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入学考试
蒙淇淇2020-06-26 11:592,550

  穿过长长的铺着厚地毯的走廊,阮夕颜站在书房门口的镜前。

  镜中的她穿了一件黑色雪纺衫,脖颈白皙修长。

  她望着镜中的自己,突然想到童话里的黑天鹅。

  公主被魔法诅咒,变成一只白天鹅,只有王子的爱情才能打破魔咒。

  可王子却被邪恶的黑天鹅迷惑。白天鹅跳下悬崖,获得爱情的永恒。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朵怒放的恶之花。只因善恶原本一体。

  正如天地共存于混沌之中,亦如日月昼夜轮回交替。

  “进来吧。”阮明东浑厚的嗓音传来。

  阮夕颜侧身,径直走到阮明东的书桌前:“叔叔,您找我?”

  阮明东审视着阮夕颜脸上的伤疤。

  “淡了很多,你皮肤的修复能力不错。”

  “我有用膏药。”

  效果很好。阮明东微微颔首。

  “明天就是入学考试,今年审核很严,你要好好准备。”

  阮明东背靠着皮椅,指尖摩挲着佛珠。

  阮夕颜鼻尖微皱,开口道:“听说第一夫人,已经内定了。”

  阮明东动作一顿:“你听谁说的?”

  “贺少。”阮夕颜并不知晓他的身份。

  阮明东身体前倾,难以置信:“你见过贺少了?”

  “见过了。在假面晚宴上,病娇、爱咳嗽,皮肤特别白的那位。”

  阮夕颜脑海里浮现出贺少那染上绯色的桃花眼,和纤薄珠润的唇。

  他一颗一颗解衬衫纽扣,那若隐若现、令人唇干口燥的胸肌。

  还有长期位居人上者特有的桀骜和威仪。

  阮明东神色严肃:“那是贺首辅的独子贺廷熙。”

  “首辅?”

  “首席大人最器重的四大家族,贺氏、楚氏、秦氏、顾氏。”

  “贺氏排第一?”

  阮夕颜没想到那位贺少的家族如此显赫。

  “工矿、铁路、航运、银行、外贸以及土地、森林、河流和矿藏……”

  阮明东语气微微停顿,瞥了阮夕颜一眼,继续说。

  “这些都是贺家掌握的经济命脉。”

  阮夕颜缓缓地深呼吸,胸口微微起伏。

  “贺氏,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明白吗?”

  阮夕颜慢慢地点点头:“所以贺少说的话,千真万确了?”

  阮明东手肘撑在桌面上:“是,第一夫人早就内定了。”

  “定了谁?想必是四大家族中的一位名媛吧?”

  “这个答案,要靠你自己去调查。”

  “已经内定了,叔叔为什么不告诉姐姐?”阮夕颜抬眸。

  阮明东叹息一声,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我们是蓉城首富,可是在四大家族面前,我们就是地上的蝼蚁。”

  “叔叔的意思是,姐姐不可能成为第一夫人?”

  “我原本就没那个奢望,我只是想,让她成为其中一个情人。”

  情人?阮夕颜心脏咯噔一下。

  “可姐姐一直梦想着成为第一夫人,她岂不是很可怜?”

  “你先不要告诉她,就让她做那个遥不可及的幻梦吧。”

  阮明东垂下眼,右手抚上书桌上摆放的相框里阮佳卿微笑的照片。

  ***

  黑色劳斯莱斯驶过茂密的森林,阮夕颜看到在溪边饮水的白尾鹿。

  “不愧是盛京大学,被森林、湖泊包围,又在悬崖边俯瞰着大海。”

  阮佳卿平时并不多言,此刻被奢华美景刺激,忍不住多嘴了几句。

  “那边围栏,应该是猎场吧?”

  阮佳卿想象着尊贵的“皇子”们在围场里英姿飒爽地打猎的情景。

  宛如中世纪古堡的哥特式建筑门口,停了无数闪闪发光的豪车。

  劳斯莱斯停下,阮夕颜先下车,一股热浪袭来,她眯起眼。

  她思忖着怎么应付入学考试,没注意前面一条人影。

  等她意识到时,急忙收住脚,却还是来不及,避无可避,撞上了。

  “对不起。”阮夕颜低头道歉。

  “撞疼我了!走路不长眼睛的吗?”花苞头女孩转过脸来,没好气。

  阮佳卿下车,骄阳似火,她撑起阳伞,蹬着高跟鞋走过来。

  “佳卿!”

  那个盘着花苞头、穿普拉达黑白经典方格连衣裙的女孩笑着挥手。

  齐齐的轻薄刘海和两侧长长的细发束将她的脸型修饰得圆润小巧。

  日系小美女。

  “亦瑶,你来得这么早?”

  阮佳卿微笑,走过来拍拍阮夕颜的肩,示意阮夕颜一起走。

  樊亦瑶挽住阮佳卿的胳膊,瞥了阮夕颜一眼,眼神充满鄙视。

  “佳卿,你怎么还带女佣来?不是不让带吗?”

  阮佳卿尴尬:“她是我妹妹,阮夕颜。”

  “什么妹妹?你不是独生女吗?”樊亦瑶挽着阮佳卿往古堡走。

  “表妹。”阮佳卿解释。

  樊亦瑶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

  “难怪了,一股子穷酸气,痴心妄想着要攀龙附凤,真是不自量力。”

  阮佳卿停住脚步,正色道:“亦瑶,她是我妹妹。”

  “好好好,别气别气。待会儿进了考场,是凤凰还是鸡,自见分晓。”

  樊亦瑶侧身剜了阮夕颜一眼,瞪着水晶高跟鞋,哒哒哒走上台阶。

  ***

  第一场考试,是钢琴。

  “各位评委老师好,我叫樊亦瑶,来自凡亚集团,今年17岁。”

  樊亦瑶站在白色三角钢琴前,向几位戴黑色眼镜的评委老师鞠躬。

  “我今天演奏的曲目是马克西姆的《克罗地亚狂想曲》。”

  “为什么选这支曲子?”评委老师推了推眼镜。

  “因为它讲述了犹太人在血与火之中重建以色列的故事,悲壮宏大。”

  “什么意思?”

  “如果我成为第一夫人,一定牢记历史,打破桎梏,开创未来。”

  自信满满的樊亦瑶对自己的言论很满意,她坐下来,准备弹奏钢琴曲。

  评委老师面无表情,语气冰冷:“不用弹了。”

  樊亦瑶愣住:“为什么?”

  “凡亚昨天股票大跌,资金链断裂,你已经失去进入盛京的资格。”

  评委老师不带丝毫感情地说出这番话。

  众人皆惊。

  樊亦瑶咬住下唇,没想到消息传得这么快。

  “老师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精通八国语言,多才多艺,做料理也好。”

  樊亦瑶跑到评委老师身边,苦苦哀求,抓住评委老师的衣袖。

  评委老师勃然冷笑,黑色镜框下一双冷眸寒光四射。

  “就算你进去了,没有强大的家族支持,你只会死得很惨。”

  樊亦瑶怔住,大颗大颗眼泪落下。

  评委老师侧过脸,威严的目光环视全场。

  “记住,盛京,不是学校,是女孩们的修罗场。”

  所有女生面色严肃,噤若寒蝉,听评委老师教导。

  “在这块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是非之地,弱肉强食,你死我活。”

  不远处的森林猎场里,一只豺狼猛地扑上去,咬住一只白尾鹿的脖颈。

  评委老师唇角缓缓勾起一抹冷笑。

  “各位小姐,欢迎来到这华丽而残酷的世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