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人市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2,387

  “嘶~!疼死我了,特么的,那头莽牛的拳头真是出乎意料重,简直跟铜锏一样。”

  谢安士一边走一边抖索着双手,撸起的袖子能看到一双手臂青一块紫一块的,“以后再也不装逼了。”

  他真后悔了,就不应该装那个逼,避开不就行了非得硬挡。

  穿过了难民搭的破窝棚区,看见李青召的马车居然停在了路边,难道又有人截道?可周围并没有人。

  谢安士不禁有些奇怪,放好袖子三步并做两步赶上前去,看见李青召独自一人跪坐在路边掩面而泣。

  “我都没死你哭个啥……!”

  走近了才发现路边一个水洼里躺6着一个小小的身体,已失去光彩的双眼看着蓝天,是那个小男孩的,身上能明显看到被殴打的伤痕,手上抓着一个盛水的水袋是他的水袋。

  李青召不停的念叨着,“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

  谢安士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将李青召搂进怀里,“青召善良是没有错的,错的是这个世界。”

  “不用安慰我,我知道是我害了他。”李青召抹了抹眼泪轻轻推开谢安士跳下水洼,想把那个小小的身体抱起来,可无论怎么努力都伸不出那两颤抖的手。

  谢安士也跳了下去,按住她的双手轻声道,“我来吧!春兰扶夫人回去。”

  春兰眼眶微湿无言的从车厢里钻了出来,下了水扶着失魂落魄的李青召回到了车厢内。

  谢安士把那个被紧紧捏在手里的水袋轻轻的取了下来别在腰间,“小家伙,放心吧,妹妹我会帮你找回来的,安心上路吧。”

  自从难民们在此聚集,路边的荒地上经常会多出一些土包,时间一久便积累得密密麻麻的,今天这里又多添了一个完全不起眼的小土包。

  谁也不知道这个小土包会在李青召心里长出来什么。

  谢安士做完一切后面无表情的回到路边,刚驾上马车就听到李青召闷闷的声音从车厢内传来,“安士,帮他找到妹妹。”

  “嗯!驾。”

  本来是来接两个小家伙回家的,气氛很不错,但现在一切都蒙上了一层阴影,连喜欢斗嘴的两个小家伙也变得很沉闷。

  谢安士回到家后只说了一句我去带孩子便出了门。

  朝庭对于人口卖买是有明确归定的,被剥夺了户籍罪犯家属,奴隶以及自愿卖身的人,因天灾流落出原籍地的人口是不允许卖买的,但是天灾加上人祸,这就是一纸空文。

  甚至有豪强地阀专门做这种无本卖买,当然,还没到光明正大的地步就是了,为了方便这种交易,溏水县西城墙上本就形同虚设的几个看守也一同不见了连火盆都没一个,反观临城的西市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这在谢安士看来,欲取此县如同探囊取物。

  “喂,小子!看毛呢?入市凭证。”守门的大汉不爽的看着这个站到门前就看着城墙发呆的傻子。

  谢安士转回头,“凭证?哦,没有。”

  大汉胡子一翘,“没有?小子嫌命长啊。那你找对人了,兄弟们出来你们的乐子来了。”

  大汉一声令下街角屋顶立刻冐出来了十几个凶神恶煞的汉子,手中棍棒菜刀一阵乱晃。

  谢安士看都没看一眼,“我找主人。”

  大汉一摆手阻止了蠢蠢欲动的手下,“主人?谁?”

  谢安士凑上前轻声道,“李知县,李大人!”

  “原来是李大人啊。”大汉脸上堆满笑,眼神却透着凶狠,“你特么的以为坏人都是傻逼吗?李大人从不亲自来西市!”

  “哦~!果然那肥猪也是有份儿的。”

  大汉这才意识到说漏嘴,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怒喝一声,“老子宰了……。”

  呯!话没说完大汉双眼就翻了白直挺挺倒到地上去,一众小弟完全懵逼了,刚刚还威风八面的老大怎么突然就倒了。

  “喂,你们。”

  “干,干干什么。你到底使了什么妖法!”小弟一紧紧的捏着一把镰刀。

  “抬下去找医生,还能活!”谢安士只是在那大汉膻中穴上轻拍了一掌,速度太快看不真切,才会被误认为会妖法。

  “啊?哦哦!”一众小弟这才回过神来七手八脚的把大汉担走。

  没人拦路,谢安士直接推门而入,晚夜的西市虽然是专开的,但人一多了自然也有一些吃得开的生意人在这开盘口赌钱,卖酒,卖春,俨然成了一个销金窟。

  整个夜市看起来比白天还要热闹,谢安士穿着一身粗布衣裳在一群光鲜亮丽之人中穿行,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有两个不速之客闯进了他们的酒池肉林。

  是的,两个。

  除了谢安士这个另类,还有一个穿得人模狗样的年轻人往这钻一钻往那又钻一钻,那里热闹就往那里凑,揩油一些风尘女子就算了,还摸男人就让人恶心了,不过不排除有些喜欢龙阳的享受这么艳遇。

  谢安士目不斜视直奔市场中心而去,那里才是最热闹的地方。

  几张猪肉案子被揍成了一张不小的展台,一个肥壮汉子从笼子里拉出了一个衣裳褴褛神情麻木的女子,破烂的衣服根本遮不住身体,女子也不知道遮挡,什么礼仪纲常都没有一个馒头来得实在。

  “诸位爷看看这个,胸大屁股翘,饿了这么久都没见小下去,绝对是能传宗接代的最佳体形,最不济也能当个人肉枕头。”

  底下静悄悄的好像没人看得上。

  “十吊,十吊已经很便宜了!诸君拨枪、呸,举起你们的牌子,像这种好货色可不多。”

  台下顿时就有人拆台了,“朱大福,谁不知道你最好这类女人,手段还肮脏,再好的身子也经不起你摧残,自己留用吧。”

  “王爷,看您这话说的,我是好这口,但我家那母老虎也得让啊,自从套中后她比我还上心天天守着,没机会。”朱大福为了那十吊钱也是拼了,惧内的事也自己抖了出来。

  台下顿时一片哄笑。

  “嘿嘿嘿,爷,这保证是干净的。府上不是一直缺位公子吗?这个准能给您添丁添福。”

  王良扫了扫那个身段,确实是好生养的样子,脸上横肉抖了抖,“你知道骗我王良的后果!”

  朱大福身材比王良还魁梧得多但却满脸陪笑,“栖凤山上良人笑,溏水县里富人愁。这威名谁人不知,我懂,我懂。”

  王良满意的点点头,“嗯~!十吊?”

  “爷,您真心要给五吊也成,别让兄弟白干就成,嘿嘿!”

  “行,我要了。洗干净,弄套体面点的衣服,今晚我就要带走。”

  “得咧,马上给您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