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逐出考场
蒙淇淇2020-06-26 11:592,666

  阮佳卿演奏的是贝多芬的《致爱丽丝》。

  “这首曲子让一个盲人看到阿尔卑斯的雪峰、塔希提岛的海洋。”

  一袭蕾丝白裙衬托得阮佳卿肤如凝脂。

  她的美,是端庄大气的美。

  “我认为,首席夫人最宝贵的品格,就是雨润万物、惠泽天下。”

  评委老师对阮佳卿似乎很满意,微微颔首。

  “下一个,阮夕颜。”

  阮夕颜站起身,眸色如水:“对不起,我不会弹钢琴。”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评委老师也微怔住,蹙眉推了推黑框眼镜。

  台下的名媛们忍不住低声交头接耳,投向阮夕颜的目光充满嘲讽。

  “闭嘴!”评委老师瞪向她们。

  名媛们立刻噤声,或可爱乖巧,或优雅大方。

  “阮夕颜,你这门考试计零分。”

  “谢谢老师。”阮夕颜神色如常。

  名媛们忍不住腹诽:“装什么装?恶心人!”

  半小时后,评委老师起身,环视全场:“全体进入下一个考场。”

  “马术?”

  “考场地障碍,还是盛装舞步?”

  “看到栏杆了吗?明显是场地障碍。”

  “啊,为什么啊?我准备了好久盛装舞步的!”

  名媛们在马场外轻声谈论,叽叽喳喳。

  “12道障碍,每个障碍高1.6米,最多只能打落三个横杆,否则出局。”

  评委老师戴上了一顶宽檐遮阳帽,神情严肃地念出考试规则。

  周围绿草如茵,沙地反射阳光,海风呼啸,吹起名媛们华丽的裙摆。

  “先去换马术服。”评委老师看了看腕表,“你们只有五分钟时间。”

  阮佳卿穿上皮质高筒长靴,凑到阮夕颜耳边:“你骑过马吗?”

  阮夕颜戴上黑色马术头盔,调节系带:“从来没有。”

  “那怎么办?难道又要被计零分?”

  阮佳卿戴上防滑手套,把马裤和马甲递给阮夕颜。

  “别担心了。”阮夕颜套上马甲。

  名媛们一身英姿飒爽的黑色马术服,整齐划一,气势如虹,列成一排。

  按照准考证上的序列号,名媛们一一上马场。

  阮佳卿的马术很厉害,潇洒利落,没有打落一个横杆。

  “那是谁啊?抢尽风头!”名媛们纷纷红了眼。

  “好像是蓉城来的,小地方跳出来的小野鸡!”

  “枪打出头鸟,我们不收拾她,自会有人收拾!”

  阮夕颜一把揪住那位名媛的领口,目光萧杀。

  “闭上你的狗嘴!”

  ***

  海边的停机坪,白色海鸥徜徉掠过蔚蓝天空。

  在巨大的轰鸣声中,蓝白相间的双引擎远程直升飞机缓缓降落。

  舱门打开,一顶纯丝绒制黑色高礼帽反射着骄阳,光波流转。

  笔挺的黑色燕尾服,金色纽扣,白色紧身马裤,黑色皮质马靴。

  燕尾服上金丝刺绣,自带法兰西洛可可时代的奢靡华丽,贵不可言。

  “楚少。”

  一排西装革履、戴白手套的侍从分列在出舱口两侧,齐刷刷肃然鞠躬。

  “我的马呢?”

  楚承爵大步流星,走路带风,黑色手套上握住一根粗壮马鞭。

  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周身充满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宛如希腊雕塑般深邃的五官,宽肩窄腰,健硕的胸肌和腹肌。

  一双灼灼瞳眸狂野不拘,下颚线如刀刻般俊美绝伦。

  “楚少,这是从西班牙空运来的安达卢西亚马。”

  两位侍从小心翼翼地牵来一匹白色骏马,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安达卢西亚马被称为“贵族公子”,覆盖顶部的浓密鬃毛奢华贵气。

  侍从毕恭毕敬地把金丝缰绳送到楚少面前。

  楚承爵唇角一勾,手握缰绳,潇洒地翻身上马。

  马术服的金丝刺绣燕尾在风中翻飞,众侍从再次齐齐躬身。

  “去马场!”

  楚承爵傲立马上,身躯健美阳刚,一双大长腿线条完美,英姿勃发。

  一位侍从慌乱地抬起头。

  “可是楚少,马场那边在进行入学考试……”

  ***

  “阮夕颜。”评委老师抬眸,瞥了阮夕颜一眼。

  阮夕颜松开那位嚣张跋扈的名媛,深呼吸一口。

  她走到沙场,站在马边,学着刚才名媛们的方式上马。

  阮佳卿看得神情紧张,捏了一把冷汗。

  待考的几个名媛们盯着阮夕颜,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准备幸灾乐祸。

  阮夕颜咽了咽口水,握紧缰绳。

  “开始!”评委老师喊。

  凉爽的海风拂过阮夕颜额头上硕大的汗珠。

  阮夕颜双腿夹紧马驹,马儿跑到第一个障碍面前,倏忽低头。

  马背上的阮夕颜瞪圆眼睛,身体向前倾,失去重心。

  阮佳卿呼吸骤停。

  看热闹的名媛们一脸期待。

  阮夕颜心跳如鼓,整个人从马背上摔下,右脚还勾在马镫中。

  “快松脚!”评委老师焦急大喊。

  阮夕颜立刻把右脚从马镫中拔出,强忍背脊剧痛,颤颤巍巍站起身。

  名媛们忍住笑:“野鸡就是野鸡,怎么也变不了凤凰!”

  “搞不懂这种乡巴佬,为什么能混进盛京的考场?”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照照镜子!”

  阮佳卿握紧拳头。

  “受伤了吗?”评委老师小跑到阮夕颜身边,“你去休息吧。”

  阮夕颜只觉尾椎骨一阵锐痛,全身恍如散架了一般。

  可她咬了咬唇,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没关系,我可以的。”

  第二次上马,马儿不听使唤地转弯,阮夕颜没法跟上节奏。

  “呵呵,怎么不摔死?”

  刚刚被阮夕颜揪住衣领的名媛诅咒道。

  乌鸦嘴应验了。阮夕颜的脚不自控地脱了马镫,整个人从侧面摔下。

  好几个名媛发出低笑声。

  阮佳卿再也忍不住,小跑到马场,牵住马驹以免它踢伤阮夕颜。

  “别骑了,放弃吧,你会没命的!”

  阮夕颜吐掉一嘴的沙,脸颊灰蒙蒙一片,唯独双眸依然闪耀,丝毫不惧。

  “我没关系,姐姐放心。”

  她咬紧牙关,缓缓起身,准备第三次上马。

  嗒嗒嗒!

  不远处传来清脆的马蹄声。

  所有人停下动作,循声望去。

  一匹高大白皙的安达卢西亚马扬起前蹄,潇洒地越过马场的木栅栏。

  华丽的白马奔腾到马场中心,后蹄扬起尘沙漫天,神驹脖颈高昂。

  马背上的楚承爵逆光而来,居高临下地俯瞰所有人,眉目莫辨。

  名媛们屏气凝神,眸光里是难以掩饰的崇拜之情。

  评委老师一脸震惊,旋即恭敬地低头,脱帽行礼:“楚少。”

  楚承爵置若罔闻。

  他跨坐马上,倨傲地俯视阮夕颜,不怒自威。

  阮夕颜双目刺痛,眯起眼。他背后的刺目阳光,让人无法与之对视。

  贵族男子周身散发的酷烈之气,让阮夕颜头晕目眩。

  “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样侮辱马术?”

  海风呼啸,楚承爵那愤怒暴烈的嗓音,回荡在阳光倾城的马场。

  阮夕颜咬住下唇,逼迫自己保持着仰头的姿势。

  楚承爵锋锐如刀刃的下颚猛地抬起,嫌恶地扬起马鞭。

  他的马鞭直指阮夕颜,马鞭掀起的厉风刺痛阮夕颜的脸颊。

  “滚!别让我在盛京再看到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