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螳螂捕蝉
七月狸狸2020-07-18 11:002,991

  方书远见叶初白要一个人回去,有些不放心。毕竟想杀他的人可能不止一个。何况他若是从衙门出去就出了事,也是自己这个捕头失了职。

  于是便劝他“如今这情形,你一个人回去不太安全,等我处理完府衙的事,就将你送回去。”

  “书远说的对,你还是等等他吧。”

  叶初白没想到,柳沉烟竟然会在这里。

  “不必二位劳心,既然他们第一次没能成功,定不会这么快来杀我第二次。并且我的表妹酒酒,可以保护我。”

  柳沉烟听他提起阮酒酒,想到应该是那日接他回去的人。她们在一起这么久,竟不知道叶初白还有一个如此亲近的表妹。

  “你说的表妹,可是上次看见的那位姑娘。不如这样,改日我请你的表妹一起吃个饭,大家认识一下可好?”

  叶初白直接就拒绝了“多谢柳姑娘,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酒酒不喜这些场面应付的事情。不过柳姑娘今日既然来了,我们也正好借此机会,将话说清楚。”

  方书远也并不知道柳沉烟会来,但他知道叶初白和柳沉烟两个人的事情,必须有一个结果,或许今日是个机会。

  “沉烟,既然你来了,就和叶兄好好谈一谈,衙门里还有事等着我去处理。明日我休息,带上你和秋月去踏青。”

  柳沉烟点点头,“你快去忙吧,爹爹出门去了,所以让我过来告诉你,让你负责衙门内的所有事情,我也没想到初白正好在。”

  方书远离开屋子,急急忙忙朝府衙大牢外面走去。

  巡夜的衙差看见他,忙过来汇报情况。

  “方捕头,一切准备就绪,消息都已经放出去了。”

  “好,吩咐下去,没有我的命令,切不可轻举妄动。”

  “是。”

  临近子时,阮酒酒和陆尘风已经在衙门大牢外面等了很久,里面依旧没有一点动静。

  阮酒酒有些着急了,问道“大师兄,你说方捕头会不会已经审完嫌犯了,我们在这里等着,真的有用吗?”

  “当然没有人,府衙审犯人,会让你知道细节吗?”

  “那我们不是白来了?”

  陆尘风却不着急,靠在一边悠闲的向阮酒酒解释“师妹你还没想明白吗?方书远为什么要告诉别人自己要夜审犯人,那是故意说给在意的人听的,不在意的人,谁会去注意府衙审犯人的事情。”

  阮酒酒似乎有些明白了,“大师兄的意思是,方捕头是故意这样说的?”

  “正是。说不定他根本就没抓住那个黑衣人,不过这一消息放出去,或许还真有收获,这就看那些人愿不愿来冒这个险了。师妹,你要留心些,我猜肯定不止一个黑衣人。”

  正说完,阮酒酒就发现外面起了骚动。刚才还平静的地方,顿时变得喧闹起来。四处有火把亮起,几名衙差从四面围了过来。

  再看地上,一个黑衣人正躺在网中挣扎。

  方书远赶过来,看着地上的人,冷笑道“你终于还是来了,来人,看看他身上是否有伤。”

  两个捕快上前,拉起地上的人,上下检查了一遍,回道“方捕头,这人没有受伤。”

  “看来是个意外收获,我等的人没来,倒来了个同伙,把他带下去,好生看管着,等大人回来再好好审问。”

  黑衣人被带走后,方书远并没有急着离开,他在四周转了一遍,之后便朝着其中一处地方走去。

  “拿火把来。”

  方书远接过火把,蹲下去,被照亮的地方有好几处凌乱的脚印,看起来,并非是一个人的。

  “吩咐下去,对进出城门人员严加查问,特别要留意近日有胳膊受伤的,左脚行动不便的,若发现可疑之人,立马带到府衙。你们几个,带人四处搜查一下。”

  等着方书远他们走了,阮酒酒和陆尘风才走出来。

  “大师兄,方捕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陆尘风走到方书远查看过得地方,笑着说“看来方捕头今晚有意外收获,你看看这脚印的距离,说明当时有人一前一后站在这里,并且其中一组脚印深浅不一,说明里面有一个人脚有问题。”

  “可我记得用暗器打伤的,是黑衣人的胳膊。”

  “没错 ,所以方捕头才推断可能是同伙。”

  阮酒酒晃晃脑袋,问他“这说明什么?”

  陆尘风衣服看热闹的样子,笑着说“说明你那个倒霉的表哥,下次还会有危险。就算你救得了他一次两次,可百密一疏,总会有救不了的时候。要我说,干脆把叶初白交给他们算了。”

  “大师兄!”

  “我随口那么一说而已。”

  两人从衙门回来,在门口看见一辆马车停在那里,上面的装饰阮酒酒认得,是柳沉烟的马车。

  还没进去,叶初白和柳沉烟就从里面走了出来。一个一脸平静,一个眼眶红红依依不舍,引人联想。

  见到阮酒酒他们在外面,叶初白自然地走到她身边,望着柳沉烟上马车“柳姑娘,今日我该说的话都已经说清楚,从今往后,我与姑娘再无关系,你也不欠我什么,我们各自安好。”

  “初白,有些事是我做错了,但你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们先前是那样的好,谁不羡慕,这份感情岂能说断就断。”

  叶初白用左手搂住阮酒酒,对柳沉烟说“酒酒对我有救命之恩,如今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此后也只会对她一个人好。”

  这话说完,阮酒酒和柳沉烟都愣住了,两人互相看看对方,显然是不相信的。

  “初白表哥,我没让你报答救命之恩。”

  柳沉烟也赶紧说道“是呀,若是为了感谢酒酒姑娘的救命之恩,还可以有很多方法的,你不要意气用事。”

  “柳姑娘觉得我是那种人吗?我叶初白说话,向来算话,除非酒酒不愿意,不然我心意不会变。”

  “初白……”

  在一旁的陆尘风有些看不下去了,走到柳沉烟面前劝她“柳姑娘,天色已晚,你还是早些回去,粱州近日不太平,真要有什么事,你身边的这几个侍卫也不见得能抵挡的住。”

  这样一说,柳沉烟才下定决心,放下马车帘子,让车夫赶车回家。

  “人走了,你手可以放下来了。叶初白,我真是佩服你呀,经过这么多事,那位柳姑娘还对你死心塌地的。不过下次不许再占酒酒师妹的便宜,你若想占,就占我的吧,我不在乎。”

  待马车渐渐走远,叶初白慢慢松开阮酒酒的胳膊,打量了一下陆尘风,淡淡的说了句“你想得美”,转身回屋去了。

  “什么叫我想的美,你以为我愿意给你占便宜呀,我可是明月楼三美之一,知道有多少人迷恋我吗?”

  阮酒酒担心他们两个吵起来,就赶紧把陆尘风往他自己房间拖去,没想到叶初白又将门打开了,走到他们面前问道“明月楼三美之一,是怎么回事?”

  “哼,不告诉你。”

  陆尘风将头扭在一边,故意不说。倒是阮酒酒赶紧开口解释道“大师兄为了生计,男扮女装在明月楼跳舞招待客人,这几日,格外的受欢迎。”

  “所以,你说的很赚钱的事,就是在明月楼里面做事?”

  阮酒酒不明白他为什么有些生气,老实的点点头“我偶尔扮成大师兄的丫鬟,帮他送些酒水果饼,能拿些赏钱。”

  “真是荒唐,你大师兄疯疯癫癫不清醒,你也要跟着疯?明月楼是什么地方,岂是你能经常去的。”

  陆尘风见他这样说自己,顿时就不高兴了“叶初白,我凭自己的实力挣钱,有什么不可以的,酒酒我自然是会保护好她,才让她偶尔去见识一下的。”

  叶初白沉默了一下,低头问阮酒酒“你自己觉得如何?”

  “明月楼挺热闹的,有大师兄在,不会有事的。”

  “既然如此,那随便你,我去休息了。”

  这一次,叶初白关上房门,就再没有出来。

  阮酒酒叹口气,皱着脸说“大师兄,初白表哥好像又生气了。”

  “上次让你带给他的书,他看完了吗?”

  “初白表哥一直没有还给我,应该是看完了。”

  陆尘风点点头,又从屋里掏出两本书“明日给他送两本新的。”

  “这有用吗?”

  “放心,肯定有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