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霍哥天生丽质
雪倾城2020-06-30 11:013,488

  现在想想,那时几句话就让一对闺蜜分崩离析的罪魁祸首,侧颜和背影与霍殷词完全吻合。

  最吻合的就是,他属祸害精的这个事实。

  万万没有想到,现在,祸害精也波及到她了。

  解语整理好衣服,收敛心神,对室友们笑着提议,“今天我嗓子好了,我们出去吃嘬嘬虾吧。”

  袁熙顿时尖叫起来“啊啊啊,我要吃我要吃,咱们直接来二斤份的!最近宋卓然不准我吃辣,我快馋疯了!”

  解语打趣,“你最近总起口腔溃疡,还冒痘痘,他是为你好。”

  袁熙撇嘴,“看来他说我长痘痘也漂亮是假话啊。”

  白萱翻个白眼,“别撒狗粮了,照顾一下单身狗。”

  袁熙眼睛在她俩之间来回扫荡,“R大男生都瞎,竟然能够允许你们这样的美人单身,幸亏我早早把宋卓然拿下了,不然在英语系找男朋友难于上天。”

  英语系历来都是女生多,男生少,他们班四十多个人,只有六个男生。

  除去其中一对搞基的,另外几个不是身高残废,就是外貌残废,简直了。

  白萱摇手指,“不是R大男生瞎,是解语看不上他们,之前有好多其他院系的师兄或师弟向她表白过,都铩羽而归了,咱们解语这么美,才看不上他们。”

  不知不觉又开启了商业互吹模式,解语笑着否认,“没有看不上,是我没时间和谁谈恋爱,而且跟我表白过的只有那么两三个而已,哪有你形容的那么夸张。”

  以她目前的情况,和谁谈恋爱就是拖累谁,而且如果当对方真正了解她的家境和身负的巨债后,绝对不会愿意继续喜欢她的。

  生活就是如此现实,爱情亦然。

  袁熙和白萱似是察觉她的晦暗神色,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与解语同学同寝两年多,她们对她的过去并不完全了解,只知道她妈妈已病逝,家里经济条件比较差,需要自己赚钱养活自己。

  所以,之前她们都会尽量帮她应付点名,帮她瞒过夜不归宿,帮她及时传达学校这边的信息。

  对她过去了能解多一点的,大概就是金融系的陆子俊。

  ——

  男生宿舍早上起床相当于车祸现场,抢卫生间一般都以武力收场,吃早饭时候则谦让的不行。

  刘洋河平躺在床上:“吃饭去吗?”

  倪冠秋侧躺在床上:“走啊。”

  闵豪趴在床上:“走,一起去。”

  刘洋河侧躺:“走啊,快起来啊。”

  倪冠秋平躺:“走不走啊,你倒是先起啊。”

  闵豪趴床沿上:“走走走,你们先起。”

  刘洋河平躺:“卧槽,走不走啊?”

  倪冠秋侧躺:“走啊,快点。”

  闵豪头埋进枕头里:“艹,猪不起。”

  刘洋河嚎叫:“他妈的你们全是猪!”

  “都特么闭嘴!”一直闷声不响的霍殷词随手撇下来一个充电宝砸在地上。

  宿舍里顿时陷入安静,霍哥起床气超浓,他们可不敢触霉头大早上招惹他。

  更何况他昨天晚上宿醉得厉害,大概是因为什么不顺心的事,估计与那通电话有关。

  扔完东西的霍殷词心情还是超级不爽,脑瓜仁隐隐作疼,嗓子干涩不已。

  心情差倒不是因为昨晚家里那些破事,而是因为他想起来昨晚自己给单解语拍那张来电图片是他的正面照,像根嫩葱。

  他自认侧面照很帅,正面照傻了吧唧的。

  更何况晚上拍的照片光线不好,没有拍出他的真实颜值。

  他拿起手机翻开相册,发现里面几乎没有自己的照片,反而全是狗子的照片。

  他自己的照片只有一张电子版的证件照,虽然证件照也挺帅,但看上去愣头愣脑。

  于是,他跳下床,洗个战斗澡,顺便抹了点闵豪的护肤霜,又找出一件没穿过的体恤套上,在镜子前左照右照。

  自拍了几张觉得光线不太好,走到窗户边一把将窗帘全拉开,其他几个陷入惊愣中的人猛然回神,连忙胡乱扯东西盖自己的重点部位。

  火力旺盛的年纪,晚上睡觉根本连块薄布都盖不住,个个只穿着内裤,他们宿舍在二楼,外面随便瞄一眼就会看个精光。

  “卧槽卧槽卧槽……”

  “我去,霍哥你个猪队友,拉开窗帘也不先说一声!”

  “卧槽,我的玉体被霍哥暴露了,白白便宜了那些腐女小姐姐!”

  霍殷词不理会那些哀嚎声,面对着窗外的朝阳自拍,拍来拍去还是不满意。

  “酒鬼,你常用的那个美颜软件叫什么?”他拧眉问。

  刘洋河表情炸裂,“我去,霍哥你天生丽质,美颜相机都修不出你的绝世容颜好吗。”

  再说他用的那款美颜相机主要是瘦脸磨皮功能好,霍哥以前就嫌弃用美颜相机的男生,说男生自拍显得娘们唧唧的。

  霍殷词挺满意他的赞美,“废什么话,赶紧给我手机上下载一个。”

  刘洋河接过他手机,嘀咕道:“你以前不是说男生用美颜滤镜像娘炮吗?”

  他冷哼,“别人美颜是娘炮,我美颜还是纯爷们。”

  闵豪迅速穿好衣裤,“霍少爷,给兄弟们留条活路吧,在你的衬托下,兄弟们大学一年多依然是单身狗,夜深人静的时候你自己反省反省,是不是太对不起兄弟了。”

  曾经有一个闵豪看着比较顺眼的妹子,主动接近他,他那时候十分高兴又得意,还特意给他姐打越洋电话炫耀这事来着。

  然而,没过多久,妹子忽然向霍殷词表白时,他特么才知道,那个漂亮妹子接近自己竟是为了把他当做跳板,目的是接近他的兄弟霍殷词。

  他幼小的心灵顿时被伤得体无完肤。

  这厢,倪冠秋附和闵豪,“就是啊霍哥,我自认也是个大帅比,可白萱就是看不到我的帅。”

  闵豪阴险的笑,“看到没有,兄弟们在你的阴影下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刘洋河把下载完美颜相机的手机还给霍殷词,“话说,你这样的还要美颜,是打算又去祸害谁呀?”

  为目标女生点蜡。

  霍殷词夺过手机,再次站到窗户边摆姿势,“别鸡巴瞎管闲事,反正不是祸害你。”

  其他三只防止被虐,纷纷跑去洗漱。

  刘洋河:“去上课吗?”

  闵豪:“不去。”

  倪冠秋:“那我也不去。”

  闵豪问刘洋河:“酒鬼去上课吗?”

  刘洋河:“那我也不去。”

  闵豪:“你确定?我记得那个老师对你印象很深刻。”

  刘洋河嗷一声,生无可恋脸。

  有一次,他吐槽那个老师脾气差,不小心被老师逮个正着,加上他身形惹眼,每次老师点名准点他。

  闵豪再次问,“酒鬼去上课吗?”

  刘洋河:“去!”

  闵豪、倪冠秋:“帮我答个到。”

  刘洋河瞪眼,说好的亲如兄弟呢。

  霍殷词自拍完,发现美颜相机修出来的照片果然很娘,“泥鳅,把白萱课表发我一下。”

  倪冠秋一愣,垮脸道:“霍哥,不带挖兄弟墙脚的。”

  霍校草堪称行走的春/药,大概没有他挖不走的墙角。

  嘤嘤嘤。

  刘洋河吐掉牙膏泡沫,“霍哥,泥鳅追人家追好几个月,眼看成功在即,你这是要祸害亲兄弟啊。”

  作为过来人,闵豪在一旁乐得前仰后合,“公平起见,咱们几个都得被他祸害一遍。”

  霍殷词阴下脸,“滚,我可不像泥鳅眼光那么差。”

  倪冠秋:“……”

  准女友被兄弟嫌弃,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对了,你猜昨晚是谁把你捡回来的?”刘洋河眼里溢满八卦的光。

  “单解语。”霍殷词半垂眼帘,心绪复杂。

  “卧槽霍哥,你没醉糊涂啊,还知道是谁把你从酒吧门口捡回来的。”昨晚陆子俊说是单学姐在酒吧门口发现了喝醉的霍殷词。

  霍殷词蔑视他,“我跟你不一样,我不属猪。”

  “我属猪我快乐!”说着,刘洋河忽然疑惑沉思,“你说大半夜的,单学姐为啥还在酒吧门口游荡?”

  霍殷词脸色黑沉,瞪向刘洋河,“收起你那清奇的脑回路,人家在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兼职,顺路捡到我的。”

  何止是捡回来,正确地说,是把他从罪恶的魔爪中解救出来的。

  此时此刻,他下意识想要维护单解语,不想别人知道她太多隐私。

  昨天晚上在夜店他只是醉了,并不是无意识,看来陆子俊没有把关于单解语在夜店兼职的事说出来。

  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兼职,有那么缺钱吗。

  ——

  解语、袁熙、白萱和蔡佳童四个人一起来到东校门外的嘬嘬大虾餐厅,由于是上学日,里面顾客不多。

  四个人坐在靠里面的一桌,一边吃瓜子和虾片等小食,一边点餐。

  白萱一直低头摆弄手机,蔡佳童坐她旁边,取笑她是不是在和倪冠秋聊天。

  蔡佳童是本市人,是她们宿舍里家庭条件最好的,平时为人处世有点自带的傲气,和舍友关系不咸不淡。

  不过,近几个月,她和白萱走得很近。

  大概是白萱傻白甜的性格容易相处。

  不一会儿,解语的手机响起来。

  她看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和来电图片,下意识蹙眉,沉思着任由手机响个不停。

  白萱疑惑,“谁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解语勾唇起身,“一个同事,我出去接一下,你们点好就行。”

  她靠在洗手池上挂断电话,拒接,刚要收起手机,一条短信随之而来。

  霍哥:【干嘛挂电话啊,找你有事,微信好友通过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