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好吧,霍哥
雪倾城2020-06-30 11:013,442

  于是,她瞬间清醒,立刻转身欲往回走。

  哪知,霍殷词像后背长眼睛了似的喊道:“来了又走,你什么意思?”

  解语停下脚步,双腿僵硬如石,门口的广告灯分外刺眼。

  他是天上的月亮,众星相捧,怎会孤寂,她自嘲而笑。

  霍殷词站起身,绕到她面前,把手机随意塞进裤袋里,“我在洗手间等了好久,可是没等到。”

  他所谓的等是等什么,他们二人心知肚明。

  因为洗手间有着能让他们相遇的神奇魔力。

  解语缓缓抬眸,她身高算高的,仍然需要抬头才能对上他的眼睛。

  男生白净且漂亮,剑眉之下是一双桃花眼,眼波盈然多情,让人一个不甚就会沦陷进去。

  她红唇微启,欲言又止,眼神深邃莫测,霍殷词看不透,只继续说道:“我刚才在想,如果在这里也等不到你,我就——”

  就怎么样?

  “我就不等了,向来是别人等我,我还没这样等过别人。”他邪肆弯唇,俯下头,“单解语,你居然让我破了例,这真是千古奇谈,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你能告诉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男生清新温热的气息喷薄在她脸上,激得毛孔剧烈收缩。

  “我出来抽根烟。”解语面上从容自若,没有接他的话茬。

  说来真是奇妙,身边的熟人都不知道她会抽烟,反而是不熟悉的他见过她最为真实的那一面。

  对于她的擅于转移话题,霍殷词似笑非笑。

  随即,他伸出手,手心朝上,变戏法似的出现一个打火机。

  解语眸光挑衅,“不是说小男生不抽烟吗。”

  “嗯,所以顺了别人的,给你用。”他语气讥讽。

  KTV里不准抽烟,客人的打火机都上交前台寄存,他出来时拿了一个。

  大概他心里认定她必然会出来。

  解语接过打火机,点燃一根烟,透过吐出的烟雾凝视他,“我上初中和高中时候班上男生就有抽烟的,而你不吸烟,看来应该是家教很严。”

  霍殷词嗤一声,似冷嘲似不屑,眸光自然而然追逐着她红唇,“我不抽烟跟家教严不严没关系,是因为我不喜欢香烟的味道。”

  室友知道他的忌讳,一般不在他跟前抽烟,甚至因为他有这个忌讳,致使刘洋河成功戒烟。

  当时还因为这事闹了个误会,就是刘洋河母上大人以为他在学校有了女朋友,总说让他带回去。

  刘洋河还贱兮兮地问霍殷词要不要跟他回家见家长,当即被霍殷词修理一顿。

  眼前,烟雾萦绕中的女生容颜妖娆明艳,却一点也不艳俗,漆黑深邃的眼神浸染着落寞,还有种看破红尘的薄凉。

  外表看着明媚似火,眼神却布满冰雪,她像一个矛盾综合体。

  霍殷词见过很多抽烟的女性,没有谁能抽得如此动人心弦,令人心生荡漾。

  单解语带给他的完全是一种陌生的感觉,陌生的体会。

  一个大男生竟是受不了香烟的味道,解语愣怔一瞬,夹着烟嘴的手指有些发烫。

  “抱歉,你应该早点说。”她心不在焉地扯出淡笑。

  霍殷词语调狡黠,意态风流,“没关系,你抽烟的姿态很迷人,我并不反感你抽。”

  不愧是风流韵事常常占据R大热榜之人,的确是个撩妹高手,解语微微眯眼,“你也很迷人。”

  可是,她反感。

  她说话时唇角始终含笑,让人很舒坦,便不会去猜测她说的是否真心实意。

  在社会上有了足够多的经历,她练就一身喜怒不形于色的技能,让人很难窥探出她心里的真实想法,这是她的保护色。

  霍殷词虽然性情嚣张跋扈,却心思直白,当然更不会看得出她的真实心思。

  得到她的赞美后,他瞬间志得意满,孔雀开屏般笑,“呵,算你有眼光。”

  他谈过很多女朋友,但没经历过一见钟情,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然而,此时此刻他明白自己对这个女生有兴趣。

  “你错了,其实我眼光不怎么样。”男生傲娇的模样幼稚而可笑,解语垂眸,将剩下一半的烟扔进垃圾箱,“进去吧。”

  进去就没机会这样单独和她聊天了,霍殷词不甘心,“进去还得被他们罚酒,你不怕?”

  邪气多情的眼尾挑起,他痞笑出声,“除非你想和我一起喝三扎。”

  和他喝交杯酒?

  想想就冒一身冷汗,解语摇头,“我酒量不好,今晚聚餐时已喝到极限。”

  “不想喝可以直说。”让女生们宠坏的霍公子难以接受她的再次婉拒,阴阳怪气起来,“说什么喝到极限,我看你从始至终清醒得很,倒是别人都醉醺醺的。”

  解语抱臂歪头,嘴角上那种慵懒随意的笑痕一如既往,“过了极限就会醉的,而且我喝醉了比较安静,看不出来。”

  “这样吧,我们谈个条件,你的酒我可以帮你喝。”霍殷词头一次有兴趣和一个女生聊天,而且越聊越停不下来,对方每一个细微动作和眼神都能勾起他的好奇心。

  解语笑,“我为什么要和你谈条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子俊说过会帮我喝。”

  他顿时脸黑,“让我和男人和交杯酒,除非我死。”

  “好,说说你的条件。”她半眯着眼,漫不经心道。

  霍殷词吊儿郎当摊手,“把你手机给我。”

  这样搭讪的方式解语太过熟悉,“我很少聊微信。”

  白皙修长的手一顿,霍殷词想起自己拒绝女生们主动要加他微信时的场景。

  那种时候,他会冷蔑地对她们鄙夷道:我和你很熟吗?

  或者,我微信是你想加就能加的吗?

  再或者,你长漂亮点或许我还会考虑考虑。

  现在看来,单解语拒绝的很含蓄。

  他弯唇,人畜无害地抛个媚眼,“你想多了,我看起来像那种有大把时间和别人闲聊,或者喜欢骚扰别人的人吗?只是互存一下电话号而已,以备不时之需。”

  他们两个人之间能有什么不时之需,解语暗嘲,却没有再坚持,而是把手机解锁递给他。

  她的手机屏保是默认的风景图,不是与谁的合影,也不是某个不认识的男人。

  霍殷词莫名心情愉悦,点开她的通讯录存入自己的手机号,然后还打开她的相机摆拍一张照片,添加到来电图片处。

  最后,他用她手机给自己拨打一下,才还给她。

  解语接回自己的手机,下意识瞄一眼他给自己存的名字。

  呵。

  “——霍哥?”解语挑眉。

  霍殷词清清嗓子,“有意见?他们都这样叫的。”

  “你在你们宿舍年纪最大?”她好奇。

  “不是啊。”他挺直腰板,样子拽拽的,“我们宿舍不按年纪论排名。”

  解语耸肩,“愿闻其详。”

  他如实回答,“我们宿舍四个人,当初酒鬼,就是刘洋河,他提议以身高论排名,然后我胜;闵豪提议按经济条件论排名,然后我胜;倪冠秋提议按颜值论排名,然后……还是我胜。”

  如果对方不是霍殷词,解语会以为自己遇到一个喜欢炫耀的奇葩男。

  总的来说,还是一句话,他就是一个任性的幼稚鬼。

  她想,人与人之间的生活真是各不相同,他只需要挥金如土谈谈恋爱就能得到一切。

  而她,必须想方设法自己赚钱,每天一睁开眼就要面对巨债压顶的窒息感。

  “好吧,霍哥。”收好手机,两人又随意聊了一阵,才先后回到包厢。

  霍殷词倒是挺守信用,自己把罚酒都喝了,赢得一片喝彩声。

  解语在另一边静静地喝着饮料,偶尔目光穿过人群与他碰撞,便略微勾唇,回以一个淡淡的微笑。

  此时的他看上去很有少年感,频频举杯的样子像极了为引起别人注意而故作深沉的孩子。

  估计就是这种爱耍帅的性格,迷惑了那么多女孩子的芳心。

  包厢里都是同龄人,正处于爱玩儿喜欢刺激的年纪,借着陆子俊生日的机会,大家欲玩通宵,宣泄一下整个暑假里积攒的憋闷和无聊。

  这个计划在霍殷词接了一通电话后,而有了变化。

  九点半左右,大家唱的正嗨,他接到一通电话,紧接着,他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一言未发,急匆匆离开。

  其余人不明所以,纷纷交头接耳猜测他突然离开是因为什么事,不过,连他几个室友也是一头雾水。

  霍殷词一走,有几个为了他而来的女生也没有了继续玩儿的兴趣,大家又唱一会儿,便打车回学校。

  解语也打算直接和白萱一起回宿舍,不料,正好接到夜店领班的电话。

  说是今晚有些忙,加上有个小姑娘意外被人打伤,人手实在不够,让解语临时去应急,领班还承诺今晚酬劳翻倍。

  ——

  魅族是A市有名的夜店,这里有最耀眼的灯光,有最震耳欲聋的音乐,有最诱人的酒水,散发着妖娆的气味。

  三个月前,解语开始在这里兼职,这里酬劳高,而且是现结。

  对于她这样急需钱的人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只不过工作性质不太光彩而已。

  她到店时已经十点,跟领班商量好十二点就得走,只能顶两个小时。

  领班自然满口答应,十点至十二点正好是高峰。

  今晚被打伤的小姑娘姓赵,也是在校大学生,据说打伤她的人是一个常客的女朋友,说她下/贱勾引人家男朋友。

  十一点,解语终于得到一个上厕所的机会,忍不住点燃一根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