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伤情
七月狸狸2020-06-08 10:252,541

  等阮酒酒带着掌柜回来的时候,发现陆尘风已经不在二楼,就知道自己又被他骗了,好在她有经验,还算淡定,如今只能自己想办法脱身。

  可掌柜听说阮酒酒要退掉这些酒菜,立马变了脸,还命人守住酒楼出口,生怕她跑了。

  阮酒酒不会吃白食,但她也确实没有钱,僵持之下,就说道“不如这样,我来你酒楼帮你做事,抵这些饭菜钱,如何?”

  “呵,你想的倒好,来我食肆做事,我还得管你吃住,我可不做这赔本的买卖。好,你不给钱是不是,那我只好抓你去见官了。”

  说完,便让人抓住阮酒酒,推推搡搡下了楼,刚到门口,就遇上一队衙差过来,其中一个见状上前呵斥道:“这是怎么回事,都散开,散开,不许围观。”

  那掌柜见了衙差,连忙笑脸迎上去“几位官爷好,快请看看,这姑娘在我这儿吃饭不给钱,请几位把她抓走,关几天大牢。”

  “那府衙的大牢,岂是你说关进去就关进去的,快点把人带走,方捕头今日带人巡街,别给他添麻烦。”

  “官爷说的是,只是这丫头……”

  “她欠你多少钱,我来替她给。”

  衙差听到这声音,赶紧让出一条路,“方捕头。”

  方书远点点头“你们去那边看看,这里交给我。”

  待衙差走后,方书远走到阮酒酒面前,行了个礼,对她说“阮姑娘,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下山来了。”

  阮酒酒抬头一看,有些意外“是你?好久不见,你身体可恢复了?”

  “多谢姑娘关心,方某已无大碍。”

  “那就好。那个,方捕头,你身上可带了银两,能否先借给我一些?”

  方书远听罢,哈哈大笑起来“阮姑娘既是方某的救命恩人,这顿饭,自然该我请。掌柜的,一共多少钱,我来给。”

  掌柜的一听有人替阮酒酒给钱,喜出望外,忙恭恭敬敬答道“回大人,一共十两银子。”

  “阮姑娘,没想到你看起来瘦瘦弱弱的,还挺能吃。掌柜的,既然钱已经给了,那人我可以带走了吧。”

  “那是自然,没想到阮姑娘竟然是大人的朋友,下次再来,我请姑娘吃饭。”

  阮酒酒听得直摇头,她可不敢再来了。

  从四方居离开后,方书远才问她“阮姑娘这次是一个人来的吗?可有地方住?”

  “大师兄和我一起来的,住的地方他已经安排好了。方捕头,今日的十两银子,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方书远忍不住笑了,“阮姑娘的性格还真是一点都没变,从不肯欠别人。不知道你们这次会在粱州城待多久,可否让方某略敬地主之谊,报答阮姑娘的救命之恩。”

  阮酒酒看着方书远,想起了在狱中的叶初白,如果,让他帮自己救出叶初白,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

  可转念又一想,万一方书远和叶初白有什么过节,事情会变得更麻烦,最后还是决定自己想办法,免得牵连更多的人。

  “方捕头那日受伤,也是为了百姓安危,山上的贼匪扰民,多亏了大人,这一年来才能相安无事,救人之事方捕头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嗯,”方书远点点头“在三合门养伤之时,你大师兄曾说过,阮姑娘最是懂得江湖道义,这一点,让方某自愧不如。阮姑娘,他日若你有事相求,方某必定竭尽所能。”

  “那就多谢大人,一会儿我要去找大师兄,就不打扰你们了,方捕头,告辞。”

  “阮姑娘保重。”

  看着阮酒酒走远了,方书远这才转身,准备回府衙。这时,一顶软轿从拐角处出来,停在了他面前。

  旁边的丫鬟将帘子掀开,轻轻拉着一位女子出来,她虽戴着面纱,但从眉眼和形态间可以猜得出,定是位容貌秀丽的大家闺秀。

  方书远见她走出来,忙上前拉住她,小声问道“沉烟,你怎么会在这里,师父知道你出来吗?”

  柳沉烟摇摇头“自成亲那日,初白被抓之后,爹爹就不让我出门了。我知道,他是怕我给他丢人,外面都在说,堂堂知府大人的女儿,竟找了个贪恋钱财的夫君。书远,你我自小一起长大,这一次你一定要帮帮我,救出初白。”

  “我就知道你是为此事而来,叶初白的案子是京中派人来调查的,那日你也说过这笔钱你并不知情,也并非迎亲时的聘礼,就证实是他私下收受的钱财。他是新科状元,马上要入京当官,定是有人想趁此机会和他攀上关系,怪只怪他自己太贪心。”

  听完这一番话,柳沉烟红了眼眶,“书远,如果那箱钱不是初白收的,是不是就可以救他了。”

  “沉烟,都什么时候,你还在想着为他说话。他可有考虑过你?大婚之日,还没能拜上堂,新郎官就被抓入大牢。传出去,你以后要怎么办。”

  “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那,你可以带我进去看看他吗?我听说府衙大牢潮湿,他身子弱,怕是会生病。”

  方书远本想拒绝,本来他就不看好叶初白,如今又出了这种事。但看着柳沉烟梨花带雨的样子,他又心软了“好好,你别哭了,我带你去就是。不过,这件事可千万别让师父知道,他老人家最近身体不好,你就不要再惹他生气了。”

  “好。”

  傍晚时分,方书远趁着去大牢检查的机会,让柳沉烟扮成狱卒,带她进去去看叶初白。

  走过一条阴暗潮湿的通道,又连着下了两层阶梯,这才来到府衙大牢。里面光线昏暗,空气中飘着难闻的味道,让人一阵难受。

  柳沉烟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小心翼翼地跟在方书远后面,来到关押叶初白的牢房。

  “沉烟,你还是不要进去了,就在这里看看他,要抓紧时间,我怕师父会过来。”

  “谢谢。”

  柳沉烟蹲下身子,将手中的篮子放在地上,在黑暗中搜寻叶初白的身影“初白,我是沉烟,我带了些东西来看你。”

  许久,才从角落里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滚。”

  “初白,你让我看看你好不好。”柳沉烟话一出口,眼泪就滚了出来,看的方书远心里一紧,他敲了敲牢房的木围栏,朝里面喊道“叶初白,是你做错了事,如今还不知道悔悟。沉烟为了你伤透了心,如今她特地来看你,你还要再伤害她吗?”

  叶初白似乎笑了一下,有脚链碰撞的声音传来,他从角落里晃晃悠悠的走出来,露出了消瘦的脸庞,额角的伤疤还残留着血迹,这幅样子,吓得柳沉烟往后一退。

  “怎么,害怕了?柳沉烟,这都是拜你所赐,若不是你说谎,我会落得这个下场?”

  方书远听不得他这样说话,忙将柳沉烟扶住,“算了沉烟,你还是回去吧,这种地方不宜待的太久。看他的态度,我觉得师父做的决定是对的,以后不再见他,对你是好事。”

  柳沉烟还想说什么,看到叶初白冷漠的眼神,只好跟着方书远出了大牢。

  身后,叶初白提起那个篮子,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