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贼祸暂息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3,320

  王朝图纵横疆场二十余年大战小战无数,真没想过会在这小小的碎石坡下陷入平生最大的危机。

  但毕竟是沙场老将临危不乱,长枪舞得密不透风挑开飞滚下来的石木,同时小幅度的拔动双腿章让他慢慢的脱出困境。

  “老家伙有两下子嘛,可是你还有多少体力来跟我斗。”王德自觉已胜券在握。

  王朝图气喘吁吁的,脱陷与抵挡滚石确实耗费了他很多体力,“足够收拾你这小崽子就行。”

  “哼!死鸭子嘴硬,纳命来!”

  地利人和都占尽了再打不过山贼也不用再当了。

  王德在这土质非常松散的碎石坡上旋转跳跃,行动完全不受限制,一对短刺化成两条毒蛇般攻向王朝图周身要害,一时间竟将对手打毫无还手之力。

  王朝图也是吸取了教训不再在碎石里乱跑,严防死守步步为营,慢慢的移向土质较为坚实之地。

  “孙儿,爷看你年纪轻轻攻击力便如此无力,怕是连媳妇儿的推不动吧,哈哈哈哈~!”

  王德没料到这老家伙几十岁了还有这种体力做出如此严密的防守,早知道应该多消耗一会,久攻不下正有些烦燥,闻言顿时爆起,短刺一改诡速风格正面突刺!

  中计!你输了。

  年轻就是气盛,一句话便中了激将法,王朝图嘴角微翘,如预想中完全致,侧身跨步刺枪便能将其一枪扎死。

  “老家伙,中计的是你。”可以预见那张错愕的脸王德也笑了,人在空中再次翻身正面突击的短刺变为侧后突袭。

  噗噗~,血花飞溅!

  扎实了,可是太浅!王德的笑脸变为错愕,双手手腕被牢牢擒住,他居然空手弃枪了。

  嘭!一个沉重的头锤狠的咂下,脸上像被板砖结结实实拍中了一样,错愕的脸变得非常华丽,鼻血泪水横流。

  “逮到你了,乱窜的小崽子!”王朝图裂嘴笑着,又是一个头锤狠狠的砸下,击声如闷雷。

  可想这力道有多大,这要是带着头盔王德的脑袋恐怕早开花了,可就算如此也不好受,连续几个头锤已将他意识轰散,别说挣脱控制的力量,就连身体也控制不了,钳制的双手一松便摔倒在地上尤如一顿烂泥。

  王朝图摸了摸伤口血流如注,“我已经几年没受伤了,小崽子自豪吧!”

  王德倒在地上神情仿仿佛佛,能听到声音却动弹不得,心里也清楚自己栽了,栽在一个同姓老头手里。

  “要是愿意走正道以你们的本事,至少安身立命没有任何问题,可惜做了贼,可惜犯了大杀孽。”王朝图脚一挑长枪回手,枪尖顶住王德喉咙,

  王德惨然一笑,“呵呵,正道无门走不了。输在同姓人手里我认了,要杀要剐来个痛快的。”

  “正道沧桑,有门无门扪心自问。说,羯族许了什么好处,让你们公然对抗朝庭?”

  王德闻言一震,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想信息早已泄漏,到底是哪里出问题?内奸吗?

  “羯于北方残杀同胞,手段何其残忍。你也是北方的汉子,当心甘于为虎作伥。把知道的说出来,看在王姓上我放你一命。”

  “十年我们一家十一口人逃难到此还是完完整整的,只不过两年光景死得只剩下我们兄弟。”王德大吼道,“全是本地豪绅害的,你告诉我谁更残忍?”

  王朝图沉默无言!

  “哈哈哈哈~,没话说了吧!杀了我,否则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终有一天会将溏水县夷为平地。”

  “那怕借助羯族的力量?”

  “对!”王德眼里除了愤恨没有任何情绪。

  “但杀人者人衡杀之!还有什么遗言?”

  “留个全尸就行,要不然我怕我哥找不着我。”

  “好!”王朝图手闪电般的一抖。

  “其实您还真有点像~我爷~爷的……。”王德眼睛渐渐失去神彩,空留余恨与不舍。

  “……或许真的是这世道的罪,小子别急着投胎,十八年后应该会是一个太平世。”王朝图将那双死不瞑目的眼合上。

  “王叔!”谢安士来迟了一步。

  “将军。”

  “问出来什……,你受伤了!”

  “不碍事,皮外伤。这小子硬气得很,到死都没透露半点有用的信息,不过看他反应,确实与羯族有交易,那齿符不像是从别处得来的。”

  “无所谓了,有没有勾结,栖凤山都要拿下来。你伤口要赶紧处理一下。”谢安士将衣服撕成条,帮王朝图包扎好,才搀扶着返回县城。

  “将军,您是几年前到溏水的?”

  “问这个干嘛?十年前,来了又走没呆多久。”

  “他也是十年前来的,来了就走不了,家人都死在这里。”

  “故乡安定谁愿意背景离乡,流路外地受人白眼。”

  王朝图很认真的问,“将军也受过这种对待,为什么你没走上复仇的路?”

  谢安士不知道年近不惑的王朝图今天为什么这么感性,可他是王朝图,他只要问,便要回答,“可能是因为有人愿意收留我吧!”

  “呵~,是个理由。”

  “不需要可怜他们,所有结果都是因报。”

  “人老了,总爱想些不着边际的。将军你说十八年后会不会太平。”

  “不好说,内优不治外患不除十八年估计会更乱。”谢安士一向很理性,像十八年后太平世那种话是绝不会讲的。

  “如果能内治外攘呢?”

  “自然太平。可谁做得到?朝堂之上都快烂到骨子里了。”

  “将军,这天下需要刮骨疗毒。”

  “叫我安士。”

  两个背影谈着走着没入了林子,秋风萧瑟。

  自王良撤走后,城东的喊杀声便迅速的停息下来,李捕头率军逐贼兵十里方回,收拾伤员,灭火,救人。

  听闻贼兵退却,李隆昌从家里出来组织了李氏几家大户的家丁杂役,抬尸,收拾街道,安置幸存的受难者。

  城内百姓从藏身处钻出来,逃出城去的看到兴城方向来的兵马也随军回城,总之这场突然而来匪祸总算是暂时结束了。

  兵马是兴城总兵万历看在周重面子上才勉强发兵的。

  真等祸事传到兴城去,核查消息真假,再研究要不要出兵,如何出兵,由谁带领,上报朝庭批复估计王良已将溏水县灭了十回了。

  贼祸不同于外族入侵,边关将领自主能动性高能随意调兵遣将。

  贼祸则不同,地方官俯收拾不了才能上报请朝庭出兵,层层递交上去,耗时极长。碰上地方长官。

  如李杆这种的,为了年年收所谓的剿匪税银,培养力量。不但故意隐暪下来,还与王良相互勾结,可惜养虎为患终噬已,可怜的是百姓血肉成了这次喂虎的食饵,他倒好,名利双收。

  “公子,我看溏水县一片安宁啊!何来的贼兵?”

  万历骑着高头大马,远眺溏水县发现除了城东有轻烟飘散外并无异样,不由疑惑不已,这周公子名声极佳不像是乱报贼祸寻乐的人啊。

  周重急赶慢赶就怕慢了一步,可眼前的一切确实比预想中的不太相符,不由得向唐审投去询问的眼光。

  “我亲眼所见绝对没错,而且方才逃出城的难民你们也看到了,这般宁静难不成是被击退了?”唐审也很疑惑,李杆能击退来势凶猛的贼兵,他打死也不信。

  “溏水县令李杆有如此能力?”万历显然也不信。

  “进城一看便知晓。驾!”周重率先挥鞭驱马。

  唐审,牛大郎怕其有失也赶忙跟上。万历领着兵慢慢的吊在后方,不急不缓,原想宰几个贼首回去,说不定能讨个军功现在看来权当练兵了。

  周重快马赶到城西一看,只见最后领粮的难民方才散去,李杆坐在椅子上悠哉悠哉的喝着茶。

  “李杆,贼兵呢?”

  “哟!周公子!”李杆慌忙起身行礼,“您怎么回来了?”

  周重现在对这李杆是厌恶至极,“别废话,回答问题。”

  “贼兵?哦!本县官民奋勇杀贼已将其击退,残党逃入山中去了。”

  周重皱着眉,“退了!你杀退的?”

  “不敢当,不敢当,皆是官民上下齐心的结果,另外……”李杆真不想提到那人,一想到心情就异常败坏,“另外也是君王侧的一位大人指挥得力,下官不敢据功。”

  “君王侧!”周重眉头皱得更深了,溏水县这水怎么越摸越深了。

  “对。”李杆觉察到周重的异样,“公子你不知?”

  “知道什么?人呢?”

  看来周重也不知道,这谢安士身份没这么简单,李杆心中思绪急转脸上却表现出来,“便是公子的恩人,那位谢安士。”

  此言一出三脸懵逼与不可置信,他是君王侧的人!

  首先是逃兵,据他所言还是判将,上报正法司语皆不详,现在又爆出君王侧的身份,不过是一个上门女婿,身份竟如此复杂神秘!

  唐审宁愿相信是李杆撤谎。“李杆你此言当真?再敢骗我我让你人头落地。”

  正法司的人一向心狠手辣,说得出是做得到的,李杆吓了一跳,“千真万确,县衙诸位同僚皆在场,亲眼所见,亲眼所听。公子若不信招来一问便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