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绝望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2,338

  谢安士是被饿醒的,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觅食,没想到吃食没寻着,倒看见自己名义上的妻子正在被欺负,这谁能忍,上去直接捏死。

  那人死的时候好像有点不敢置信,他是谁来着?看衣着应该出身不底,可惜是个弱鸡贵死贵脖子一捏就死。他刚才还想说什么来着?算了,管他呢,还正都已经杀了。

  “梦!这是现实。”

  谢安士边往嘴里扒拉饭边含糊不清的说着,“你大葱蒜(打算)懒掉我的酒名(救命)恩情吗?”

  “啊~~!”房里惊现陌生男声,惊魂未定的李青召顿时被吓得惊叫。

  “现在才知道叫!十年不见,脑子莫不是长傻了?”谢安士放下碗筷走上前去就揉李青召脑袋。

  李青召这才看清楚是谢安士,顿时又羞又尴尬,“你这浪荡子,满手油脏死了,拿开!”

  “原来没傻啊!那好,救命的工钱给结一下,夫妻价,就给你个半折吧,五十两,概不赊账。”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李青召没好气的道,“这么说那不是梦了!”

  “废话!”

  李青召忽然意识到一个很大的问题,“那李添一呢?”

  “那牲畜原来叫李添一啊。宰了,怎么了?”谢安士轻描淡写的说道,就像宰的是一只鸡一样。

  “宰,宰了!真的?”

  “嗯。肚子饿,没力气做处理,尸体现在还扔在猪圈里,不信你可以去看看,省得说我骗你工钱。”谢安士突然发觉名义上的夫人脸色不太对,“等等。你的贞节保住了,怎么好像有些不高兴呢?难不成你想给我带绿帽!”

  完了!李家彻底完了!

  李青召得救了,但得救的那份喜悦还没来的及表现在脸上,就被击得粉碎!活了又马上要死了,而且是死得很惨的那一种,还不如直接死了的好,你说你救我干嘛?再死一次吗?带着全家一起死的那种!

  是,李家算得大户,那也只是几十亩地的大户而已,没权没势,在李氏家族中也只是未枝而已。

  李添一说得没错,溏水县就是他家的天下。

  李杠不仅是知县,还是李氏宗族的族长,宗族的人基本都以他为马首;官家,乡俗,法与理都由他一人说了算。

  多年来李杠就对在处理族务上与他对立的李隆昌心怀恨意,明里暗里动了不少手段意图整垮对手。这也是李府为什么让谢安士这个外人入赘的原因。

  因为李杠的施压溏水县没人敢娶,更没人上门。

  现在,独子死在心心念念想整垮的对手家里,无论任何原因,李府绝无幸存的可能了。

  怎么办?怎么办?你不是号称才女吗?想办法,一定有办法能救下李家的,一定能!死无对证,毁尸灭迹。

  灭门的危机形成巨大的压力,迫得平时只醉心诗画的李青召居然想到了毁尸灭迹这种事。

  谢安士看着抱抱脑袋脸色苍白的李青召说道,“你好像很苦恼。”

  “不,是绝望!李家要灭门了。”

  “灭门!你得罪谁了?”

  “得罪谁?你把知县的独子杀了,你说得罪谁了?”

  “我也不知道他是知县的儿子啊。不行,五十两亏了,你得给二百两才行。”

  李青召被气笑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要钱!罢了,你当时也是为了救我,就当是还李家欠你的。你赶紧逃吧,逃得越远越好,这些钱带上,应该够你养活小弟与安言了。”

  谢安士看着首饰盒里的金银珠宝,“我去!土豪啊!我十年攒下来的军饷都没这么多!”

  李青召到了此时居然觉得这人忽然可爱了起来,“别流口水了,都是你的,两个小的在书院周先生处住读,春兰带你过去。快点走吧,再晚怕是一个也别想走。”

  “你不走?”

  “我要留下来陪爹爹,况且不一定会有事。”李青召说这句话时得心虚,李杆没事也能让你变有事,有事能让你变大事。

  谢安士认真的看着李青召,忽然轻笑,“呵~,果然是越大越傻。不就是杀一个作恶的纨绔子弟么,安心啦!万事有我在。”

  不知道为什么,李青召听到他的话真的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这十年你过得怎么样?”

  谢安士淡淡的道,“没记功没升迁,命还在。”

  十年沙场浴血,就是这样轻描淡写吗?还是你根本不愿意跟我多说。果然,你我的距离还在。

  李青召捏着怀里的那块黄金鱼符,思绪万千,这东西应该很重要,你为什么连问都没问?是忘了?

  “钱先存你这了,我去把咸鱼处理掉。”

  谢安士说完出门而去,李青召则抱着首饰盒子怔怔的直发呆,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这一天发生的事对她造成巨大的冲击,一度差点崩溃,最终还是被那个有名无实的家伙救了。

  而此时,溏水县的土皇帝,李杆的府邸大门外。

  门卫㬓了㬓两位来客的木制腰脾,冷笑道,“哼,木牌子!知县大人也是你们想见就见的,滚远点,否则定你们个图谋劫掠的罪。”

  唐审抹了抹鬓角上的长刘海,“所以说乡下人没见识!傻大个你说怎么办吧?”

  “我叫牛大郎,不叫大个,你脑子是不是受过伤,记性这么差!”牛大朗强调过很多次了,搭档就是没记住自己的名字,向脑子肯定不太好。

  唐审一窒很无奈的道,“对,对,是我脑子不好,你能不能先把正事做了。”

  “你也能做啊!干嘛非得让我做?”

  “我脑子有病行了吧!”唐审严重怀疑大司令就是为了不让自已装逼才派牛大郎来的,明明就是一个打脸狗眼看人低的环节,现在打的却是自己的脸。

  牛大郎无奈道,你“早说嘛!不说我怎么知道。”

  门卫还从未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居然敢在知县府门外吵架,一声怒喝,“喂~!你们当这里是菜市场么,来人啊,给我捆了。”

  恶犬饿狼们早就等着这句话了,立刻扑了上去,水火棍专朝脸面招呼。

  看似铁憨憨的牛大郎眼神骤变,一双簿扇大的手向前一探,两个恶仆被捏着头轻轻松松的提了起来,脑壳当下就陷下去;再飞起一脚,门卫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被盖了一只大脚印,接着身体像腾云驾雾般直飞了出去,撞开府门后摔得人事不知!

  “以下欺上,正法!

  正法!正是两人腰牌上的两个字,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就地正法的正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