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他是美强惨还缺惨
柒夜2020-08-17 19:233,349

  关柏柏外不刚内不强,还稍微有点怂,看到慕云笙曾经的赫赫战功心里苦楚的不行。

  她抱着花往回走的一路上脑袋都是嗡嗡的。

  这也得亏人家现在坐轮椅,照着以前身体好的时候她要敢这么招惹他,他不得拳打西山猛虎,脚踢北海苍龙,一下子将她打的不要不要的,脑海渐渐浮现出了‘家暴’两个字。

  太惨了,美好的婚姻生活她边儿都没摸到,就先有了家暴危机

  瑟瑟发抖,胆战心惊的把花拿回去,关柏柏迎面就见了芳姨。

  芳姨见她抱着花,温和一笑:“少夫人这是刚从花园回来吧,花开的真好。”

  她心里正忐忑不已,小心翼翼的凑过去问:“芳姨,我能问你个事吗?”

  芳姨眨了下眼睛:“当然能啊,少夫人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

  关柏柏小小声,做贼一样问:“你们家少爷,打人吗?”

  芳姨:“……”

  这是个什么问题?

  关柏柏见芳姨一脸茫然,进一步道:“就是、我我见他拿了那么多奖杯,里面还有散打的奖杯,觉得挺厉害的,我就是好奇他平日里打不打人,他打人什么样。”

  她觉得慕云笙打人可能不单单是很厉害的事儿,可能还很疼。

  她现在没挨打,光凭想象就觉得疼。

  芳姨恍然大悟,噗哧一声笑了:“原来少夫人是问这个,吓到你了吧。其实少爷从来没在我们面前动过手,也从来不打任何人,在外面也不打人,他更爱用智商解决问题,少爷练散打纯粹是因为他要强身健体,也想有自保能力。少爷以前很厉害,人聪明,智商高,学什么一学就会,击剑、骑马、跳伞、攀岩,什么的他都拿过奖呢。”

  关柏柏看着芳姨言辞间溢出来的骄傲与怀念,心下有数了。

  慕云笙不是苦练散打想干点什么,是太聪明了随便干点什么都这么厉害。

  这么一想,普通人的确不可能有那么一墙的奖杯,这还是她看见的,大概还有许多她没看见的。

  “他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啊。”关柏柏低喃一声。

  芳姨叹气:“可不是,以前的少爷真的特别好,不知道有多女孩儿思慕于少爷变得茶饭不思,之前少爷上学的时候,司机接他放学,都得绕三圈才敢回来。”

  关柏柏不明所以:“为什么?”

  芳姨:“因为疯狂的爱慕者会跟车。”

  关柏柏膛目结舌:“明星一样。”

  “是啊,以前的他就像明星一样。”芳姨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又看看关柏柏,意味深长道:“但现在也很帅,少夫人觉得呢?”

  关柏柏不好意思的脸一红,点点头:“嗯,现在也还是很帅,他身上没有弱者的气息。”

  虽然眼里无光,对这个世界冷漠至极,好像什么都不感兴趣,还特别宅,可是他没有那种糜烂的颓废气息。

  这个男人即使坐轮椅,也是美强惨,甚至于‘惨’这个字,关柏柏都无法直观的感受到。

  总觉得男人坐轮椅也一点不影响他高贵的气质。

  芳姨叹气:“希望少爷自己能意识到这点吧。”

  意识到他在别人眼泪,并没有因为双腿残疾,就变成了废物。

  关柏柏看着芳姨,能感受到她的感情波动。

  芳姨也在为慕云笙担心,他真好啊,所有人都在关心他。

  从小就和奶奶相依为命的关柏柏有点羡慕,因得这份羡慕,慕云笙在她心里的好感度又下降了。

  她是个很偏重感情的人,对于凉薄的人,有天生的恶感。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柔软的内心万里挑一。

  慕云笙现在除了脸,不能让她感受到半分魅力。

  虽然——她真实身份是个保姆类别的工具人,也没必要去感受某某人的魅力就是了。

  呼了口气,关柏柏对芳姨道:“芳姨,我留一部分花做鲜花饼,其他的我想找花瓶插起来。”

  芳姨可热情了,帮着她找来花瓶。

  关柏柏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修修剪剪把花插到花瓶里,她插的好看,打扫完卫生的佣人王丽丽路过,放下手里的大垃圾袋,和关柏柏搭话:“少夫人你太厉害了,这花插的太有艺术感了。”

  关柏柏笑:“我以前在花店打过工,就学了一点儿。”

  王丽丽瞪眼:“少夫人你年纪这么轻,说以前打工?多大的时候啊。”

  关柏柏:“啊,就是年纪小一点的时候,去做过暑假工。”

  王丽丽恍然:“哦,体验生活,我懂。现在提倡狼性教育,就让孩子出去打工多锻炼。”

  关柏柏干笑一下,没说什么,总不能说她是因为太穷了,不得不谎报年龄去花店打工吧,那时候因为小,还被坑过。

  其实关于她‘嫁’到慕家来,所有佣人心里都是犯嘀咕的。

  看她这衣着打扮就不像是个千金小姐,那只能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儿,就这么忽然嫁过来,也没个什么婚礼什么的,未免叫人怀疑。

  但豪门的事儿,谁敢议论?

  要是敢议论,这份有着丰厚工资的工作可就得丢了,所以大家不过是内心里好奇,但表面上都心照不宣的闭嘴罢了。

  家里的主人让叫关柏柏什么,要把她放在什么位置,他们跟着顺从就是了。

  关柏柏目光瞥见王丽丽拿着一大袋子东西,不禁好奇:“王姐,袋子里鼓鼓囊囊装的什么?”

  王丽丽道:“哦,是今天用过的抹布,我拿去扔掉。”

  关柏柏一愣:“今天用过的意思是,就用了一次?”

  王丽丽:“对,咱们家的抹布都是每天换新的,擦一遍东西就扔掉了,都是一天一换的。”

  关柏柏脑海里简直立刻就浮现出了两个巨大的字:浪费!

  谁家的抹布用一次就扔的啊,她忙站起来走过去扒拉开袋子。

  王丽丽赶忙阻拦:“少夫人,脏。”

  关柏柏看到里面崭新的抹布,蹙眉:“这不还很干净么,为什么要扔?”

  王丽丽为难:“家里一直都这样的,不是我自作主张。”

  关柏柏知道王丽丽误会了,忙说:“我当然知道,这肯定不是王姐你擅自做主,是家里定下的规矩是吧,我就是个人觉得浪费,你看着不了这么新,裁剪一下,做成拖把的话,二次利用不浪费。”

  王丽丽倒也赞同,之前她也自己拿回家一些做过,但是这边天天换,太多了,她家也用不了那么多拖把啊。

  至于这里——

  王丽丽表示:“这里的拖把是三天一换的。”

  关柏柏:“……”

  一个拖把能用很久很久的关柏柏不是很懂这个豪门。

  她是知道这里不差钱了,但觉得没什么必要。

  但要说改变这种习惯,说实话她也不好意思。

  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少夫人,她该有自己的分寸,她不能去改变这些。

  她并不是这个家里的主人

  想了想,关柏柏还是觉得这些东西扔掉可惜,就问:“这些东西,是都要扔掉的是吧,那我能拿吗?”

  王丽丽立马表示:“当然可以啊,少夫人您要是要的话,尽管拿走,让我每天拿给您都行,不过您要是想做拖把给家里用,我觉得没什么必要,可能做的不如换的快。”

  抹布、拖把,这之类的东西,慕家的下人都已经不拿了,实在是在这里呆几年,这些东西堆积的不要太多。

  慕家向来大方,慕家的佣人,所有的这种生活用品,可以走慕家的账直接拿。

  关柏柏马上道谢,让她帮忙送到了房间,王丽丽是没意见,但她还是忍不住咋舌,这哪儿像是个豪门少夫人会干的事儿。

  然后把花瓶一个个摆放在桌子上。

  她特意在餐桌上摆了一个最漂亮的,为得是中午的时候让慕云笙看到。

  午饭时,慕云笙果然看到了。

  他看到花的一瞬,眉头微微蹙了下,十分不易觉察,然后又舒展开了。

  他扫了一眼关柏柏:“你弄的。”

  关柏柏点头,忍着心里的发怵道:“花开的正艳,好看吧。”

  慕云笙:“想看自己拿房间看,别放在这里。”

  关柏柏想了想,说:“你对花过敏?”

  慕云笙:“没有。”

  “那花放在这里也不碍着你的事吧,花这么美好的东西,就该放在人人都能看到的地方,你要是实在讨厌的话,我就拿走。”关柏柏眨巴眨巴水眸,说着还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对什么都无所谓呢,原来你讨厌花啊,我记住了。”

  慕云笙抿了下薄唇,又一次见识到了关柏柏的蔫儿坏。

  他若是真是个没情绪的,自然该无所谓。

  关柏柏这是在激他。

  他也的确无所谓,只是不习惯花朵绽放的鲜明,那样蓬勃的生命力,与他格格不入。

  “花是植物的生殖器,有什么可看的。”

  关柏柏嘴角抽了抽,尬接:“花都开了,就是愿意给人看它的、它的那什么,那我看看又怎么了。”

  慕云笙的目光终于是落在她身上了,面无表情:“看来你对生殖器很感兴趣,但抱歉,我不会把我的给你看,你死了这条心。”

  关柏柏:“!!!”

  谁要看你的!

  你这家伙看起来一脸冷漠,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