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被袭
七月狸狸2020-06-08 10:252,446

  知道府衙来了女捕快,而且轻功了得,其他几个捕快早早就等在了外面。

  看见阮酒酒进了府衙,其中一个捕快连忙笑着跟她打招呼“阮姑娘,你真来府衙当捕快了?”

  “是的,以后还请各位大哥多多指教。”

  “阮姑娘客气了,听说阮姑娘轻功了得,大家等在这里,就是想开开眼界。”

  原来是想看自己表演,这点小事,当然要答应的。就欣然答应,说了句“大家看好了。”顿时眼前人影一闪,她已经纵身跃到了空中。

  接着便借助院子围墙,几个凌空踏步,旋转着落了下来。

  “这套轻功叫天外飞仙,讲究的是轻盈灵动,不过我练了六年,也还是没能达到最好的境界。”

  一旁的几位捕快看的连连拍手叫好,“阮姑娘,你这一身本事,我们是望尘莫及啊。”

  “几位大哥过奖了。”

  正说着,方书远出来,让阮酒酒进去商议事情。

  “阮姑娘穿上这一身,确实英气十足。之前跟阮姑娘说的事,可做好准备了?”

  “请方捕头吩咐。”

  方书远点点头,眼里满是赞许“阮姑娘果然爽快,今夜子时,我会吩咐值班守卫故意放松警惕,你趁机进大牢救出王立,就是我们上次抓住的嫌犯。”

  这种事阮酒酒还是第一次做,不过也并不难,就当做是行侠仗义就好了。

  “救出去之后如何?”

  “王立如果是燕无双的人,定会和她一起出城。若不是,他可能会因此下杀手,阮姑娘千万保护好自己。”

  方书远之前故意放出假消息,说抓住了盗窃案的嫌犯,想趁着他们来救人的时候,一网打尽,却没想到,竟有意外收获 。

  “王立不是来救人,而是来杀人的。我猜可能是他们内部起了矛盾,也可能是分赃不均造成的。如果王立不是燕无双的人,这案子其实倒简单了,就可以肯定王立与盗窃案有关。”

  听了他的分析,阮酒酒觉得有道理,能早日破获这起盗窃案,还粱州百姓安宁,也是桩美事。

  是夜,府衙内外早已悄悄的做好了准备,快到子时,大牢的狱卒假装被阮酒酒打昏,让她进了关押王立的地方。

  “你是什么人?”

  “燕无双。我是来救你出去的,快跟我走,错过这次机会,就出不去了。”

  王立倒也配合,点点头,跟在阮酒酒后面出了大牢。刚走出去几步,就听见身后有人大喊“飞贼燕无双劫走嫌犯,马上给我追,一定要找到。”

  阮酒酒想到自己是在劫囚犯,心里砰砰直跳,带着王立健步如飞,不过体力也消耗的快,不消一会儿,两人就都有些跑不动了。

  稍作歇息,王立这才有机会感谢她“多谢燕姑娘,只是以这种方式出来,怕是再也无法过安生日子了,我自己倒算了,没想到连累了燕姑娘。不知姑娘以后可有什么打算?”

  “我本就四海为家到处漂泊,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我听说府衙认定你是粱州盗窃案的嫌犯,这以后怕是要辛苦了。”

  “燕姑娘该清楚,盗窃案与我无关,不然你也不会冒险救我不是吗?”

  阮酒酒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就不敢贸然回答,心想,难道燕无双真的跟这件事有关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立突然笑了,“不管你是不是真的燕无双,救我出来的目的,还是为了保护你们自己人吧。财物是你们的人带走的,我可是毫不知情。”

  “既然如此,为何那日你会在大牢外面?”

  “看来燕姑娘什么都不知道,陈老大没告诉你吗?这次盗窃案,他可是收获不小。只可惜,我不能好好照顾小婉了。燕姑娘,虽然你救了我,可是对不住,你是陈老大的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必须活着。”

  说着,还没等阮酒酒想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眼前寒光一闪,一把短刀插到了她的胸口上。疼痛让她站立不稳,只能眼睁睁看着王立跑远。

  等方书远他们跟上来时,看到阮酒酒胸口的短刀,都大吃一惊,连忙唤醒了她。

  阮酒酒睁开眼睛,看到围着这么多人,缓了一口气后,开口说道“我没事,就是跑的太快有些累。”

  说完想起来什么,挣扎着起来将短刀拔下来丢在地上,又从胸口摸出一块瘪下去的护心镜,苦笑道“还好我提前藏了块这个,不过本来是可以避开的,我的腿抽筋,痛得很,动不了。方捕头,王立不是燕无双的人,不过,他提到了一个叫陈老大的人倒是跟燕无双有关系。”

  方书远点点头,“我大概知道他会去哪里了,阮姑娘,多谢。”

  安排好人将阮酒酒送回去后,方书远立马带人前往明月楼。

  陆尘风送还腰牌的时候,将秦婉的事情告诉了他,言下之意是希望方捕头保住王立一命。可是王立既不承认与盗窃案有关,又不愿意说出内情,方书远也只好出此下策。

  只是他没想到,将王立从牢中放出来后,反而害了他。

  王立以为自己杀了燕无双,顺着小道一路逃到街上,但他没有进去明月楼,只是在外面远远看了一眼。

  原打算乔装一番再出城,没想到,有人先找到了他。

  次日,在明月楼蹲守了一夜捕快打着呵欠回到衙门,他们还想着为何王立没去找秦婉,进门时,却看见王立站在那里。

  “告诉你们方捕头,财物都是我偷的,地址我也可以告诉你们。”

  几个捕快一听,互相看看,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也不敢贸然上前。

  “王立,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

  方书远从门外进来,示意其他人将院子围住,防止他跑掉。

  “方捕头,我说的是真是假,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被盗财物就放在城东的破庙下面。”

  看他神情自然,不像是在撒谎,方书远叫来一个人,让他带着几个衙差去看看,但是千万不能声张。

  “来人,将王立带回大牢,好生看着,不能出任何差错。”

  将王立押回去后,方书远却是满脸愁容,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王立的态度为何前后变化这么大。一开始他就否认了自己与盗窃案有关,也不愿意说是谁指使他去府衙大牢杀人,可就一夜的时间,他竟然亲口承认了,还说出赃物藏匿地点。

  不过,因为阮酒酒的帮忙,倒是弄清楚了这起案子的一些细节。

  在这起盗窃案中,燕无双的老朋友,陈老大的人,主要负责乔装打扮,偷盗财物,而王立这边的人,则负责善后。因为府衙追查的紧,他们怕事情败露,便起了杀心,内部起了争执。

  至于王立态度转变的原因,可能跟秦婉有关系。

  想到这里,他打起精神,起身朝明月楼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