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慕大少每天都在找茬
柒夜2020-08-17 19:233,309

  高城对于慕云笙的崇拜完全就是迷弟级别的。

  慕云笙风云A市、制霸慕氏集团的那些年,可真不是说说而已。

  慕云笙手里有一批忠心耿耿的手下,忠心到什么程度?

  慕云笙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和信仰。

  他们认为慕云笙若是生在古代,他们是势必要推崇他为王的,为了他造反都可以。

  这些人,有一些连进入慕氏集团都是为了慕云笙,迷弟程度十分邪乎,有人一度觉得慕云笙会什么苗疆巫蛊术,给这些人下了蛊。

  但这些人自己明白,他们是慕强,也是忠于他的才华与人品。

  这些人多多少少都在最艰难黑暗的岁月里,被慕云笙以种种方式影响,然后成功渡过了那段日子。

  光一般的男人,自然是有无数信徒的。

  慕云笙退下之后,这些人有的还在公司里潜伏,期待着再次侍奉‘我主’,有的直接跟着慕云笙退下了。

  这些人都在一个群里。

  这个群的名字中二到羞耻,叫:【君临天下会有时】

  从名字就可以看出他们对慕云笙的殷殷期盼,只可惜几年过去了,群里的人还在等,慕云笙却完全没有再重新接管慕氏集团的意思。

  大家都是吊着最后一丝丝希望在等。

  高城这话一出,群里顿时炸锅了。

  不死鸟:【??最后一丝希望就这么破灭了?我不信,我不信!】

  熊本熊本熊:【呵呵,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我就知道一个女人成不了事儿,全完了。】

  杜凝玉:【等了这么久,就等来这么个消息?我们……真的还有希望吗?】

  李肖:【呵,你们还真以为会有希望?他早不是当年的那个他了,现在的他就是个行尸走肉,哪儿还有什么曾经的骄傲和壮志凌云,只有傻子还期盼着他东山再起呢,他现在就是一个废人,他的骄傲和身体一起被击败了,呵。】

  高城的确有点受挫,但他可见不得人骂慕云笙,立刻打开语音回怼:“李肖你TM有病是吧,这个群里的人都在等他回来,你要是叛变了就赶紧滚,这里不欢迎叛徒。还有,你算个什么JB东西,他再怎么样也不是你能骂的,这群里谁没受过他恩惠,当年你家里的债谁给你还的?你但凡有点良心也说不出这些话来。”

  群里人纷纷开始指责李肖,李肖什么话也没说,默默退群了。

  群里又是一片争论声,无休无止,吵的人头疼。

  高城怔愣了下,轻叹一口气。

  夕阳无限,带着无尽伤怀,他们的等待,遥遥无期。

  *

  关柏柏没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就在别人的眼里成为了一个废物一般的女人。她冤,她真的冤枉,把衣服挂到壁橱里,琳琅满目满满当当,关柏柏却没有多开心。

  她身上穿的依然是自己的T恤和自己的裤子,这些衣服很漂亮也很贵,但真的不适合平日里穿。

  不管是做饭也好还是种地也好,都不适合穿着这么漂亮精致的衣服。

  要是弄坏了,她觉得自己也赔不起。

  在关柏柏的意识里,这些衣服人家虽然给她买了,但却不是真的给她了,只等同于借给了她。

  她可以穿,但不能弄坏,还得还呢。

  且先挂在衣柜里,先别拆标签吧,搞不好之后还可以卖掉,也能回不少钱呢,或者送给其他更应该穿这些衣服的人比较好。

  电话响了两声,是爷爷打来的,关柏柏接过了起来。

  她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说,只轻唤了一声:“爷爷。”

  慕老爷子应:“嗯,柏柏啊。”

  一老一少一时间相对无言,好一会儿慕爷爷才道:“你不用自责,我一早就知道他没有出去。我也想过多半是不可能成功的,这些年我也不知道试了多少法子,通通没用,不差这一次。”

  关柏柏心疼了起来,她赶忙宽慰道:“也不是一点成效没有,爷爷您知道云购物吗?他让我戴了个设备,然后跟我一起逛街,看到的都是我眼里看到的东西,衣服也是他帮我选的。这也相当于他出来逛街了,肯定是比以前有进步的。”

  慕老爷子知道关柏柏是想安慰他,笑一笑:“好孩子,辛苦你了,不用安慰我,爷爷已经习以为常了。”

  关柏柏咬了下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到最后,她什么也没做到。

  她想到很多以前的事,小学的时候,奶奶生病,好不容易从关家求了治病的钱,却在半路被小偷偷走了。

  中学的时候,她也想要参加学校的集体活动,却因为需要交钱,她不想让奶奶增加负担拼命打工。结果因为太累而睡过头,导致她错过了活动,从此后被老师冷眼相待,被同学们孤立。

  高考的成绩明明不错,却在填志愿的时候因为要赚大学学费发烧烧的厉害,迷迷糊糊的选错了专业。

  最后是奶奶,她一直以为自己可以让奶奶过上好日子,奶奶却提前走了。

  她很努力的生活着,也很努力的做许多事,却总是到最后搞砸了一切。

  被说扫把星,被说晦气,她心里不服气,有时候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这世界上的事,一桩一件,她越认真去做,却好似越要失败。

  可她不想放弃,不想颓废。

  “至少得有一件,哪怕一件事也好,我想做到。”关柏柏喃呢,她起身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那一圈菜地。

  她下定决心,一定、一定要让慕云笙出去,一定要让他出了这个别墅才行。

  在关柏柏立下豪言壮语的当天晚上,慕云笙下楼吃晚饭,看着关柏柏身上的T恤,脸色不虞:“你在挑衅我?”

  关柏柏一脸无辜:“我什么也没干,怎么就挑衅你了?”

  你才是没事找茬吧,我就在这里站着,就挑衅你了?那怎么,我得天天跪着见你吗?

  慕云笙薄唇拧的死紧:“买的新衣服不穿,让爷爷继续误会我苛待你?”

  关柏柏被噎了一下,有点不甘愿的撇嘴:“我去换就是了。”

  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这人是不是不懂什么叫商量,张口不是嘲讽就是命令。

  这要是哪个女人真嫁给了他,天天受这等冷暴力,谁受得了!

  关柏柏上楼换了件连衣裙,慕老爷子见她穿了新裙子,赞美道:“柏柏漂亮,穿上裙子更显得清丽了。”

  关柏柏谦虚了一把:“是云笙哥眼光好,会挑。”

  慕老爷子看了一眼慕云笙,哼了一声:“哼,什么会挑,他肯定是不走心,挑一两件排除,剩下的让店员全包起来,要不是你天生丽质啊,这些衣服肯定大多都不合适。”

  关柏柏错愕:爷爷您是怎么猜到的,果然知孙莫若爷?

  慕云笙:这女人定是又告状了,恶习难改,不当面告背地里编排他。

  关柏柏要是知道慕云笙怎么想,非抹个脖子自证清白不可。

  她不介意做恶女,但也不能平白被污蔑。

  好在她不知道,她只知道慕云笙眼里对她的不待见更浓了。

  关柏柏破罐子破摔:呵,肯定是见不得爷爷对我好。

  晚饭之后,慕云笙上楼前,目光沉沉的盯着关柏柏:“再有一次,你就走人。”

  关柏柏:“???”

  又在说什么?慕大少你天天鸡同鸭讲你不难受吗?

  看着他的背影,关柏柏气笑了,笑吟吟的在背后轻声问:“云笙哥,今晚也不需要我伺候吗?”

  慕云笙顿了下,但没搭理她。

  关柏柏贱嗖嗖的追了两步继续道:“我可以帮你铺床,为你宽衣解带,还能扶着你上厕所,帮你——”

  “你扶的动吗?”慕云笙忽然一句话甩来。

  关柏柏噎了一下,慕云笙的轮椅进了电梯,冷漠又嫌恶的看着她:“不自量力。”

  关柏柏:“……”

  十分钟后,关柏柏找到芳姨严肃道:“芳姨,我想要两个哑铃。”

  芳姨:“哑铃?少夫人,您要这个干什么?”

  关柏柏面无表情:“强身健体。”

  有朝一日肌肉在臂,她要徒手举壮汉!

  当晚关柏柏在肌肉酸痛中疼的睡不着。

  夏季的虫鸣声明明很远,但她却好似听的十二分清楚,肌肉的酸痛提醒她不准睡觉起来嗨。

  她反正也睡不着,干脆起身出去溜达,溜达溜达就到了菜地。

  菜已经全部种完了,明天一早她就要推行自己的计划了。

  看着这些菜地她想到了奶奶的一种习惯,奶奶是信封神佛还有因果的人,早年受过饥荒,所以很信土地神。

  她会在种下东西之后捧一小捧土磕在头上念叨几句,祈求农作物长得好。

  关柏柏是不信任这套的,但今夜大概是思念,大概是鬼使神差。

  她忍不住蹲下身去,捧起了一捧土学着奶奶的样子,把额头轻轻磕在合起来的手上,低声嘟囔了几句,当然不是祈求丰收,祈求农作物长得好,而是祈求种下的东西,真的能把慕云笙引出来。

  彼时,睡不着的慕云笙在窗前:“……”

  夜半三更,那女人不睡觉鬼鬼祟祟的去那片地里跪着像在祷告,她……在搞什么邪性的事?

  这个女人真的很有些问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