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失意
七月狸狸2020-06-08 10:252,425

  三月的粱州城,正是草长莺飞,春光明媚的时节。

  临近正午,热闹的西街上,四个衙役押着一辆囚车晃晃悠悠的走过来,其中一个衙役提着一面锣,边敲边大声喊道“犯人叶初白,目无法纪,身为状元,公然收受他人财物,谋取私利,今日游街,以儆效尤。”

  囚车经过的地方,街道两旁不时有人朝叶初白丢鸡蛋菜叶,也有心狠的人,悄悄捡了石头丢过去。无辜的石头飞进囚车内,砸中了他的额头,鲜血瞬间流了下来,让他原本苍白的脸色,看起来有几分吓人。

  一边的衙役见状,只是呵斥了几句,继续赶着囚车往前走去。丢石头的男子朝着囚车啐了一口“呸,状元郎有什么了不起的,如今也不过是只丧家犬。”

  话音刚落,男子就感到肩膀被砸了一下,他转身一看,一个石子滚到了地上,男子愤怒不已,开口吼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子,敢砸……”

  话还没说完,又是第二颗第三颗石子朝他砸来,速度出奇的快,让他无法招架。不一会儿,男子被砸的抱头大哭“这是哪个缺德的王八蛋呀,痛死我了,偷袭算什么,有本事出来,我们单挑。”

  “好,我成全你。”

  众人听见声音,转过头,只见一个身穿素色长衫,容貌秀气的女子,从街边的酒楼飞身下来,正好落在男子面前,朝他行了个礼,说道“我是三合门弟子阮酒酒,可是这位大哥要与我比试?”

  听见三合门,旁边的人群往后退了一步,有人小声嘀咕“哎呀,三合门呀,不就是那个三流门派吗?听说他们从不讲江湖道义的,我看这大哥八成要完。”

  男子听了周围人的议论,又看看阮酒酒手里的剑,瞬间没了底气,便甩下一句“你是女子,今天我让着你,再有下次,要你好看”,之后就捂着脸灰溜溜的跑了。

  看热闹的人散开后,阮酒酒收起笑脸,目光追随着囚车里的男子,面露担忧。

  叶初白听见身后的骚动声,微微睁开眼,转头看了看身后的女子,眼中充满迷惑,这个女子似乎在哪里见过,可他想不起来了。也许,是光顾过的哪个楼里的姑娘;也许,是被他辜负过的人,借机寻仇的。

  不过现在,是谁已经不重要了,从他入狱那天起,才情样貌冠绝粱州的叶初白,就已经是个历史,还成为了笑话。

  昔日所谓好友以及有求于他的人,如今都避他不及,生怕被自己连累。都说世态炎凉,他算是深有体会。

  叶初白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头靠在栏杆上,念道“情多最恨花无语,愁破方知酒有权。”

  一旁的衙役听后,嘲笑道“哟,都落到这种地步了,还有心情念诗。叶公子,要我说人不能贪,一贪全都没了。你既要进京当官,又能娶知府大人千金,何苦去贪那一箱半箱钱财。”

  “衙役大哥,连你都觉得不值当,我又如何会去做。我叶初白是喜欢荣华富贵没错,可这一次,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成亲当日多出来的那一箱钱,不是我的。”

  衙役叹口气“嗐,你跟我们说也没用,这件案子是京中的大人亲自来审理的,你又是新科状元,看这情形,如今只怕也没人能帮的上你,我劝你一句,安心在牢里待着,日子,兴许就没那么难过。”

  叶初白苦笑一下,内心的凄凉被右手的痛楚冲散,他试着抬了抬右手,又无力的垂了下去。这只右手,在狱中被打伤,怕是以后再也提不了笔。

  想到这里,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阴婺。

  与囚车行驶方向相反的地方,有粱州城最有名的食肆,四方居。阮酒酒从西街赶过来,站在门口,看着那金光闪闪的招牌,有些犹豫,这里吃饭,要不少钱吧。

  哎,她这个大师兄,还真的是从不考虑实际情况。三合门本就没有其他门派风光,这些年一直都被人当做三流门派,门内的弟子自然也没什么钱,在这吃一顿的钱,够他们在山上小半年的食宿费。

  可一想到陆尘风是为了陪自己救叶初白才下山的,又咬牙走了进去。她虽不识字,可她懂江湖道义,大不了她只吃白馒头,也要还上这份恩情。

  但到了二楼包间,她才发现事情没这么简单。陆尘风点了满满一桌的菜,看样子,这肯定不止半个月的食宿费了。

  阮酒酒看了看端着酒杯,站在窗前自我陶醉的陆尘风,问道“师兄,这些菜都是你点的?还有客人要来吗?”

  陆尘风转过身来,笑着摇摇头“只有我们两个人,我看师妹在山上待的久了,肯定没吃过这些好东西,所以特地都点了让你尝尝。”

  “这么多,要很多钱的,师兄,我,没那么多钱。”

  “哈哈哈,师妹你真爱说笑,我知道你肯定带了钱。这些年门内给弟子发的钱,你都攒着,现在肯定有不少了,偶尔也要对自己好点。”

  阮酒酒认真摇摇头,“都没了。”

  确定阮酒酒说的是真的后,陆尘风不淡定了“师妹,那么多钱,你一点都没带?”

  “不是没带,是用掉了。我用这些钱找了府衙的衙役打点,让他们带我去狱中看看表哥。他们收了钱,答应这几日会安排。”

  陆尘风听后,身子一僵,放下酒杯,扶额叹气,他这个师妹,实在是太傻了。为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哥,竟花光了攒了十年的钱。平时,她可是连一身新衣衫都舍不得买。

  “师妹,为了叶初白,值得吗?”

  “当然值,师父常说钱财是身外之物,若这些钱能帮上初白表哥,钱没有就没有了吧。”

  陆尘风顿了顿,想问她是不是喜欢叶初白。可他没敢问出口,其实他知道答案。

  “听说叶初白没入狱之前,天天在四方居吃饭,夜夜笙歌,过得无比快活。那时候,他有想到你这个表妹在山上过得清苦简朴吗?”

  阮酒酒抿了抿嘴,抬头望着陆尘风,眼神坚定“那些不重要,我要救他,就算是报答小时候他对我的照顾。师父说江湖儿女要不拘小节,重情义。”

  “好吧,你既然连师父都搬出来了,我也无话可说。只是叶初白如今在府衙大狱,想救他出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须从长计议,切不可鲁莽。”

  “酒酒谨记师兄教诲。”

  陆尘风满意的点点头,可一想到酒菜钱又有些担忧“师妹,那这些饭菜钱怎么办?那么多钱,你真的一点没留吗?”

  “没有。饭菜我们没吃,应该可以退掉的。”

  “是个好主意,要不你去试试,师兄我在这等你。”

  阮酒酒点点头,起身下楼去找掌柜的。只是她前脚刚出门,陆尘风就从楼上翻了下去,脚一沾地后,便飞也似的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