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等困了
枕星月2020-06-30 11:042,109

  习惯了钢琴声伴着入眠,初雪那天迟迟没等到入眠曲,姜莳穿上靴子跑到家门口的行人道站在高处四处张望。

  隔壁灯是黑的,人还没回来。

  车库卷帘门落下,季承竹回头看见有一个女孩围着红色毛茸茸围巾,兔耳朵的毛线帽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他看。

  离得远看不清模样。

  女孩被他发现后,忙扭头跑回了家。

  一连几日都是如此。

  直到除夕,姜莳还等在花坛旁边,他这几日回来的越来越晚,她等得脚趾都冰凉。眼看人走近,愣是脚毫无知觉一步走不了。

  季承竹问:“你是我粉丝?”

  姜莳摇头又点头。

  低头仔细想了想,仰起脸认真地问:“我喜欢听你弹钢琴算不算粉丝?”

  可能她已经在雪地中待了很久,落在她眼睫上的雪花停留了很久才化。

  季承竹寡言,有些许的局促,想提醒粉丝早点回家,打了无数腹稿又被推翻。

  姜莳低头看着脚尖,声音闷闷的,自言自语,“你回来的好晚,我等的都困了。”

  说完,她把暖炉塞给他,又像往常一样跑掉了。

  委屈中带着鼻音,应该是冻得感冒了。

  季承竹看着女孩的背影,唇角微勾。

  翌日,学校晚会排练结束,姜莳趁月色赶回家,临到门前却发现钥匙丢了。碰巧隔壁有光,踌躇许久她敲响邻居的门,想从隔壁二楼的阳台借助工具翻回自己家的阳台。

  姜莳说明来意,他痛快答应,侧开身子让她进屋,顺手关上门。

  擦肩而过时无意蹭到他的手背,温度滚烫。凛冽的风呼呼刮着,她想,一定是她太冷了才会觉得对方皮肤很热。

  鬼使神差下,她回头问:“你今晚还会弹琴吗?”

  月色下的季承竹特别好看,清冷矜贵,肤色冷白。

  他摇摇头,声音很轻风吹即散,有种病娇美,“不会。”

  “你发烧了?”小心翼翼带着试探性。

  姜莳从他身上收回视线,离的近了才发现他额前的发遮住了眼下的一片淡青色,原本清澈的眸子布有红血丝,似乎很疲惫。

  “好像吧。”他声音沙哑。

  连自己生没生病都不知道。

  姜莳心揪起,跟在他身后到了二楼从阳台翻回家。

  阳台的雪已经飘落了厚厚一层,踩上去嘎吱嘎吱的。她没入黑暗里,打开卧室的灯,翻箱倒柜找出温度计,又啪的关掉,换上防滑的鞋子借梯子翻回了他家。

  季承竹已经躺在床上睡了,被子还没盖好,头发微乱,脸颊微红。

  姜莳秉承着不窥视不窥探的原则,眨巴着眼睛看着床上的人,碎碎念:首先,谢谢你能让我翻回家。其次,我是为了看你有没有生病才翻回来的,不是有意闯入你家。提前说声抱歉。

  测量结果高烧。

  床上的人胡乱扯被子,冷到微微发抖,眉头紧皱。

  姜莳帮他盖紧被子,“你家有没有退烧药?”

  自从爸爸走后她一个人住,也没想过备药。

  季承竹昏昏沉沉,没听清她说了什么,沉沉睡去。

  以防弄脏毯子,姜莳脱下鞋子,关上窗户和阳台门,用湿毛巾裹着冰块敷在额头上。片刻,她又一次奔入风雪中去买退烧贴和退烧药。

  回来后,她把退热贴贴上,喊季承竹喝药。

  季承竹睡觉很浅,脑袋晕乎乎的,不悦皱着眉头睁开眼,看到姜莳先是迷茫,声线略低,“你还没走?”

  姜莳把退烧药和水杯递给他,“你发高烧了,快吃药。”

  他不吭声,黑白分明的眸子不兴波澜直愣愣盯着她,吓得姜莳缩了缩脖子,“你吃了药我就走。”

  闻言,季承竹端过水杯。

  这句话太好使了,他巴不得她赶紧走。

  姜莳临走前,“我给你留了颗奶糖,嫌苦的话可以吃。记得哦,药一日三次,别忘了吃。”

  发烧时来的灵感哼的曲子当事人都不记得,更别提会不会有面世的机会了。

  这首未成品demo被她及时用手机录下当作铃声,一用就是四年。

  清晨,徐图图赶往剧组,姜莳乘了出租车顺利抵达节目组指定地点——N环外某郊区,推开车门一眼就看到烈日里扛着摄像机对准唯一一条大路的摄影师,她迎上去打招呼,不是对摄像头。

  仅有一条大路直达直播公寓,交通还算便利。

  米白墙面的复式公寓,后面是一片空旷的地。

  总体印象:很荒凉。

  但胜在空气清新,万里碧空如洗,每天这得多少二氧化碳?

  太阳炙烤大地,衣服全被汗水浸湿,就连地面似乎也冒着热气。

  “你好,我是程唤。”

  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把姜莳吓了一跳,她蓦地回头,看到面前的少年后礼貌回应,“你好,我叫姜莳。”

  程唤,她印象深刻。

  十八岁上过一档音乐综艺,而季神则是他的音乐导师。

  综艺第一季完后,他顺利出道粉丝众多并且签约到季神所属经纪公司星月娱乐。

  节目里季承竹走哪儿程唤就跟去哪儿。节目拍了三个月,除去睡觉时间程唤会被季神撵出卧室之外,程唤在季神身边待的时间绝对不少于两个月。

  当时观看节目可把她羡慕的,做梦都想魂穿程·小尾巴·唤。

  很难想象,季神这温温凉凉的性子是怎么受得了咋咋呼呼的程唤。

  这是所有竹子心中至今未解之谜。

  少年来到新环境,好奇心居于主导。

  程唤绕过姜莳抬步往公寓里走,还没走上几步就再也迈不开脚了,哀嚎,

  “艹,水泥房!为什么公寓里这么空!”

  导演正好听到屋外的动静走出来,把听到的话和眼前才二十出头的男孩结合起来,心里没缘由地咯噔一下。

  肿么感觉以后的日子好像有点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豆总想套路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豆总想套路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