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正法司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2,234

  “嗯嗯……!啊啊……!”

  李杆挺着大肚腩正在努力耕耘,而他的第八位小妾正努力的配合着表演,满足着那早已不存在的雄风幻想。

  轰的一声巨响!

  吓得李杆好不容易提上来的药劲消散得空空荡荡,气急败坏的他朝外面怒吼,“废物,废物,那个不知死活的敢来衙里闹事,把他拿了丢到狱里喂老鼠。”

  李捕头本来安安静静的在外面听那着那旖旎的声音,幻想着啥时候自己讨上婆姨后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被突然的巨响吓了一跳,又被顶头上司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只能炴炴的起身出去查看情况。

  等到他来到大门处,发现门外门内横七竖八的躺着一众门卫,哀嚎馨不断,轻的头破血流,重的手腿都变形了,有三四个倒霉蛋更是没了声息。

  而闯入的两人一个熊一样的高大壮汉,一个翩翩公子连衣服都没乱。

  李捕头当即就想拔刀,但看到两人腰间挂着的木牌子后硬生生的把拔刀的动作换成行礼。

  正法司,刑部兵部奉皇命连合特设之部,主要行使的职责就是维护军纪,监察军职要员,对逃兵判将有就地正法之权而无需上报朝庭,同时也兼有敌刺探敌国军情职责,这些人来小小的溏水县做什么?

  唐审略带可惜的说,“哦!这还有一个长着人眼的。”

  牛大郎,“一并宰了吧!”

  “咳咳~!”李捕头被一句话差点呛死,“不知两位大人光临,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实在是死有余辜,小人给您赔不是了。”

  “别,大人这称呼我们可当不起,我们可没正式的官职,只是司内杂役,是白丁。”唐审虽然这么说却完全没有避开跪礼的意思。

  “在小人这您就是通天的大老爷。”

  “额~!我果然还是受不了马屁。”唐审有些恶心的抖了抖身体,“起来吧,让李杆来见我。”

  “大人请稍候。”李捕头起身一溜烟的跑回内庭,呯呯的敲李杆的房门,“大人,坏了,坏了……。”

  李杆一再被打扰性致,顿时暴怒衣服也不穿,打开房门指着李捕头的鼻子一阵臭骂,“废物,不想干了是吧,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最好给我个合适的理由,否则明天就滚回老家。”

  小妾衣衫不整的一边帮李杆顺气一朝李捕头抛媚眼,“大人,您先消消气别气坏身体了,穿上衣服免得失了仪态。”

  李捕头装作没手见,“大人,来的是正法司的。”

  “老子就是法,什么正法……正法司!你没看错?”李杆的嚣张气焰瞬间就被浇了个通透,刚刚涨得通红的脸色透着花白。

  李捕头真担心他会咯噔一下就躺了,“正法司,千真万确。”

  “来,来了几人?有没有文官。”

  “两人都是高手,兄弟们死伤不少,据他们自称并非官身。”

  “呼~,那还好,那还好。”李杆松了一口气,“嘿嘿,宝贝儿你先回,老爷我先处理一下公务。”

  “哼~!”小妾儿貌似不满,却走的那个痛快,走得太快以至于差点摔倒扑到李捕头怀里去了。

  李捕头下意识的扶了一把,转念一想不对,这可是大人的女人连忙松手。

  还好李杆刚刚被吓得不轻,并没注意这些小动作,“快与我一并去欢迎贵客。”

  “是!”

  李杆急赶慢赶出了内庭来到客厅,只见两人已经自行落坐,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喝茶了,旁边的侍从比服侍自己还服帖,水果糕点什么的放了一桌子,李杆又松了一口气,总算有个精灵的。

  “呵呵,不知贵客上门,冐犯之处还望见谅,实在是乡下奴才没见过大世面,才得罪了两位。”

  唐审屁股都没抬一下,“李杆,李大人,你这客厅挺豪华啊!”

  “呵,呵呵,只是……!”

  牛大郎拿着装糕点的盘子,一盘一盘的往嘴里倒,“唐审,咱不是来看房子的吧!找公子才是正事,你这脑子就是不好。”

  唐审这个气啊,不先装装样子敲打敲打地头蛇怎么能让他尽心尽力帮忙,“咳咳……!”

  不用李杆说话,李捕头识趣的退出客厅,接下谈的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敢,不想知道。

  一把锄头扛上山,埋一下过度装逼被一脚踹死的兄弟。

  “小六子啊!早知如此我也不能死皮赖脸的求这个职位给你了。都让你莫装逼莫装逼,现在好了,明年坟头草估计都能割了当草席了。”

  李捕头把酒撒入泥土,默默的发呆,跟上一个主子就豪横那是不行的,要豪横还得自己够强大。

  “这位兄弟,你这埋的谁?”谢安士扛着打成卷的草席儿从旁边经过,看着地上的锄头便停了下来。

  “一个死了都没人哭的可怜虫。”

  “不是有你嘛,比那些横尸荒野的强多了。锄头借借呗,忘带了。”

  “用吧。”

  谢安士脚一勾,就把锄头勾到手里,两条咸鱼放旁边便开始挖坑,“介不介意做个伴儿?”

  “我这兄弟,窝囊,没朋友,没亲人死了有个伴挺好的!这是你亲人?”

  “李氏不都是一个宗族吗,算是吧!”

  “也是个窝囊?”

  谢安士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挖出了一个坟,把两咸鱼拉进去一埋了事,“哎,人啊死了都一样,别管生前多风光,死了能躺的地也就这么大,养肥的是草木。”

  “所以要活得更像个人!”

  “这个世道,人有时候还不如一条狗,想做人,难!”

  李捕头很意外的看着谢安士,“这位兄台,我观你岁数并不大啊,怎的说话如此苍桑!”

  “你去北方看一看,也会有这个想法。”

  “北方!俺自幼随父母迁居溏水,倒是忘了故乡的模样了。兄台刚刚从北方回来,可否与我讲讲那里的模样。”

  “有酒没?”

  “哈哈,兄台真是个性情中人。好的买不起,不过刘家那小酒肆的参水青培酒倒是管够,不嫌弃的就一起。”

  “酒就是酒,贵贱由人,何来嫌弃一说,走起。”

  就这样,两个莫名其妙的人,莫名其妙的在一起喝了一夜的酒,然后第二天忘了干干净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