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归乡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2,495

  溏水县

  提到李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李家有女初长成,及笄之时便有天人之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李青召的闺房也如外界所传,书韵墨香,幽静典雅。

  但是今天,书房里却满是萧杀的气息,这一切皆因书桌上的一柄刀。

  刀是军中常见的制式横刀,刀身只余半截且没有刀鞘,半截刀刃上满是缺口,刀把上隐约可见已经干枯成暗红的血污。

  李青召没有看刀,怕看了再也不能安心于书画。看的是拿中手中的金制鱼符,正面阳刻“君王侧”三字,背面阳刻“皇天后土”四字。

  这东西好像更让人不安心!

  “十年了,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床上静静的躺着一位与她年岁相仿的男子,刀眉紧锁,那怕是于晕睡中也没有放松过。男子正是李家的倒插门的夫婿谢安士,说来好笑,这好像是他第一次睡在床上。

  十二年前,抱着一个女婴来到李府卖身的少年现在变成了满身带着铁血的男人,要不是额头上那道伤痕还有身上李府的身份木鱼符,谢安士很大机率会被扔到乱葬岗去喂野狗。

  贴身的丫鬟在房外敲了敲门道,“小姐,李家公子又来了!您看怎么个处理好?要不要通报给老爷知晓。”

  李青召把金鱼符小心的贴身藏好,“阿爹才刚喝了药睡下,别去吵醒他,把李公子带到花园凉亭处,我稍会就到。”

  “是,小姐。”

  溏水县多是李姓,李公子便是李县太爷之子,名唤添一,以求更上一层楼之意。可惜上面胃口实在是有点大,打点多年,县太爷还是县太爷。出身也算是名门,可惜是个浪荡货色,不学无术,能耐除了欺男霸女,也就是带着狗仗人势的庄丁上门摧收税银了。

  李青召收拾了一番后才慢悠悠的踱到花园,刚到花园就看到浪荡子正在毛手毛脚的调戏丫鬟春兰。

  “李公子久等了。”

  丫鬟春兰又羞又气,看到自家小姐来了得脱魔掌,低着头抹了抹眼泪,跑回去添加茶水。

  李添一自以为潇洒的一挥折扇,“嗨~!青召小姐这样的美人儿,别说这么一小会就是等上十年我都愿意。”

  “李公子你是有家室的人,我也是有夫之妇了,还请李公子注意下言辞,免得受人口舌影响到令尊的声誊!”

  这种情况李青召已经习惯了,应对也更加平静。说实话,如果可以李青召绝对不会见到这种人,简直污了眼。但是现实又不允许她不来见。李隆昌年老多病,弟弟尚年轻且在外求学,李府在十年前就基本由她掌事了。

  李添一脸色一暗但没发作,他垂延李青召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还是隔着日子来,现在几乎是天天找借口上门。

  主人不出声,家犬倒是很会察言观色,顿时义愤填膺大声喝斥,“哼!公子能看上你是你的福分,别不知好歹,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都人老珠黄,还是一个寡妇,这些年不是少爷帮着照看府上的产业,李府破落了,装什么清高!”

  是啊!越照看越败落。

  李添一拍桌子腾身而起,“闭嘴!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滚下去!”

  “是,是!”狗腿子双簧唱完立刻缩起头站到一旁,尽量让自己更卑微一些来衬托主人的高大。

  “是我管教无方,回去就好好惩罚这个狗奴才给青召小姐赔罪。不过,青召小姐也别嫌话糙难听,十年了,那个倒插门的估计早就被切碎喂了蛮族的铁狼骑了!女人最美好的年华还能再经得起几年等待?”

  都说县太爷的公子不学无术,现在看来也不尽然,至少演技还是不错的,这苦口婆心劝说的样子让不知道的人真的以为这是个好人。

  李青召只觉得这人脸比路边的牛粪还让人恶心,“君子不问寡人事,我的事不敢劳烦公子费心。有事请说事无事请出门左转!”

  “你~!”李添一气极反笑,“呵~!好,很好!既然如此今日只谈公事,府上那三千石税粮请即日上石。”

  “三千石!李公子你是欺我目不识丁么,官召上明明写着三十石。”

  “哦!差点忘了青召小姐可是远近闻名的才女,跟百花阁那些只会骚首弄姿货色不一样。阿狗,十字加一画是个什么字呢?”

  阿狗,那个奴仆的名。狗,黄狗的狗。但他坚持说是苟且偷生的苟字,只是少爷酒醉记错了字。

  “呵呵,好像是千字。”

  李添一阴阳怪气说道,“对咯!没白挨那几鞭子。奴仆永远是奴仆,不该学的别学,学了也改变注定的命运,是不是啊青召小姐。”

  李青召想不到这人能嚣张到这种程度,改官召和欺民可不是一个性质,“私改官召,你就不怕王法吗?”

  李添一最不怕别人跟他讲王法,“王法?老子的老子就是王法。青召小姐,你还是想一想怎么交足三千石税粮吧。另外,每户抽丁一人充军,令弟今年几岁了?”

  “什么!?”

  李青召惊怔当场,对她来说这无异于晴天霹雳,三千石粮食还能咬咬牙交上去,充军呢?难道让谢安士再代李家去充军?她做不到。

  十年前十五岁的谢安士与李府做了个交易,这一去就是十年之久。

  李青召定了定神,才发现这不合理,也不合役法,“李公子,该去的应该是你吧!”

  李添一此时眼里全是占有欲,“有时我真的很羡慕,甚至嫉妒你的才智!对,猜对了,是我。溏水县姓李的有很多,但是县太爷的儿子只有一个!所以,你明白的。这种事你家做得,我家更容易做得。”

  难道这就是报应吗?李青召心如死水。

  李添一看见威胁起了作用,一把抓住李青召的手臂说,“当然,替死鬼会不会找上你家就看你的态度了。”

  “放开!”李青召一惊就欲挣脱,但一介柔弱女子那挣得开魔爪,只能大喊企图引来家仆注意,“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嘛?”

  “当然是做一些蹭加感情的事了!你是我的了。”李添一兽性一起,把李青召推倒在茶几上就想当场满足多年来的欲念。

  “救命啊!”

  “小姐!”回来的春兰看见这一幕顿时大惊,“放开小姐,不然我喊人了。”

  “蠢货,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吗?”李添一瞪着兽眼怒骂。

  阿狗立刻像条恶犬般扑了出去,一把勒住欲叫喊的春兰,可怜的小丫鬟像被巨蟒缠住的小鸡仔一样,眼珠子都快翻白了更别说叫喊了。

  “救~!”

  啪!!一个大耳光子就扇了在脸上,顿时眼睛一黑头脑发晕,李青召几乎绝望了眼泪不争气的往外流,这花园平时少有人来,难道清白就要就此被沾污!

  这是她惊晕过去前的最后念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青召骤然惊醒,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被褥,一看衣服,整齐如初!

  “是恶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