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蛛丝马迹
七月狸狸2020-06-08 10:252,282

  粱州大户被盗案已经过去了三天,方书远也早就带领衙差在被盗人家家中仔细搜查了一遍,依旧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趁着中午休息时间,他将自己关在房中,仔细梳理这几天的线索,想起阮酒酒说过的话,他突然明白是哪里不对劲了。

  因为被盗人家是同时来报的案,所以,他也就以为被盗财物也是同时运出去的,根据守城记录,当晚没有可疑的人进出,那么财物很有可能还在城内,根本就没有运出去。

  “可是那么多财物,能被藏在哪里?”

  他正思考着这个问题,方秋月拿着一份小报急急忙忙跑了进来,“哥,不好了哥,你快看看小报上写了什么。”

  方书远心中一沉,果然,该来的还是躲不掉。他接过小报一看,上面写着“粱州大户被盗案迟迟未破,人心惶惶,已有多人连夜逃出粱州。”

  “简直岂有此理,这是哪家书肆发行的,整日就知道胡说八道。”

  方秋月怕他把小报撕坏了,赶紧收起来放到一边,又倒了杯茶水递给他,劝道“哥,这些小报一直都是这样啊,你可能是邸报看多了,接受不了这些言辞。不过这家书肆的消息,向来准确,我觉得可能是真的。说不定,真的有大户连夜跑了,你们抓盗贼,总不能不让无辜的人出城,自然也不会注意到这些。”

  “秋月,你能不能别整天和那群狐朋狗友讨论小报上的事,这里面有多少是真的,你能知道?还自封什么粱州小灵通,我看你是一窍不通。好了,你没事多去看看沉烟姐姐,多陪她说说话,顺便告诉她,不要担心叶初白的事。”

  方书远说完,就把她推出了门外,房间顿时安静下来,他重新拿起那份小报,仔细研究了一下,似乎想到什么,迅速起身,提了剑就出了房门。

  出了府衙,方书远直奔城东杨家,他在门外敲了半天门,才有人出来。

  “我是粱州府衙捕头方书远,请问杨员外在家吗?”

  开门的是个老头,听他问杨员外,摆摆手“前几日就出城去了。”

  “出城了,您可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好像说是去甘州做生意,没个一年半载怕是回不来,小老儿只是个看门的,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方书远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只好先退了出来,正准备离开时,发现杨府围墙外面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因为被旁边的树枝挡住了,所以上次来没人注意到。

  其他被盗的人家,不知道是不是也有这些符号。

  想到这里,他又赶紧赶往下一家。

  还未到门口,就看见有人从院墙外面翻身进了府中,他心中一紧,难道有人大白天的来偷盗?于是他绕过正门,也从院墙处翻了进来,刚落地,就看见正蹲在墙角的阮酒酒。

  他慢慢移过去,小声喊了句“阮姑娘。”

  阮酒酒没想到身后突然有人,吓得她赶紧掏出了口袋中的暗器,待看清是方书远,这才松了一口气,“方捕头,是你呀,怎么你们府衙的人也需要翻墙。”

  “还不是发现阮姑娘在翻墙,方某以为是盗贼,这才追了进来。不过阮姑娘在江湖上也闯荡了许久,怎的还这么胆小。”

  阮酒酒收好暗器,略带惭愧的说“翻墙毕竟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行为,自然就容易心虚。”

  “这倒是实话,不知阮姑娘来这里,是为何事。”

  阮酒酒压低声音,解释道“我听说这个陈员外,以前是在京中当大官的,如今在粱州也是德高望重,所以想让他帮忙签释罪书。可门外的人不让我进,没办法,我只好翻墙进来了。”

  “阮姑娘,我知道你救人心切,可随意翻墙这种事,实非君子所为。”

  阮酒酒也自觉理亏,可她好不容易进来了,就这样出去又实在是不甘心,就故意指了指方书原身后,“方捕头,小心有狗。”

  待方书远回头的片刻,她已经快速飞上了凉亭,纵身一跃就不见了人影。

  这里毕竟是陈府,方书远也不好追她,只能由她去了。

  阮酒酒甩掉了方书远后,就沿着府中小路一直走下去,不知不觉间到了陈府正厅,被守在门外的仆从拦了下来。

  厅中有人正在议事,阮酒酒的到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陈员外让人将阮酒酒放进来,上下打量了一番,笑着问道“请问姑娘闯我陈府,是为何事?”

  阮酒酒上前抱拳行了礼,恭恭敬敬的说“小女子三合门阮酒酒,今日闯入陈府,实在是因为救人心切,还请陈员外原谅。”

  “救人?姑娘这样一说,老夫倒是很奇怪,姑娘要救什么人,老夫又能帮什么忙?”

  阮酒酒听后拿出释罪书,将叶初白的事情简要说了一下,之后,厅中一片沉默,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陈员外哈哈大笑起来,招招手“姑娘,能否把释罪书给老夫看一下?”

  阮酒酒走上前,将释罪书递了过去。

  “阮姑娘,你的表哥很幸运,有你这样的家人。你也很幸运,今日在座的几位员外,应该都可以帮你签这个字。”

  阮酒酒数了数,今天一共有五个人在这里,若是都能签字,就完成了一半。心中高兴不已连忙道谢“酒酒替表哥多谢几位老爷。”

  “姑娘客气了,待会签完字,我让管家送姑娘出去,毕竟进来我陈府的,都是客人,怎么好让姑娘再翻墙出去。”

  待阮酒酒拿着释罪书欢天喜地的出去后,陈员外脸色一变,收起笑容,冷冷说道“没想到,这个叶初白还真是命大。”

  “陈翁刚才为何要帮助那姑娘,叶初白那小子真要被放出来,那箱钱的事情,岂不是会败露,这几日府衙又在调查失窃案,真若被他们查出些什么,我们可怎么办。”

  这话一出,其他几人都表示有此担心。他们原以为不会有人再接近叶初白,而他若能一直关在里面也能无事,却没料到半路杀出个阮酒酒。

  “各位稍安勿躁,府衙大牢守卫森严,不方便我们下手,但他若是被放了出来,在外面出点什么意外,可就没人能查的出来。至于失窃案嘛,哼,没有丢过东西的失窃案,他们要怎么查。”

  其他人听后,这才稍稍放心了些,“还是陈翁想的周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