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赘婿难当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2,250

  李青召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了,这一觉睡得异常踏实,深秋的太阳晒进房内,暖洋洋的令人非常舒适。

  谢安士正在吃包子,一口一个几乎不用嚼,“醒了啊,刘姨做的包子还是那么好吃。”

  为什么每次醒来都看到他在吃东西!还有这吃相,饿死鬼投胎么?李青召这么想着,唤了春兰提了温水便起身梳洗,以前洗个脸也会把他赶出去,可能是年岁渐长的原因,现在反而无所谓了。

  李青召看到谢安士吃得满嘴油的就不喜,“早膳为何吃肉包子!”

  “太阳都晒屁股了还早膳。”

  “粗鄙之词!”李青召夹了一个包子吃了两口实在没胃口,叫春兰熬了碗青菜粥慢条斯理的吃着,“对了,那个处理好了?”

  “做成肉馅了!”谢安士把李青召吃剩下的半个也吞了,感觉还不够,转头便向春兰要吃的,“给我也来一碗呗。”

  李青召看着桌的包子大惊失色,“肉馅!呕~!”

  “哈哈哈哈~,骗你的啦,埋在乱葬岗呢。”谢安士恶趣味的大笑。

  李青召狠狠的瞪了某人一眼,“以后再敢开这种玩笑给我滚去睡猪圈。”

  “额~!”谢安士想不到开玩笑开过来了,为了不受一天白眼,当机立断认怂道歉,“我错了。”

  “……!变脾性了,你该不会是冐冲的吧。”

  “那些都无所谓啦,你看我都道歉了,今晚是不是让我上床睡,地上怪凉的。”

  李青召闻言羞怒交加举手就打,“登徒子,你想得美。”

  “哎哎~!不行就不行,别动手啊!”

  春兰看到这一幕识趣的退出了房间,刚合上房门就看见李隆昌柱着柺被搀着正往这边走,只得又开门,“小姐,老爷来了。”

  “那我避避。”谢安士不想见到李隆昌,那老头一直就对他没好脸色,以前就经常天天捂喳。

  李青召在这件事上却极为维护谢安士,因为选谢安士为夫就是她自己的决定,“坐着!”

  “哦!”谢安士老老实实坐回去。

  说话间李隆昌已经进了门,李青召迎了上去搀扶,“爹,身体可见好。”

  “死不了。”李隆昌说话间是看着谢安士的,“不打算告诉我?”

  李青召应道,“刚想过去给您请安来着。”

  “哼!”李隆昌冷哼一声,“想不到你还能活着回来,都说命贱的东西更能活,以前不信现在我信了。交易结束,明天离开。”

  李青召皱眉,“爹,嫁鸡随鸡,你要他走我也不会留!”

  李隆昌就是看不起谢安士一介流民的身份,十年军伍居然没捞到一丁点儿官职更让他看不起,“你这丫头怎么这么轴,本来就有名无实,而且还有大好青春,以前是没得选,现在不能由着你任性。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溏水县的人不敢要,府郡的却有人抢着当我李家夫婿呢,怎么着也轮不到这小子。”

  谢安士早就习惯老丈人这脸色和话语了,竖起小指头挖耳朵,“十年了,还是一模一样的话,啧啧,我就懒这里不走了,你赶得动我吗!”

  李隆昌气急败坏指着谢安士,“你看看,你看看,真真是无懒,那里配得上李家书乡门第。”

  李青召不为所动,“爹,书香门第护不住你我。”

  “……气死我了!”李隆昌气得一砸手杖,甩手而去。

  谢安士大笑,“哈哈哈哈~,老爷子身体看来硬朗得很嘛!”

  李青召扔了个白眼,“笑,还笑出来,都快被扫地出门了还没心没肺的。”

  “不是有你嘛!我担心啥。”谢安士理所当然的接受了媳妇的庇护。“不过,你其实不用如此的,老头儿说得对本来就有名无实。拾儿大了,出了李我依然能养活她。”

  “我说过,不用走!”李青召语气微有愠怒,“今天刚好休学,跟我去周庐接他们吧,春兰去备马车。”

  “是,小姐。”春兰应声自去安排。

  谢安士其实真不懂李青召到底在坚持什么,既不愿意把夫妻的名份坐实又不愿意把谢安士赶走。

  ……

  莽青山。

  周庐。

  周重原是落第寒士,但在溏水县却富有名气,文词字画极佳,听闻连郡府的一些大人都会来求一两副字画,或是请其出山,但他却在莽青山下结草庐作起了私塾先生。

  起先收的都是些平民子弟甚至是流民的孩子,但人的名声有时想藏也藏不住,听闻周先生结庐教学,一些有地位的富贵人家居然也愿意让自家子弟到那里学习。

  为了让自家孩子学习能舒适一点,富贵人家出钱,穷人出力愣是把草庐变成了一套不大不小的山下庄园。

  谢安士赶着马车听着李青召言词之间对周重甚是敬重,不免多想,一个落弟书生凭什么让权贵们亲顾茅庐,不是欺世盗名之徒就是有真学识。

  “可知此人背景?”

  “不知!”李青召虽然聪慧但毕竟也只是地主家的傻女儿而已,就算想知道也并没有条件。

  “有意思。”谢安士笑了,“……!这里怎么这么多周庐?”

  李青召满头问号,周庐这一间哪来的这么多?撩开幕布一看顿时气结,“你个笨蛋,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周先生的是庐舍这是流民结的草房!……不过,上次来并没有如此规模啊!”

  谢安士一扫四周就知道这些流民是从哪里来的,“北方来的。”

  “北方!”李青召一愣,“不是打了胜仗吗,为什么流民却更多!”

  “哼,那要看是谁领的兵了。”谢安士语气中充满不屑甚至是杀意。

  “……,你到底……!”

  一个几岁大的男孩子一手拉着一个更小的妹妹一手捧着破瓦片当碗伸长了手乞怜的道,“大人,小姐行行好吧!”

  谢安士面无表情照常驱车,仿佛路边那两个快饿死孩子只是两棵枯草而已。

  李青召轻声道,“停。”

  谢安士知道她要做什么,“我劝你别这样做。”

  李青召从未如此生气,顿时怒喝出声,“做人怎能如此冷血,别忘了你兄妹当初的镜遇。停下!”

  谢安士无奈道,“……!好吧,这可是你自己的决定,出事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