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蛊毒
苏苏玛丽苏2020-09-15 11:012,888

  怎么办……

  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啊!

  撩开垂帘走进内室,床上的男人双眼紧闭,眉峰微微隆起,放在身侧的手紧紧握着。

  像是在经历一场莫大的徒刑一般痛苦。

  “双绣,你去找个大夫,就说我犯了风寒,双瑞去打一盆热水过来。”温如璟尚算淡定的吩咐着。

  双绣麻利的应下,刚要走就被双瑞拦住,他上前一步,看了眼状况不怎么好的世子爷,一脸谨慎的对温如璟说:“小姐,要不咱们把世子爷送回世子府,或者送回长公主府?”顿了顿,他继续道:“……毕竟这是世子爷。”

  温如璟付了扶额,“我知道他是世子爷,但就他现在这模样,如果在咱们把他送回世子府的时候遇害了,这责任算谁的?”

  “这……”双瑞面泛难色,他没想那么多,只想着赶紧把这尊大佛送走。

  但若真的按照小姐说的那般,送回世子府的路上遇害了,或者是世子爷在半路就挺不住了香消玉殒,那最后的责任都得是小姐,没准还会拖累整个温府。

  温如璟回头见两人还呆愣的站在原地,不自主的拔高了音量:“还愣着干什么呢?赶紧去找大夫打水啊!”

  她话一说完,双瑞和双绣不敢耽搁,立马各自去干了自己的活,留下温如璟一个人在房间里照看世子爷。

  听两人脚步声渐行渐远,温如璟拿下了腰间的别着的扇子,径直走到了床边,把碍事的珠帘都一并撩了起来。

  床上男子雪肤黑发,薄唇因为生病发热泛起了苍白,整个人汗涔涔的,像是刚从水里面拎出来一样。

  他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

  该不会是中了什么下三滥的毒了吧?

  不能不能。

  温如璟赶紧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要真是被下了那等药,这世子爷估计不能这么安分。

  她又起身去开了房内的窗子,拿着折扇开始给他扇风,能让他凉快一点是一点,在这皇权当道的年代,能巴结一个达官显贵皇亲国戚总归不是坏事。

  只是她扇的风只是隔靴搔痒,世子爷的汗水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淌。

  再这样下去就只能……给他脱下衣服了。

  他穿了一件鸦青色窄袖蟒袍,这春寒料峭的季节,那料子不用摸都能看出来很厚实,穿着肯定很热。

  虽说古装剧里面总说男女授受不亲,但是在这个所谓的大梁国,那些条条框框应该都是没有的吧,毕竟这里都允许女子上学堂,不上还打折腿那种……

  既然这样的话,那她就不用顾虑那么多了。

  “冒犯了,尊贵的世子爷殿下。”温如璟笑嘻嘻的上前,纤细手指开始在他如同烙铁一般滚烫的身体上找衣服的绳带。

  毕竟昨天之前她还是个现代人,更是个汉服都没碰过的,解这种衣服的带子真是有些难为他了。

  跪在床边找了好一会儿绳带,才从他腰间左侧找到了那根带子,轻轻一扯,衣袍便松散开来。

  不过这一根带子控制的衣服怎么看都有些,怪异。

  温如璟擦了擦脸上的汗,刚想从他身上越回去下床,谁料身下原本熟睡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甚至都来不及反应,就被一双铁钳一样的大手扼住了喉咙,一阵昏花后,她被按在了床板上,即使隔着柔软的被褥,后背也传来了钝痛,足以可见,他用了多大的力气。

  “你在做什么?!”

  顾晟眼里的凶狠难掩,他死死的掐着温如璟脆弱娇嫩的脖颈,看着她因为呼吸急促而渐渐涨红的脸,听着她如同小兽一般的呜咽,尤其是触及那双染着水雾的清眸后。

  手下没来由的,松了力道,但还是卡在她脖子上不松手。

  “……咳咳,王,王八蛋!”

  喉咙处制约的力量消失,温如璟痛苦的咳着,漂亮的眼尾微微泛着红。

  刚才太可怕了。

  她都开始以为自己又要死一次了。

  “你骂我?!”顾晟再次紧了手上的力道。

  温如璟吓得赶紧捏住他的手,眼泪说来就来,两只纤细白嫩的小手握住他卡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委屈巴巴的说:“……小女方才口不择言,还请世子爷大人不记小人过。”

  “哼!”顾晟冷哼一声,显然不信她的鬼话,他有些嫌弃的收回自己的手,视线打量了一圈周边的装饰,问道:“现在这是哪里?”

  温如璟小心翼翼的坐起来用手胡乱的摸了把眼泪,一点一点的往窗边蹭,小声回道:“……这里当然是我的闺房了。”

  这人刚才还汗流浃背虚弱的险些要归西,怎么这么快就生龙活虎的起来了?

  不等温如璟暗地里吐槽完,那位“生龙活虎”的世子爷身子猛地前倾,一口腥红的鲜血喷在了地上。

  正准备溜下床的温如璟瞪大了眼睛,这人不会真的要死在这里吧?

  拜托,要死您也换个地方啊,死这里多不吉利。

  “小姐,水来了!”双瑞端着温水呼哧呼哧的跑进来,看见眼前这一幕后,跟温如璟一样的,瞪大了眼睛。

  眼看着他就要激动的扔了手里刚打回来的水,温如璟赶紧制止:“别激动!还是可以抢救的!”

  闻言,顾晟懒散抬眸扫向她,讽刺似的开口:“你能救我?”

  温如璟舔了舔唇,“能不能试试不就知道了吗。”她招呼着双瑞过来,“快把水端过来,然后你把这地上的血收拾一下。”

  双瑞抖着胳膊过来,把水盆放在了脚凳上,然后颤巍巍的开始打扫。他已经开始幻想,温家一大家子人一同被送上断头台的场景了。

  温如璟拧了毛巾,想要给顾晟擦擦嘴角的血迹,却被他有意的躲开。

  “乖,我就帮你擦擦血,绝对不想占你便宜。”

  她不说后半句还好,她说了后半句以后,顾晟刷的一下板上脸,冷笑道:“我还真不知道才华八斗的温先生,教出来的女儿竟是这番丑态!”

  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

  温如璟讨好的笑了笑,凑上前去给动作轻柔的给顾晟擦血,纵使他再不喜欢自己,总比嘴上留着黏腻的血迹要好。

  擦完嘴以后,温如璟把毛巾放回了水盆里,喊了双瑞一声:“双瑞,再打盆水来。”

  双瑞低着头弓着腰上前把水盆带走,能隐隐看出他身子抖动的幅度。

  “呵,本世子爷有这么可怕?!”顾晟一声话下,吓得双瑞立马跪在了地上。

  “世子爷饶命!”

  温如璟皱了皱眉,“你先下去打水,这里没你什么事了。”

  昨儿双绣只说了这位世子爷地位高贵,性情冷漠不近人情,也没说过这厮这么霸道恐怖啊。

  她脸上摆上恭维的笑,回身看着衣衫半褪的世子爷,眼神不由自主的在他胸口扫了好几眼,才堪堪出声:“既然世子爷已经醒了,我觉得您有必要吩咐一下小女该将您送到哪里去了。”

  言下之意是:你该走了,别赖在我家里了!

  顾晟嘴角轻扯,漫不经心的拢上了被她扯开的衣衫,“看你刚才那番模样,是对本世子的身体感兴趣吗?”

  温如璟惭愧的低下头,连声道:“不敢不敢!”

  她只不过是比较喜欢美男美女而已,这毛病在现代时候就有了,到古代了见着这么英俊潇洒的世子爷,犯老毛病也是情不自禁的事。

  “不敢最好!”

  不知是不是温如璟的错觉,她赶到世子爷的声音似乎变得清明雄厚了些,不像一开始那般虚弱无力了。

  她悄悄抬眼瞥了一眼,见他正盘坐在床上,闭着眼睛,像是在调息一样打坐。

  难道这是一个修仙的朝代?

  顾晟掀开眼眸,冷声吩咐道:“去给我倒杯水来。”

  温如璟乖巧应下:“得嘞。”

  顾晟这是老毛病了,自打儿时被下蛊以后,这毛病时不时的就会发作一次,但以前时间间隔很长,约莫一月两月才会发作的毛病,现在竟是隔了不到半月就发作两次了。

  当年被下蛊以后,云游的道长曾断言过这个蛊毒会在他20那年发作,让他暴毙而亡。

  当时大长公主追问那道长该怎么解蛊,但那仙风道骨的老人但笑不语。就连皇帝出马都未曾让他再说出第二句话来。

  只是一味重复着:阴阴阳阳难相测,生生世世难相割,该来的总会来的。

  如今算来,再过两个月,就是他20岁的生辰了,若是那老道长不再出现,他可能就挨不过这蚀骨的蛊毒了。

  这毒很是怪异,每次发作都不会伤他性命,只是会一味的出汗,而后身子发虚,毒性最烈的时候,他连走路都费劲,但每次只要他吐出一口毒血,一切症状又都会消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爷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爷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