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比你还坏
雪倾城2020-06-30 11:013,477

  见她转身就走,霍殷词连忙伸手拉住她,“送你过去,顺路。”

  解语蹙眉抽回手,眼波流转,嘲弄道:“松手,我真有事,我们只是校友而已。”

  他不管不顾,摆手招来一辆出租车,强行把人塞进后座,“放心,我和今晚那个色鬼弱鸡不是一种人。”

  解语挣扎,“我和你真不顺路,你这样和他似乎没什么区别吧。”

  霍殷词也跟着坐入后座,拉上车门,“麦乐颂KTV,陆子俊过生日。”

  陆子俊的生日餐也在顶豪请的,她没能出现参加,没想到竟是在同一家饭店的洗手间被他意外遇到。

  回去包厢以后,他没有跟陆子俊提起遇见她的事,陆子俊和刘洋河聊天时说她来不及过来吃饭,晚上直接去KTV跟他汇合。

  那个时候,霍殷词才知道她的名字,单解语,听起来很知性温婉的名字,和她的人一点都不像。

  解语眸中终于现出该有的惊讶和疑惑,“你知道?你认识子俊?”

  霍殷词侧头,她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惊讶的神情生动而真实。

  “他是我同班同学。”他如是说,没有介绍自己的名字。

  两个人身上的酒气飘散在车厢内,慢慢融合。

  听完他的话,解语眉头深锁,说实话,如果早知道他是陆子俊的同学,她今晚一定不会跟他说话。

  更不会找他借火。

  身侧之人忽然沉默,变成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霍殷词像个发现宝藏的强盗般忍不住去发掘和探索,“干嘛摆出一副中毒的神情,你跟他同学有仇啊。”

  解语坦荡回视他,眸光染上嘲弄,“没有仇,只是不想他同学以为他的朋友是个坏人。”

  抽烟、喝酒、化浓妆、和男人暧昧不清,确实是坏女人的做派,霍殷词不否认自己心里也把她定义为一个市侩的拜金女郎。

  可这些不妨碍他对她有好奇心。

  她言辞坦率直白,比那些故作姿态的虚伪女生多了几分侠气,霍殷词斜勾唇角,凑过去低笑,“其实我比你还坏。”

  不料,解语点头,红唇艳丽,“第一眼就看出来了。”

  霍殷词不自在地摸脸,“你没听出来我只是客气一下?”

  坏的有这么明显吗?

  解语挑起眉梢,一双美眸盈动出看透人性的明锐,“我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霍殷词:“……”直白得有点不可爱。

  “既然都是坏人,那咱们大概会臭味相投。”他不假思索的说。

  “不。”解语给予否定,“我和你不一样,我只是表面看起来会让人误以为是坏人——”

  霍殷词不服气,“言外之意是,我坏到骨子里了?”

  她耸肩,“我什么都没说。”

  他嗤笑,“你这和明说没什么区别好吗。”

  顶豪距离麦乐颂KTV十来分钟的车程,两个人付款下车,一起走进陆子俊他们所在的包间。

  包间里面有十多个人,男生比女生多,三十多平的屋子里酒气冲天,狼嚎鬼叫。

  不知谁喊了一声‘你们俩怎么一起来的’,众人纷纷将视线投向门口,随即包间内只闻音乐伴奏声。

  “解语?”白萱瞪大眼睛,“你……怎么和他一起来的?”

  显然,白萱知道她身侧的男生是谁。

  解语感觉到大家惊诧的目光,秀眉微拧,不明白自己和身旁这个男生一起进门有哪里奇怪。

  心神流转,她对白萱坦然轻笑,“这位是子俊的同学,也来参加生日会,我们在门口遇见的。”

  看得出来解语并不知道和自己一起进门的是谁,白萱松口气,连忙过去把她拉过来,“吓我一跳。”

  “为什么?”解语不明所以,这个男生应该没坏到会吃人的程度吧。

  “因为他——”

  不等白萱回答完,解语想起什么似的将她上下打量一遍,又看看她身边那个男生,低声问,“你答应那个学弟的追求了?”

  白萱羞愤捂脸,“哪有,就是普通朋友。”

  解语略带调侃道:“大晚上跟普通朋友一起出来唱歌?”

  白萱脸红,“我是来为陆子俊庆祝生日的。”

  解语不出声,但笑不语,今天下午一起吃火锅时候她可没说晚上要来参加陆子俊的生日趴体。

  她笑得暧昧,白萱更加不好意思,挽上她手臂,小声说:“还在观望中。”

  “大学生恋爱自由,不用解释,我又不是抓早恋的老师。”解语一边打趣她,一边拿出提前买好的礼物送给陆子俊。

  陆子俊见到她来很高兴,“你来就行,还用带什么礼物。”

  解语从容微笑,“一点心意而已,放心,你生日愿望中的任何一个奢望,我都不会帮你实现的。”

  陆子俊笑着收下礼物。

  这时,有个男生大喊一声,“霍殷词,你晚了将近一小时,自罚三杯!”

  另外一个男生起哄,“寒碜咱霍哥呢是不,必须三扎!”

  其他男生纷纷看热闹不嫌事大地鼓掌齐呼,“三扎!三扎!三扎!”

  而解语已在听到有人喊出那个名字时,便直挺挺愣在原地,眸光瞬间寻到那个叫做霍殷词的男生。

  ——几分钟之前,他们还曾坐同一辆车过来;

  ——十几分钟之前,他们在饭店门外攀谈;

  ——一天前,他们在学校大礼堂卫生间相遇。

  这个男生,竟然就是R大的风云人物,霍殷词。

  这厢,霍殷词往沙发上一倒,懒懒散散靠坐着,痞气由内而外无形地流露出来,“迟到的又不是我一个人。”

  说来也怪,以前他也和陆子俊一起吃过饭,却从没遇见过陆子俊带着单解语。

  一想到连刘洋河和倪冠秋都早就见过她,霍殷词心里没由来的不太痛快。

  鬼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奇葩心情。

  他说完这句话,大家视线转向单解语,嬉笑道:“单学姐,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看来这次你也得自罚。”

  另外一个男生坏笑提议,“单学姐毕竟是女生,不然你跟霍哥喝交杯,这样你们俩一共只喝三扎就可以,咱霍哥能者多劳,哈哈。”

  霍殷词也侧目看她,只见她脸色肃然,眸光阴沉,身形僵硬不动。

  她不应声,而且脸色不好,陆子俊忙上前解救,“滚滚滚,一群低俗货,有我在你们谁都别妄想欺负解语,来来来,我替她喝。”

  大家也以为她脸皮薄,是被那个提议吓住了,就没继续瞎胡闹,而是开始捉弄陆子俊,“行行行,你和霍哥喝交杯,这个更有看头啊,看来今晚的柜门关不上了,哈哈哈嗝。”

  解语对大家的玩闹置若罔闻,只瞄一眼半躺在沙发里的男生,蹙眉沉默不语。

  对于此人,同校一年多,只闻其事迹,不曾见过其人,如今却狭路相逢。

  仅这两天,两人就有过三四次交集,不知是天意弄人,还是阴差阳错。

  她一点都不想和声色犬马的纨绔为伍。

  “解语,解语?”白萱晃她手臂,“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解语猛然回神,敛眸垂首,“没有。”

  白萱依然担忧,“是不是介意他们开这样过分的玩笑?”

  作为室友,解语在她眼里性情其实是有点……严肃且冷酷的,不知道会不会很反感这样的境况。

  看出白萱心中所想,解语拍拍她的手,“没事,我只是嗓子有些疼,不太想说话。”

  一个暧昧的玩笑而已,大学生再怎么爱玩儿,心里依然留有一份纯真,这与解语人生中所经历过的其他遭遇相比,只是小儿科级的。

  白萱抿唇,“要不咱们先回去吧?”

  解语摇头,不想因为自己的情绪影响陆子俊的生日宴,“不用,我真没事,你陪我去沙发上坐会儿。”

  “行。”白萱拉着她,“你嗓子疼就别喝酒和饮料了,喝点矿泉水。”

  霍殷词在单解语无声拒绝一起喝交杯酒的提议时,脸色愈发阴鸷,邪肆的眉眼间略带戾气。

  向来是女生趋之若鹜的对象,自然不习惯如此被嫌弃。

  一群人还在起哄让他喝酒,他却赫然起身,“都他妈闭嘴!”

  接着,他冷笑出声,“谁他妈爱喝交杯谁喝,玩不起就别玩!”

  满含怒意的话音落下,俊挺的背影消失在门外。

  包厢里再一次陷入静谧,而后大家一边不甚在意地说:卧槽霍哥咋又犯少爷病了,一边继续唱歌玩闹。

  显然,他们早已经习惯霍殷词这样任性发脾气的行径。

  经过一轮撕心裂肺的吼唱,有人渐渐不堪魔音入耳,纷纷让解语献唱一首,洗涤一下他们满目疮痍的心灵。

  白萱率先出声帮她婉拒,自己则和倪冠秋合唱一首情歌作为弥补。

  大家被成功转移注意力,开始撺掇这对准情侣进行更深层次的交流,弄得两个人又羞又窘。

  解语趁机站起身走出包间,去洗手间洗个手,顺便补一下口红。

  KTV里的灯光缤纷斑斓,给夜晚蒙上一层耀眼的神秘。

  本该回包间的路线临时被解语改变,踩着八寸高跟鞋走到歌厅大门口。

  门外的石阶上,有一个男生正坐在那里,垂头摆弄手机,张扬骄矜的气质丝毫不剩,倒如同一个和家人赌气的大男孩。

  因为妈妈的事情,解语对喜欢玩弄女人感情的人很抵触,自然很抗拒与霍殷词这个风流多情的豪门子弟接触。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在他的背影上看到了和自己相同的孤寂和落寞。

  这种孤寂犹如一只无形的手,推动她走过去。

  就在她距离霍殷词后背只有一步之遥时,一阵汽车轰鸣声传来,带回了她的理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