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拜访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3,402

  亲听为实,单听李杆一面之词当然过于偏听偏信。

  周重立刻让唐审陪着李杆去招集人过来分别问话,虽然大多数人不认识谢安士,却对他印象深刻,稍一描述相貌就很肯定是他。

  要不是李杆德行太过于虚伪,唐审估计就完全信了。

  “公子现在如何?”

  唐审本来已经决定不再理会这事了,尽早送周重回京要紧,可这谢安士的身份又太让他在意了。

  北境十年,武功极高,身怀君王侧金符,自称判将,所以信息都说明这人身份确实不简单。

  再加上城郊拆了那么多同撩,真的是你干的吗?

  周重伸手,“金符呢?”

  李杆连忙应道,“交于本县典史前往兴城求援了。”

  “前往兴城?我等路上有见到官吏模样的?”周重看向唐审、牛大郎,自己可能没发觉但他们绝不会遗漏。

  可两人皆摇头,“没有。”

  “李知县,立刻派人去找务必追回金符。大郎你亲自去一次平津王府。”

  李杆当然不敢违背当下就按排了几个民壮行动,可牛大郎不同,“公子,主人一直在摧你动身,此事由其他人接手调查就行,我们就别管这事了。”

  “我让你去。”在谢安士这件事上面周重总是表现得异乎寻常的执着。

  这当然逃不过唐审的眼光,“大郎,听公子的。”

  牛大郎无奈只得照办。

  “完事直接回洛都会合。”

  “知道了!”

  “公子,要不~去见见他,不管结果如何,跟我回洛都,回了洛都说不定更能查出点什么,否则大小姐要亲自过来捉你了。”

  周重混身僵了一下,“额!……你说的有道理。走,去李府。”

  唐审觉得好笑,真不知道公子小时候是被怎么对待的,这么怕自己的亲姐姐,不过说起周大小姐,不爱红妆爱武装,武艺实打实的历害,洛都的纨绔子弟好像真没几个不怕她的,可周重也不算是纨绔吧。

  “公子,下官与李主簿颇有交情。可需下管带陪同。”李杆真是一点拍马屁的机会都不浪费,另外也是想但这位周公子再探探杀子仇人的底。

  “你在此迎接一下万总兵吧,相交事宜也要你这位一县之长协助。”

  居然能直接让总兵都出马了,这周公子的能量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他的父亲难道是正法司掌印!

  不过,来得好。先收拾掉王良这王八犊子再说,以前的好处真是给多了,现在居然敢毁我地盘。

  李杆心里盘算着脸上却恭敬有加,“谨尊公子之令。”

  ……

  李宅位于城东,周围的房屋多多少少都受到了破坏,李宅却没有伤到一砖一瓦,任何靠近的贼兵都被杨凡射翻,庄丁们白白紧张了半天。

  谢安士回到家的时候,周围的尸首已经被抬走,本来想让李隆昌帮忙找个好点的医生,可却不见人影,一问小拾儿才知道是去开什么族会了。

  没办法只得自己动手,还好王朝图受伤不是很重,止住血躺着别乱动倒没什么事,处理完让马中汉照看,这才有空去寻些吃食填填肚子,这一整天乱得连口饭都没得吃。

  不过,在意的人都平安无事,还能安安静静读书写字,经此一事,小拾儿对自己也不再那么有陌生感了,能跟自己正常交谈无疑是最值得安慰的。

  进了厨房拿了个冷馒头就啃,咬了两口发现李青召和刘婶正在那忙活,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菜肴,闻着还是挺香的。

  上去捏了一块就丢嘴里,嗯,香!正待再伸手却被一个眼神瞪开,“这还这上桌呢,手也没洗筷子也不拿,成何体统!”

  谢安士只能秧秧的收手,“媳妇儿,你还会做菜。”

  刘婶和一帮佣人在旁看了偷偷笑。

  “爹有时候胃口不好,学着做点开胃小餐,慢慢就会了。”

  “这可不是大小姐该干的事!”

  “又不是什么书香门第,官宦世家那有这么多规矩,自家的饭食自己弄有自己弄的好处。倒是你,君子远庖厨这是礼仪也是身份,出去出去。”李青召挥着手就赶人。

  可谢安士是啥人,死皮赖脸的没脸没皮的就赖着不动,“谁家的都没我家媳妇儿好!”

  当着这么多人调情,也就谢安士不觉得脸红,李青召却羞恼了起来直接将谢安士轰了出去。

  “这么多年回来真是越发没脸没皮了!”

  “咳咳~。”刘婶被烟呛了一下,“小姐,恕小的多嘴,夫妻之间不要有那么多讲究,自然平近点最好,否则就算同处一室也很难有所亲近的机会,小姐还是清白身子吧,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李青召脸色潮红试图辩解,“刘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刘婶笑了,“那是哪样啊?”

  李青召更尴尬了。

  “刘婶我在这年纪已经生了几个娃了,大的今年也该成家了。可惜啊,撞上了这样的年景到处乱哄哄的,谈好的亲家也不知道如何了。”

  “……!会没事的,会的。”

  一说起刚刚过去的人祸,气氛不自觉的沉闷起来,李青召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来,洗手也出了门透透气,一出门看见谢安士坐在石橙上啃冷头,又折回去拿了盘热菜,筷子温好的青酒。

  “饿了吧,吃吧!”

  谢安士眼睛放得锃亮,斟满酒一杯下肚暖洋洋别提多舒适了,“媳妇儿就知道你最疼人,也来杯?”

  李青召心里还是很受用的,脸上却一脸嫌弃,“喝过的杯子满是口水,才不要呢!”

  “有什么所谓,亲都亲了,还怕一点口水。”

  亲了!!

  李青召脸上刚退下去的红晕腾的一下子又起来了,跟喝醉了一样,“你这登徒子,什么时候?”

  “骗你的啦!哈哈哈哈~。”谢安士恶作剧成功哈哈大笑。

  这可把李青召气恼了,把热菜,酒水拿了就想走。

  谢安士酒兴才刚起来一看那还了得,立刻把人拦下来认怂道歉,“夫人,我错了我错了,不开玩笑了,坐下说。”

  李青召看着谢安士外衣服上的血迹,心一软,觉得自己真的是小气过分了,他不但救了自己,救了李家,更救了溏水县,自己连个玩笑都开不起吗?

  自己面对他的时候为什么总是……

  “哼!”

  “喝一杯消消气,温温身出。”谢安士向李青召认怂完全就是无条件的。

  本来还嫌弃的李青召,此次却不由自主的将酒杯接了过来,浅浅的呡了一口,入口辛辣不由得皱起秀眉,入肚却有股暖意,总算有点值得喝的。

  谢安士一直注意着她的表情,越发觉得自家媳妇儿美丽可人。

  “可还行?”

  “勉强能入喉。”

  “喝多了,便会知道酒是好东西,可不止有暖身子的作为。”

  “不喜!”李青召觉得自己的脸热腾腾的,摸了摸还真是热头也有点晕乎乎的,“春兰,春兰……”

  不是吧,这便醉了!

  谢安士一看便知道李青召是醉了,“一沾便醉,这什么神仙体质?春兰带着两小的呢,我扶你回去躺会吧!”

  今天刚被背了一路,李青召当然不会拒绝,对这个男人的接触已经没有抗拒心了,“都是你害的。”

  “得,我的错!”谢安士是熟门熟路一个公主抱就将李青召抱了起来。

  “放我下来,光天化日的。”李青召有些羞恼,这可是还在外面。

  软玉在怀,再看,媚眼如丝,呵气如兰。谢安士心里突然有股从未有过的感情在滋生,这一刻,十年前和自己做交易,稚嫩却又智慧的女孩形象在心中彻底远去,取而代之的是现在的形象。

  她是我妻子,等我十年的妻子。

  “青召吾妻,你看华灯初上,月圆星稀正是良辰美景,不如我们来做一些增进感情的事吧!”谢安士说完就想亲下去。

  这可把李青召吓坏了,酒意立醒,身体一滑就从谢安士怀里挣脱出来,蹬蹬的跑了。

  得,到手的媳妇儿跑了。

  所谓秀色可餐,谢安士酒也不想喝了,肉也不吃了,举步就追,“哎~!媳妇儿,等等我啊!”

  “咳咳~!老大有人拜访。”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给起来。

  卧槽,有人在!

  谢安士有些尴尬却摆出一张正经脸,“杨凡你这小子什么时候来的?工作做完了?”

  杨凡一脸贱嬉嬉的,“放心也就是刚来一小会儿,刚刚好看到最精彩的。老大,你别企图灭口啊,因为目击证人不止我一个。徒儿,拾儿,春兰出来。”

  墙边探出一个小脑袋,然后春兰和拾儿也露出了头。

  春兰眼词闪耀,“那个,那个我只是带小少爷来吃饭的,什么也没看到。拾儿,云少爷,走啦!”

  “春兰,刚刚姐姐是在玩抱抱游戏吗?”

  “不是啦!小孩子别问那么多。”春兰带着两小的落荒而逃。

  看来“灭口”真的是行不通了,谢安士决定不再谈这个问题,“咳咳~,刚刚你说是谁来拜访?”

  “自称周重,说是青云和拾儿的先生。还有一个……”

  “正法司,我让你注意的就是他们。这个时候来,看来来者不善啊!”谢安士早有预料,他一参合进去肯定会暴露更多的信息,只是没料到来的这么快。

  “那便不见。”

  “无妨,他们没有任何确切的证据,拒见反而更让他们起疑。让他们进来,我请他们喝两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