余跃说。

  “老师,”余跃从包里掏出一张纸递了过去,盛临瞄了一眼,模糊的看到“情况证明”的字眼,和盖得密密麻麻的红章。

  “老师,我是桐县一中的学生,这是我的情况证明,麻烦您看看。”

  宿管老师接过那张纸,扶着眼镜看了半晌,然后又抬头上下打量了一下余跃,才开口说:“哦,就是特招生吗?”

  余跃点了点头。

  虽然这位老师的眼神和语气都没有显露出过于明显的异样,可余跃还是觉得自己有种被暴露在人前的莫名难堪。

  “你们的宿舍不在这边,往前走,看到右边那栋黄色的楼没,去那边报道吧。”宿管阿姨将那张情况证明递了出来。

  盛临站在这栋黄色宿舍楼前,觉得这简直比自己城中村的那栋小楼还破。

  “余跃是吧?你等等啊,我看看你宿舍是排在哪里。”这栋楼的宿管是个男的,看着四十多岁的样子,胡渣像是几天没拾掇了,一脸沧桑,但是态度要比那个戴眼镜的阿姨好些,大概是因为这栋楼住的全是他们口中的特招生吧。

  只见他打开桌上那台落了灰的电脑,等了好半天才开机,然后又等了好半天才运行起来,他啪塔啪塔的点了几下鼠标,然后一皱眉:“同学,你这个学期没排到学校宿舍啊。”

  “嗯?”余跃一愣。什么意思?

  那男宿管又接着解释道:“是这样的,同学你也看到了,特招生就住这栋宿舍楼,今年有四个新生,但是上一届有人留级了,所以床位不够。”

  “那怎么办呢?”余跃有些着急,如果没有宿舍,那他就没住的地方,又没钱去外面租房,毕竟他不想用余绍祥“施舍”来的钱,这样下去的话会不会连入学都没办法了呢?

  “同学别担心,学校已经协调好了,会安排你们到志愿家庭中寄宿,你看,表格里都写着呢。”男宿管老师将那台老旧电脑的显示屏费力的朝余跃的方向转过来。

  盛临也跟着凑上去一看,屏幕上的表格里标明着“余跃-梁有圣”。

  余跃松了一口气,寄宿虽然没有学校宿舍方便,但能顺利入学就是万幸了。

  “梁有圣?不错啊酱哥,你可傍上大款了。”

  盛临抱着胳膊在一旁靠着窗子笑道。

  余跃有些疑惑。

  “这一路上你没注意到吗?咱们江陵最大的餐饮连锁店‘有声有色’就是这位梁老板开的,我接了他家不少生意呢。”

  余跃这才想起,好像一路上确实有看到几家装修风格统一的餐饮店,因为那个橙红色的招牌自己还特意留意过。

  “来,两位同学,里边坐啊,我现在就打电话联系梁老板。”男宿管老师抬了两个小板凳,招呼窗口外的两人进去。

  余跃靠墙坐在宿管老师办公室里的小凳子上,窗外草地里有蝉在叫,八月的天,正热得是时候。

  手边突然递过来一只烟,余跃抬头就对上盛临亮晶晶的双眼。

  他摇了摇头,将烟推了过去。

  盛临也并不意外,他起身将烟递给了正欲打电话的男宿管,宿管老师仿佛这会儿才注意到他人,斜着眼哼了一声接过烟。

  “你跟他有仇啊?”余跃小声的凑到他耳边问。

  盛临觉得从他口中呼出的热气覆盖过耳廓直钻衣领里,他不自然的缩了缩肩膀,将耳边发痒的空气散去,然后左手夹着烟,右手揽过余跃的肩膀,凑近他耳朵也学他用气音小声说:“我,睡过他媳妇儿。”

  下一秒揽着的这人就像触电般的弹开,盛临看着他惊恐的双眼和一脸哔了狗的表情,闷声笑得弯了腰。

  “你还真信?”盛临挑眉看他,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

  余跃不置可否。

  “我,揍过他儿子。”盛临神神秘秘的在他耳边说,接着又补充了句:“他儿子原来跟盛源一班的。”

  “噢…”余跃不自觉的将头偏了偏,跟他拉开一点距离。

  -

  “喂!梁老板吗?诶诶我是钱平啊,是这样的,今年安排和您结对的特招生来学校报道了,对,是叫余跃,您看您那边方便吗?”叫钱平的男宿管老师一只手握着电话,另一只手弹了弹烟灰,对着电话那头的人一脸笑容可掬。

  “伶荷大道是吗?行,那我让他过去,您先忙,到了我让他给您打电话~诶不客气不客气,我分内之事嘛~~”

  盛临琢磨着,钱平这种人才生在古代的话,估计能混成个上等太监。

  这通奉承又虚与委蛇的电话终于结束。

  “来,你过来。”钱平朝坐着发呆的余跃勾了勾小手指。

  他顺手撕下桌上泛黄的日历纸,翻到背面写下了一串号码递给余跃:“这是梁老板的电话,你存好了,他在伶荷大道的总店,你直接过去找他吧!”

  “那我的入学手续是……”

  “不碍事儿!”还没等余跃说完,钱平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你档案早已经录入系统了,学费都是给你们免的,后天开学典礼直接过来就行。”

  “如果找不到路的话,”他朝后面坐着悠哉抽烟的那人努努嘴:“叫这个小狗崽子带你去,江陵他熟。”

  “钱老师~”盛临的声音懒洋洋的传来:“你知不知道,我可不是一中的学生。”

  他依旧靠墙坐在那里,两条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大喇喇的伸着,微仰着头眯着眼看向钱平,虽然是坐在矮凳上,可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危险睥睨的气息。

  “哼,这有什么不知道的。”钱平冷哼一声,心里却不由得有些发怵。

  盛临又笑了,他好像总喜欢笑似的。

  “所以说,我要是在这里揍你一顿,你猜一中管不管得了我?”

  “你你你你……你别嚣张,你要是乱来我会报警的!”

  钱平哆哆嗦嗦的捏着电话,看着这个危险人物慢慢的站起身。

  余跃有些无奈的站在一旁,他看着盛临假笑着走到钱平座位前,抬手抚了抚如惊弓之鸟的钱平。

  “钱老师不要紧张嘛,我不过就是想告诉你,你大爷我是谁的崽子,还轮不着你来管。”说罢假装拍了拍手上的灰,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余跃不由心中发笑,他觉得这人看着是小霸王一个,实则幼稚无比,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

  偌大的占地面积,完备的教学设施,强劲的师资力量,优异的莘莘学子,江陵一中作为全市唯一的重点高中,各方面条件都是无可挑剔的。

  余跃走在绿树荫荫的小路上,阳光透过树叶隐隐跳跃在他身上,他觉得心情突然轻松了许多,甚至有些憧憬今后的日子,也许他真的能够开始一段新的学习生活。

  盛临突然发觉身后的脚步声停了,回头一看,那个穿着白T的少年站在绿荫小路间,细碎的阳光跳跃在他乌黑柔顺的发间,也映在他白皙的脸上,长长的睫毛扑闪着,他像只小猫一样舒服的微眯着眼,嘴角轻轻扬起,笑得明媚又温柔。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笑容。

  时间静静的流淌在这条林荫小路上,流淌在两个少年之间。

  余跃轻松的吸了一口树林间的新鲜空气,像是把满腔肺腑的污浊都替换了出去,他回过神突然发现盛临在不远处,怔怔的望着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