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花名册
苏苏玛丽苏2020-09-15 11:012,983

  接下来温如璟很是听话,任由双绣帮她脱下身上的男子长袍换上了姑娘家的云软细纱,如瀑长发被一根羊脂色茉莉小簪挽起,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

  温如璟看着昏花泛黄镜子里面的美人儿,嘴角微微勾起,顶着这样一张风华绝代的脸张狂放肆,但凡爱美之人都能给得下面子。

  “小姐当真生的比花还娇!”双绣掩唇笑着,眉眼里尽是自豪。

  虽说她家小姐爱玩爱闹了点,那些世家里有教养的小姐都爱在背后嚼舌根,但不管怎么说,小姐这张脸,是她们垂涎三尺也得不到的。

  双瑞背着竹篓在门口喊了声:“小姐,该去学堂了。”

  温如璟慢悠悠的起身,缓步往外面走。

  有一说一,她在现代教育格局里面摸爬滚打的混了十六年,竟然还有些期待这古代的学堂了,不知那教课的夫子会不会满嘴的之乎者也。

  这么一想,她走路的步子都轻快了些,温夫人在回廊里面看见自家女儿喜色难掩的去上学堂,眼眶刷的湿润了。

  宝贝女儿啊,你终于能安分的上学堂了,不枉为娘特意绑了那两个夫子过来。

  “夫人,”侍女秋吉犹豫着走上前来,附在温夫人耳边轻语:“后院绑着的夫子该送回学堂了。”

  温夫人吸了吸鼻子:“对对对!赶紧送回去让他们教我女儿读书!”

  秋吉硬着头皮称是,夫人这么大张旗鼓的将人绑过来,估计翰林学堂的院长又得去陛下面前参老爷一本了。

  小姐在学堂的日子,也堪忧啊。

  -

  翰林学堂成立于大梁国建国初期,第一任院长是追随着太祖皇帝打江山的谋士,见着山河安定国泰民安便退出朝堂在奉阳城内建了一座学院,本意是为了国家培养优良人才,但日新月异,这翰林学院渐渐成了奉阳城内世家公子小姐上学堂的地方,普通百姓若想考上这里来,难如登天啊。

  不过即便如此,翰林学院每年都还会招收几个出身自穷苦人家的学生,能被招收上来的,都是腹有诗书,胸怀谋略的明日之子。

  翰林学院处在皇城脚下,为的是方便皇子们出来就读,也有部分原因是皇街附近没有小贩嘈杂,可以让学生静心读书。

  -

  温如璟站在翰林学院大门前,拢了拢衣裙准备往里进,却发现双瑞双绣顿住了步伐。

  双瑞从背上卸下来竹篓递给温如璟,恭敬道:“小姐,随从是没有资格进入学堂的,所以接下来只能您自己进去了。”

  啥?!

  温如璟瞪大了眼睛,这里面一个人我都不认识,你们俩让我自己进去?!

  她舔了舔唇刚想说这样不妥,双绣上前两步来,用只有几个人听得见的声音低语:“小姐别怕,人物花名册在竹篓最下面,花名册上面记录了翰林学院所有人,就连打扫茅厕的王奶奶都有。”

  “这样啊。”温如璟再次呆愣了,坏笑着推了双绣一下:“看不出来吗,挺聪明的!”

  “是小姐教导有方!”

  “我,”

  “你到底进不进?!再不进来就要关门了!”门口守着的书童横眉冷对,满脸的不待见。

  双绣怕温如璟那暴脾气发作,忙推搡着她进去,“小姐,奴婢晚上会给您买东街的驴肉火烧,您一定要好好读书。”

  温如璟点点头,瞪了一眼门童后走进了外表朴素,实则富丽堂皇的学院,入门看见的第一幅对联便是:忠于梁,效于皇,横批-博学笃志。

  这整的还挺像样。

  温如璟走到院子里一处安静的角落,蹲在地上从竹篓里面翻找双绣所说的花名册,一不小心翻出来一本封皮上印着博学笃志的书。

  “看不出来,我还挺乐意学习的吗。”

  正想着,她翻开了书的第一页,上面写着:春堂景。

  第二页写着:第一话。

  第三页:……

  温如璟在看清书上画着的东西后眼睛瞪得堪比铜铃。

  这上面画着的男女皆是衣衫不整,做的动作更是……一言难尽。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教唆良家妇女走上歪道的书啊,没想到这原主竟有如此爱好。

  啧啧。

  你说你喜欢看,倒是买些男女画的好看点儿的,这书里的人长得可真不是一般的丑,丑的她都没眼看。

  “你竟喜欢这等书?”

  身后传来声音,温如璟想也不想的说道:“还行吧,这人长得太丑……”

  后知后觉的,她发现了不对劲,这声音……颇有些耳熟?

  她猛地把书合上回头,在看清那张脸以后,整个人都呆住了说不出话来。

  “大……侄子?”

  温如璟愕然的看着面前头束青玉冠,腰带蓝田玉镂空玉佩,一双干净白皙的脸正居高临下的微微皱眉看着自己。

  这五官长得这么漂亮精致,眼尾处还印着一颗泪痣的男子不是她大外甥温如玦还能是谁?

  爷爷一人抚养她和大侄子长大,两人没有直接血缘,却是这天底下最亲近的姐弟,就连眼尾的泪痣都生的一左一右。

  “你难不成掉水里面被淹傻了?方才听说你落水的事,我就一直在门口处徘徊等你,好不容易见你来了,竟躲在了角落里面看……这等书?”男子一串话下来砸懵了温如璟。

  听他说话的语气绝不是自己那闲来无事爱撩骚的大侄子,可能只是长得太像了吧。

  只是没想到这世间竟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两人。

  可花名册还没找到,她根本不知道这人谁啊,听说话的语气好像跟她关系不错的样子。

  “那个,”她把书扔进竹篓里面,慢吞吞的站起身来,突然扬起脸嘴角带着盈盈笑意道:“你今天戴的玉佩真好看,在哪买的啊?”

  男子怔了怔,而后恍然大悟的俯身凑近温如璟:“说实话,你是不是又失忆了?!”

  我靠。这都能看出来,双绣不是说过她总失忆的事除了家里人没人知道吗!

  温如璟脸上的笑缓缓凝固,在她正想着如何找话题别开这件事的时候,男子突然极其友好的拿过了她的竹篓,在里面一顿乱翻以后,拿出来了一本厚重的本子,第一页什么也没有写。

  待他翻开第二页,温如璟的眼睛再次瞪大。

  花名册?!他怎么知道的?!

  这人到底谁啊!?

  男子又翻了一页,这一页上画了一个五官端正精致的人,仔细看去竟是和他自己长得一样,旁边附着的字是:萧策,萧小侯爷,是温如璟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同时也是温如璟追萧时宴的得力助手……

  原来是双绣提过的萧策啊,这上面还提及了萧时宴的名字,看来原主是真的喜欢那个将军。

  “我知道你肯定又忘了,这是咱俩一起制作的,你负责画画,我负责记录,方便你失忆以后能想起来些什么。”萧策笑着解释,面上一副爷最牛逼的样子。

  温如璟突然觉得他挺像温如玦了。

  “还聚在那里窃窃私语什么?!还不快过来上课?!”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暴喝,温如璟吓得打了个哆嗦。

  这嗓音可真洪亮。

  萧策笑着回头:“就来就来。”

  他背过温如璟的竹篓,边走边给她介绍:“刚才说话那位夫子姓吕,是翰林书院有名的暴脾气,你小时候还祸害过他呢,还有他外号也是你起的,叫吕黑脸。”

  温如璟干笑两声:原主还真是闲的慌。

  -

  几步走进了上课的房间,进门后温如璟亦步亦趋的跟着萧策,萧策也还照顾她,给她送到了座位还不够,还特意掏出帕子擦了擦桌椅上的积灰,这才让她坐下。

  细心且又贴心。

  眼眶一红,她突然有些想家了,想爷爷,想大侄子。

  萧策在她坐下后款款的跟吕黑脸行了个礼,慢悠悠的走了。

  原来他不在这里上课。

  温如璟心不在焉的拿过竹篓里面的书和笔墨,认真听了一会儿讲以后困得险些磕在了桌子上。

  果然,不论是现代还是古代,只要上课,她都困。

  不知怎么的,她隐隐感到后背凉飕飕的。

  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她接收到了后排无数姑娘的恨的牙根痒痒的目光,甚至还有的人在用笔狠狠的戳着墨水,弄得汁液飞溅。

  怎么有点可怕了。

  正坐在她正后排的姑娘似是感觉到她的视线,幽幽抬眼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实在是意味不明,虽不是敌意但也绝不友好。

  温如璟嘴角不自然的扯了扯,咽了口唾沫后转过身来,趁着吕黑脸不注意翻出了花名册开始在上面认人。

  坐在她正后排的姑娘居然被画在了第二页,名字是---顾婷?

  她又回头看了顾婷一眼,心里死死的记住了这个人。

  就是害原主落水还一句谢谢没说的人!

  顾婷手里拿着笔不咸不淡的瞥了她一眼,然后举手喊了声:“夫子!温如璟她打扰我读书!”

  温如璟一脸震惊的歪了歪头。

  哈?!

  请问你是幼儿园小可爱吗?上课期间居然还告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爷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爷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