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班门弄斧
苏苏玛丽苏2020-09-15 11:012,972

  衙役去拿纸笔的时候,温如璟安静的站在了一边,脑子里想了无数次等会若是世子爷问起来她在哪学的画画要怎么回复,一遍又一遍的演练,希望等会不会露出破绽。

  毕竟现在的艺术水平,画出与照片无异的人脸还是很复杂的。

  冯茗的人很快拿了纸笔过来放在了桌子上,温如璟往前走了一步摸了摸这纸张的料子,是质地偏软的宣纸,笔是这个时代普遍使用的毛笔。

  用毛笔画素描,于她而言属实有些难。线条若是无法挑准可能就会出错。

  温如璟咬了咬牙,放手一搏吧,那个叫薛三的人不死,她估计是不能睡个好觉了。

  她回过身,朝着顾晟弯腰请命,“小女曾学习过绘画,或许可以试着根据此人的描述画出薛三的长相来。”

  顾晟眼都没抬,手里玩着猫眼石,淡淡道:“画。”

  温如璟抱拳:“遵命。”

  宣纸铺开,毛笔磨好墨,温如璟左手执起画笔,看向张四:“你来简单描述一下薛三的长相。”

  “好!”张四重重的点了点头,继续道:“薛三个子和我差不多高,约莫到了七尺,他脸上有一道疤……横亘在鼻子上方,看起来挺瘆人的……眼睛低垂着,眉峰也不锋利,虽是铁匠铺出身的,但是他不说话的时候给人一种阴柔感……”

  张四断断续续的说着,温如璟手下动作缓慢的画着,按照张四的描述以及昨晚梦里的长相,不过一炷香她便画好了。

  画纸上的人眉峰低垂,视线锋利,嘴巴紧闭着,鼻子上方的一道疤痕尤为刺眼。

  顾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温如璟身后,看了两眼画像上的男人,心下已然有了定夺。

  果然不出她所料,这个薛三就是那个采花大盗,前段时间帮他开脱的人应该就是那王老郎中了。

  温如璟用手擦了下细汗,安静的退到了一边,这也算是对原主这个时代的人提供一点帮助了。

  正当她心里还有一丝美滋滋的窃喜时,顾晟的话犹如一盆冷水,将她的热情悉数浇灭。

  他手指拎起画纸,态度懒散的跟一旁的顾春一说,“去,拿着这张纸让画舫的人画它个一百份,然后在奉阳城内处处关卡都贴上。”

  画它个……一百份?

  温如璟风中凌乱,这个朝代,素描那么容易的吗?

  看来她低估这个时代的人了,是她错了,许是平日里看那些一穿越就开金手指的小说看多了,以为自己也能大展身手……不敢了不敢了,她不配。

  顾晟瞥了一眼正拉着丫鬟悄悄往外退的温如璟,嘴里溢出一声轻哼,“看不出来吗。”

  温如璟以为他要嘲笑自己,都做好心理准备迎接了,谁知道他话锋一转,“温家小姐也不是一无是处,起码比我画舫的那些画师强了不少。”

  温如璟嘴角轻扯,“世子爷抬举了,小女只是嫌丑而已。”

  顾晟没再看她,挥了挥衣袍,转身往外走了。

  审讯室里面的一众人也跟着他一起出去。

  温如璟靠着墙边站着,呆愣的站了好一会儿才侧头看向双绣,“这里的文明感觉还挺不错的哈哈哈。”

  双绣被她笑的莫名其妙,“小姐,咱们现在要去哪?”

  去哪?

  温如璟弯了弯嘴角,认真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本想着来这里自己能帮上多大的忙,结果发现有她没她都一样。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活了25年,第一次被茫然席卷。

  ---

  温如璟走出第一衙门的时候,外面突然刮起了大风,寒风像是刀子一样打在她娇嫩的皮肤上,除了疼她没有别的感觉。

  顾晟的人都已经走了,冯茗见她出来,走了过来。

  “温小姐。”他礼貌的问候。

  温如璟笑着点点头,“今天是我冒犯了。”

  “哪有的话。温小姐高超的画功,冯某很是佩服,能在几句描述后画出那么清晰的人脸来,冯某生来22年是头一次见。”

  “您过奖了。”温如璟心里已经被他夸开花了。

  她画功厉害是厉害,但这里肯定还有比她厉害的人,冯茗可能只是未曾见过罢了。刚才世子那个懒散的态度显然就是见怪不怪了。

  刚才夸她估计就是给她个面子罢了。

  和冯茗寒暄了几句,温如璟裹紧了衣服,双绣把刚才冯茗给的披肩披在了她身上,这绒毛大氅一披上,却是御了不少严寒。

  唉,到底还是穿上了。

  “待我归家之后将这披肩洗干净会亲自来归还于您。”

  冯茗摆摆手,“无妨。能帮到温小姐在下就已经很开心了。”

  温如璟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笑。

  我感觉你在泡我,但是我没有证据。

  --

  顾晟手下的画舫皆是强人,拿到初稿以后立马赶出了一百张告示,顾春一带着人贴满了大街小巷。

  温如璟窝在燃着香炉的房间,裹着被子看小人书看得津津有味,手边放着干果蜜饯。

  这小日子岂不美哉。

  温如璟觉得,当个蛀虫其实也不错。

  她方才问了双绣,自家老爹虽然没有什么钱,但是娘亲的嫁妆多啊。双绣说,那些老一辈的婆子都说,当年夫人嫁过来的时候光是嫁妆就有好几十担子,里面装的全是金银珠宝。

  这也就是为什么温如璟那么能作能花钱,家里却还是养的起她的原因。跟萧策这个摇钱树有关系,但也少不了娘亲的打点。

  就这么过一辈子挺好的,没准等她老死了就能回现代了呢。

  有了上午的事情以后,温如璟已经彻底决定了,啥事她都不想管了,难不成她天天躲在家里还能有人来杀她不成?

  得过且过吧。

  --

  傍晚的时候,顾晟派出去的探子来报,说发现了薛三的藏身位置。任谁都想不到,这薛三竟然没有躲到城外去,而是就藏在了王老郎中家以前的药铺里面。

  一开始搜查的时候那里没发现有人,但是顾晟还是留了个心思,让探子潜伏在药铺附近,以防薛三心血来潮的回来。

  没成想,还真让他逮着了。

  薛三啊薛三,二十余名妇女,一条人命,你可要怎么还?

  ---

  萧策怕温如璟在家里待的太无聊,几乎每天都得来温府陪她聊聊天,顺带给她普及这国泰民安的盛世生存之道。

  今日要讲的就是----当朝唯一一位世子爷,顾晟。

  萧策本是不想讲他的,毕竟前几天他才被顾晟冤枉了一次,虽说很快洗清了嫌疑吧,但他一时半会儿的也过不了那个坎儿。

  只是无奈温如璟今日非要听顾晟的事迹,索性就讲了吧。

  燃着温热火炉的房间里漂浮着暖暖的热气,温如璟盘膝坐在小桌旁,手臂拄着下巴搭在桌案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萧策。

  双瑞双绣坐在小矮凳上,认真的给温如璟剥着瓜子,时不时的抬眼看一眼他。

  “咳咳……”萧策轻咳两声,一把展开自己手里的折扇,娓娓道来:“这顾晟啊,是大长公主和镇国公的唯一子嗣,也是当今皇帝疼到心坎儿里面的亲外甥,这么多重身份加持下,任谁不得嘚瑟嘚瑟,你们说是吗?”

  温如璟捧场的点点头,“这要是你啊,早飘到天上去了。”

  萧策冷哼一声,扇着扇子,有模有样的继续说:“可咱们这世子爷不是这样人啊,他是天生的武学奇才,年少时不顾大长公主阻拦毅然决然扛枪走上战场,一把红缨长枪在手,千军万马都不敌他。”

  “这么厉害?!”

  “当然。”

  看着温如璟眼底逐渐浮上崇拜之意,萧策啧了声,“只不过吧,他这人有点变态。”

  “变态?”温如璟皱起眉头,从这几次来看,他似乎还真就有点……变态。

  正常人谁会闲的没事把人塞进麻袋里面扔回家?

  “当年跟顾晟上过战场的人都知道,他就是个活阎王,只要下手了,你就别想着活命了。直接杀了你是大发慈悲,但是他一般不那么干,他最喜欢看着敌人缓慢的在自己眼前挣扎着死去。”

  温如璟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好奇心驱使下她继续问道:“你知道他通常都怎么折磨人吗?”

  “这个嘛。”萧策从躺椅上起身,晃着扇子在房内来回走动了几圈,而后凑到了温如璟小桌子边上,道:“若是惹了他不舒服的女子,他会命人将她剥光然后在军营里面暴晒一天最后丢进山林喂狼……若是他气的不行,还会诛人九族……”

  萧策花了两炷香的时间给温如璟普及了一遍……顾晟到底有多变态……

  直讲的他口干舌燥。

  看着温如璟眼底渐渐浮起来的恐惧,萧策晃着扇子又慢悠悠的回到了椅子上,端起茶盏一饮而尽,“所以啊,千万别自找没事去招惹他,下场到底多惨谁都不知道。”

  温如璟呆愣的点点头,不能招惹的主她绝不招惹!

  下次再遇见就躲远点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爷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爷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