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努力的演
柒夜2020-08-17 19:233,470

  慕云笙在书房里翻看了几页书,心思有些烦乱。

  佣人的话还在耳边萦绕,他倒是不在意佣人们非议他的为人。

  他早就懒于理会这些非议了,她们说的多了去了,他也不介意加一条羞辱妻子的罪名。

  只是这事,让慕云笙有些捉摸不定关柏柏在搞什么,亦或者说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把家里的抹布改成了T恤,天天穿着在自己眼前晃,让佣人们议论,是打算引起自己的注意,从而让自己给她钱买衣服吗?

  在慕云笙的认知里,关柏柏的行为非常匪夷所思。

  她不觉得难堪和羞耻吗?

  正常的女孩子,谁会拿抹布做衣服穿?

  在高高在上的慕少爷的世界中出现过的女孩儿,都是要穿最新款最时尚的衣服,要大牌、要高定,要我有别人没有。

  抹布做的衣服?她们可能连看一眼都嫌恶。

  慕云笙觉得这不正常,就是因为不正常,才让他怀疑关柏柏居心不良。

  她是不是就在等着自己忍无可忍、不想被说成羞辱妻子的男人,然后为她花钱买衣服。

  手中的书放下,慕云笙驱动轮椅来到窗前,透过窗看到还在外面忙碌着种东西的女人的背影,她身上浅粉色的T恤,此刻看起来让人觉得十分不顺眼。

  慕云笙死水一般的寒眸,此时更冷了几分。

  “你别想得偿所愿。”

  你一切的想法,都不会得偿所愿。

  此时地里的关柏柏,正在和园丁大叔聊自己这几天的衣服。

  园丁大叔是个很朴实的人,不像家里其他佣人一样议论她穿这种抹布做的衣服有多不好,多丢脸,而是竖起大拇指道:“丫头你牛啊,我真是一点儿没看出来是你做的,这和商场里卖的有啥区别,我看一个样儿,你改明儿给叔也做几件行吗?”

  关柏柏灿笑,被夸奖了有点小小的骄傲:“没问题,叔你跟我说下你穿多大尺码的,我给你做两件,我做的可快了,就缝缝剪剪的,大概半小时能缝一件,就是不太结实,可能穿一个月就坏了。”

  大叔:“哎呦,夏天的衣服,还想穿多久勒,一个月够久了!我顺带和你说说你婶子的尺寸,你也给做件呗?我看着真是好。”

  关柏柏擦了下额头,她是个很贴心的女孩儿,也稍微顾虑了下:“可这是抹布做的,虽然我有消毒洗干净,但给我婶子穿会不会不好呀,叔你下地干活穿穿就罢了,我婶子还是得穿的漂亮才好呀。”

  大叔笑了起来:“我挣的钱全给你婶子了,你婶子不缺好衣服穿,这不是她也得干活儿么,干活的衣服她舍不得穿那些好的。”

  关柏柏听到这,马上就拍胸脯答应了。

  于是第二天——

  放置关柏柏没管,完全不打算让关柏柏阴谋得逞的慕云笙就见自己家的园丁穿上了和关柏柏一样的T恤。

  慕云笙:“……”

  慕云笙的脸色不太好。

  这个女人,自己穿也就罢了!还攒挪别人!

  慕云笙的手攥着,久违的体会到了压抑着某种情绪的感觉。

  关柏柏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慕云笙想不透,且他不知道的是,这只是个开始。

  第二天,慕云笙发现家里佣人明明之前还在讨论这衣服不好,却不知为何竟都换上了。

  穿抹布T恤是会传染还是会上瘾?!

  家里的佣人穿着这衣服,他这宅子看起来不像豪门,倒像个……中介公司。

  行走间全是想卖他房子的人,而他呢,不得不装作无知无觉,好似一切事情都不知道一般。

  真正做到了,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努力配合。

  吃过早饭,慕云笙故意在之前听到墙角的那个地方停了一会儿,果不其然又听到了佣人们在这里说悄悄话。

  他也由此解开了为什么大家忽然都换成了关柏柏那个T恤的原因。

  “还是园丁老李眼明心亮,陪少夫人一起穿,少夫人不就不寒酸了吗?大家都穿了,她就不会心里有疙瘩了吧。”

  “少夫人人多好啊,每次都特意多做一些点心分给我们,我们是该该回报一下,让她感受一下温暖。有我们陪着她穿,不丢人!”

  “你别说,少夫人这手艺还挺好,这料子穿着也是真的舒服。”

  “说实话,我也觉得挺舒服的,都有点想再要一件了……”

  慕云笙听的哑口无言,薄唇紧拧。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原来是他们相亲相爱很团结,就他是个逼迫妻子穿抹布T恤的狠心男人。

  这又是什么阴谋套路?

  这一整天,慕云笙都被闹的烦躁不堪,他绝对不会主动去提及T恤的事,更不会主动给关柏柏买衣服,想都别想。

  阴谋心机的女人,别以为他这么好惹,你想演你就继续演,我不会被撼动分毫。

  可是当天晚上,事态又又又更严重了!

  慕老爷子来这边吃饭,喝着精心熬煮的老鸭酸萝卜汤,心情颇好的赞关柏柏:“柏柏,你这T恤看起来很舒服啊。”

  关柏柏:“爷爷,这是我自己做的。”

  慕老爷子:“我们柏柏还自己做衣服呢?手这么巧?也给爷爷做一件啊。”

  慕云笙的薄唇狠狠的拧了下,他目光若黑夜寒冰扫向关柏柏。

  他绝对不会让自家爷爷穿这种衣服!

  如果关柏柏敢答应,他今晚就把关柏柏赶出慕家。

  但慕云笙没料到,关柏柏是个有慧根的,笑盈盈的说:“爷爷,你看我这衣服颜色这么鲜艳,爷爷穿不合适呀,等明天我去寻一个适合您的颜色,选一个更凉爽的料子,给您做一个,再给您熨个风雅的墨竹印花在衣服上,这您穿上肯定好看,行吗?”

  慕云笙稍微松了一口气,多看了关柏柏一眼。

  算她还有点数。

  关柏柏不经意的抬眼,正与他四目相对,见他目光里隐隐透着凶意,关柏柏一懵:“?”

  慕云笙那是什么眼神?是……觉得她在他爷爷面前献媚?

  她只是想哄老爷子开心,没什么目的,他有必要那么看自己么。

  呵,对他印象更差了,这男人自己和自己爷爷之间的交流像是有沟通障碍似的,还不许别人哄爷爷开心了,什么毛病。

  慕老爷子的确是被哄的开心,满心欣慰,然而却没答应。

  “你有这份心就好,不用真的这么辛苦,你是进慕家做少夫人的,怎么能总做这种事,说到这里——”慕老爷子话锋一转,目光严厉的瞪着慕云笙:“我就是这么教你苛责自己的妻子的吗?你就是这么当人丈夫的吗!”

  慕云笙那双平日里就生无可恋的双眸,此时更是淡到没了东西,略微透着一丝茫然。

  为什么忽然开始数落他?

  管柏柏也被吓一跳,整个人都是懵的,试图劝阻:“爷、爷爷,怎么了?云笙哥没把我怎么样啊。”

  他不过是瞪了自己一眼,真不至于少块肉,爷爷疼自己也不用这样啊。

  没必要,真没必要。

  慕老爷子:“柏柏你不用替这个混账说话!”

  混账慕云笙:“……”

  关柏柏:“……”

  她已经惊愕成了一个‘吃了一惊’的颜文字表情包了。

  爷爷为何忽然这样?是不是单纯找茬,天气好,想打孙子?

  慕老爷子冷着脸对慕云笙道:“柏柏嫁过来,辛苦照顾你,你倒好,连件衣服都不给买,还让柏柏自己做衣服穿,慕家缺买衣服的钱吗!你缺吗!你缺你告诉我,我给买!多好的一个孙媳妇,你就这么霍霍?”

  关柏柏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她觉得这次慕云笙是真的冤枉,急忙说:“爷爷,这真不关他的事,我就是习惯性的节俭,我不需要买衣服,真不需要。”

  “你怎么不需要!”慕老爷子忽然在桌子下面攥了下她的手,这种暗示让关柏柏一僵,慕老爷子目光深邃的看她,故意提高声音,很生气道:“你不用替那小子开解,我看就是他故意为难你,咳咳咳咳咳咳——”

  慕老爷子情绪调动太大,没忍住一连串的咳嗽,关柏柏知道他有病,急忙给他顺气,一边顺一边不忘给慕老爷子打配合:“云笙哥,你就别气爷爷了,你说句好话吧,你不是说了要带我去买衣服吗?”

  慕云笙蹙眉。

  他什么时候说了?

  关柏柏冲他狂眨眼睛,慕云笙明白了。

  他本不想配合这女人,奈何爷爷身体重要,他只好开口:“爷爷,您别动怒,我会给她买衣服。”

  慕老爷子看他:“你亲自给柏柏挑?你亲自挑我就不生气。”

  慕云笙僵了下,最终败在了孝心面前,无可奈何的点点头。

  “这还差不多。”慕老爷子这才算缓了口气,继续吃饭。

  慕云笙:“……”

  总觉得他被自家爷爷套路了。

  等关柏柏送慕老爷子回去的时候,只有他们两个,关柏柏才叹口气道:“爷爷,您要有什么计划,您提前告诉我,我也好打配合,您刚才再饭桌上演那么一出,我都被吓到了,差点没跟上您的节奏。”

  慕老爷子哈哈一笑:“怎么样,爷爷演的好吧,不瞒你说,爷爷当年啊,要不是为了继承家业,早去演戏了,现在搞不好成为一代传奇影帝。”

  关柏柏乐:“是,奥斯卡欠您一座小金人。”

  夸是这么夸,但关柏柏却又觉得有点心酸。

  爷爷都是为了慕云笙,爷爷一定以为让慕云笙陪自己买衣服,就能逼迫了他出门。

  可关柏柏总觉得这事不容乐观。

  怎么可能真这么简单,对方可是看英文读物的大佬,智商必定高,搞不好见招拆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