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好狗不挡路
雪倾城2020-06-30 11:012,362

  她看着镜子里的人,眉心间凝聚着沧桑和郁气,既熟悉又陌生。

  想抽烟,但是没有带出来,而且嗓子现在的状况不适合抽。

  Kevin那人是块狗皮膏药,没有那么好摆脱,果然,她刚踏出洗手间的门,就被他按在墙壁上。

  还好在公共场所他不太敢有更过分的行为,只是一手撑墙,一手摸上她手臂。

  解语抿起唇,呼吸间都是他身上浓重的香水味,以及那犹如湿腻爬行动物般的触碰。

  闭了闭眼,她生生忍住踢残他的冲动。

  如果不是为了这份薪水可观的兼职,她或许真会踢残他。

  在校生做兼职是无法得到正式雇佣合同的,那么,就意味着她在贝悦园一直是实习生的身份。

  一个分校的副校长想要叫一个实习生滚蛋,就一句话的事。

  心神收敛,耳畔听闻有脚步声走过来,解语深呼吸,“Kevin,我们该回去了。”

  Kevin贪婪的目光流连在她脸上,“回去你得喝酒,来一趟洗手间来这么久,必须自罚三杯。”

  解语蹙眉,正在想对策,忽听有人冷笑着出声,“什么货色都敢玩儿壁咚,让开,好狗不挡路。”

  是一道男声,嗓音慵懒而邪肆。

  解语净身高一米六八,穿上高跟鞋就一米七十多,很容易越过Kevin的肩膀看到说话之人。

  来人身形清瘦颀长,上穿白色体恤衫,下穿黑色休闲裤,双手插兜,斜勾着唇角倚靠墙壁,一副不良少年的模样。

  是昨晚那个男生。

  Kevin听到有人骂自己,连忙转身瞪过去,“说谁是狗呢,会不会说话!”

  霍殷词不急不躁,吊儿郎当道:“谁挡路就说谁,谁是狗就说谁。”

  “你!”Kevin向他跨近一步,猛然察觉对方比自己高将近一头,于是输人不输阵地与他对峙,“没素质!”

  霍殷词嗤笑,俯视他,“我没素质,但我不对女生耍流氓吃豆腐。”

  Kevin挺起胸,“多管闲事,我们是——”

  解语拦一下他手臂,一触即离,“好了Kevin,干嘛跟个小男生计较,咱们回包厢吧,其他人还在等着。”

  此话明显是给Kevin台阶下,他不傻,论身高和魄力他都比上眼前这个男生,何不就破下驴。

  “哼!”他冲霍殷词冷哼一声,催促解语,“Lynn,咱们走。”

  Kevin拽着解语,气呼呼与“程咬金”擦肩而过,还丢给他一个愤怒的白眼儿。

  走出七八步距离之后,解语鬼使神差地回过头,看向洗手间门口。

  不期然与那个男生淬着桃花般的眸光对上,她下意识露出面具式妩媚笑容,才转回头继续敷衍Kevin。

  霍殷词回到包厢,刘洋河将他上下扫射一通,“尿频尿急尿不尽,霍哥,汇仁肾宝了解一下。”

  一会儿功夫他已经去三四趟厕所了。

  寒眸染霜,霍殷词瞪刘洋河一眼,“你再撸上两年,汇仁肾宝都救不了你。”

  倪冠秋忙着和白萱聊天,没插话。

  闵豪淫笑着解救刘洋河,“酒鬼,别气馁,大多数大学男生都是吃饭睡觉撸啊撸过来的,谁让咱都没女朋友呢。”

  他们说话荤素不忌,在座的几个女生忍不住嗔怪几句。

  刘洋河则回以闵豪一个同病相怜的友爱眼神。

  随后,他侧头问陆子俊,“你不是说单学姐今晚会来吗?”

  霍殷词下意识看向陆子俊,莫名想听听他怎么回答。

  陆子俊抿一口果汁,“她兼职很忙,今晚有要紧事来不及赶过来吃饭,一会儿唱歌她能赶到。”

  霍殷词吸了吸口腔内壁,溢出桀骜不驯的冷笑,女人天生是说谎精,这两个人在同一家饭店没有碰到纯属上帝没睡醒。

  呵。

  晚上八点钟,解语以要去给朋友送生日礼物为由,谢绝Kevin和其他同事极力要求一起去K歌的邀请。

  目送他们开的两辆车离开,解语眯起眼将自己融在夜色中,实在耐不住烦躁,伸手摸出挎包里的烟。

  连续两天没有抽烟,心口格外发堵,头也昏昏沉沉,奈何挎包里偏偏只有烟,没有火机。

  她回头望了望,想找个便利店买火机,忽然发现有个陌生的熟悉身影正靠在顶豪门口的石柱上。

  他双臂抱胸,神色懒散邪气,典型的纨绔子弟气质。

  解语抬步走过去,停在他跟前,将卷发拨到身后,眼含兴味道:“有火吗?”

  霍殷词毫不避讳地审视面前的女生,她今晚穿一件黑色连衣裙,裙摆到膝盖上面,长发微卷,眼睛没有像昨晚那样画得像熊猫,双唇依旧红艳。

  他不想承认自己让其他人先去KTV是为了单独等她,他自认留下来是为了发扬风格为R大挽救一名失足少女。

  明明灭灭的霓虹灯下,她含笑送走一群人,自己留在原地,侧影看上去比夜幕还孤寂。

  然后,他发现这个外形性感多情的女生居然拿出一根烟,一副沦/落/风/尘的样子。

  奇怪的是,当她把烟含在唇上,那股子风尘气息却荡然无存,反倒流露着干练妖娆的气韵。

  她在夜空下觉察到他的存在,没有惊慌失措,没有慌不择路,反而朝他走过来,问他有火吗。

  霍殷词挑眉,想起她之前形容他的词,笑道:“小男生是不会抽烟的。”

  他的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的佻达,一眼就能让人看出他内里的猎艳心思。

  解语也学他双手抱臂,白嫩纤细的手指夹着烟,对于他的睚眦必报一笑置之,“这么爱记仇。”

  霍殷词耸肩,没有否认,“你不怕我回学校揭发你?”

  知道他指抽烟的事情,解语不甚在意,“没凭没据的,估计也受不到多大处罚。”

  她一双眼半睁半眯,宛若嵌着两颗墨玉,慵懒中透出薄凉,笑意一直未达眼底。

  霍殷词第一眼看到她,就莫名觉得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而她的故事里应该都不是什么愉快的情境。

  他喉结微动,唇畔扯出玩世不恭的笑,“你不住学校宿舍?”

  眼前的纨绔子弟皮肤白皙莹润,魅眸中闪动着万种琉璃光晕,浑身充斥着少年的清新气息,精致的容颜分毫没有被夜幕遮掩住。

  解语没有回答他,看了看手表,转口调侃,“我们似乎总能在洗手间遇到。”

  霍殷词似笑非笑,“的确不是个令人愉快的见面方式。”

  她深呼吸,把烟扔进垃圾桶,“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