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艳色绝世
苏苏玛丽苏2020-09-15 11:012,974

  大长公主也曾遍寻名医来为他医治,但无论是坊间艺术多么高超的大夫也对他所中的蛊毒无能为力,纷纷退却一方。

  这么多年了,顾晟早已经看的通透了。

  这蛊毒就好像是在逗着他玩似的,每次发作都悄无声息的来,而后再摸不准时间的走,自中蛊以来,顾晟已经犯了不下十次这个毛病了。

  前些日子他追查的案子有了眉目,所以今日一早他就带着随从过来了,谁成想奉安街这边竟然埋伏了人要对他下杀手,天子脚下,顾晟又是身份尊贵的世子爷,再怎么也没料想道,居然有人胆敢在城内动手。

  正在与那一伙子蒙面刺客打斗的时候,顾晟犯了老毛病,侍卫褚东带领着其他几个侍卫和刺客缠斗,他则是悄无声息的翻了几座墙,跃了几座院子,最后累倒在了温府的墙边。

  也不知褚东等人现在如何了。

  好在双绣有早上烧水泡茶的习惯,要不然温如璟还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给尊贵的世子爷倒水呢。

  约摸着倒了小半碗茶水,温如璟小心翼翼的端着走到床边,给他递过去:“世子爷吗,请用茶。”

  顾晟抬手接过茶杯,那双干净白皙骨节分明的手在温如璟低垂着的眉眼前晃来晃去,晃得她心神荡漾。

  美人果然都是能从头发丝精致到手指甲的。

  顾晟只是浅抿一口便放了回来,俊俏的眉头微皱:“这茶水,确定是给人喝的?”

  温如璟愣愣抬眸,不就是给人喝的吗?难不成您不是人?

  她可没有胆子和世子刚,只得卑躬屈膝的说道:“家父一生清廉,所以府内并没有上好的茶叶,冒犯了世子爷殿下,还请见谅。”

  顾晟抿了抿唇,没说什么。

  温如璟说的没错,温孟确是城内数一数二的清官,在本该是家财万贯的职位上,他倒是两袖清风,粗茶淡饭不亦乐乎。

  顾晟缓缓下床站了起来,伸长了胳膊吩咐道:“给我更衣。”

  刚才扶着他没感觉,这一下子站起来了,温如璟才发现,世子爷足足比她高了一个头还多。

  不过,她也不会更衣啊,刚才解那根绳带都忙叨的她满头大汗了,这让她再穿回去,可真就是为难了。

  看着身边一身标准的管家子弟打扮的女人,顾晟拧眉,连声音都冷了下来:“是没听见本殿下的话吗?”

  温如璟舔了舔唇,陪笑道:“听见了,小女这就为殿下更衣。”她绕过顾晟去拿那根扔在床上的绳带,不得不说,这绳带一看就是富贵子弟用的。

  通体湖蓝色的绳带,尾端嵌了两块色泽鲜艳的红宝石挂穂,若是系在腰间时,有清风拂过时,必然很漂亮。

  感慨完绳带的漂亮后,温如璟才开始正式面对,更衣这件麻烦事。

  也不知道让双绣去请个郎中过来,怎么这么长时间了还不回来。

  与此同时,候在门外双瑞拉着双绣正一脸谨慎的蹲在院子门口,生怕有人会突然闯进来。

  不是双绣不想请郎中,而是那些药铺的郎中一听是温家小姐的人来请,个个都找理由推脱了。

  由此可见,温如璟在奉阳城的名号到底有多糟糕。

  虽是艳色绝世玉骨冰肌的美人儿,但那折磨人的法子也是层出不穷啊。

  温如璟低着头,拿着这根价值不菲的绳带在顾晟腰间比划,好几次触碰到他的腰身,都跟触电似的拿开。

  顾晟等了须臾后,便没了耐心,一把从她手里扯过来自己的宫绦,眉头皱的能夹死一个苍蝇,“宫绦都不会系?嗯?”

  尾音那声嗯,简直是苏人又威胁性十足。

  温如璟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认真的晃了晃头。

  原来这个漂亮的绳带叫宫绦啊,名字还挺好听的。

  下巴倏的被一根冰凉的手指挑起来,温如璟乌溜溜的眼珠滴了咕咚的转了好几劝,长而俏挺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是不会系,还是不想伺候本殿下?”

  “……是不会系。”温如璟声音软糯,眼珠滴溜溜转了两圈后找到了理由:“小女尚未出阁,从未伺候过男子更衣,所以手法才会生疏。”

  呵。

  生疏。

  顾晟收回手指,从腰间扯出一块帕子擦了擦手,状似无意的问道:“今年多大了?”

  奉阳城双绝,一是萧小侯爷萧策七岁便学会了遗世乐器,还自创了无数惹人动容的曲子,此乃一绝。

  二是史官温大人家姣丽蛊媚国色天香的嫡女温如璟,顶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却做尽了纨绔子弟爱做的事,此乃二绝。

  顾晟总能听人说起这不学无术的温如璟,但昨日其实是第一次见她。

  当时他正在史馆搜查早些年的资料,有小厮匆忙进来告知温孟说小姐出事了,他看出温孟的急切,便让他先去看看情况。

  鬼使神差的,他也跟了去。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只是好奇那城内二绝罢了。

  “十六岁了。”温如璟依旧低着头,嗓音柔弱的不像是顾晟听过的那些谣言里面张狂嘚瑟的人。

  才十六岁,还算是个小丫头。

  也就是在自己的那些朋友面前嘚瑟嘚瑟罢了,在他面前,借她十个胆子也不敢放肆。

  这么想着,顾晟嘴角微勾,刚要说话,便被外面的嘈杂声音打断。

  门外似乎是有人来了,说话声音很大。

  “璟儿醒了没有?”

  “……小姐她……”面对着突然来到的温夫人以及学堂的两位夫子,双绣紧张的腿都软了,要知道世子爷可是在小姐房内啊!

  这要是让夫子看到了,小姐肯定是会被逐出学堂的,这要是落下了坏名声,以后可还怎么嫁人啊!

  “磕巴什么?无论如何,小姐今日都必须去学堂了。”说着,温夫人大踏步的往院子里面走,夫子拢了拢衣袖,也一并跟在了身后,大有一副今日温如璟必须上学堂那个的架势

  双瑞刷的拔高了音量,喊了一嗓子:“两位夫子留步!小姐还在睡觉!”

  听见外面嘈杂的声音,温如璟有那么一瞬间懵了。

  她小小的脑袋瓜里面飘过了无数种温夫人进门以后的表情。

  吃惊,震撼,恐慌……

  听双瑞说的话,那意思是还有两位夫子……

  她名声坏了不重要,但若是她染指了世子爷,万一那大长公主一生气,砍了她的脑袋可就完了。

  顾晟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只到她胸口处的小丫头一路推着到了山水刺绣屏风后,还没站稳脚步,就被她一把拽下了身子,他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不由得怒目道:“温如璟!你这是何意!?”

  即使是蹲着,顾晟还是高了她一个头不止,温如璟双手合十,苦着一张小脸哀求:“世子爷您大人有大量,就先在这里委屈一下,夫子若是发现我房内藏了人,定会将我逐出学堂的,更何况这样对您的声誉也不好……毕竟我名声那么臭,您也一定不想和我有牵连的,对不?”

  前面她说的那一大段子话,顾晟都不甚关心,但是那最后一句可是说到了点子上。

  他一向洁身自好,即将20了房内还没有一个通房丫鬟,对于男女情爱这档子事,他从来没有兴趣,更不想和这么一个小丫头扯上关系。

  还没等他应下,温如璟已经一溜烟跑了,起身的时候她拔下了头上束发的簪子,三千青丝如瀑布般倾泻而下。

  衣带扬起的风灌入顾晟的鼻子里,空气中似乎带了浅淡的女儿香。

  他眸色一沉,昏暗的目光定格在地上扔着的木簪上。

  两位夫子只是站在了房门口等待,温夫人大步进来,看见还在床上躺着睡觉的女儿后,眉头刷的拧了起来,“璟儿!这都几时了,你还不起来去学堂,夫子已经亲自来找你了!”

  温如璟装作才睡醒的样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撒娇的嘤咛了两声,抓住温夫人的手臂装无辜:“……娘亲,孩儿知错了,我这就梳洗打扮去学堂。”

  温夫人一向受不了女儿的撒娇,只得装作生气的瞪了她一眼,“知错了就好,我去外面招待夫子,赶紧让双绣帮你更衣梳洗。”说着还用手点了温如璟额头一下。

  温夫人一出去,双绣就小碎步跑了进来,几步跑到床边后才卸下了伪装,嗓音带着哭腔:“……小姐,奴婢快要吓死了。”

  温如璟从容的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安抚性的拍了拍双绣:“淡定。”可怕的还在后头。

  走到屏风后,准备跟世子爷请罪的温如璟风中凌乱了。

  应该就蹲在这里的世子爷,竟然不见了踪影?!

  屏风后面正好是一扇窗子,窗子上面的纱帘正随风飘荡着。

  世子爷许是从这里走了。

  温如璟捂着心口松了一口气,走了可太好了。

  那世子爷在无形中给了她一种压迫感,那种感觉她形容不上来,只感觉……似曾相识。

  古代套路深,我要回现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爷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爷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