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抱着你做深蹲的梦想
柒夜2020-08-17 19:233,434

  慕云笙对关柏柏的印象算不得好,现在坏印象又加了一条——神神叨叨。

  慕云笙对自己爷爷给自己找什么冲喜新娘的事未有微词。

  他心里知道爷爷在想什么,爷爷都是为了他,他不忍伤爷爷的心,所以依从了他。

  但不代表他对这些封建迷信,怪力乱神就抱持着支持的态度,相反他是极度拒绝的。

  看到关柏柏深更半夜跪在地上叩拜,他心里是反感的。

  但关柏柏是真冤,她只是蹲着而已,再说了就算跪也没什么吧,跪拜土地算哪门子怪力乱神。

  关柏柏起身的时候,还特意往慕云笙房间看了一眼。

  慕云笙没开灯,透过帘子缝隙看到关柏柏转向这边,他下意识的藏了下。

  那平静无波的心脏竟‘咯噔’一沉。

  慕云笙难得的又被关柏柏给渗到了。

  果然,这女人大半夜出现在外面是和自己有关系,她做了什么?

  了却心事的关柏柏回去睡了个好觉,慕云笙这一整个晚上却睡的很不好。

  虽然平日里他也睡的不好,但今晚的感觉不太一样。

  今晚他在半梦半醒之间梦到关柏柏在那片土地里埋了一个扎满了针的小木人,那小木人上贴着自己的照片,她嘴里甚至念念有词:“你这该死之人,为什么死的不是你,咒死你,咒死你。”

  慕云笙醒来的时候,额头有细微的薄汗,外面已经天光大亮了。

  他心跳因为梦境有些快,撑着上半身起身,慕云笙在床上停顿了好一会儿,才从一旁拿起衣服开始穿。

  关柏柏是万万没料自己只是祈愿慕云笙早日走出宅子,出来呼吸外面的空气,结果在慕云笙那里,生生变成了恐怖片,怪渗人的。

  因得这个梦,慕云笙起的很早,他不想在卧室里呆着,干脆出门去书房。

  昨天听了高城的话,慕云笙觉得自己很快就要忙起来了,自己那位堂弟说不准马上会来找他,让他帮点‘小忙’了。

  想到这个,慕云笙心情变得更差了。

  他离开慕氏之后,位子是传給堂弟慕祁风。

  对于当年他昏迷之后慕祁风力挽狂澜,慕云笙虽然心里不舒服,但也算承认他是有点勇气的,但是他的能力……

  实在叫人不敢恭维。

  慕云笙时常想,自己活着的时候尚且能再幕后帮慕祁风,但若他死了呢?

  且——他能帮慕祁风一辈子吗?

  不能不愿,也不甘,甚至于他都不知道自己的一辈子会有多长。

  五年?两年?一年?并不好说。

  心情极差的出了卧室,轮椅滚动滑向书房,路过关柏柏房间的时候,平声一道闷响从关柏柏房间里传了出来。

  慕云笙的轮椅顿了一下,冷眼扫向关柏柏卧室紧闭的房门,心情变得更更更差了。

  这个女人,一大早又在作什么妖?

  下一秒,惨叫声从门内传来:“好疼啊啊!!!”

  门被猛的拉开,关柏柏脸色惨白,眼里藏着一汪泪。

  看到门外的慕云笙,也管不得那么多了,下意识求救:“云笙哥,救救我,好疼。”

  慕云笙猝不及防与她打了个照面,眉心不易觉察的一簇:“怎么了?”

  关柏柏是真的疼,管不得三七二十一,也顾不上面前这位到底是不是个能体恤人的主儿,伸过手臂去就说:“我手臂抽筋了,好疼,太疼了。”

  慕云笙以前是练散打的,这方面经验丰富,几乎是没有犹豫,抓过她的手臂就开始按。

  关柏柏站着,慕云笙无法施为,薄唇一抿,出声命令:“蹲下。”

  关柏柏这会儿乖的不行,立刻蹲下了,手臂可怜兮兮的被慕云笙握着。

  慕云笙捏着她手臂按摩,起初锥心的疼,但很快疼痛缓解了,关柏柏觉得肌肉放松下来不那么疼了。

  关柏柏总算是松了口气,一直到这时候她意识渐渐聚拢,才感觉到了一些细节。

  比如男人的手指修长,指腹很有力度,慕云笙浑身上下透着冷,但指尖温度却是热的,她被捏的很舒服。

  关柏柏还在云里雾里享受按摩呢,慕云笙已经把手松开了,冷淡道:“好了吗?”

  关柏柏尴尬的回神,活动了了下手臂,尴尬的点头:“不疼了,谢谢。”

  关柏柏蹲着,慕云笙坐着轮椅,两个人的视线第一次平视起来。

  就……很怪异。

  从这个角度看到的慕云笙更加高冷俊美。人家都说,五官不完美的人,离远了看好看,近看经不起推敲,但五官完美的人不同,越是近看,越是能感受到那种惊心动魄的好看。

  现在,关柏柏就被惊心动魄了一下,心口一跳,折服于对方这张脸,脑海里冒出了一个非常莫名的词语:巧夺天工。

  这用词,语文老师得气死。

  慕云笙从这个角度看到的关柏柏也有一种和平素不同的感觉,直面她白皙干净的脸庞,那种无害的气质更是直观的传递过来。

  水盈盈的黑眸,恰到好处的鹅蛋脸,白皙皮肤上一点点红晕,不张扬小巧俏皮的鼻子与樱唇。女人清丽可人,莫名的水嫩,怎么看怎么无公害,可是他又知道,这女人不似她外表这般小白兔。

  两个人一时间相对两无言。

  几秒之后,关柏柏麻利的起身,甩动了下手臂,再次道谢:“谢谢,真的已经不疼了。”

  慕云笙看她,此时回过劲儿来了。

  刚才她一求救,他马上就出手了,现在想想不该帮她,这女人心术不正,就该让她吃点苦头。

  “一大早你又在做什么?”他开口语气就是不善。

  ‘做’这个字也可以同音为‘作’,他是真的很想知道她天天都在作什么。

  关柏柏不知道慕大少一大早为什么心情又这么差,鉴于他刚才帮了自己,她倒是没有计较,也没找事儿,规规矩矩的说:“我在举哑铃,谁知道手抽筋了。”

  慕云笙:“哑铃?”

  关柏柏:“嗯,我决定增加臂力。”

  慕云笙:“然后继续祸害家里的草坪。”

  关柏柏嘴角抽了一下,解释道:“我是为了照顾你,所以在锻炼自己,争取有朝一日可以抱着你做深蹲。”

  慕云笙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个诡异的画面,只觉得生理性不适,嫌恶又冷酷的说:“你这辈子都不会有这个机会,死了这条心。”

  关柏柏不死心的辩驳:“人就该有梦想,万一实现——”

  慕云笙目光阴翳:“我说了,你不会有这个机会,不要再试图挑衅我。”

  关柏柏:“……”

  外面是不是六月飞雪了!自己怎么就在挑衅他了!罢了,看他刚才给自己按摩手臂的份上,不予计较。

  慕云笙觉得关柏柏就是在挑衅,甚至于在——侮辱他。

  他这样一米八八的身高,现在双腿残疾,竟让一个女人说出抱着他做深蹲这样的话,不是一种侮辱又是什么?

  关柏柏没碰到过什么残疾人,她见过身体问题最严重的,也就是筒子楼里偏瘫的爷爷,那也是老年人。

  年轻人中身体有残疾的人,她根本没接触过。

  慕云笙又是典型魅强惨,惨在关柏柏面前又不明显,最终就导致关柏柏有时候说话不经大脑,也不太考虑对方身体上的问题。

  当然了,心大付出的代价也大。

  这不,心思本就重的慕大少,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加不待见她了。

  偏生关柏柏来慕家的目的就是作,所以这一切只是个开始。

  这天早晨,刚在昨夜领教了关柏柏神秘祭祀事件的慕云笙,在那个之前听到家里佣人谈话的偷听角又听到了关柏柏的新瓜。

  “少夫人到底种了些什么?”

  “我去问老李了,老李神神秘秘的说是种了不得了的宝贝。”

  慕云笙:“……”

  什么宝贝?地里能种出什么宝贝?

  一时间慕云笙陷入思考,他对农务类知识知道的非常匮乏,且十分大众。

  几乎是瞬间联想到了三种东西——土豆、地瓜、花生。

  嗯……

  以前隐隐约约有听到有人说着是地里三宝。

  慕云笙扶了下额,觉得自己被关柏柏带跑偏了一般,怎么会去想这些无聊的事儿。

  轮椅转了个弯离开了。

  慕云笙本以为,关于地里到底种了什么这件事,会就此结束。

  因为等这些农作物长出来,自然就知道种的什么了,且他也没有那么好奇。

  然而——他却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关柏柏这盘棋下的,至少比慕云笙想的要大。

  从这一天开始,慕家流言蜚语四起,落在慕云笙耳朵里,真是五花八门,而这些流言的最终指向,竟都是关柏柏种的农作物。

  “你们知道吗,少夫人在那些地里选了一会儿地种了人参!宝贝的紧呢,天天晚上去看。”

  “什么人参,我知道的是一种特别名贵的中草药,据说违禁,少夫人是觉得咱们慕家势力庞大,绝对不会有人查才敢种。”

  “你们都说错了,我知道是什么,是一种香料,加在汤里味道鲜美,吃了会让人上瘾的那种东西,你们懂我说的吧。知道少夫人做饭为什么那么好吃吗?就是加了那东西。”

  “要真是这样,那少夫人天天给少爷和老爷子做菜,那两个人岂不是……”

  “唉,你们没发觉老爷子特别爱吃少夫人的菜吗?我们家又不是没有大厨。”

  慕云笙:“……”

  所以我家里有这么一个危险人物,你们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当着我的面告诉一下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