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仙气飘飘的央央姑娘
七月狸狸2020-10-02 11:482,902

  今日又到了粱州书肆发行小报的日子,方秋月一大早就出去了,直到快晌午了才回来。

  方书远从衙门回来,就看见她和几个丫鬟在那里说说笑笑,故意走过去问她“今日又有什么新鲜事呀。”

  丫鬟见状连忙行礼离开了,方秋月倒是不怕,将一份小报递给他“哥,你快看,这上面说明月楼三美之一的央央姑娘,竟然是个男子,你说好不好笑。”

  “竟有这种事?”

  方书远听了也忍不住好奇,接过小报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内容,“说的好像有些道理,真是如此的话,那些花钱去看央央的男子,怕是要伤碎了心。好了秋月,这些事图个热闹看看就算了,不要浪费时间在这上面,你出去吧,我要去书房看书了。”

  虽然他是这样说,但方秋月心中另有打算,真要如他们所说,一个男子能成为明月楼三美,那肯定长得很好看,不去看一眼总觉得有些可惜。

  打定主意,方秋月赶紧回房,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总算找了一套素净些的衣服,可女扮男装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自己这身板怎么看,都不像是男子,只怕还没进去就撵被了出来。

  思来想去,终于让她想到了一个办法。

  方秋月趁着方书远休息的时候,悄悄拿了他放在书房里的腰牌,就算到了明月楼被发现了,自己也可以拿腰牌唬唬人,就说自己是来查案的,等看到央央姑娘,再把腰牌还回去。

  晚上,等到方书远去找柳沉烟后,方秋月带着腰牌悄悄出了门,直奔明月楼。

  她还是第一次来这里,楼里的气派和热闹让她觉得十分新鲜。可是没等她四处看看,就有两个小厮过来拦住了她“姑娘,这里不方便进入,请回。”

  “我不是来吃喝玩乐的,你们两个过来,看看,认识吗?”

  说着就把腰牌拿出来晃了晃,楼里的小厮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这是府衙的腰牌,互相看了看,忙客客气气的行礼道“原来是府衙来的大人,小的失礼了,大人来可是要查案子的?”

  “嗯!我来找些线索,你们就假装没见过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

  “是,大人有什么事,还请吩咐小的。”

  方秋月挥挥手“知道了,下去吧。等等,我问你们,这央央姑娘,今晚可在呀。”

  小厮指了指二楼靠左边的房间,说道“央央姑娘今日无事,许是在那里,大人可以上去看看。”

  方秋月跟着小厮的指引上了二楼,来到最左边的房间后,她在门外整理了一下衣衫,轻轻敲了敲门“在下方秋月,久仰姑娘大名,不知今日可否一见。”

  门内没有人应答,方秋月想着自己鲁莽前来,又没能备些礼,总归是失了礼数,想着就从怀里摸出一包银子,又说道“听闻姑娘琴艺了得,不知秋月能否有幸听姑娘弹上一曲。”

  这时,门开了一点缝,有人朝外看了看。

  之后门又重新关上了,不一会儿,才重新打开,一个面带纱巾的女子扶着门,让她进去。

  “你是女子?”

  “央央姑娘不给女子弹琴的吗?”

  “只要是知己,都可以听到央央的琴声。”

  方秋月笑了笑“姑娘果然与众不同 ,只可惜,今日我来,是找央央姑娘的,不是找你的。楼下的小厮说这是央央姑娘的房间,不知为何姑娘会在这里?”

  “秋月姑娘为何这么说?”

  “这粱州城的小道消息,我可是最熟悉的,央央姑娘向来只给两种人弹琴,一种是她看的顺眼的人;另一种人,则是有钱人。只给知己弹琴这件事,好像不是她的作风。”

  女子见被拆穿,有些恼怒,语气有些不耐烦“我不是央央又如何,与你何干?秋月姑娘还要把我抓去衙门不成吗?”

  方秋月往后退了几步,问她“你如何知道我与衙门有关系?”随后又马上明白了,是楼下的那两个小厮,难怪他们会给说央央在这里,就是故意引自己上来。

  “怎么,衙门的人查案都查到青楼来了吗?”

  “既然知道我是谁,劝你不要乱来,你真以为查案只有我一个人来了吗?”

  “我们并不想与姑娘为敌 ,只是姑娘既然是衙门的人,还请借腰牌一用,事后必定原样还给姑娘,如何?”

  方秋月没想到她竟是想要腰牌,心里懊悔不已,早知道就不拿这个东西出来了,现在若是被抢去,该如何向方书远解释。

  于是她捂住腰牌,转身就想开门出去,却见一把短刀飞过来,插在了门上,“秋月姑娘,你再动一下,下一把刀就会插到你身上了。”

  方秋月不会武功,此时看着那把刀,吓到腿软,但即使这样,她也没有交出腰牌。

  “你要杀就杀,想要腰牌,绝不可能。”

  “好,那可就别怪我了。”

  听见了短刀飞过来的声音,方秋月干脆闭上眼睛,反正跑也跑不过。

  刀贴着头发飞过去的时候,方秋月感觉有人拉住了她,睁眼一看,竟是阮酒酒,旁边还站着一个女子。

  这时,她才感到害怕,瘪了瘪嘴,抱着阮酒酒,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酒酒,真的是你呀,刚才吓死我了,我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

  阮酒酒将她带到一旁坐下,连忙安慰道“好了秋月,没事的,我和大师兄都在这里,不会有人伤害你的。”

  听到陆尘风在,方秋月停止了哭泣,擦擦脸站起来左右看看“陆大哥救我来了,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他。”

  “秋月,大师兄他,在你旁边啊。”

  经阮酒酒这么一说,方秋月这才注意到,刚才拉了自己一把的女子,还真的有那么几分像陆尘风。

  “可,可她是个女子呀。”

  “他是大师兄,也是明月楼里的央央姑娘。”

  这下方秋月彻底凌乱了,央央姑娘,竟是她整日念着的陆尘风!不行不行,她还是不能接受。仙气飘飘的陆尘风,扮成女子竟然这么的,这么的妩媚。

  “你真的是央央姑娘?”

  陆尘风理了理自己的衣裙,答道“现在我是陆尘风,都是为了生计,希望秋月姑娘理解。”

  “理解理解。”

  “酒酒,你先带秋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

  方秋月看着对面的人,担心陆尘风受伤,不想走,阮酒酒上前拉住她,“秋月,我们先回去,大师兄可以处理好的。我们在这里,会让他分心的。”

  “好,那陆大哥,你注意安全。”

  走了几步,她又想起什么,将怀中的腰牌掏出来,塞到陆尘风手里“这是我哥的腰牌,可以调动附近的巡街衙差,陆大哥要是有事,可以用这块腰牌。”

  陆尘风看着手里的腰牌,笑了笑,江湖中人解决问题,是不会让府衙的人插手的,但这是她的一片好意,陆尘风便没有拒绝“多谢秋月姑娘。”

  听见阮酒酒她们下楼后,陆尘风关上门,对着戴面纱的女子说“秦婉,你在明月楼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你对府衙腰牌感兴趣。早如此,我就应该去订做几个送给你的。”

  秦婉举起短刀,冷哼一声“你在明月楼这么久,我也不知道原来你是男子,央央。不对,现在应该叫你陆尘风。”

  “其实我早就看出你和其他人不一样,可否问一下,姑娘要这腰牌做什么?”

  “与你有干?”

  陆尘风并不生气,坐在一旁慢悠悠的喝着茶,“没猜错的话,姑娘拿腰牌,可是想救被方捕头抓走的黑衣人?你们有何关系?”

  秦婉见他说起黑衣人,手微微颤抖着,“你是如何知道的?”

  “香味。方捕头抓住黑衣人的时候,我和酒酒也在,远远闻着他身上的香味和你身上的相同。记得你曾说过最喜欢一种香囊,应该就是你现在戴的这个。”

  秦婉听到这里,知道什么也瞒不住了,一下跌坐在凳子上,任由短刀掉在了地上。

  “他说会凑到钱给我赎身的,可如今,他竟被府衙抓去了,我还有何盼头。”

  “所以今日见方姑娘带着腰牌,便想拿来闯府衙大牢救人。”

  秦婉抬眼看看他,又低下头抹了抹眼泪“我总不能放着他不管。”

  “秦姑娘,此事非同小可,不是你一个人可以救的了的。听方捕头的意思,他定是与粱州被盗案有关,若想救人,需待方捕头查清楚。”

  秦婉冷静下来,也觉得自己太过鲁莽“陆公子说的是,今日之事……”

  陆尘风起身,将短刀拔下来还给她“你我都知道对方一个秘密,不如,彼此保密,如何?”

  “多谢陆公子。”

  “还是叫我央央姑娘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