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开学典礼
蒙淇淇2020-06-26 11:592,415

  盛京大学的开学典礼,是在校外一座荷兰式城堡里举办的。

  玫瑰庭院、巍峨尖塔和红白相间的百叶门,城堡外的花园美若仙境。

  此刻庭院外停了几十辆闪闪发光的限量版豪车。

  阮夕颜从一辆银灰色加长迈巴赫里下车,旁边就是一辆加长劳斯莱斯。

  穿着黑西装、黑领结,戴白手套的侍从毕恭毕敬地打开劳斯莱斯的车门。

  樊亦瑶款款走出,她今日的穿着是优雅复古的奥黛丽赫本风——紧身的黑色绸缎长裙,配以长长的绸缎手套和宽大的太阳镜,脖子上戴着珍珠项链。

  她一眼就看到了阮夕颜。

  阮夕颜向来不低调,从来不掩饰自己的锋芒。

  就凭阮夕颜这一身仙女气质的长裙,就让樊亦瑶心生无名火气。

  什么烂货?也敢招摇过市?

  给她点教训!

  樊亦瑶太阳镜下的双眸一眯。

  “哟,这不是阮家那只野鸡吗?”

  她声量不小,立刻有不少精心打扮的名媛探头过来,看着阮夕颜讥讽窃笑。

  阮夕颜神色平静,阳光刺目,她戴上一款低调的太阳镜,面无表情向前走。

  樊亦瑶冷哼一声,见阮夕颜无视她,莫名来气。

  阮夕颜走出两步,樊亦瑶端起侍从递过来的一杯美式冰咖啡,泼向阮夕颜。

  此刻阮夕颜背对着樊亦瑶,并未防备。

  哗啦一声。

  黑咖啡泼洒了阮夕颜藕粉色长裙一身。

  阮夕颜背影一僵。

  “野鸡就是野鸡,就一只野鸡,也配和本小姐同台竞技?”

  樊亦瑶冷哼一声,径直绕过阮夕颜走向城堡。

  ***

  几个名媛忍不住窃窃私语。

  “那是樊亦瑶吧?”

  “对,原本因为樊氏集团出事,她被刷下来了。”

  “可是樊氏被贺氏收购了……峰回路转啊……”

  “贺氏?不会是那个贺氏吧?”

  “正是那个贺氏。”

  “天呐!”

  名媛们瞠目结舌,个个惊讶地用手捂住张大的嘴巴。

  “贺氏耶!”

  “就是贺少贺廷熙那个贺氏!”

  有名媛发出低低的刻意压抑的花痴的尖叫声。

  “快别说了快别说了,贺廷熙是我的偶像啊,男神,高不可攀!”

  “行了吧你,咱都进了盛京大学了,就是首席的女人了,还想别人?”

  “首席后宫佳丽三千,哪里轮得到我啊?我根本不敢奢望承受恩宠!”

  “而且首席不是我这种级别能见到的,但是贺少,哇,真的太帅了!”

  “别花痴了!开学典礼快开始了!”

  “擦擦你们的口水!一提贺少就花痴成这样!”

  “反正那个樊亦瑶,因为樊氏集团被贺氏收购,立刻野鸡变凤凰了啊!”

  “没办法,那可是贺氏!”

  “那个什么阮家野鸡,什么来头?”

  “野鸡而已,你关心什么?”

  名媛们纷纷把视线投向阮夕颜,阮夕颜站在原地并未有动静。

  “果然是野鸡啊,被泼洒了咖啡,一点反应都不敢有。”

  “真是,现在什么烂货,阿猫阿狗,也能进盛京大学!”

  “真是玷污了我的眼睛。”

  长舌的名媛们,喋喋不休地说个没完没了。

  阮夕颜深呼吸一口,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喷水器上。

  阳光炽烈,草坪上喷水器正温柔地喷洒着。

  阮夕颜突然弓身,脱掉了被咖啡弄脏的薄纱仙女裙下的高跟鞋。

  她一手拎着那一双高跟鞋,赤足走上草坪。

  薄纱仙女裙长长的后摆拖曳在草坪上,掀起一阵阵涟漪。

  “她要干嘛?”

  “鬼知道。”

  樊亦瑶不屑一顾地瞥了阮夕颜一眼,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继续往前走。

  突然,一阵巨大的水花喷向樊亦瑶。

  樊亦瑶整个人愣住。

  汹涌的水喷涌向樊亦瑶的黑色赫本裙,她的太阳镜、珍珠项链、发髻……

  无一幸免。

  “啊!天呐!”

  “这!”

  名媛们发出尖叫。

  阮夕颜一手拎着高跟鞋,一手拿着喷水器。

  她已经把喷水器的水量调到最大,所以水流如注,喷射效果奇佳。

  樊亦瑶立刻被喷成了落汤鸡,原本挺直的背脊、修长的天鹅颈……

  此刻驼背弯腰,蜷缩得无比狼狈。

  而阮夕颜只是面无表情,戴着墨镜,冷冷地拿着喷水器。

  “快!快停下!你这个疯女人!”

  樊亦瑶一边用手臂挡住水,一边发出失控的怒吼。

  几个和樊亦瑶要好的名媛想要上前阻止。

  可是她们一上草坪,就被阮夕颜用喷水器扫射了过来。

  “啊!”

  “她真的疯了!”

  “神经病!”

  名媛们着急忙慌地逃离草坪,一个个花容失色、束手无策。

  “停下!你找死吗?”

  樊亦瑶忍不住诅咒起来。

  阮夕颜薄唇微勾,勾出一抹冷笑。

  ***

  一辆黑色兰博基尼加长悄然驶过草坪。

  兰博基尼的右侧插着一面旗帜,前部和后部车牌处贴着一个盾牌形状的标识。

  没有车牌、只有盾牌的豪车,只属于四大家族。

  贺氏、楚氏、秦氏、顾氏。

  每个家族的盾牌徽章都不一样。

  贺氏是鹰,楚氏是豹,秦氏是狮,顾氏是鹿。

  而这辆兰博基尼加长的徽章上,正是鹿。

  这辆车长超过十米的兰博基尼拥有一个霸气的鸥翼门。

  “顾少。”

  侍从低眉顺眼地在车内把一杯哥顿杜松子酒递给顾骆言。

  顾骆言却并未接过。

  那杯哥顿杜松子酒,是杜松子、胡荽、生姜、肉桂皮、柑橘皮和肉荳蔻用中性烈酒浸泡再进行三次蒸馏的奢华之酒,度数高达55度。

  贺廷熙常年养病,喝不了这么高的度数,日常多数是葡萄酒、冰酒。

  楚承爵性情暴烈,当然是喝最烈的威士忌,高达60度。

  秦沛放荡不羁,爱喝墨西哥的龙舌兰就和白兰地。

  四大家族每位继承人,都有不同的偏好和品位。

  但是,只要是男人,就都爱酒。

  尤其是烈酒。

  如烈酒般的女人,引人心醉。

  譬如阮夕颜。

  顾骆言并未接那杯哥顿杜松子酒。

  因为他被车窗外的那一幕吸引了。

  他淡淡地瞥了眼狼狈的樊亦瑶,然后视线稳稳地落在阮夕颜身上。

  墨镜、薄纱裙、冷笑的嘴角。

  宛如一杯杜松子酒。

  察言观色的侍从立刻给旁边的侍从使了个眼色。

  旁边的侍从拿出平板电脑快速查了查。

  侍从毕恭毕敬地开口道。

  “顾少,那个女孩,叫阮夕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