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救人的办法
七月狸狸2020-06-08 10:252,382

  阮酒酒听见叶初白问她是不是不识字时,心里顿时很紧张,但还是面不改色的否认了。

  “我认识字的,在三合门的时候,都是我负责抄写书籍。不信,我写给你看看。”

  说着,阮酒酒沾了些水,在地上端端正正地写了三个字,“你看,我会写,我也会认。”

  叶初白凑过去一看,正是自己的名字,那字也写的端正娟秀,十分有特点。

  “既然识字,为何不知道这书中写了什么?”

  “师兄说不能偷看。”

  叶初白半信半疑,但她说的有板有眼,他也不好再追问下去。再说了,她识不识字,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时间快到了,你走吧,我说过,不要再来。”

  阮酒酒没回答他,只是在衣服上擦了擦手上的灰,帮叶初白重新梳理了发髻,这才起身离开。

  出了府衙大牢,阮酒酒刚想喘口气,旁边突然窜过来一个人影,伸手就是一剑朝她面部劈来,她心中大惊,脚尖一点,迅速往后退去,好在她轻功不错,瞬间拉开了距离,躲开了这一剑。

  这时,她也看清了眼前的人,有些惊讶,“方捕头,你这是做什么?”

  “我倒是要问问阮姑娘,来这大牢做什么。你和叶初白,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表哥。”

  方书远收回剑,语气缓和了些“我竟不知道他还有个表妹。”

  “我一直在三合门,有十年未和表哥见面了,方捕头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探望的事情,方捕头若要追究,还请只追究我一个人的责任,跟其他人无关。”

  方书远看她一脸严肃,如临大敌的样子,觉得好笑,故意吓唬道“阮姑娘大概不知道,私下探望叶初白这样的犯人的责任,可不是你一个人能担的下的,牵涉其中的狱卒,全都要问罪,严重的,可能会掉脑袋。”

  “真有如此严重?”

  “那是自然,不过……”

  “不过什么?”

  方书远见她真是担心了,这才说实话“阮姑娘是我的救命恩人,书远自然不会为难姑娘,这也是江湖道义。只是阮姑娘长期这样探望,也不是办法。”

  “不瞒方捕头,我也想救表哥出来,可我还没想到办法。”

  阮酒酒这样一说,让方书远更加佩服她了。一开始她便知道自己的身份,却没有用救命恩人的事要求自己帮忙,倒也磊落。

  他虽对叶初白有意见,可他欠着阮酒酒一条命,这个人情早晚是要还上的。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救出叶初白,也好让柳沉烟安心,算是一举两得。

  “其实,想救叶初白,也不是没有办法。实话告诉阮姑娘,那日将要和他成亲的人,是粱州知府的女儿。”

  “如此说来,初白表哥差点成了知府的女婿?”

  方书远点点头“其实柳大人也担心叶初白,只不过他向来刚正不阿,叶初白既然犯了错,就该接受处罚。”

  “那你说的可以救表哥的办法是什么?”

  “叶初白的案子是京中来人审理的,想要推翻怕是很难。好在他有个状元头衔,柳大人最是惜才,若是能拿着释罪书,找到十位粱州有名望有地位的人签字,兴许还有一线希望,只不过如今叶初白在粱州的名声尽毁,做起来怕是很难。”

  阮酒酒根本不认识什么粱州有名望有地位的人,但只要能救叶初白,她都愿意一试。

  “我知道阮姑娘刚来粱州不久,定是不认识什么人。而在下职责在身,也不便帮助姑娘。不过要想找到这些人,不妨多看看粱州那些书肆出的小报,或许能找到线索。”

  “多谢方捕头。”

  “阮姑娘不必客气。方某还有件事想请教一下姑娘,若依燕无双的能力可否在一夜之间走遍全城?”

  “方捕头说的可是梁州大户被盗的案子,她轻功了得,但要在一个晚上盗窃这么多户,怕是有些难度。即便是有同伙,要同时运走这么多东西,还要不被发现,想必很难。”

  阮酒酒给方书远提供了一些信息,他感觉到有哪里不对,但一时又说不出来。这起盗窃案看似简单,却有千头万绪,等着他去理清。

  回去的路上,阮酒酒打算买几份小报,她在山上待的久,并不清楚这些小报的区别。只好向掌柜询问,哪些小报是讲大户人家间的消息。

  掌柜一副我懂你的表情,进屋去找。这时旁边有一位身穿水绿长裙的姑娘,慢慢凑过来,小声问道“你想看哪一家的故事呀,我这里有,借给你看,不要在这家买,他们的消息,太慢了。。”

  阮酒酒一听,连连点头,轻手轻脚跟着她出了书斋。

  两人来到一处安静的地方,绿衣姑娘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方秋月,看你的样子,像是习武之人。”

  “我是三合门阮酒酒,听秋月姑娘的意思,你对城中的大小事一定很了解。”

  方秋月自豪的笑了笑“这话不假,我知道的很多消息,小报都不一定知道,酒酒姑娘想知道什么,尽管问。”

  “真的?那不如这样,我请秋月姑娘去茶楼,咱们边喝茶边聊。”

  “好呀反正我哥最近很忙,时彦哥哥也没空理我,能有人聊聊天最好了。”

  两人决定好,就边走边说朝茶楼走去。却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陆尘风。此时他正抓着对面姑娘的手,念着一首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诗。

  见着阮酒酒来,他微微愣了一下,随后快速缩回自己的手,假装生气的问她“师妹,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带朋友来喝茶。”

  陆尘风觉得奇怪,看了看他身后的方秋月,“朋友?这么快就交到了朋友,不愧是我带大的,有我的风范。”

  阮酒酒不想和他争辩,“既然大师兄在这里,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说完,拉住方秋月就要走。

  陆尘风却拦住了她“我跟你们一起走。”

  “啊?那,这位姑娘怎么办。”

  “我也不认识她,只是见她一个人喝茶有些可怜,陪陪她。”

  若不是想着他是自己大师兄,阮酒酒挺想揍他一顿的。她不明白,师父明明正直又坦荡,怎么会收了这样一个弟子。她也不明白,那么多女子,为什么偏偏喜欢大师兄这样的。

  “酒酒,你大师兄长得的真好看。特别是配上这身白衣,简直是飘飘欲仙呀。”

  方秋月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点醒了她,可能真的是因为他那张脸。

  “可是,我觉得初白表哥穿白衣更好看。”

  阮酒酒这话刚说出口,头上就被陆尘风用手指狠狠敲了一下“他能跟我比吗?没眼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