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坐一起吧
雪倾城2020-06-30 11:013,478

  解语想起上午那个帖子的事,深呼吸一口,捏着手机沉默,点开微信界面,通过了他的加好友请求。

  刚点通过,那边紧接着发过来一张图片和一句话。

  霍哥:【昨晚那张照片拍的不清楚,你赶紧把来电图片换上这张。】

  解语:【就这个?】

  她以为霍殷词急吼吼找她是为了校内网那个帖子的事,结果对方发过来一张自拍。

  霍哥:【这个怎么了?不帅吗?】

  霍殷词捏着手机愤愤然,把她的话理解为嫌弃,暗自揣测单解语是不是高度近视啊。

  他千挑万选一上午,居然只得到她这样挑剔的语气。

  解语拧眉,手指点击屏幕,【很帅。】

  霍殷词一直盯着手机等她回复,猛一看见她就回答两个字,感觉很敷衍,但‘很’总比‘挺’有分量得多。

  话题彻底因此叉开,解语想了想,没有主动提起帖子的事,更不会提他醉酒被人吃豆腐的事。

  久久等不到她说话,霍殷词渐渐不耐烦,抓心挠肝的想发脾气。

  霍哥:【你干什么呢?】

  解语:【没干什么。】

  霍哥:【没干什么是干什么呢?】靠。

  解语:【吃午饭。】

  问一句说一句,语气精简而淡漠,霍殷词都能想象出来她那副意兴阑珊漫不经心的模样。

  他气得把手机摔一边去,不过五秒钟又重新拿过来,继续给她发微信。

  霍哥:【你还有心情吃午饭?】

  能把他惹生气却混不在意的人,单解语算是蝎子拉屎—独一份。

  解语:【饿了,就吃。】

  看看,这都什么女生,霍殷词这个气啊,举起手机刚要摔,想起一会儿要是出去还得用手机扫码付款。

  霍哥:【在哪里吃午饭呢?】

  对方又不回复了。

  霍哥眯了眯眼,【吃的什么?】

  解语:【虾。】

  霍殷词得意挑眉,翻开相册里保存的课表看了看,他起身下床。

  学校附近差不多点的餐厅饭店他都吃过,问出她吃的什么,他就能猜出是哪家店。

  刘洋河晕乎乎问,“霍哥,干嘛去?”

  外面秋老虎来袭,热得人只想吐舌头躺睡。

  “吃饭去。”

  倪冠秋惊,“咱们刚吃完饭一个小时,你又去吃饭!”

  这是突然被饿死鬼附体了吧。

  霍殷词阴沉脸,“刚才吃的早饭,现在去吃午饭。”

  闵豪顿觉一阵反胃,差点吐出来,“你自己去吃?”

  自己去怎么了,只有女生才整天拉帮结伙手挽手出门呢,“有意见?”

  闵豪赶紧摆手,笑嘻嘻,“没有没有。”

  刘洋河灵光一闪,“霍哥,你火急火燎去吃饭,是吃完饭以后有啥事吧?”

  猪脑子还挺机灵,霍殷词声线中拖出一股子懒散劲儿,“嗯,吃完饭下午去上课。”

  众室友:“!!!”

  “有谁要带东西吗?”霍校草难得主动要帮室友带东西。

  男生宿舍很多时候都是这种状况,最先熬不住那个去买饭的人就得帮其他人带饭回来,不然宁愿饿着。

  “我我我,帮我带瓶可乐,冰镇的。”闵豪第一个反应过来。

  “叫爸爸。”

  “爸爸!”

  霍殷词斜勾唇角,“叫爸爸,也不给你带。”

  闵豪:“……”草泥马!

  刘洋河大笑不止,乐得直岔气,“我觉得咱霍哥这回没祸害别人,反而让别人给祸害了,祸害得又坏出了新高度。”

  闵豪哀嚎,“他这不是坏出新高度,是坏出了新领域!以前主要祸害女生,现在连兄弟都祸害。”

  “滚,我特么祸害谁了。”霍殷词在衣柜里挑衣服穿上,用定型啫喱捋捋头发,还拿出一瓶男士香水喷了点。

  这香水是上次过生日时表妹送的,他没好意思当人家面撇掉,转手送给了闵豪,虽然闵豪压根不缺。

  他一向认为只有娘炮才喷香水,纯爷们就得浑身自然清爽,现在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忽然想喷点。

  闵豪瞧见他在镜子前左照右照那副骚包模样,别有意味地喊起来,“哎呦呦,这什么味呀?”

  刘洋河鄙夷,“豪哥你鼻子睡堵了吧,这不是霍哥给你那瓶香水味嘛,多好闻,一瓶香水比我两个月生活费都贵。”

  “酒鬼你个猪鼻子,只闻到了表象,没有闻到内在。”

  刘洋河拜服,“狗子哥你果然有一只狗鼻子,都能闻到内在。”

  闵豪丢过去一个枕头,“骚气冲天了你都闻不出来,白长个大酒糟鼻子。”

  大家忽然心领神会地哦哦哦起来。

  霍哥这明显是要浪起来啊。

  这时,倪冠秋忽然举起手机,喊道:“霍哥别浪了,你又上热帖啦!”

  刘洋河翻个白眼儿,“泥鳅你少咋咋呼呼的,咱霍哥常年霸占热帖榜,有什么好惊讶的。”

  闵豪也随意翻着几个群信息,是有人在热议霍殷词,“天天叨逼叨的都是霍哥那点风流韵事,这帮人也不嫌腻歪。”

  倪冠秋抓抓头发,“这次不太一样。”

  闵豪放下手机,“有什么不一样,不就是铁打的霍哥,流水的妹子嘛。”

  霍殷词压根不理会舍友们的议论纷纷,‘梳妆’完毕再次给单解语发信息,风云人物从来不在意自己的八卦。

  倪冠秋点开白萱转发给他的帖子,呈呆瓜脸,“这回不是妹子。”

  刘洋河霍然坐起身,“泥鳅,霍哥什么时候出柜的?!”

  倪冠秋恨铁不成钢,“……”出NMB柜,是小姐姐啊你个呆猪。

  ——

  来嘬嘬虾吃饭的人,要么一桌都是女生,要么一桌都是男生,很少有男女生一起吃的。

  解语和室友们带着一次性手套,吃得毫无形象,越辣越爽,几人鼻头泛红双唇发麻。

  袁熙被虾头扎了一下嘴,正惊呼吸嘴的时候,视线不小心瞄到门口进来两个人。

  是两个男生,都很帅,面如冠玉眼带桃花那个更为出众,正是R大校草。

  霍害精。

  袁熙直起背,下意识冲他们喊出声,“喂喂喂,你站住……”

  蔡佳童顺着她视线望过去,然后连忙不着痕迹地脱下一次性手套,用湿巾擦拭嘴角,并悄悄拿出小镜子低头照照。

  坐她对面的解语无意发现她的小动作,略有不解,顿了一下继续扒虾吃。

  “在叫我?”霍殷词用手指指着自己。

  袁熙一副蹙眉冷脸的样子,语气也不善,倪冠秋以为被她挑衅的霍哥生气了,赶紧戳戳他手肘,“她是工院计算机系宋卓然的女朋友,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女人都这样,喜欢咋咋呼呼的。”

  他怕霍殷词当着白萱面对袁熙不客气,他夹在中间不好做。

  霍殷词双手抄兜,似笑非笑,“敢不敢把最后一句大点声说出来?”

  倪冠秋汗,不敢。

  “再说,我这种绅士什么时候跟女人斤斤计较过。”霍殷词嗤笑。

  你骂哭过多少妹子你造吗霍哥,倪冠秋腹诽。

  霍殷词忽然笑如春风,“走吧,人家这么热情叫咱们过去,咱们自然得礼尚往来。”

  倪冠秋嘴角抽筋,人家说的是站住,不是过来好不好。

  白萱也脱下手套,清清嗓子尴尬问,“你们怎么…来了?”

  直到此时,解语才抬起头,疑惑看向来人。

  竟然是他…们。

  不愧是年轻人,醉成那样还能恢复如此快。

  不等倪冠秋回答白萱,霍殷词率先开口,眸光却是盯着解语,“前一阵吃过这家的虾,至今回味无穷,大家都是顾客,你们来得,我们自然也来得。”

  她双唇红彤彤、亮莹莹的,更添几分妩媚,眼底则闪过惊讶。

  他下意识瞥一眼她肩膀,昨晚自己曾靠在那里,软软的,单薄却不柔弱。

  解语垂眸,没与他对视,表情从容自若。

  听闻他这话,袁熙愤愤然,“霍殷词,你…你还有心情来吃东西?!”

  网上现在骂声一片,可那些人只骂解语一个人,说她长相风/骚,作风恶劣,勾搭过很多人,不只一次插足别人感情,云云。

  弄得好像祸源霍殷词才是冰清玉洁的白月光。

  霍殷词不知袁熙的愤怒来自何处,只挑唇慢慢道:“饿了,就吃。”

  他话音一落,解语嗓子眼呛了一片虾皮,猛地咳嗽起来,咳得眼泪汪汪。

  “慢点吃,不够再加。”霍殷词作势要帮她拍背。

  倪冠秋露出老父亲般的微笑,暗赞霍哥知恩图报。

  蔡佳童眸色微闪,一直优雅微笑,语调熟络,“泥鳅,你们也坐下来一起吃吧。”

  说完,招手叫来服务员加座位并收拾桌上的残局。

  倪冠秋拽着霍殷词坐下,笑嘻嘻冲白萱挤挤眼睛,“相逢不如偶遇哈,这顿霍哥请客,大家多吃点,多吃点。”

  一开始霍殷词叫他一起出来吃饭,他还挺不乐意,然后霍殷词说带他去见白萱。

  结果,白萱真在这。

  “不是,谁允许你们坐这了?”袁熙瞪圆眼睛。

  “坐一起吧。”忽然有人这样说。

  众人目光一起聚集在蔡佳童身上,她坦然自若,笑容亲善优雅,“大家都是熟人,既然遇到了何必分两桌。”

  袁熙不服气,“你别忘了是谁把解语害成那样的。”

  现在好多群里都在疯转那个帖子,而且骂得也越来越难听,仅仅一上午的时间,解语的一部分过往都被扒了出来。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与自己同住两年多的室友竟是无父无母,以前解语只说妈妈不在了,从不提自己的父亲。

  解语不提,大家只以为她父母是离婚了,哪会想到她从小没有爸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