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怎么不听话
雪倾城2020-06-30 11:013,502

  她跟挨打的小姑娘并不熟悉,但莫名有种同病相怜的凄凉感。

  那个男客是富二代,一看就是个常常招蜂引蝶的风流纨绔,其女朋友是豪门千金,作为无背景、无地位的普通女孩,赵同学只有白白挨打和被侮辱的份儿。

  人生在世,哪有那么多公平可言,如果有做名媛的命运,谁又会甘愿做蝼蚁。

  像她们这样在夜店做服务员的,在别人眼里跟古代欢/场女子没什么区别,大多数人都会戴上有色眼镜投来不屑和鄙视的目光。

  解语有自己的原则,不做包房和KTV公主,她主要靠卖q酒水和收小费,目前尚算安稳,没有遇到过特别过分的客人,以及被手撕的局面。

  但不得不说,这一行确实不体面,且吃的都是青春饭。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解语临下班时,在高台区域看到一个似熟非熟的身影。

  那人浑身散发着阴郁的戾气,连连灌下几杯酒,单手撑着额头,侧影格外凄寂。

  解语自嘲,一定是自己刚刚顾影自怜的情绪影响了她的眼神儿,像他那样的天之骄子怎会落寞孤寂,自己居然每每看走眼。

  她抬步欲离开,打算当不认识,便看到散台处一个女人拿着一杯酒蹭到他身边坐下。

  女人妆容浓厚,红唇艳丽,举止暧昧。

  她媚笑着摸上他的脸,不知在和他说着什么能把人引向堕落的魔咒。

  接下来,女人把手里的酒杯凑到他唇边,脸上的笑痕如同沾满污浊的夺命花。

  酒里加了料,在这里工作三个月,解语太熟悉这些套路。

  灯光交替闪动,纸醉金迷。

  “殷词,不是不让你等的吗,怎么不听话?一会儿回去晚了,后妈又得打你。”当解语意识到自己居然多管闲事时,已经拽着他手臂,把他从女人怀里扯出来。

  与此同时,她有点惊讶自己编故事的潜力。

  “谢谢美女姐姐帮我照顾他。”解语转头换上涉世未深的笑,叹息一声,撇嘴发牢骚道:“我这个弟弟总不让我省心,工作时间也得看着他,不然又要到外面打架惹是生非,挣点钱还不够他造害的。”

  艳妆女人眯起眼,似在审视她的话是真是假。

  在她森然目光注视下,解语心口蓦然一沉,险些破功。

  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不是个好惹的主儿,而且她们那桌有五六个人,若要产生争执,她和醉醺醺的霍殷词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

  值此紧要关头,已经醉眼朦胧的霍殷词揉揉太阳穴,随即往解语肩头一靠,硬着舌头开口,“——什么姐?唔,姐?哦,回家。”

  他的声音不同于清醒时的明朗清透,此时带着沙哑和含糊,倒也显得挺有磁性,有点别样味道。

  “对,我们该回家了。”解语默默稳住呼吸。

  “回家——”他含含糊糊再次吐出这两个字。

  她扶正他的头,“好,我们走。”紧绷的情绪微微松懈,幸好霍殷词不是猪队友。

  果然,妖艳女人眉峰一挑,目光在他们脸上来回巡视几遍,而后不可一世地笑笑,站起身离开。

  临走还不甘心地捏一把霍殷词的下巴,“可惜了。”

  扶着他走出狼窝,解语后背直冒汗。

  她张望一下繁华的街道,不知道他的家在哪,即便知道也不方便送他回去。

  如果把他一个人送到酒店,又担心再次遇到刚刚那种情况。

  毕竟年轻漂亮的男生,在醉得不省人事之下,同样有危险。

  虽然这个人自身也是劣迹斑斑,但解语自认还有一点正义感,既然遇到了,就无法坐视不管。

  于是,只好给陆子俊打电话,让他过来安置霍殷词,不管是把他带回宿舍还是就近开间房,都与她无关了。

  陆子俊很快赶过来,一见到两人,很惊讶,“你们这是——”

  “我和他不熟,偶遇的。”解语猜到陆子俊应该是误会她和霍殷词单独出来喝酒,便将事情原委解释清楚。

  陆子俊要带他回宿舍,解语和他们一起打车回学校,门卫见是霍殷词,很痛快地放行。

  解语无不感慨,霍殷词这个名字,竟已成为R大的无障碍通行证。

  由于提前和室友说好晚上会回来,她们给她留了门,怕吵到她们休息,解语只匆匆漱个口就轻轻上了床。

  ——

  一夜好眠带走满身疲惫,只要朝阳依旧升起,拼搏便不会打烊。

  生活中总会有一些这样或那样的意外,解语没想到自己在R大也会出名,只不过这个名是恶名,不是美名。

  这还要拜R大小财阀校草霍殷词所赐。

  一大早,袁熙一边看微信,一边打开电脑,“解语,这下子你出名了。”

  说着,登录校内贴吧,找到有关解语的那个帖子。

  帖子里骂声一片,图文并茂,有图片有视频。

  白萱也一边在各个群里发言,一边骂骂咧咧,“一群毒舌的混蛋,她们知道什么,说点捕风捉影的话就以为自己发现什么隐秘似的,就应该让他们实名制。”

  解语不明所以,直到在袁熙电脑上把那个帖子浏览一遍,才知道这件事。

  帖子的标题是:文学院英语系单XX,你勾引别人男朋友时,良心何在!

  里面有一段她前晚表演的视频,视频中她性感妖娆,妆容和穿着的确很像狐狸精。

  图片则是她和霍殷词在大礼堂卫生间初次遇见时被拍的,她站在洗手池旁,他站在门口,这个画面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袁熙愤然,“昨晚就有人在聊这个事,但那时候我没见过原帖子,也没太当回事,想着等你回来问问你,结果你们回来太晚我就先睡了。”

  帖子反响很激烈,下面评论更是不堪入目,明晃晃的人身攻击。

  白萱蹙眉附和,“她们就是被嫉妒心给魔化了,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公共洗手池偶遇就算是勾引,那我早勾回来十个八个了。”

  袁熙瞪着眼,“就是就是,霍殷词风流花心全R大都知道,凭什么他犯渣,却让解语背黑锅,两人互不相干好吗。”

  白萱点头,“这帖子估计就是他某一任前女友弄得,据说迎新晚会那天还有一个前女友找他求复合,弄得要死要活的,也有人发帖子说他冷血来着。”

  袁熙气哼哼,“所以说,罪魁祸首是霍殷词好不好,解语真是冤枉,那些白痴女生以为谁都是她们的情敌,疯狗似的逮谁咬谁。”

  解语揉揉眉心,无奈道:“你们别跟着生气了,清者自清,不用理会她们。”

  果然跟二世祖沾上边就没好事。

  今天是周五,下午有一节大课,上午没什么事。

  解语洗漱完回到床上,没有在意帖子骂她的事,而是登录网银,确认工资到位以后,先给舅妈转一些钱。

  又给于姐转了房租,还额外给她发个红包,开玩笑说是滞纳金。

  看着余额数字越来越小,解语松口气的同时,继续独自体会巨债压身的窘迫感。

  空闲的时间转眼即逝,袁熙和白萱一上午就像两只愤怒的小鸟,一直凑在电脑前嘀嘀咕咕。

  两个女生一会儿跺脚,一会儿捶桌子,又担心被解语听到她们的反击,简直憋屈得要死。

  大概还是因为黑她的那个帖子。

  解语下床换上衣服,想起今年暑假前遇到的一件事。

  那天她走小路独自去食堂,路过图书馆后面的林荫小路,听到树荫下有人说话。

  由于说话内容比较罕见,她难得起了八卦心里,扭头看过去。

  树荫下有一张木椅,木椅上坐在一个男生,他面前则站着两个女生。

  男生带副墨镜,二郎腿翘得很高,懒懒散散流里流气的。

  但这些并不能遮掩住他出众的气质和外形。

  两个女生身穿漂亮的裙子,皆面带惊喜和羞意,正在跟那个男生搭讪。

  男生似乎很烦躁,言辞刻薄无礼,“我说你们是不是属警犬的,我躲到这里都能被你们发现。”

  两个女生齐齐一惊,随即又像有心理准备般重展笑颜,接着,两人商量好似的一起出声,“我叫XXX,可以加你微信吗?”

  话音落下,两个女生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显然她们并没有商量好。

  彼此蹙眉沉思一会儿,微微拉开一些距离,摆出甜美笑容继续搭讪男生。

  男生嗤笑一声,流泄出鄙夷和嘲讽,“想做我女朋友?”

  他手指在两人之间各指一下,“你?还是你?”

  “当然是我!”两人异口同声。

  “呵。”男生冷笑,语气骄纵,“这可真是有些抱歉,我不擅于享齐人之福。”

  两个女生微微脸红,不服气地互相看一眼,又匆匆别开眼。

  “你们是闺蜜?”男生似乎来了兴趣。

  两个女生不自在地轻应,“嗯。”

  男生笑,“闺蜜之间肯定对彼此非常了解,这样吧,你们分别说一说对方的优点,然后我再决定选择你们中的谁。”

  平时能说出对方无数优点的两个女生顿时欲言又止,磕磕巴巴半天也没说出来什么。

  男生双臂抱胸,略歪着头似笑非笑,“既然你们说不出对方的优点,那就说说对方的缺点,这样也可以让我做出判断。”

  这意思是看谁缺点多,然后择优录取咯,两个女生尴尬地斜睨对方一眼,开始竹筒倒豆般细数起对方的缺点。

  男生听了几句就不耐烦地掏掏耳朵,伸手打断她们,“所以说,你们觉得我会选择你们这样缺点如此多的女生做女朋友?”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两个女生恍然大悟,羞愤难当。

  那个挑起矛盾的男生却缓缓站起身,双手潇洒插兜,转身离开,“塑料友谊,鉴定完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