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周重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2,344

  因为不曾见过黑暗,所以才信奉光明。

  ……

  两个苦难的小孩子,能有什么事。李青召下了马车,从春兰处接过十几文钱放到了那个破烂的瓦片里,“拿去买点食物吧。春兰,把水袋给他们。”

  “你会害了他们的。”

  李青召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谢安士只能乖乖闭嘴。

  春兰从车上取下来一个水袋,“给,要疼妹妹哦。”

  “谢谢姐姐,谢谢姐姐,谢谢~!”男孩只想讨点剩菜剩饭没想到居然碰上了个大善主,高兴得按着自己妹妹的头不住叩头。

  谢安士看见春兰拿给两个小孩子居然是自己的水袋,心里不满的嘀咕,当然也只敢嘀咕。

  路边的流民远远不止这两个小孩子,一看见有人布施立刻围向了马车,嘴上念着好手伸得老手,面黄肌瘦,衣裳褴褛的像一群地狱里的饿死鬼正拼命的企图把上面的人拉下去啃食。

  李青召那里见过这个景象,顿时被嘘得脸色苍白。

  “小姐你快回马车里去。”春兰毕竟也是跟着父母逃难过来的,多少还有些胆气拼命护着李青召爬上马车。

  钻进车厢的李青召还有些发怵,“他们?!”

  谢安士看见李青召的样子有些想笑,“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李青召白了他一眼,“还不想办法!”

  “围得水泄不通的,撒钱开路吧。”其实要出去也不难,但是谢安士不想动手,反正钱不是自己的不心疼,让这位大小姐吃一次教训也好,好人不是随便就能当的。

  李青召问,“春兰,咱们还有多少。”

  “十贯!”

  “拿两贯,把线扯烂了撒出去。”

  春兰有些肉痛,“可这是给周先生的润笔。”

  “以后再补上吧。”

  噹~!

  噹~!

  就在春兰将要撒钱时远处传来了两声清晰的锣响,围住马车的难民像听到了什么天国之音一样,全都一窝蜂的往传来声音的地方跑。

  李青召虽然疑惑但也庆幸免了破财之灾,那么多难民鬼知道两贯够不够。

  谢安士道,“看来是有人施粥了。”

  “施粥!这里远离县区,难道是周先生!”

  “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谢安士驱着马车随着人流往前又走了五百米,只见一个简陋的草棚前挤满了等待施粥的难民,难民们眼冐青光死死的瞪着三口冐着热气大铁锅。

  一个身披儒服,扎着竹冠的白面俊秀男子正在安抚焦燥的难民,“别挤,别挤,粥量充足,都会有的。阿福发粥吧!”

  谢安士终于知道什么叫鹤立鸡群了,那个人现在就是,“那就是周先生?”

  “嗯!没想到周重周先生学富五车还有救民仁心,不像某人。”李青召语气中的差别真的是非常明显,对前者满是敬仰,对后者满是鄙视。

  谢安士听着酸溜溜的,满是不屑的道,“切,不就是有钱的小白脸吗,有钱我也施粥。”

  “那你为什么没钱?”

  谢安士不禁一窒,“谁说我没有的,我的钱不就在你那里吗?”

  李青召根本就没听他说话,眼里满是小星星的看着草棚下忙碌的那个人影,“哎~!当初为什么不是周先生上门卖身呢?”

  “好啊!你果然想给我带绿帽。哼,信不信我离家出走。”

  李青召很嫌弃的直挥手,“走吧,走吧,我又没打算留你。”

  谢安士一看激将法没用干脆耍起无奈,“哼,你想得美,招上门的就得负责到底。”

  春兰看得直摇头,没前途。

  两人在耍花枪间前面却突然吵杂了起来,紧接着一个老人就被一个高大青年推翻在地,本就身残体弱加上饥寒腿一蹬就此没了气息,与老人同行中年妇人嚎哭不已。

  周围的人依然直勾勾的盯着窝炉,根本就没人多看一眼,比这种事更残酷的他们都习惯了,更何况是抢食,什么都比不上自已活下来。

  高大青年抢完粥碗就直接倒进了自己嘴里。

  周重可看不愦这种恶事,从粥棚出来指着高大青年就是一阵知乎者也,骂了半天发发这人根本就听不懂,只能改口,“好个恶汉,草间人命,你给我离开,粥棚以后不会再舍你吃食。”

  高大青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不给我,我就抢,有本事报官抓我啊!进了大牢还能有三餐簿粥喝,又有瓦遮头不比你这强。”

  “你,你,你……!看打。”

  周重是气极了,根本没考虑到自己是手无缚鸡之力,连一个吃不饱的难民都打不过。

  结果很明显,周重人没打中反而是被高大青年一脚绊翻在地,白色儒衣滚满了泥,腰间一块青玉也掉了出来,高大青年眼睛一亮,这东西拿了去典当了至少十两以上,那自己还用得着当难民吗?

  想到这里,高大青年一把抢起玉偑就跑。

  “我的玉偑!抓贼啊,抓贼~!”周重大喊。

  可惜!难民门大多数只是继续盯着粥窝,有心帮的也没那体力,一个照面就被撞翻,侍从阿福被挤在草棚里根本就出还来,眼看玉偑就要这样飞了。

  却见谢安士施施然的拦住了青年去路,“玉偑放下,饶你一命。”

  “给老子滚开!”高大青年不但不停下反而加速,对准谢安士的脑门就是一拳狠狠轰出。

  谢安士头一偏让过拳头,掌刀横砍切中脖颈,高大青年身体一软,像滩烂肉般呯的一声摔入泥地人事不知。

  谢安士看都没多看一眼,脚尖一勾把掉在地上的玉偑勾到空中,手一抓,入手温润质感明显,饶是他完全不懂玉的也知道这玉偑绝非寻常玉料所制,一个普通的落弟书生用得上这东西?

  “哈,哈~!”周重喘着粗气跑了过来,“谢谢这位壮士帮我捉住了贼人,否则我的玉偑就被抢走了。”

  “路见不平何谈谢字,周先生你的玉。”谢安士把玉偑递了过去。

  周重接过玉偑再次道谢,“这位壮士真的是谢谢你!”

  “很重要?”

  “……,嗯!”周重用手绢把玉偑仔细擦了一遍了才小心的放好。

  “叫我谢安士吧,周先生今天不教学怎么来此施粥了。”

  “安士!好名字!难民日多,吾实在不忍其餐风露宿,食木吞草果腹,其中孩童老人更有饿毙者众,故每日备了些簿粥。其实这便是今日的教课了,希望他们能懂。”

  文绉绉的,谢安士听得有些头大,但意思倒是还能听明白,这家伙是个傻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