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忽然背上羞辱的锅
柒夜2020-08-17 19:233,487

  顾家的草地被挖了三天,终于分离出了种植区,在第三天的夜里,下了一场小雨。

  柔软的雨滴落在窗户上,让蝉鸣的夏天难得陷入了安静中。

  关柏柏戴上耳机,打开伴奏和话筒,开始了今晚的语音直播。

  “欢迎大家来到FM2278语音电台,我是你们的主播木白,今天我们来听几首关于生命的诗歌,首先为大家分享的是汪国真的《热爱生命》。”

  温柔的声音伴随着舒缓的音乐,在夜晚仿佛能治愈所有伤口。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芬芳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一都在意料之中。”

  关柏柏是个电台主播,平日里会念诗歌给观众听,最近几年声音平台兴起的比较厉害,她也算小红一把,收获了三十万粉丝。

  靠着和平台的合同,她一个月也有五六千块,好的时候上万,所以渐渐过上了自己给自足的日子,要是奶奶的事没有变故,她有信心大学毕业之后,就交个房子的首富,带奶奶去住好一点的地方。

  然而事与愿违。

  关柏柏会在读完一首诗时和听友互动一番。

  今天那位总是会在的老粉依然在。

  这个老粉向来不爱留言,只打赏,今天却很意外的留言了。

  关柏柏急忙看了一下。

  黑色幽默留言:我活着就是一种罪,这样也配热爱生命吗。

  关柏柏愣了一下,轻声漫语的回答:“我不知道黑色幽默这位书友,你所说的罪是什么,我只知道,生而为人,我们不必感到抱歉,蝼蚁尚且偷生,蝉鸣一夏而亡也没有因此一直呆在蛹里……”

  关柏柏开解了这位黑色幽默书友,又念了另外几首关于生命的诗,今天便下了。

  她关掉自己的设备喝了口水,回到床上躺下。

  外面淅沥沥的下着雨,引得人思绪发散,她又想到了几个房间之外的慕云笙。

  这年头,不热爱生命的人还真多,比她想的多多了。

  关柏柏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第二天早晨五点,闹钟响个不停。

  她一下子起了身,忙不迭的揉眼睛。

  习惯早起的元气少女马上就洗漱完毕,翻出了件粉色的T恤,她笑眯眯的看着这件T恤:“果然有钱拿人家的抹布不了都这么好,做成衣服摸着也这么舒服。”

  没错,关柏柏手里这件T恤是管芳姨要了缝纫机自己做的。

  关柏柏本来只琢磨着缝拖把,然而翻看抹布的时候却发现里面又很多大块的布料,大概是擦玻璃用的,又完整手感又好。

  她就洗了之后甩干,干脆做了T恤。

  今天要做农活,往地里种幼苗,可能会弄脏衣服,她先给自己做了两件T恤,要不是这料子太轻薄,她都想做条裤子。

  关柏柏给自己这个省钱小能手点了个赞。

  每天一个省钱小技巧!

  关柏柏下楼,去厨房拿了红枣豆浆和三明治就出去了,外面园丁大叔已经在等她了,见到她扬手:“早啊丫头,我还以为你不会起那么早呢。”

  关柏柏一笑道:“大叔早,我生物钟早,就早起了。叔,我做了早饭,咱们一边吃一边研究吧。”

  “好。”园丁大叔是喜欢极了关柏柏这丫头,觉得这丫头很亲近,就像自己家闺女一样,所以特别爱和她聊天。

  两个人站在刚刚建好的石板路上,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

  园丁大叔:“这下过小雨的土地最适合栽幼苗了,昨天晚上这场雨太及时了,老天爷都疼爱你这丫头,知道你要种东西,马上就下一场雨。”

  关柏柏失笑:“是么,我还从没听人说过老天爷疼爱我这样的话,我总是运气不太好。”

  园丁大叔:“你这丫头真能说笑,嫁给少爷,嫁到慕家,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儿,这能叫运气不好吗?”

  关柏柏一笑,没去解释。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和幸运是没有关系的。

  那些想来的女人进不来,是因为她们真的想来;而她这个没这个欲求的人能进来,也是因为她真的不在意进来。

  这就好比有人说婚姻是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两个人吃完早餐,就开始忙碌了。

  园丁大叔表示:“其实你也不用这么早的,为什么你要这么早种东西?”

  关柏柏看了一眼放置再一旁的菜苗,神秘一笑:“就得早点,趁着其他人都没起来,这样才看不出我种的是什么。”

  园丁大叔迷茫了一阵儿:“你不就是种的普通的菜吗?”

  关柏柏摇摇头:“不,我种下的是好奇心。”

  园丁大叔更懵了,心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和他们有代沟了。

  什么抽烟抽的不是烟是寂寞,喝酒喝的不是酒是生活,这现在又来一个种的不是菜是好奇心。

  这些孩子们都弄啥类?

  关柏柏也不和园丁大叔解释,就赶紧开始挖坑种菜忙的不亦乐乎。

  慕云笙早起,习惯性来到窗台时候就发现今天早晨的奇行种增加了,变成了两个。

  慕云笙:“……”

  这次慕云笙没有被吓到,他看的真切,远处那两个人是在种东西。

  他也不明白自己家好好的草坪为什么要用来种东西。

  种的什么?

  树苗?花?

  应该是花吧,这女人最近天天在家里弄些鲜花,这下子又想让自己一抬头就看到花,摆明了就是要给他添堵,偏偏他之前放任了她,她又得到了爷爷的默许。

  慕云笙盯了一会儿,没甚兴趣的离开了。

  一直到吃早饭的时候,关柏柏才又是泥又是土又是汗的样子出现在客厅,整个一花猫。

  她与慕云笙二人狭路相逢。

  关柏柏抓起袖子测了一把汗,和他打招呼:“早啊,云笙哥。”

  慕云笙被这么叫还是不习惯,而且看着关柏柏这脏兮兮的一身,他微微嫌恶的蹙眉:“脏。”

  关柏柏不以为意,还笑了:“我身上全是勤劳的印记。”

  慕云笙冷漠的说:“还是脏,不洗干净不准去餐桌吃饭。”

  “我吃过了,我去换件衣服继续干活。”关柏柏故意特别神秘的说道:“我种的这东西,可特别厉害,你想不想知道我种的什么?”

  慕云笙面无表情:“不想,我对农作物不感兴趣。”

  关柏柏啧啧摇头:“那可不是一般的农作物,是神农都为之震撼的农作物!”

  慕云笙抿着唇不说话看她,眼里仿佛写着:不想知道,不想听到,拒绝。

  关柏柏识趣的耸肩,上楼换衣服去了。

  她反正也不需要慕云笙真的说好奇,就算他想知道,自己也不会告诉他啊。

  上楼,关柏柏换了一件T恤。

  下楼的时候,慕云笙不经意的抬头看到关柏柏穿了件跟刚才一模一样的T恤,颜色都没有变。

  慕云笙:“……”

  他还以为只有男人会一样的衬衣买好些件,原来女人也会么?

  接下来的两天,关柏柏开始了花样种地,和花样秀——T恤。

  没错,这位神奇的慕家少夫人,清晨就开始农耕播种,晚上也在农耕播种。

  只不过在慕云笙能看到的时候,她就种一些辨别不出是什么幼苗的农作物,等到了慕云笙看不到的地方,就放开了种一些好吃的瓜果蔬菜,力求再过去一阵子就能吃上新鲜的瓜果蔬菜。

  而关柏柏的T恤成了这几日的亮点。

  慕云笙没有先对关柏柏的菜地起了好奇心,反倒是对她的T恤起了一种谜一样的好奇心。

  第一天是粉色的,款式很简单,纯色T恤,按照计算她至少换了四件,为什么买这么多?

  第二天是蓝色的,竟然和头一天的款式一样,也是的换了四五件,她到底买了多少这款T恤?明天难道还要换颜色?

  第三天是白色的,救命,她真的换了颜色。

  这几日慕云笙满脑子都是——那女人的衣柜里到底有多少件这种纯色T恤?

  关柏柏都不知道,自己的T恤给慕云笙带来了多大的精神污染。

  她只是每次回到房间里,不亦乐乎的换T恤。

  她还从来没试过一天换好几件衣服呢,她稍微有点GET到了有钱人不停换衣服的乐趣了。

  虽然她的衣服都不要钱,还是抹布改的,但她内心倒不太介意,毕竟这抹布的料子太好了,外面商场卖的纯棉T恤的面料都不一定有这个好,一件还99不打折。

  关柏柏自己穿的十分舒坦,但家里佣人看在眼里,却忍不住在背后小声议论。

  这天慕云笙吃过晚饭没着急上楼,去拿了样东西,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了楼梯拐角处两个佣人的议论。

  “少夫人这也太寒酸了吧,好歹是豪门少夫人,怎么能穿抹布做的衣服啊。”

  “唉,就是说啊,我都看不下去了。”

  “少夫人管我要布料的时候,我还以为她是要做拖把的,想说虽然太过节俭了,也不是坏事,没想到她拿去做T恤了,我第一天看到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咱们慕家也不是没钱,怎么能叫她穿抹布呢。”

  “就是,不过少爷应该不给少夫人花钱吧,你看少爷正眼都不看少夫人一眼。”

  “少爷也是,再怎么不喜欢,也不能这么羞辱。”

  慕云笙:“……”

  他什么时候羞辱关柏柏了?

  人在轮椅坐,锅从家中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