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原则
七月狸狸2020-10-01 13:232,342

  阮酒酒被陆尘风带回去后,没看到叶初白,担心他是不是没回来。

  “我去找你之前,方捕头让人送信过来,说有些事需要叶初白配合调查一下,所以便带他去了府上,今夜又遇到刺客,怕是要明日才会回来。”

  原来是这样,“初白表哥没事就好了。”

  “他是没事了,可你有事,跟我进来。”

  陆尘风进了屋,面向三合门的方向点了香,对站在门口的阮酒酒说道“过来跪下。”

  阮酒酒隐约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但不确定是哪件事。只是他让阮酒酒跪的是师门,那么便不是因为他自己。

  想想就走过去,“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朝着师门的方向磕了三个头。

  “阮酒酒,知道今日你哪里做错了吗?”

  “请大师兄明示。”

  陆尘风见她还不自知,气的拍了拍桌子“还要我明示,你说说,三合门的门规是什么?”

  “第一,不得妄议朝政。第二,不得滥杀无辜。第三,不得虚荣攀比。第四,不得……不得……”

  “不得什么?”

  “不得与人结怨。”说到这里,阮酒酒似乎明白陆尘风为什么生气了。

  “知道我为什么罚你了?”

  “大概知道了。”

  “既然你的暗器已经打中那黑衣人,为何还要追去?方才要不是我拦着你,怕是你还要与那人缠斗。阮酒酒,你何时变得这么不冷静。如此鲁莽行事,万一他有同伙埋伏,故意引诱你过去,又万一他也是哪个山门中的弟子,不是就因此结下怨了吗?”

  阮酒酒知道自己做错,当时只顾着赶紧追上那个人,没想到这么多。

  “师父当初立规矩的时候,就是怕门中弟子心中杂念太多,不能安心修炼,没想到最先打破门规的竟是你。”

  陆尘风说这些的时候,内心也满是自责,他是大师兄,自己的师妹犯了错,他也是脱不了干系。归根究底,还是因为叶初白。当初他担心阮酒酒会在叶初白的事情上钻牛角尖,没想到发生的这么快。

  见她低着头没说话,陆尘风语气稍缓,叹口气,“你先跪着,好好反省反省。这件事,我要好好想想。如果再不带你回去 只怕你还会惹出祸来。可若是就这样带你回去,只怕你也不会乖乖听话。师妹,我问你,是不是只要帮叶初白查清了真相,你就会跟我回去。”

  阮酒酒没想到他会这样问,犹豫了一下,还是诚实的点点头“只有将陷害初白表哥的人查出来,他以后才能安稳过日子。”

  “那好,我帮你。等查出来了真相,你就跟我回三合门。”

  这是自然啊,她和叶初白本就是不同的人,若不是小时候的经历,只怕他们这辈子也不会有联系。他喜欢繁华热闹的梁州,而阮酒酒,更喜欢逍遥自在的江湖。

  “大师兄,我答应你。等初白表哥的生活安稳下来,我们就回去。那现在,我可以起来了吗?追了一路,有些饿了。”

  陆尘风沉着脸将她拉起来,“还知道饿,之前不是那么勇猛。阮酒酒,下山一次,我才知道原来你功夫不差的,和对方交手那么久竟能全身而退。”

  阮酒酒冲他一笑,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怕死,只能尽全力一战,下次再遇见,估计我还是会怕的。”

  “知道就好,走吧。”

  “去哪里?”

  “带你去吃面,细面,不是饿了吗?我看到有一家还没关门,现在去应该来得及。”

  陆尘所说的那家店,是粱州一间小有名气的面店。面店的掌柜因为儿子在衙门当差,为了方便巡街的衙差和值班的守卫有口热饭吃,特意延长了开店的时间,到清晨才会关店。

  他们去到店里的时候,正有几个衙差在吃饭。

  等面的时候,邻桌的几个衙差正在说着粱州窃贼的事情。

  “你们知道吗?方捕头刚抓住了一个黑衣人,说是跟前几日粱州大户被盗案有关系,真要是这样,我们也可以松口气了。”

  “可不是嘛,这几日天天巡街查问,人确实有些吃不消。抓住了这一个,那他的同伙想必很快也会落网,到时候哥几个一起去喝喝酒,放松放松。”

  这人说完,其他几个人都表示赞同,“好主意,快吃面吧,听说方捕头一会儿要夜审嫌犯,还的赶快回去。”

  几人说完,就低头吃着面。

  等他们离开后,阮酒酒这才抬起头,看了看陆尘风,问他“大师兄,你说那个黑衣人,会不会就是被我打伤的那个?”

  “很有可能,若真如你所说那个黑衣人是来刺杀你表哥的,而方捕头又说他与盗窃案有关,那么这个人就显得尤为重要。师妹,快些吃,我们要去一趟府衙。”

  “好。”

  三两口吃完面,阮酒酒和陆尘风就出了面店。

  只是他们不知道,面店角落里趴着的喝醉酒的少年,也跟在他们身后,向府衙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方书远正和叶初白在讨论誊抄下来的符号之事,按照叶初白破解的几个信息,方书远明白了窃贼的一部分计划。

  按照符号上的记载,窃贼分别扮成不同身份,先后进入城中,提前进城打探消息的人,会在选好的目标人家外面做上记号,再找寻合适的时间,入府盗取财物。

  “可是,十几户同时被盗,这种事情,总是有些奇怪。”

  方书远也同意叶初白的说法“我也觉得此事蹊跷,可被盗人家除了都是大户,并无其他联系。”

  “方捕头,还有一点,我觉得不太符合常理。”

  “你是说他们同时盗取这么多家的财物?”

  “对。既然要盗取财物,为何要做的如此明显,多次分开盗取不是目标更小吗?但同时盗取十八户人家,肯定会引起轰动,除非,有人希望这件事被更多人知道,故意把事情闹大。”

  方书远渐渐理清了一些头绪,“这么说,窃贼是有目的的这样做?可是,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个,就需要方捕头自己去查清楚了。时间不早了,我想我该回去了,免得酒酒担心。”

  “没想到,你心中还是在意阮姑娘的。叶初白,虽然你和沉烟婚事已作废,可她依旧整日茶饭不思,如果可以,可否念在你们以往的情分上,跟她好好说清楚。”

  叶初白既没答应也没拒绝,他和柳沉烟确实有一些情分,可当初选择成亲,是因为她的身份。当然,柳沉烟会答应,多少也是为了他的状元头衔。

  这样的一份感情,走到今日的地步,也没有什么留恋的必要。

  想明白这些,他这才答道“若她不怕被我这个废人连累,我可以同她将话说清楚。只是我劝方捕头一句,你既然在意柳沉烟,就应该让她看到你的付出和关心,总是默默做这些事,是得不到她的心的。”

  “我和沉烟自小就亲如家人,我只是关心她而已。”

  叶初白也不再说破,只是笑笑“方捕头,告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