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录下未成品demo
枕星月2020-06-30 11:042,082

  徐图图拍完夜戏从片场慌慌张张赶来,还很贴心的带了份吃的,此刻打量完姜莳坐在床沿忧心忡忡地问,

  “还有没有不舒服?”

  姜莳摇头。

  “真没有?”百般确认。

  “没有。”

  “好,那我问你,你怎么得罪的闵彤和林纤?”

  “手抖,酒泼出去了。”

  徐图图:“……”

  我信你个鬼。

  “我杯中的酒有它自己的想法。”姜莳眯了眯眼,唇角牵起一抹笑。

  “我之前怎么和你说的?在圈子里混别得罪人别得罪人,你听进去了吗?我知道你做人有底线,但为什么就不能忍一忍呢?忍一时风平浪静。现在可好,闵彤和林纤的粉丝集体攻击你,我恭喜你,你上热搜了。”

  闻言,姜莳点进微博,赫然看到带有自己名字的话题。

  有关今晚的事丝毫没提。内容净是从她的身世、家人入手,各种内涵歪曲抨击,什么私生女、靠金主上位、各种奉献××的小论文写的生动逼真,还有不少网友看得津津有味。

  “我是你的闺蜜,我知道你的为人,但路人知道吗?她们的粉丝会放过你吗?你再照这样的性格走下去,路人好感败光,以后真的要完蛋……”

  手机扔在桌子上,伴着声响滑出一段距离,转了一圈磕在桌子边缘。

  姜莳抬眸,眼中早已笑意全无,懒洋洋道:

  “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都还活着,这就够了。”

  徐图图轻轻叹了口气,她无话可说。

  空气静下来。

  姜莳趁徐图图不注意倾身去拿食盒,扑了个空。

  徐图图眼疾手快躲开姜莳的攻势,搬着凳子挪到床边,打开食盒自己吃了起来,用眼神警告姜莳,

  “炸鸡太油腻,你得养胃。”

  “那你过来干什么?”

  “诱惑你让你看着我吃,也是为了提醒你保护好胃。”

  姜莳气鼓鼓地躺下去,头蒙进被子。

  深夜放毒,徐图图你个罪人!

  吃了一半,徐图图冷不丁开口,“有匿名电话通知我去医院找你,我还以为是诈骗电话险些把人拉入黑名单了,没成想居然是季神的助理傅子远。所以,是季神送你来的医院?他对你说了什么没有?”

  姜莳没吭声,睡意瞬间清空,整个人精神起来,脑海中只回响‘季承竹’三个字。

  “依我看,你还是有机会的。当年,季神受邀参加校庆特意去后台看你,给你扎头发的那一幕,我可都看见了。虽然……”说了一半,注意力被推门而入的人吸引。

  季承竹去而复返,手里多了一份食盒,他看了眼鼓鼓的被子,对徐图图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轻轻离开。

  料人彻底离开了,徐图图拔高音量,“姜莳,这有一份热乎乎的粥,可香了,尝尝?”

  姜莳脑袋探出来,视线绕过徐图图落在塑料袋上。

  “你刚刚躲在被子里时季神送过来的,他以为你睡着了,就没出声。你看,时隔多年,他对你还是不一般。”

  “脑补这么厉害,你怎么不去写书?”肚子作响,是饿了,姜莳接过粥,温度烫手,她险些扔了出去。小心翼翼将食盒放在桌子上,才甩手,龇牙咧嘴,“烫死我了。”

  “烫你还不立马松手,因为是季神送来的,不舍得让它洒了吧。”

  “我没有。”声音微弱,否认显得很无力。姜莳垂下眸子,随着动作头发也从肩头滑落,遮住她的神情,“很晚了,你明天还要拍戏呢,你先回酒店吧。”

  “不,我要在这儿守着你,丢下你一个人在这儿,我岂不是太不够意思了。”徐图图浑身都在抗拒。

  姜莳:“那你和我挤一挤。”

  见姜莳掀开被子的一角,徐图图忙拖鞋钻进被窝,

  “我一直以为你和季神会在一起,没想到你居然悄无声息搬家了。房子卖出去了吗?考虑一下卖给我呗。我也想和季神做邻居。”

  “房子没卖。除了前段时间借亲戚暂住几天,一直空着。”

  徐图图愤慨道:“就你那些亲戚啊?对你冷嘲热讽落井下石的那些亲戚?你对他们这么好干什么。依我看,早点断绝关系了吧。”

  手机铃声适时响起。

  简轲的声音传来:“姜莳,你千万别忘了明天还要录制综艺,早点休息,别总是刷微博追星。”

  姜莳:“知道啦。”

  简轲是姜莳才聘请的助理,胜在敬业有责任心

  “导演名叫成远,成导的本意是先做一期试试水,一期十天,全程采用直播的形式。综艺主题打破明星光环,拒绝将偶像神化,途径就是穷了。没有剧本,内容灵活,任务丰富,条件艰苦,你可以解放天性自由发挥。工作面前身体为重,你也别太有压力。”

  等姜莳接完电话,徐图图头探过来,问:

  “这来电铃声是季神的声音吧,我怎么从来没听过他有这首歌。”

  姜莳如实道:“很久以前他即兴哼的两声,被我录下来了。”

  记忆随之被层层剥开,回忆如网细细密密裹住心头,让她无处可逃。

  初遇季承竹是在大二,姜莳还不追星,只是个成天忙于上课、论文和社团活动的普通学生。

  犹记她生日,小雨,天雾蒙蒙。

  父亲买了机票要连夜赶回来为她庆生,她早早回家等着迎接父亲,却等来了考古团队遇难的消息。

  父母早就离婚,她跟了父亲。母亲从国外回来参加完葬礼执意把她带到身边照顾。

  宁可因为怕黑,晚上一个人躲在房间,头蒙着被子,也不愿跟母亲走。

  夜里隔壁的钢琴声尤为抓耳。

  姜莳发现很少回家的邻居有夜里弹钢琴的嗜好,从那以后都会抱着被褥和枕头去阳台睡觉,以便钢琴声能听得更清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豆总想套路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豆总想套路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