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君王侧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3,483

  “哎?你脚受伤了!”

  谢安士明明是拉着李青召走的,可走着走着李青召就像一条八爪鱼一样紧紧的趴到背上来了。

  “没有。”

  “那你爬上来干嘛,多大人了自己不走路!”

  “又臭又咯人,我才不稀罕呢。”李青召这样说着反而抱得更紧了,她发现这个不甚宽厚的背比棉被抱起来要更温暖更有安全感。

  谢安士吸了吸鼻子,“有吗?我怎么觉得是又软又香。”

  李青召磨着牙又羞又恼恨不得把这个家伙咬上一口,“登徒子,来这么迟还没找你算账呢!”

  “对不起,没有下次了。以后你要出门让马中汉跟着。”

  “不要。”

  “额!那换张仟。”

  “不要。”

  “王叔。”

  “不要。”

  “杨凡,不要就没了。”

  “不要就是不要……”

  “捂上耳朵。”

  “嗯?”李青召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的将耳朵捂住。

  突然间,一声尖锐的鸣响笼罩了整个溏水县,由近到远一直传向莽青山的方向。

  谢安士皱着眉头,不用想也知道王良做得是什么,“果然如此,看来第二阶段开始了!”

  “什么第二阶段?”

  “攻城。王良敢入城劫掠应是做了万全准备,否则不会怂恿那些难民来当炮灰,由难民组成的两千贼兵足够拖住五百简单训练过的民壮再引莽青山下的难民入城,溏水县将彻底失控。”谢安士感觉到李青召的身体抖了抖,应是想到了更惨烈的景象。

  “有我呢。”

  李青召将头埋得深深的,说话的声音有些闷,“为了自己的私望就可以玩弄苍生么!把人命当成什么了……那他们呢?就那样死掉?你知道吗,有一个跟拾儿一样大的娃儿就倒在我脚边。”

  “我救不了那么多人!”这个答案或许很残酷,但是却是实话,曾经号称战神可他不是真的神。

  所谓战神,依然斗不那些手握权柄之人。

  “你不是将军吗,去平乱啊,去守城啊,将他们通通抓起来啊,只护着我算什么,你的兵呢?”

  谢安士沉默了会才道,“我现在是戴罪之身,只护得了你我,其他的管不了,也不想管。”

  “……放我下来,我自己走,我能保护自已。”这次换李青召沉默了,过了会挣扎着从背上下来,可走没几步便被几具横七竖八你尸体挡住去路,每一人身上都扎着一支羽箭,血淌了一地。

  谢安士看她脸色苍白踌躇不前的样子,又无奈又心疼的叹了口气,到底是什么时变得这般倔强的,上前不由分说将其抱了起来,几个跨步就越过尸堆。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李青召粉拳乱捶,她这倒不是气谢安士而是气自己还是这般软弱。

  “我说过,护着你就会护一辈子,不用勉强自已适应这个世界的残酷。送你回家,我去救人!”谢安士的话掷地有声。

  李青召安静了下来,将头贴在谢安士胸口处,眼眶不由自主的变得湿润,“谢谢!”

  “傻瓜!我也是要回报的,李家的赘婿我当定了,你要养我一辈子,永远永远别想撵我走。”

  李青召破涕一笑,“没志气。”

  谢安士决定主动出击多少还是因为李青召的原因,本来只想独善其身能救多少只看天意,耐何铁石之心也扛不住绕指柔。

  两人回到家后,担心她安危的人心里自然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从慈女孝自不必多说。

  张仟的引导任务非常出色,附近乡邻基本都被引导到李宅避难,对李隆昌自是感恩戴德,李隆昌本就有不小的德望,经此一事威望益增。

  值得一提的是杨凡几箭救下春兰,除李青云又收获了一个迷妹,一大一小总瞪着房顶那人看。

  谢安士却没他们这么有闲心,叫了王朝图商谈对策。

  王朝图听差点把桌子拍烂,“哼!这王良用心当真险恶,不但不费一兵一卒便可将溏水县的财富扫掠一空,而且难民变暴民,朝庭如若出兵为了保命这几千难民将会完全归入栖凤山听他调遣。”

  “所以要把莽青山来的难民拦下。”

  “如果是贼兵杀他个一百几十说不定能威吓住。难民入城,无外乎吃食两字,有什么理由拦人寻吃的?”

  “莽青山入城也就是一条路,你想办法将路堵了,我去县衙。”谢安士已有计策,拦,不一定要硬拦,县衙早些开仓拯灾王良再好你牛段也使不出来,此时开仓虽然晚了,但至少不会让事情更加恶化。

  王朝图眼睛一亮,“将军英明!李丰庆带上你三徒弟跟我到莽青山去。”

  李丰庆原来只是回家去带家属过来避难,并非逃走,此时一听要出去差点炸了毛,“外面乱哄哄的出去找死啊!”

  “别废话,不出去死得更快。带上家伙麻溜的!”

  李丰庆还在犹豫,李隆昌倒说话了,“丰庆,一切听俺女婿的。”

  李丰庆觉得莫名其妙,以前不是巴不得早点轰他走么,这态度一日之间来了一次大反转?不过家主发话了也只能照办,一家子老子都指望着家主活呢,扛上大刀带着三徒弟跟王朝图直奔莽青山而去。

  “贤婿啊!你看我跟李杆也说得上话,需要我开口就直说。”

  谢安士觉得好笑,这老丈人今天是吃错药了这么和声和气的,“此事就不劳烦您老了,您要舍得就组织一些大户出些食粮,运到城西外去,就这样!”

  “等等!”

  谢安士刚想离开却被李青召叫住,“我不知道这东西还能不能用得上,还给你。”

  谢安士接过一看却是君王侧金符,“你一直放在身上!我还以为丢了呢!”

  “这东西很重要吧!”

  “其实也不是很重要,可能很快就只剩下一个象征意义而已,不过唬弄一下没见识的倒不成问题,我去去就回。”

  “嗯!”

  跟十年前一样,李青召没有说小心一定要回来之类的话,不知为什么她一直都相信他能安然无恙的回来。

  谢安士出门依久不走寻常路,在房顶上飞奔,不是为了装成高手,而是这般速度更快,因为走的是直线很快便到了县衙附近,只是眼前的一切让他忍不住杀意滢腔。

  只见与县衙相接的所有街道全被杂物堵死,一些报官的,逃跑的跑到这里才发现是死路,进退不得全被砍翻在障碍物跟前,尸体堆得有二尸高,其中还有一队着民壮营兵服的民壮。

  而一墙之隔的三百民壮除了将县衙围得密不透风外,就是隔岸观火,看着百姓袍泽被宰杀于眼前。

  百余杀疯了的贼兵正在奋力的破障,三百民壮发出一阵骚乱,你望我我望你,伍长望什长,什么却找不到百夫长。

  “哼!如此贪生怕死,自私自利把袍泽弃如敝履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谢安士不想阻止这群杀疯了的贼兵,这样能给李杆增加压力,障碍挡得了普通人却挡不住他,飞檐走壁瞬间就越了过去,视三百民壮为无物直冲向县衙大门。

  “县衙重地,尚闯者死。”这个时候,几位什长才反应过来要把这突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拦住,喊的话都没一点气势,刚要有动就被一声爆喝吓退。

  “勤君扶王,君王侧传昭王令,挡我者死!”谢安士亮出金牌,径直入了大门直入议事堂,没人敢上前阻拦更没人敢验明真假。

  议事堂中,知县李杆、县丞、主簿、县慰、典史以及几个百夫长,还有几个有名望的强豪土绅集在一起惶惶不安,就是没人到外面指挥坐镇。

  一百夫长见突然闯进来一人,惊怒间拔刀就砍,却谢安士一拳轰碎了脑袋。

  几乎是同时李杆拍桌而起,“大胆,谁让你进来的……!?”

  可看到那付惨状,出口的话硬生咽了回去。

  谢安士不想跟这些官僚多废话,以势夺人手一甩金符飞了出去扎入木桌足有一寸,“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那是什么?”

  桌子可是铁梨木做的硬度比生铁,光这一手功夫便震住了在场所有人,再看金符之上“君王侧”三字,更是压得所有识得这三字分量的人膝盖都直不起来。

  县丞首先咕咚一下就给跪了,“卑职拜见大人。”

  主簿、县尉、典史也陆续的跪下行礼,李杆认得谢安士,但也只是迟疑了一下便行跪礼,见君王侧金令如见君王不由得他不跪,其他士绅不明所以但见县太爷都跪了也慌忙下跪。

  “辽东平律王昭令,着溏水县知县李杆马上发兵平定贼乱,另开仓拯灾,不得有误。违令畏缩者,当入正法司,行斩诀!”

  “……下官李杆接令‘!这,谢大人下官已派兵出去平乱捉贼了,但情况尚不明朗,此时开仓是不是?”李杆为谢安士气势所摄,加上情况着实危险居然提不起半点油滑腔调。

  “五百民壮手里捏着三百,你当你手底下的民壮是百战精兵啊!二百对两千你带兵去给我打打看。蠢得像头猪,胆小的像老鼠!”谢安士对着李杆就是一阵臭骂。

  李杆被喷一脸口水也不敢擦,只是连声应是,“是是是,下官马上将剩余的兵都派出去。”

  “蠢货,全派出去谁守县衙?留兵五十,其余到城东支援袍泽。”厌恶归厌恶这些家伙现在还不能死,“谁是百夫长?”

  一个年岁稍长的首先开口,“是我等!另外还有他。”

  他是指那个被一拳轰杀的。

  “畏战不前者,他就是你们的下场。杀敌有功者平津王有重赏,该怎么做,清楚?”谢安士眼光从几人身上扫过。

  恩威并施,那敢不从。

  “清,清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