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你儿子我埋的
绿水绕青山2020-06-01 09:263,425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领兵的窝废,有再好的兵也没用。

  谢安士随手取了一个百夫长你硬弓五箭射翻六人,一声令下二百五十名民壮主动出击,用勾镰抛线拆掉路障在几位什长的带领下向百余名贼兵发起冲杀。

  一次齐冲下来发现看似穷凶极恶你贼兵也不怎么样嘛!一刀就倒,对方的劣质刀剑砍到身上连皮甲都没破开,更别说木棒与竹矛了,顿时胆气大了不少,领着民壮营气势汹汹的冲向城东。

  谢安士看得直摇头,杂兵就是杂兵打顺风仗无往而不利,一旦碰上硬点子恐怖马上就得溃逃,希望那个李捕头能压得住阵。

  “李杆,我看那些士绅你家仆庄丁也有不少,你出面让他们也出出力,他娘的平时欺压良善,一出事就缩起来。”

  地头蛇让地头蛇去处理最合适。

  “好的大人。”

  李杆现在乖巧得像个宝宝,谢安士说什么他照办什么,那有半分莽青山上初见时豪横的官威。

  李杆贪,怕死,但也是个有手段的平时积威不俗,一番话下来,几个豪强士绅乖乖交出用来保命的家仆庄丁,几家一凑足有一百多人由县尉带着往城东而去。

  “大人,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撤了?”李杆跑回来小心的问。

  “撤!往哪撤?溏水县就两个出口,城东城西,东门打成浆糊,西门一通莽青山一通驻军重镇兴城,莽青山几千难民正在涌向城来,不想着开仓拯灾倒想着逃跑。”

  “贼兵势大,我等前往兴城求援不是更好。”李杆的小算盘打得噼啪响,没了三百民壮保护他现在慌得一枇,早点溜最好。

  “你身为一县之长,别人能走唯独你不行。五百民壮足以扫清两千乌合之众,开仓拯灾这件事就算平下了,你这么急着逃,是不是还知道些什么?”谢安士双眼眯了眯。

  这双如狭长如刀刃的眼睛,锐利似刀的眼神刮得李杆冷汗涮涮的就出来了,“没,没有,绝对没有,下官知无不言。”

  “如此最好,让我查出来官匪交结私通外贼,正法司周公子可还没走,什么下场你明白。”

  李杆不知哪来的勇气大喊一声,“下官,忠心可昭日月。”

  谢安士冷笑,“那当然最好了,典史何在?”

  典史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大人有何吩咐?”

  “会骑马?”

  “会。”其实就练过几次而已,可他不是傻子,这个时候问就是让他去兴城求援。

  “带上金符到兴城调兵!”谢安士不确定这金符能不能嘘过兴城那帮人,但总归要试试,顺便能定下李杆这帮人的心。

  “是,卑职绝不负使命。”典史之中大喜嘴巴差点没裂到后脑去,使出吃奶的劲拔出金符蹬蹬的跑了。

  李杆苦拉着脸眼睛转了转,“大人,下官有一犬子在外居住怕有不测……”

  “不用去了,他死了。”

  县衙太醒目了,出不了城随便找个地方藏着都比在这强,李杆只是想找个借口开溜而已没想到,“……!大人莫开玩笑了,您又不认得犬子。”

  “不认得,不过有人说是,我亲手埋的。”

  “呵,呵呵呵,别人说的那能做准。你别听别人糊说,我不信!”李杆双眼瞪得滚圆血丝弥漫。

  “信不信由你。别说我以势欺人,想你儿子安全最快平乱便是最佳选择,自己想想吧。”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谢安士真不算是好人,至少好人不会利用别人的儿子要求人家怎么做,而且这个儿子还是他杀的。

  不信归不归,但心里已经咯应上了,像压了块石头一样。可能真的因为被这非常突然的消息打击到了,李杆居然真的打消了找各种理由逃跑的想法,“能带我去认一认吗?”

  “当然。”

  “朱主簿,开仓放粮!”

  “大人,可,可那粮仓。”朱主簿欲言又止眼角直瞟着谢安士。

  李杆几乎是吼出来的,“与你无关,还有多少放多少。”

  “平乱有功,必能将功补过,到了上面自然有我帮尔等说话,要想一路走到黑我也不拦着,反正死的不会是我。”

  谢安士现在反而稳定了下来喝起了茶,事已成不急,不急。

  事到如今还能怎么样?

  朱主簿取了库所钥匙与李杆亲率五十民壮一起到了库所开仓运粮。

  谢安士自然也是要跟着去的,等打开了库所才知道这两人为什么一直在避开开仓一事,若大的库所本应屯有粮食万石以上,现在粗略一看,还有几百石就不错了。

  “哈哈哈哈~,可以啊,还剩着点!要是一点不剩我要替你们说话也做不到了。”谢安士哈哈大笑,用力的拍着朱主簿的肩膀,“通通搬到西门去。”

  民壮不待李杆下令乖乖的照办。

  朱主簿疼得呲牙咧嘴的却硬是陪着笑,脸色那叫一个丰富多彩。

  “最少还缺一千五百石,你们自己想办法补上吧,我先去西门。”谢安士挥了挥手走了。

  李杆突然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周公子对我客气不是没道理的,你记住个这就行,至于我为什么是个下人打扮,嗯,其实是没有一件合适的衣服!”谢安士头都没回。

  这句话在李杆听来,其中有很多惊人信息,半晌才动了动身体道,“朱主簿,私仓里还有多少粮?”

  “五千左右!”

  “都运出来。”

  “……大人公子真死了?前几天还见着公子上李主事那摧粮呢!”

  李杆突然扯住朱主簿,“你亲眼看到了?”

  朱主簿不知道李杆突然激动什么,“那倒没有,只是在我这要了张摧交税粮公文。公子经常上门摧税摧粮的,又有正经公文在手,谁敢对他不利。”

  “你知道吗,那人就是就是李主事的上门女婿。”

  要只是上门摧粮他当然不怕,任谁背后有再强的势力也不会要他性命,因为他爹叫李杆,是溏水县最有权势的地头蛇,只是他是什么德性谁都清楚。

  李杆心里除了一阵冰凉还有一丝悲伤,他很意外自己还有这个情绪,说是父子,其实常年都没正经说过什么话,有也是因为要钱。

  朱主簿算是听明白了,李公子被君王侧的大人给宰了。

  “大人!不如我们?”

  “死就死了吧!先活过今天再说。”李杆长长出了口气,“对了,李老爷子宅子可还安好?”

  “老爷子在江边别院不在城里。”

  “准备一下,晚上去拜见一下老爷子!”

  “可现在城里还没……”

  李杆显得异常平静,“那是个能人,王良失算了,我也失算了,全听他按排相信今晚全城的贼患能平定下来。”

  “大人您!”

  太久了,朱主簿都不记隐忍、冷静下来的李杆有多么可怕。

  君王侧,君王的身侧这身份确实让人敬畏,可也不是无敌的,李老爷子在洛都官场沉浸了那么多年,亲王都拉下了几位别说什么君王侧。

  西门外,运出去的粮食被堆放成了五堆,各设五个施放点,一个点又有十名民壮负责发放与维持秩序。

  刚刚按排好,王朝图与李丰庆等五人从林子里钻了出来,吓得那些民壮拔刀举矛的。

  “别慌,自已人。”谢安士压了压手。

  “将军!”

  “王叔,如何?”

  “堵路而已容易得很。不过,难民中混有十几名山贼,引难民进城的估计就是他们,要不要提前宰了免得等会借口闹事。”

  谢安士摇了摇头,“不行,没有任何理由会让引起混乱的,敢借口闹口到时候再做处理,最好不由县衙出手。”

  “好,我们换成衣服。”

  不用多说王朝图一听就明白,但李丰庆却有些懵。

  “换衣服干嘛?”

  “别废话,照办就是。”王朝图脱了外套拿在手里往地上用力抽打,不一会儿便变得又脏又破,又把头发弄脏弄乱,咋一看与难民完全无异。

  “混进难民里去。”李丰庆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也是要扮成难民,当下跟三徒弟也就照办了。

  “呵,看来也不是光有个子嘛!我指给你们看的山贼可记得模貌?”

  “记得,记得。”李丰庆师徒记忆力还没差到一看就忘。

  “那就好,到底看我眼神行事。”

  “妥妥的!今天就当是你们三人出师的考验了,别给为师丢脸。”李丰庆信心十足,学了那么多年武今天可算是派上用场了。

  “师傅放心,这些恶贼敢搞事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有其师必有其徒,李丰庆三徒弟也不是什么软弱的。

  王朝图满意的点点头,带着三人又钻回了林子里藏好,就等难民一到混进队伍。

  四人刚藏好没多久便远远就看见莽青山方向一条黑压压的人龙往西城涌了过来,那气势让在场的民壮们腿肚子直发颤。

  “他们又不是来抢掠的慌什么。”谢安士一声冷喝好歹是镇住了场子,“抓好斗子,别总看自己的刀。你,你,你拿上铜锣到路口去,让他们排队领粮。”

  一百个怂的里面总有几个还能派得上用场的。

  有条不紊,就像正常的放粮行动一样,这就是一个好的领导者的作用。

  一直位于难民潮前头的一小搓人到了西门外分明愣了愣,这跟预想中的不一样啊!交头接耳了一下才继续往前走,此时在他们身后的难民早已越过他们冲向放粮点。

  当当当~

  “人人都有,排队领取,搞乱秩序者取消领取资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