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知羞的登徒子
苏苏玛丽苏2020-09-15 11:013,313

  双瑞一看温如璟这打扮便知道她又要偷溜出去了,于是走快几步上前将早饭放在了一边的石桌上,“小姐,吃了早饭再去吧。”

  温如璟瞥了眼那可怜巴巴的早餐,一小盘咸菜,一碗清粥。

  就这,简直不够她塞牙缝的。

  “花楼里面有早餐吗?”温如璟回身问双绣道。。

  双绣看了眼双瑞,硬着头皮点头:“……有。”

  见状,双瑞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姐,您真的不能再去那地方的,老爷知道了会打断您的腿。”

  温如璟刷的展开扇子,笑的肆无忌惮:“我跑快点不就成了吗?”

  “这……”

  “别影响我心情啊,”温如璟合起扇子,佯装生气的指着双瑞,“这早饭你帮我解决了就行,你在家里帮我打着点掩护,这事,你应该挺熟练的吧。”说完,温如璟嘴角噙起一抹了然的笑,看双瑞的反应原主应该也没少去过。

  亏得刚才小丫头还装着一副她从来没去过的样子。

  估计原主也是个常流连花楼的主儿。

  还真是越来越好奇这个原主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了,估计不会是那种贤良淑德的世家小姐,应该会是……放浪形骸的登徒子?

  -

  双绣领着温如璟走到后院墙边一堆杂草处停下了脚步。

  “就是这里?”温如璟问道。

  这杂草堆看着就碍事,也不知是谁堆在这里的。

  “就是这里。”双绣哼哧哼哧的挪开草堆,一个约莫有半米高的狗洞显露了出来。

  “这狗洞,还真不小。咱家以前养过的狗子不小吧?”温如璟啧啧叹着。

  “小姐,咱们府上从来没养过狗。听府上的老人说,老爷夫人搬过来的时候这里就有狗洞了。”

  “嗯。”

  温如璟敷衍的应了声,把扇子别在腰间,刚要跪在地上爬就被双绣一把拦住:“小姐,等奴婢给您扑上一层衣服!”

  双绣说着,就开始手忙脚乱的去解身上的小厮衣服,许是没怎么穿过这衣服,解了半天竟是没解开。

  温如璟按住她的手,“用不了那么麻烦,直接爬过去就行了。”

  “可……”

  不等双绣说完,温如璟已经跪在了地上,弓着腰两步就爬过去了。

  双绣没敢耽误,立马跟着钻了出去。

  温府宅子处的位置不在城区中心,而是在比较偏僻安静文人聚集地。从后院爬出来,是一条小路,小路对面也是一座府邸。

  温如璟爬出来以后刚站直身子,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

  前面不远处墙边靠着一个身着淡金华服的男子,他似是无力的靠在墙边,察觉到温如璟的出现,鹰隼一样冷厉的眸子刷的扫了过来。

  下意识的,温如璟挡住了出口,没让双绣爬出来,手背到身后轻轻挥了挥,让她别出来,双绣没明白自家小姐的意思,但还是听话的又钻了回去。

  温如璟深呼一口气,缓步走过去。

  他背靠着染着青苔的墙壁微微喘息着,面前的衣衫已经被胡乱的扯开,能看到一小截白皙若羊脂玉般的皮肤,再往上,是他泛着潮红的俊美无俦的脸。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日威风凛凛的世子爷,顾晟。

  温如璟不知这人为何在这里,但凭昨日的直觉来看,这人绝对不会是善茬,说不定是那种动不动就杀人灭口的残暴之人,所以她没让双绣出来。

  古装剧里面,一般撞见主子这副不堪模样的奴才,往往得不到好下场。

  正想着,温如璟已经走到了世子爷面前,她蹲下身子,故意卡了嗓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娇软:“……世子爷,可否需要帮助?”

  顾晟冷冷抬眼,那视线仿佛淬了毒一般,声音却有些有气无力:“你怎么知道我是世子?”

  这一句话问得温如璟语塞了,她刚要说久仰大名之类的话突然就被他扼住了手腕,他眉峰聚拢,嗓音清冷:“你是温家小姐!”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看来这男装根本挡不住她倾城的容貌,下次还得易容一下。

  温如璟暗暗想道。

  “你怎么知道这里的?!是谁派你过来的?!”顾晟有些咄咄逼人,身上虽是中了伤,但是力气还在,捏着温如璟的手掌像是钳子一样夹的她生疼。

  “……世子爷咱有话好好说,”别上来就动手动脚的。

  见顾晟没有要松手的意思,温如璟视线触及他不经意间裸露出来的皮肤,狡黠的弯了唇。

  不得不说,这世子爷的长相正是她酷爱的美人脸。

  “---你!”

  顾晟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皓齿星眸的女子,被她下流的动作气的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了。

  这世家小姐竟如此放浪形骸不知羞耻!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面!

  “拿开!”顾晟怒形于色,若不是现在身上毒蛊发作,他早已经把这不知羞的女子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见顾晟气的快要冒烟,温如璟舔了舔唇,收回自己的手的时候还在他硬邦邦的肌肉上蹭了一把,可谓是占够了便宜。

  美人脸长得漂亮,身材也不是一般的有料。

  “世子爷,您看现在当下除了我以外也没有别的人,要不要小女救您一下下呢?”温如璟笑嘻嘻的给顾晟拉上衣服,还认真的给他紧了紧腰间的带子。

  视线触及那块血玉佩,心下寒凉之意顿生。

  莫名的她有些畏惧这块血玉佩。

  -

  顾晟生来这么多年,头一次体会到被人气到无奈的感觉,昨日还觉得这只是个无用的花瓶,今日便知道了这还是一个不知羞耻的花瓶!

  不过眼下境况如此,身边一个侍卫都没有,顾晟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温家小姐身上了,只希望她不要太出格,否则他一旨诏令,便能诛了她的九族。

  “世子爷,您考虑好了没?”温如璟狗腿的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给顾晟擦着额头的细汗。

  看他这模样,该是中了什么毒了,刚才只是钳住了她使了一丝力气而已额头就已经冒出了层层细汗。

  “你为何从那里爬出来?”顾晟强压着体内翻涌着的疼痛,佯装镇定的问道。

  温如璟瞥了眼那个狗洞,抿了抿唇道:“那是我家狗洞……我本想逃学来着,谁成想能遇到您这尊大佛。”

  “逃学?”顾晟皱上了修长的眉宇,疑道。

  “是的。”

  “哼!”

  世子爷这声嘲讽意味十足的冷哼,简直击打到了温如璟体内最刚硬的反骨。

  这冷哼,包含了三分不屑,三分嫌弃,四分蔑视。

  要不是看在你身份高贵,谁乐意管你!

  “扶我起来。”顾晟淡淡吩咐道。

  “……好。”温如璟听话的扶起他,一撑起他的身子,温如璟险些被砸趴下,这人看着身上没有二两肉,怎生的这般重?

  “……世子爷,您现在是要去哪里呢?”温如璟吃力的扶着她沿墙边走。

  “先去你府上,我需要调整一番。”

  “哦,好。”

  真搞不懂这古人的思想,直接放个信号什么的传召属下不行吗,去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家,这可得多影响声誉啊……虽说她本来也没什么节操。

  温如璟扶着顾晟走到狗洞旁,双绣正蹲在里面探头探脑的看着,一看清自家小姐扶着的人后,吓得险些叫了出来。

  世子爷!居然是世子爷!

  “世子爷,您看,从这里钻进去,成不?”温如璟小心翼翼的问着,人家高贵之躯,从这里钻进去的话,怎么看都有些别扭。

  果不其然,顾晟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让本世子钻狗洞?!”

  “没,没有。”温如璟尬笑着摇头:“这不是没法子了吗。”她狗腿的笑着。

  在这皇权当道的年代,你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让你钻狗洞啊。

  刷的一下,顾晟推开了温如璟,身子轻巧的斜踏在墙壁上,借了下温如璟瘦削的肩膀的力,越上了高高的墙头上。

  他借力那一下子属实不轻巧,温如璟感觉自己半边身子都快被垮掉了。

  奈何始作俑者一点负罪感都没有,还颐指气使的看着她:“过来这边。”

  “!!”绝对的压榨,赤裸裸的压榨!

  哼!好女不跟男斗!

  温如璟气呼呼的从狗洞爬回去,刚站直身子,还没等做好准备,肩膀就再次成了某人的着力点。

  不过这次不同的事,顾晟可能体力耗费过大,支撑不住了,竟然在跃下来的时候直愣愣的砸在了温如璟身上。

  “啊----”

  温如璟毫无准备的被他砸在身下,要不是身下是杂草堆,她可能已经英勇就义了。

  真是疼啊!五脏六腑都跟着一起疼。

  双绣和双瑞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温如璟疼得倒吸气,气吁吁的喊道:“你俩倒是把他挪开啊,快沉死我了!”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合力上前来扶身子尊贵的世子爷,仔细看去,能看到双绣吓得手指都是抖的。

  这可是身娇肉贵的世子爷啊!

  好不容易把人从温如璟身上扶起来,温如璟扶着腰站起来喘了两口粗气。

  顾晟此时已经昏迷过去全无意识了。

  俊颜已被染成了绯红色,额头的汗似乎也越来越多了,沿着菱角分明的脸庞划下,沉没在衣领里,无形中更添美色。

  温如璟看的有些口干舌燥,指挥着双瑞双绣扶着他往屋子里面走,“赶紧把这尊大佛扶进去!”

  要是怠慢了没准就是掉脑袋的事了。

  只是她一个刚来的穿越者,啥啥也不会,啥啥不知道,可怎么帮他啊?

  顾晟被安置在温如璟的床上,两边的珠帘自然垂落让人隐隐看不清他的面容。

  温如璟倒了杯茶水猛灌进嘴里,真是倒霉。怎么出门就能遇到这尊大佛呢?!

  “……小,小姐,咱们现在怎么办啊?!”

  双绣快急哭了。

  奉阳城内谁人不知,这国力富强的大梁国,顾家世子爷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

  小姐这是捡了个大麻烦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爷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爷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