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不识字的阮酒酒
七月狸狸2020-06-08 10:253,000

  再次面临这个问题,阮酒酒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所以上次,你说自己认字,会写字,是因为你只会写,也只会认叶初白这三个字,是不是?”

  阮酒酒终于承认了“是。对不起初白表哥,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只是怕别人知道我不识字,会笑话我。这年头,像我这样不认识字的人,太少了。”

  “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认识字可以学。”

  “没用的。”阮酒酒摇头“别人不识字兴许还能学,可我不行。”

  “这话怎么说,就算一次两次学不会,多学几次,总会认识的。”

  阮酒酒显得有些难过,垂下眼睛,“即便学一百次,我还是学不会。不是因为不用心,也不是因为别人教的不好,是无论如何我都学不会。就算你现在教会了我,转个身我还是会忘记。”

  “为何会这样?何时开始不认得字的?”

  “从我娘留书出走,你把我背回来那日之后,我就不太认得字了。”

  叶初白没想到,竟然这么久了?难怪那时候她最不爱去学堂,即便是去了,也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不跟任何人说话。后来,就干脆不去学堂了。

  直到后来,她被三合门的掌门人带去山上,都未曾踏进学堂一步。

  因为不认识字,所以更喜欢待在三合门吗?

  “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吗?”

  “只有大师兄知道。这些年,大师兄为了让我多记些字,特意安排我在书室抄书,可那又怎么样,我抄了不下千本书,字写的再端正,合上书,我还是不认识它们。”

  叶初白感到有些难过,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可你认得我的名字,也会写我的名字,这是为什么?”

  阮酒酒自己也弄不明白,其他的字写一千遍一万遍她还是不认识,却唯独认识“叶初白”这三个字。

  “我不知道。”

  “算了,不认识字就不认识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看起来,你这些年在三合门也过得不错。以后想学了,我来教你就是。”

  或者,我帮你认也可以。但后面的话,他没能说出口。

  他这样说让阮酒酒心里松了一口气,一直小心翼翼隐藏的秘密,被叶初白知道后,也没什么关系。但有一点阮酒酒清楚,如果是以前的叶初白,肯定还是会在乎,因为他说过,不喜欢太笨的人。

  聊完这件事,阮酒酒将方书远的话传达给叶初白,想知道他的意见。

  叶初白一直在思考,而阮酒酒则担心不已,她生怕叶初白会不答应,毕竟她很难帮着找到更好的事。

  “邸报馆是吗?”

  阮酒酒点头如捣蒜“是是,方捕头说你负责誊抄京中送来的邸报,我想着好像也是个不错,倒是跟我以前在师门中时做的事差不多。只是我听说邸报馆的报奏馆柳大人,是沉烟姑娘的亲哥哥,因此……”

  “你怕我因此不去对吗?酒酒,这份差事我当然会做,粱州的邸报馆汇集了各方信息,这对我翻身来说,是十分有益的。”

  “初白表哥,你还报仇是吗?”

  叶初白也不打算骗她“是,我一定要报仇。”

  “那好吧,我就帮你把陷害你的人找出来,到时候你自己做决定。”

  “你,不反对了?”

  阮酒酒冲他一笑,十分认真地说“大师兄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现在看来,你选择的是报仇这条路,我无法左右你的决定,但我可以帮你。”

  “我以为你会说冤冤相报何时了。”

  “江湖中人解决恩怨,也不光靠说着话就能解决的,更多的是凭手里的剑,赢了,有实力,别人才会给你说话的机会。”

  叶初白被她直白的话逗笑了,这么久了,阮酒酒难得看到他笑的如此轻松。

  “你倒是看的透彻,在三合门这几年,也算是没白待。说起来,这些年给你送去三合门的东西,可有帮到你什么?”

  自从阮酒酒被带去了三合门,叶初白每一年都让人带了东西上去给她。从一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到后来贵重的玉佩,阮酒酒也知道了他生活的很好,就没过去打扰他。

  “那些东西,我都收起来了,只是有时候门内的师姐师兄弟会借一些去用一用,不过很快就都还给我了。”

  “你们师门中人,还借你的东西去用?据我所知,三合门虽没有其他看来气派,也并未到一穷二白的地步,弟子门竟过得如此朴素清苦?”

  阮酒酒帮他将写好的字画收起来放好,之后边整理书桌边答道“从我到师门的时候,大家都是这样过得。偶尔会有山门外的人送一些好茶好酒,也都只有在过节的时候才能喝的上。师父说,这样会让大家定下心来,专心习武。师门中的弟子入山门是不需要交钱的,所以门内开支还是比较大的。”

  “就没做点别的副业?”

  “有哇。我们自己种的有田地,有的师兄弟也会采药下山去卖,还有的会定期下山帮人治病,算命看相,也有的会替人代写书信,总之,大家一起努力,日子还是过得不错的。”

  叶初白先前去过粱州最大的门派庆门,里面的弟子清一色白衣飘飘,似修仙的神仙,门内弟子每日也只是习武修炼,从不操心其他的事情。这样一比较,三合门更像是一个杂艺班,也难怪会被大家认为是三流门派。

  “那你负责做什么?”

  问起这个,阮酒酒还挺自豪,“我不识字,所以很多事情根本学不会。好在大师兄说学乐器可以免除这些烦恼,学这些琴乐的弟子,偶尔会去给别人表演。”

  “嗯,琴乐也不错,没想到,原来你是会弹琴的。”

  “原本我是想学弹琴奏乐,可大师兄说我要连轻功,需要提着气跑很远,应该学有利于练功的乐器。所以,他让我学了别的。”

  叶初白不懂轻功,只是这增强气息的乐器他倒是知道不少。

  “笛子也不错。”

  没想到阮酒酒还是摇头,“不是。”

  “总不见得让你去吹唢呐。”

  这下阮酒酒没否定了,叶初白心里“咯噔”一声,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似乎是猜对了。但还有不太确定地问阮酒酒“你大师兄,真的让你学吹唢呐?”

  “是的,而且,我吹的还不错。”

  叶初白彻底无语了,他想不到陆尘风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会让自己的小师妹去学唢呐。

  在他见过的女子里面,会乐器的不是轻拂琵琶就是素手弹琴,看起来端庄大方,温柔可人。因此很难想象一个女子站在他面前吹唢呐的情景,没有半分情趣可言。

  “那你大师兄自己也吹唢呐?”

  “没有,师兄会弹琴吹奏笛子。他说自己气息不稳,吹唢呐容易导致头晕,只能学些安静费力少的乐器。”

  叶初白算是看明白了,陆尘风这是故意的。“他自己倒是知道耍帅,若知道这些事,早些年我应该把你接下山来的,起码现在学了些东西,比舞刀弄剑要好些。”

  阮酒酒看着叶初白,知道他还是更喜欢文静端庄的大家闺秀,能与他对诗谈画,深夜读书之时,红袖添香,在身侧陪伴,终是好过在江湖中打打杀杀。

  想到这里,她吸吸鼻子,一脸轻松的说“方捕头让你明日一早就去邸报馆,那边他已经打好招呼了。他还说柳大人听说是你,也没拒绝,想必是希望你去的。”

  “柳时彦那个人心思缜密,旁人是看不透的。不过这次,还是要好好谢谢方捕头。”

  “初白表哥,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明日我要去府衙报道,就不陪你去邸报馆了。”

  叶初白神情一顿“去府衙报道做什么?你是不是答应方书远什么事了?我说过,你同他做交易,占不到便宜。”

  “我就是在三合门待久了,想换个身份体验一下,正好方捕头看中我的能力,让我进府衙当捕快。要知道在山上,我的轻功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在这里就不一样了,我感觉自己是被需要被重视的。”

  看她说的轻松开心,不像是被迫的,叶初白稍稍安心了心,“你真的是自己想去当捕快?”

  “当然是真的,每月还有月钱领,这差事我很满意。”

  叶初白没再说什么,此时对他来说,阮酒酒不识字也好,是个女捕快也好,都不重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