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为了真相
七月狸狸2020-06-08 10:252,345

  阮酒酒将方秋月送回家的时候,正巧碰见方书远从衙门议事回来。他一眼看出来两个人的神色不对,细细追问之下,方秋月只好将明月楼的事情告诉了他。

  方书远听完后勃然大怒, “秋月,你平时胡闹也就算了,这次竟然拿我的腰牌出去闯祸,若不是阮姑娘他们恰好在,谁能救的了你。”

  想想又觉得哪里不对“阮姑娘,你怎么会去明月楼?”

  阮酒酒如实答道“我和大师兄在那里做事赚钱,今天也是偶然遇到秋月的。方捕头,还请不要责怪她了,我看她也吓坏了。腰牌的事还请方捕头放心,在我大师兄那里,他晚些时候会送来的。”

  “秋月,还不多谢阮姑娘。”

  方秋月连忙拉着阮酒酒再一次道了谢,“酒酒,谢谢你,还有陆大哥,明日我买些好吃的给你们送去。”

  “好了秋月,你进去休息一下,我和阮姑娘,有些事需要商议。”

  方书远领着阮酒酒来到他的书房,她看见墙上挂着的书画,佩服不已。

  “没想到方捕头文武双全,果真是才俊。”

  “阮姑娘说笑了,方某也是文不成武不就,才各种爱好都沾一些。刚才听姑阮娘说你和陆兄在明月楼做事,怕是很辛苦吧。”

  阮酒酒倒不觉得有什么辛苦,她本就是习武之人,在明月楼做事也不过是帮人端茶倒水而已,甚至都算不上是粗活。不过她倒是比较担心叶初白,因为这次的事,他的右手几乎使不上任何力气,虽有一身才华,却再也入不了仕途。

  “多谢方捕头关心,不知方捕头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粱州被盗案,府衙抓住了一名疑犯,可经过多次审问,他都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同伙和被盗财物在哪里。所以,我们想请阮姑娘帮个忙。”

  “方捕头请讲。”

  “整个粱州,怕也只有阮姑娘的轻功能胜过燕无双,方某想请阮姑娘假扮燕无双,救走被关押的黑衣人。”

  计划倒是可行,只是她和燕无双打过照面,总感觉她与这起被盗案,并无关系。

  “方捕头就这么笃定燕无双和被盗案有联系?”

  “就是因为不确定,才想让阮姑娘帮这个忙。自那日盗窃案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我怀疑,他们已经将财物转移出去了。若真是如此,这案子,只怕越来越难查了。若那黑衣人不认识燕无双,此事怕是另有隐情。”

  方书远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当然,阮姑娘帮方某这个忙,方某也会帮姑娘一个忙。我知道阮姑娘担心你表哥以后的生计,特地找人帮你表哥找了份轻松稳定的活计。”

  他想的如此周到,让阮酒酒有些意外。

  “方捕头,你说的可是真的。”

  方书远笑着说道“自然是真的,其实那日巡街,我正好遇见叶兄在街上寻事做,我在他身后跟着他去了许多处地方,却没有一处肯请他做事。”

  “这也是我担心的事情,只有初白表哥安稳下来,我和大师兄才能安心回三合门。方捕头,若你真的帮初白表哥寻到了好事情,那我该好好感谢你的,只是不知道是何事,我好回去同表哥讲。”

  “我听大人说,叶兄祖上曾是史官,方某能力有限,史官是帮不了他。便帮他在邸报馆找了份誊抄邸报的活计,虽说无聊枯燥了一些,却也是跟信息打交道,也自在稳定,就是不知叶兄能否接受。”

  阮酒酒虽没见过邸报,可也知道这是官办的机构,叶初白若能在邸报馆做事,倒是个不错的去处,一来这算是吃官家饭,二来又能让他远离朝堂纷争和别人的眼光,真是越想越觉得合适。

  “方捕头,这件事初白表哥肯定会答应的。”

  “那就好。”

  “对了,让我帮忙的事,要如何做,一切都听方捕头安排。”

  方书远见她答应下来,心里松了一口气,有阮酒酒帮忙,这件案子应该快看到希望了。

  “其实大人一直欣赏阮姑娘的才华,可惜阮姑娘志不在此,不然府衙倒是能多一名得力干将。”

  “方捕头,有件事我一直想请教一下。若是有人被人陷害入狱,要如何还他清白。”

  “自然是要查清真相的,不过这些事若是一个普通人去做,怕是困难重重,毕竟查案还是需要专人去做。”

  阮酒酒明白了他的意思,要想查明叶初白的事情,凭她现在的能力,怕是有限,但是在府衙内部的话,就可以有很多机会接触到线索。方书远并不在意她想做什么,只是珍惜她这个人才。

  他的恩师柳先伯任知府以来,一直都是清廉正直,公正廉明,再过一段时间,他便可以凭着这份名声,卸任知府之职,领上朝廷的恩赐。

  所以在这之前,府衙的事不能出任何差错。这次的盗窃案如果不能破,势必会影响柳先伯的声誉,这是方书远不想看到的。

  “方捕头,若我现在想进府衙做事,不知道是否可以。”

  方书远感到有些意外“阮姑娘是答应了?当然可以,大人先前说过好几次,他要知道有阮姑娘这样的人才,肯定会很开心。”

  “那便多谢方捕头,只是有些事需要告诉方捕头,我入府衙做事,主要还是想帮初白表哥。”

  “此事阮姑娘不必多虑,只要做好分内之事,其它的,实属阮姑娘私事,我们也不好过问。但有一点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是我府衙的人,我便容不得任何人欺负伤害他们。”

  这话说的仗义豪气,让阮酒酒十分佩服,想着这大概就是自己人的意思。并且如果进了府衙,也方便她保护叶初白。

  当即答应了下来“以后还请方捕头多多指教。”

  “ 哈哈哈,好,阮姑娘,明日你便可来府衙办个手续,领腰牌和衣服。以后,你便是我手下的捕快了。”

  回到家,阮酒酒没有看到陆尘风,只有叶初白一个人在房里练字。

  这些天,他已经能用左手写字了。

  知道阮酒酒进来,叶初白放下笔,招呼她过来“酒酒,看看这几个字,你可认得?”

  说到要她认字,阮酒酒就紧张起来,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认认真真看了看,“写的很好,初白表哥,没想到你左手写字也能写的这么好。”

  “那你念一念,我写的是什么?”

  阮酒酒半天没做声,她在脑海中努力回想着自己认识的字,因为着急,额头急出了汗。

  “阮酒酒,其实,你是真的不认识字的,对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