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呆呆傻傻
柒夜2020-08-17 19:233,424

  慕云笙一句话让关柏柏这顿饭都吃不好了,她觉得对方故意针对她恶心她,害她吃不下饭。

  一直到下午做鲜花饼的时候,关柏柏还一言难尽。

  有些事儿不能去细想,真要细想起来,这什么都不用弄了。

  她做好了鲜花饼,特意配了一个百香果茉莉花茶,想了想慕云笙这个人乱讲究的,所以还是去冲了咖啡。把一切摆在餐车上,关柏柏由衷的说:“希望他今天还是不吃,这样我就又有口福了。”

  别人做了美食,大抵都是希望对方吃,但关柏柏不一样,她真心实意的觉得负分少爷可以不吃,又没人求着。

  因为这份心思,关柏柏还故意在餐点盘子上点缀了几朵漂亮的鲜花,增加美感的同时也希望顺带恶心一下慕云笙,降低对方的食欲。

  把车子推出去,关柏柏本来想让芳姨帮自己去送的,但想想自己去送的话,慕云笙肯定会更不高兴,顺带去看看他整日里呆的书房里有没有暗藏什么秘密。

  会不会到处都是漫画书,有没有手办,又或者看看能不能发现他感兴趣的东西。

  想到这些她这次自告奋勇,兴冲冲的去送了点心。

  芳姨见了十分欣慰,还给她打气:“少夫人加油,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关柏柏:“……”

  不是很懂加的哪门子油。

  敲门、推门进房间。

  关柏柏看到坐在轮椅上,正看在书桌后面,紫檀木的书桌上摆着电脑和一些说,慕云笙手里正捧着一本在看,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打在他身上,为他镀了一层柔软的金光,让他看起来如一卷色彩动人的油画一般,浓墨重彩煞是好看。

  然而当他抬起头来,那双深沉又空洞冷漠的眼睛,却将美好击碎了。

  若刚才笼罩在光里的美男子,是世间少女倾慕的油画中的贵公子。

  那现在抬起头来的男人,就是一幅阴冷毫无色泽的水墨。

  关柏柏稍微错神了一下,现在回笼了心思,暗暗道,就在刚刚慕云笙低头看书的时候,她仿佛是能窥见这个男人曾经的迷人之处。

  如果没有残疾,他就是高岭之花,像她这么平凡普通的女人,一辈子都不能靠近吧。

  慕云笙见她进来,俊颜冷漠:“你来做什么。”

  关柏柏推着点心车进来:“来给你送下午茶。”

  慕云笙:“我说过不需要。”

  关柏柏此时倒是摆出一副乖巧模样,轻声软语的说:“我来这个家,就是来照顾你的,你大概是不需要,但我不能不做。慕少爷也别为难我,慕家这样的家庭,也不会介意我浪费一点点食材吧。您不吃的话,尽管放着就好,我不强求,也绝对不会告状。”

  慕云笙抬起眸看她一眼:“所以早晨是我误会你。”

  关柏柏嘴角抽了抽,努力伪装无辜:“就是因为发生过,所以我不敢再造次了。”

  慕云笙薄唇微张,没有感情似的机械一般:“你最好是。”

  关柏柏皮笑肉不笑,咖啡放在他面前,又把鲜花饼端下来说:“少爷,这是今日下午茶,茉莉花百香果茶、咖啡,不知道您想喝哪一个,点心是玫瑰花和茉莉花鲜花饼,还有荷花酥。”

  她恭恭敬敬的退到点心车后面,小脸上满是‘讨好’:“您不喜欢看鲜花,说是生殖器,我就把花做给您吃,希望您喜欢。”

  慕云笙:“……”

  关柏柏:呵,痛快。

  散打冠军是吧,我现在隔着一个点心车,除非你的轮椅高科技到会飞,不然我不信你能跳起来打我。

  关柏柏——从小到大奶奶和邻居眼里的乖孩子,老师眼里的好学生,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主动欺负一个残障人士。但今天她偏偏做了。

  不是道德的沦丧,不是人性的扭曲,是因为这个人坐着轮椅她也没办法可怜他,反而处处被压制。

  慕云笙脸色稍霁,目光沉沉,似乎对关柏柏有些忍无可忍。

  关柏柏想说这是终于要发脾气了吗?

  结果慕云笙只是拿起书,完全无视了她,关柏柏也不好尬留,在房间里快速扫视一圈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电脑亮着屏幕但上面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最后她的视线落在了慕云笙的书上。

  一瞬间,满屏英文刺向她的眼睛,关柏柏双眼一痛,急忙转身推着点心车落荒而逃,能看全英文书的都不是人,都是大佬。

  从房间里出来,她对慕云笙的优秀又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但是——

  “这么优秀做点什么不好,霍金也整日里坐着轮椅,但人家没有自暴自弃,还为世界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啊。”关柏柏小声的吐槽了一句。

  慕云笙等关柏柏走了之后,才嫌弃的看了一眼她放着的东西。

  关柏柏的手很巧,所以做的点心其实都很漂亮,摆盘也很精致,阳光倾洒之下,他这总是暗沉的书桌,也增添了一点美丽。

  然而他见不得这份美。

  他这种人,不配拥有任何美丽的、美好的东西。

  拿着书,他按动轮椅去了窗边。

  夏季正对着阳光暴晒实在谈不上舒服,反而被烈日灼烧的难受,但慕云笙却舒坦的呆在这种煎熬里呆着。

  他喜欢被烈日暴晒,烈日仿佛能杀死这世间所有的黑暗,所有的罪与罚都会被焚杀至死,他好像也能在烈日中死去一般,出神的望着外面,很快又看到了关柏柏。

  关柏柏提着个木食盒,去跟园丁大叔说了什么,指了指凉亭那边大概是让人去休息,之后向外走,她有点莽撞,走的时候差点踩到镐头绊倒,然后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

  慕云笙心里想:呆呆傻傻的。

  但这么呆呆傻傻的,刚才还对自己又使了一把坏。

  口口声声来照顾自己,把姿态放的那么低,却没有真心实意的讨好,都是虚假的表面功夫。

  这个女人,到底什么目的?

  很快关柏柏的人影直奔着别墅而去,渐渐的在远街化成了小小的人像去了爷爷住的宅子。

  慕云笙那总是死水一般的双眸,此时有了一点点波动,他轻叹,喃喃自语:“至少爷爷喜欢她,爷爷觉得开心就好,他难得开心。”

  说完他继续低头看书。

  慕老爷子从关柏柏那里得了玫瑰花蜜又吃了鲜花饼,心情很好,觉得自己忽然就像多了个孙女一样,喜不自胜。

  关柏柏心情也很好,因为慕云笙果然没吃那些点心,关柏柏自己拿回来吃了,吃着这么美味的鲜花饼,关柏柏都开始思考明天要吃点什么了。

  现在关于下午茶,她都不想考虑慕云笙了,反正他也不会吃,那做点自己和爷爷爱吃的不就行了。

  只有慕云笙的心情非常一般,虽然平日里他没什么情绪波动,心情也很一般,但今天格外一般。

  因为他眼看着草坪被翻开,外面大刀阔斧的不知道在搞什么,家里也没有人来找他汇报。

  这个家还真是关柏柏想动哪儿就动哪儿了。

  晚上,关柏柏做了荷香糯米鸡,在香气四溢中,慕老爷子也来蹭了晚饭。

  一进餐厅,慕老爷子就见餐桌上摆着两个漂亮的荷花,荷花的内芯托着荷叶,而荷叶里抱着已经沾着荷叶香气的荷香糯米鸡。

  慕老爷子眼睛一亮:“柏柏这荷香鸡我得拍下来炫耀炫耀,从远处看是一朵漂亮的荷花,走进了闻才发现大乾坤,荷叶与肉香揉粹在一起,还有阵阵糯米香味,我都要流口水了。”

  关柏柏笑:“爷爷我给你调个光。”

  两个人拍了好几张,其中两张还把坐在对面面无表情的慕云笙拍进去了,慕云笙抬眸看了一眼关柏柏:“删掉。”

  关柏柏知道这个家谁做主,去看慕老爷子,慕老爷子挑眉:“删什么删,我的手机,我爱拍什么拍什么。”

  慕云笙秒吃瘪:“……”

  关柏柏心里发笑,她觉得慕云笙真的只有在他爷爷面前最有人情味,因为这份忍让老人的孝心,才让他看起来像个人。

  而也越是这个时候,关柏柏越是明白老爷子的担心。

  如果没有了爷爷,他或许已经不是人了,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她起身盛了汤,给了慕云笙又给了爷爷。

  爷孙俩看着面前的汤都愣住了。

  慕云笙不问,心里暗道这女人肯定又用了什么根本不能吃的东西做菜了,果然得时刻提防。

  他把汤挪到了一边,并不打算喝。

  慕老爷子则是好奇直接问:“柏柏,这汤怎么黑乎乎的,你用墨鱼汁熬的汤吗?”

  那他可不觉得会好喝。

  关柏柏哭笑不得:“爷爷,不是墨鱼汁,这是黑芝麻、黑豆、黑枣,加上棒骨汤熬的排骨煲,补中益气,养血安神,我一直都有研究中药材,药膳也算是研究方向,就做了一点。”

  其实关柏柏想直接给爷爷做补肺的,但是怕总是做补肺药膳会让慕云笙起疑,毕竟慕云笙是个看英文书的大佬,看起来就聪明。

  黑芝麻排骨煲是慕云笙喝了也好的,而爷爷喝了也没坏处,都是好处,所以可以都喝一点。

  慕老爷子一听是药膳,还是补中益气的,马上就对慕云笙道:“柏柏辛苦为你做的,你多喝几碗。”

  慕云笙婉拒:“不用了,我——”

  慕老爷子:“我说你可以拒绝了吗?我是命令你喝。”

  慕云笙:“……”

  冷漠的男人慕云笙在爷爷面前,毫无地位可言。

  一旁的关柏柏:表面很无辜,内心笑嘻嘻。

  看他吃瘪,她快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